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一個悖逆之子的轉變過程

一個悖逆之子的轉變過程

1996年秋,我在真耶穌教會信了主耶穌。後來,我就開始講道,負責所在教區30多處教會的牧養工作。

在1999年的一次同工會上,沈陽李長老對我們說:「近幾年興起個『東方閃電』派,他們傳主二次道成肉身了,是女性;他們發展迅速,勢不可擋,凡是信耶穌的都是他們獵取的對象;他們是黑社會組織,對信主的人採用美色勾引、金錢收買,要不就是採用暴力手段,凡不順服他們的人,都會被打斷胳膊、腿,被割去鼻子或耳朵。我們各地教會的長執和信徒被他們擄去不少,現在他們已到了昌圖一帶,你們要嚴加防範,務必看好羊群,避免弟兄姊妹被他們擄去……」對長老的話我沒有一點疑惑,從那以後,我每到一處教會就大肆宣講長老的話,並且還捏造說:「『東方閃電』這夥人男女混雜,污穢不堪。」為了防止弟兄姊妹離開教會接受「東方閃電」,我又親自教信徒如何防範、抵擋的方法。

一次,一個多年失去聯繫的李弟兄突然來到我家,給我傳神末世福音,還把神話語書拿給我看。我氣憤地褻瀆說:「趕快收起來!這是鬼話,我不能看。」他看我如此頑固,只好收起了神話,臨走時他非常誠懇地勸我:「千萬不要再說褻瀆神的話!」但我卻不以為然。

另有一次,我和長老從吉林回來的路上,聽說調兵山教會我們重點培養的一個姊妹接受了「東方閃電」,我聽了便大動肝火,立刻趕去質問。但我只找到了那個姊妹的妹妹(也接受了全能神),於是我對她極力「挽救」,可無論我怎麼勸說,她也不肯動搖,卻反問我:「你們說主今天來、明天來,最後又說沒應驗,如今主真來了,你們為什麼不接受呢?」我強詞奪理地說:「雖然我們說的沒應驗,但你信的『東方閃電』女基督卻是迷惑人的……」我狂傲地不讓她再說話,毫無顧忌地褻瀆、毀謗著全能神,她用祈求的目光要求我不要說這樣的話,但我根本不理,反而命令她丈夫何弟兄(沒接受)對她要嚴加看管,並恐嚇說:「你若看不住她,有一天她會被人領跑了,就會成為別人的妻子了。」之後,我又在教會中再三叮囑弟兄姊妹務必要與她們姐倆劃清界限、斷絕來往,免得被她們「迷惑」。在此同時還把一個被我們懷疑接受「東方閃電」的弟兄趕出了教會。那時,我立志與「東方閃電」決戰到底,誓死捍衛「真耶穌教會」。我一方面極力宣傳「如今已是末世,主必快來」,一方面瘋狂抵擋重返肉身的全能神,從沈陽蘇家屯到鐵嶺的西豐、開原、昌圖各處無不留下我抵擋全能神的蹤跡。

1999年11月份,開原一處教會有幾個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我又風風火火和幾個教師一起去挽拉。到了那裡,知道了這幾個人都是很追求的信徒,可我怎麼也弄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好的弟兄姊妹能信「東方閃電」?為了把他們拉回來,我們費盡苦心,說了許多褻瀆全能神的話,又說了一些信「東方閃電」就得家破人亡的恐嚇話,即使這樣他們也沒有一個人聽我們的。談話中,一個姊妹問我對聖經關於基督再來的預言中路加福音17章25節: 「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的經文是怎麼理解的?說實在話,我講了這麼多年的聖經,但卻從來沒注意過這節經文。此時我聯想到「東方閃電」確是被各宗各派棄絕的,於是我心虛嘴硬,支吾搪塞,所問非所答地說:「真耶穌教會就是末後的活耶穌……」接著她又問我幾處關於主來的經文,我暗暗吃驚,她提的問題看似很簡單可我卻回答不清楚,只得應付著,自己也感覺回答得自相矛盾,但我在理屈詞窮之時還是不肯尋求。

