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我蒙了全能神極大的拯救

我蒙了全能神極大的拯救

我曾是三班僕人派的大同工,1995年放棄了學業,離開家走上了事奉主的道路。在三班僕人派中,要求每個同工既然出來就不許回家,不准給家人寫信、打電話。那時,在我心裡只有一個意念:越嚴越苦越是真道,除了班次是真道其餘都是假道,離開班次就不能得救。於是我立下心志,一生事奉神,跟隨神設立的「僕人」走到底。

從1996年開始,僕人、各層帶領就不斷地在聚會中說:「現在『東方閃電』可猖狂了,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我們要保護好弟兄姊妹,千萬別受迷惑,告訴他們不認識的一律不接待。」我下到教會就對弟兄姊妹講:「千萬別和『東方閃電』的人接觸,他們無惡不作,不接受他們的道就把你殺了。那個靈大著呢!跟他們一說話就被他們控制住了。他們就是聖經中所說的『大罪人』、『沉淪之子』,坐在神的殿中自稱為神的,他們就是假基督迷惑人的。主耶穌為咱釘十字架、流寶血,咱可得講良心,一定要持守耶穌的名。現在正是『家貧出孝子,國難顯忠臣』的時候,我們一定要堅守真道等候被提。班次是神設立的,離開班次就不能得救。」因著這些話都是僕人說的,所以我對這些話篤信不疑,對「東方閃電」恨之入骨,每當禱告時我總求主剪除「東方閃電」,免得更多的人受他們的迷惑。有一次,邢臺市一個姊妹說有人送她一本書——《真理的號聲》,她沒敢看,問我該怎麼辦,我說:「沒聽僕人說嗎?那書上有毒,趕緊把它燒掉。」並告訴她:「你要認準耶穌,認準僕人,就是親爹親媽信了『東方閃電』也要與他們斷絕關係。調走的同工以後若不是跟本地同工一塊兒過來的,一律不接待。」就這樣我在不明真相中隨著僕人一同封鎖教會、抵擋神的工作。1998年,僕人及很多帶領被抓坐監,當時教會一片混亂,但這並沒有使我抵擋全能神作工的腳步放緩。看到教會混亂的情形,當時我就立下心志:一定要做家貧時的「孝子」、國難時的「忠臣」,就是死也得在僕人面前忠心到底。

1999年底,我家鄉教會中的許多同工帶著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上面的帶領便讓我回家調查情況,然後把那些跟隨全能神的人都拉回來。但全能神的救恩就藉著這個機會奇妙地臨到了我。

當時我已經有四年沒和爸媽見面了。爸媽見我回來後特別高興,還一個勁地說神垂聽了他們的禱告,隨後就找了一個姊妹給我談神的三步作工。我這才知道爸媽竟然也接受了全能神。當時我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對我媽說:「你們怎麼這麼沒良心,僕人現在在監裡,教會正在危難之時,你們卻背叛僕人隨從『東方閃電』,你們當初是怎麼和僕人立下心志的?」無論他們怎麼說我都是充耳不聞,心中只是默默地禱告主:「主啊,求你捆綁他們,使我不被他們迷惑,我要做家貧時的『孝子』,國難時的『忠臣』……」姊妹見我沒有一點反應,急得她獨自跪下禱告:「全能神啊,她今天這樣是她還不明白你拯救人的心意,求你開啟她。全能神啊,你知道我太愚昧,不能把你所作的三步作工給姊妹說透亮,我不願因著我的愚昧而攔阻了姊妹接受真道……」聽了她流淚的禱告後我挺受感動,覺得她的禱告特別真實、誠懇。對比而言,我的禱告就像背台詞一樣,特別平淡。但一想到僕人在聚會中的「諄諄告誡」時,我的心又剛硬了起來:這都是假面具,哭死你活該,想騙我,沒門!我媽也哭著求我聽聽之後再作決定,但這些絲毫打動不了我剛硬的心。我凶巴巴地用手指著我媽說:「別在我面前裝蒜,別給我演戲,姓李的,你這個叛徒,你再說咱倆就斷絕母女關係,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就當你沒生我這個女兒。要不然我就拿刀攔在門口,他們來一個我殺一個。」當時我竟然對媽媽說出這樣的話來,簡直喪失了人性,沒有一點理智可言。此後我便住在教會,開始了更加瘋狂的抵擋。那時在我想象中「東方閃電」就像瘟疫一樣,必須趕盡殺絕。於是我每天都到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家「勸說」他們,企圖把他們重新拉回到僕人面前。但最終都是以失敗而告終。面對眼前這一切,我感覺茫然了,「主啊,他們在跟隨僕人時也沒這麼大的勁,現在跟隨全能神怎麼這麼大的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99年5月份,我上面的帶領找到我跟我談全能神的工作,原來帶領也接受了全能神,當時氣得我跑到同學家誰也不見。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後,我靜下心來思量所發生的一切,求神開啟我、引領我,因我不知以後怎麼走。後來接受全能神的那個帶領打電話給我,說要見我。我就答應了她,因在班次中我倆關係最好,我想聽聽再說吧。7月14日,我見到了她和幾個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可以說,這是在我心中沒有任何抵觸的情況下與她們的第一次正面交通。和她們相處了幾天,我發現她們並不像僕人傳言中說的那麼可怕、那麼狠毒,相反我從她們的言談舉止中發現了一種可貴的東西,那就是我在班次中所體會不到的弟兄姊妹之間的「愛」。因為我在這幾年的事奉中看到,同工之間面和心不和、勾心鬥角、嫉妒紛爭、爭權奪位,甚至你有病休息幾天,別人還說你貪享安逸,更別說心中痛苦時想得到別人的安慰了,所以,我心中對弟兄姊妹之間的「愛」早就麻木了,我不知什麼是彼此相愛,更不相信任何一個人,我總是用外表的嚴厲來偽裝自己內心深處的孤獨和空虛。可是通過和她們接觸,看著她們的行為,聽著她們敞開心的交通,我心裡有了波動:不是說不接受「東方閃電」就被他們殺死嗎?那為什麼不管我怎樣對待她們,或說難聽的話,或給她們難看的臉色看,但她們總是和顏悅色地和我交通、一點也不生氣呢?傳說「東方閃電」的人是惡魔,為什麼她們還這麼有愛心呢?難道是偽裝的?不對呀,什麼都可以偽裝,惟有愛是偽裝不出來的,因為神才是愛,只有神才能有愛;難道傳言是假的?漸漸地,我心中對她們的敵意減少了,我開始聽她們的交通。

姊妹說:「尋求真理不是爭爭吵吵就能得著結果