2001年末,雙井子教會的一個弟兄給我打來電話,讓我趕快去他家研究如何對付給他傳全能神的姊妹,我撂下電話帶著反面宣傳材料火速前往。到那後,我們經過周密研究決定:先聽她們的交通,在聽交通的過程中抓把柄羞辱她們。第二天早晨,來了三個姊妹,我不動聲色,暗中察言觀色,看她們到底怎樣對我們施展美色勾引、金錢收買及暴力威脅的手段。但整個上午我既沒發現她們的交通中有什麼破綻之處,也沒看到有我想象中的不良情況發生,所見到的是她們言談舉止大方穩重,而且對人熱情、有禮貌,這使我很失望。吃過午飯,為了伺機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我把我的住址和電話號碼給了她們,假意地表示願意繼續交通。過了兩天,她們到了我家,交通了一段時間,我仍沒抓到任何把柄,只感覺她們與傳言中所說的並不一樣。後來,她們又打電話邀請我去她們那交通,我因兩次都沒抓到把柄,就不耐煩了,就隨意褻瀆一番,拒絕了她們的邀請。但這件事使我對「東方閃電」如何用美色勾引、金錢收買等等的傳言產生了懷疑。後來我又聽說西豐有兩位教師因沒接受「東方閃電」被他們毒打得很厲害,我就很想了解他倆遭到暴力的真相。

正巧2002年的春天,我們教派各處的教師要去沈陽開教區會,在蘇家屯車站我見到了西豐的那兩位教師,就問他們:「聽說你們在清原縣遭到傳『東方閃電』的人的毒打、傷害,他們是怎麼對你們施行暴力的?是怎麼用金錢、美女誘惑你們的?」兩位教師的回答卻隻字沒提到挨打受難、被金錢美女誘惑的話,只是說「東方閃電」的人如何給他們讀神話,如何極力挽留、勸勉他們考察。聽了他們這麼說我很奇怪,「他們遭毒打」的話是從哪出來的呢?這時,李長老在一旁說:「『閃電』的人為了得人對人可熱情了,給買水果、做好吃的。」他這麼一說,使我想起以前他說的話,感到長老說的話是前後矛盾,不禁引起了我的深思:這兩位教師多次與「東方閃電」的人打交道,一直也沒接受,現在不還毫髮無損?在事實面前我感到「不接受『東方閃電』就被打斷腿、割去鼻子耳朵」的話不可信!雖然這樣,糊塗、剛硬的我仍然抵擋不肯尋求。

儘管我們百般阻攔、抵擋著「東方閃電」,但凡我所到之處聽到的是越來越多的弟兄姊妹離開本會接受了「東方閃電」。開原有幾處教會竟全體接受了全能神!再看我們的教會:聚會人數越來越少,聚會不到一個小時就有人睡覺。有時聚會講道人連道也不講,在那嘮家常,或講論些抵擋防範「東方閃電」的話,然後就散會;弟兄姊妹不僅老病復發而且又添新病的屢見不鮮,甚至暴死的、發生天災人禍的接連出現;教師中間不但嫉妒紛爭,而且有的竟然打麻將、抽煙、喝酒;更讓人不解的是教會內部發生了淫亂……

面對日益荒涼的教會和弟兄姊妹紛紛接受全能神的局面,我們教師和長老在一起商討對策,決定採用開靈恩大會、讚美大會、查經會,辦學習班等辦法來堅固信徒信心、奮興教會,進而抵制「東方閃電」。但每次大會結束後,教會不但得不到復興,反而更為荒涼。到了2003年,從年初到深秋,近一年的時間,我們同工教師之間已是很少來往,教區也再沒組織召開一次同工會。看看極度荒涼的教會,看看自己軟弱無力的樣子,真感覺是山窮水盡了,我不禁哀嘆:主啊!我信你的路走到頭了嗎?我該怎麼辦呢?

就在我絕望之際,神的救恩又一次臨到了我。

2003年9月份的一天,昌圖關山的一個同工打電話讓我次日下午去他家,說還有八位教師和沈陽的李長老也去,當我們見面後,就本會傳主來沒應驗、如何得救等問題動起了唇槍舌劍,到晚上9點多鐘也沒討論出個結果,最後李長老宣布:以後各人走個人的路!正在這時,內蒙的韓弟兄打來電話,聽說我們在一起聚會,就說要過來看我們。第二天,韓弟兄就趕來了,他提出的許多問題使眾長老和教師們都無言以對,從他的交通中我認定韓弟兄一定已經接受了全能神。此時我心潮起伏難以平靜:韓弟兄是有見識、有分辨的人,不可能輕易挪動腳步,他能接受全能神,說明「東方閃電」值得考察。

當天下午,我們離開了那裡,韓弟兄邀請我有時間去他那一起交通,我爽快地答應了。回到家我把此事告訴了妻子,妻子有些擔心,怕去了會遇到危險,我從這段時間所經歷的許多實際事中權衡再三,認為此行不會有危險。於是,我從教會的荒涼講到長老長期利用自相矛盾的謠言、謊話牢籠弟兄姊妹的實情;從我所接觸到的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實際人性活出講到韓弟兄已經接受等現實情況。最後我說:「如果『東方閃電』真是真道,我們不尋求、不考察,將來後悔就晚了。」妻子聽後,終於打消了顧慮,同意我去尋求考察。

到了韓弟兄那裡,弟兄姊妹熱情地接待了我。我們從晚上7點交通到半夜12點,弟兄詳細交通了耶和華與律法時代,耶穌與恩典時代,全能神與國度時代的關係;交通了神在不同時期作工的目的、意義;交通了神的作工常新不舊、不斷變化等等。聽了交通,我心裡真有撥開了迷霧見到了青天的感覺,明白了神作工的原則;明白了「跟上羔羊腳蹤」的內涵之意;知道了教會荒涼是因為神作了新工作,我們沒有跟上聖靈作工的步伐,失去了聖靈作工的緣故。弟兄又針對我對神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的觀念給我讀了全能神的話語:「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神道成肉身兩次,不用說,末世是最後一次,他是來顯明他的所有作為的。假如這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讓人目睹,那在人觀念裡人永遠認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人總認為神是男的,而且認為神總是厭憎女人,神也不會叫女人得救的,這樣,所有的耶和華所造又同樣經敗壞的女人不就永遠沒有被拯救的機會了嗎?那耶和華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沒有意義的事了嗎?女人不也就永遠滅亡了嗎?」我細細品味,明白了神作工的智慧不是人可測透的,神這次道成肉身成為女性不僅解除了人對神的錯謬認識,更解除了人把神定規成是「男性」的觀念,使人對神才會有正確的認識,知道神是靈,本無性別之分,懂得神作每一步工作都有實際意義,受造的人不該定規神的工作。

第二天上午,我們又在一起交通了《道成肉身的奧祕(一)》、《道成肉身的奧祕(二)》、《道成肉身的奧祕(三)》、《道成肉身的奧祕(四)》、《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等多篇神話,從這些神話中我得著了前所未有的開啟,對神道成肉身的目的、意義有了進一步的了解,知道了神道成肉身是來開闢新時代、結束舊時代的,神道成肉身給人帶來了真理、道路、生命,沒有神作工人就沒有光明的路可行。這時我才認識到了自己的貧窮、可憐、瞎眼,一無所知。神話說得既明白又透徹,從中我完全定準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就是末後的基督,是真神!當我心服口服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時,弟兄姊妹高興地為我來到全能神面前向神獻上了讚美和感恩的禱告。他們那感人肺腑的祈禱震撼著我的心靈,我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靈裡的甘甜。看著純樸、善良、一身正氣的弟兄姊妹,我存在心裡的那些誹謗之語也早已土崩瓦解,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從心裡發出感慨:神哪!我信你的路不是到了盡頭,而是從現在開始朝著更高更美的境界邁進了!

下午,我回到家,興奮地告訴妻子:「全能神是真道!是耶穌的再來!」然後我又找到本會同工,把自己的經歷向他們作了介紹,他們也願意考察。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我直接牧養的幾處教會的50多個弟兄姊妹都歸到了全能神面前。而當我向外會同工傳神的福音時,他們有的對我冷嘲熱諷,有的打「110」,然後他們就聯手封教會,不許任何人接待我。往日我是他們心中的「弟兄」,今天卻成了他們眼中的「仇敵」,成了他們眾人攻擊的對象。面對弟兄姊妹的棄絕,我想起了自己的昨天,想起了曾抵擋、誹謗全能神的可恥的歷史,想起了自己以訛傳訛、人云亦云,並且胡編亂造謠言、謊話與神為敵的罪惡行徑,我感到慚愧已極,羞愧難當。恨只恨自己太悖逆、太狂妄,從不虛心考察、不尋求,對道成肉身的全能神瘋狂定罪、抵擋,犯下了滔天大罪。我得罪的是天地萬物的主宰,得罪的是生我養我供應我全部的神自己!如今我看到自己真是禽獸不如,所犯下的罪行簡直十惡不赦、死有餘辜!我這才認識到自己是個最愚昧無知的人,是將神釘在十字架上的新時代的法利賽人。若不是神賜機會再次拯救,我仍認識不到自己一直在犯罪,更不會停止對全能神的定罪、抵擋、褻瀆的惡行。感謝神的拯救!感謝神的寬容饒恕!我願把自己的全部交給神,為神國度福音的擴展奉獻我的全人!

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尋求吧!考察吧!全能神會打開我們的靈眼,讓我們看見從未看見的奧祕,讓我們得到從未接觸過的真理。弟兄姊妹們,全能神就是末世重歸的救主耶穌,神已來在人間作了新的工作,神已為我們擺上了豐盛的筵席,為我們預備了美好的天地。在他的救恩之門還沒關閉之時,全能神隨時都在迎接我們的到來!

遼寧省鐵嶺市 劉森林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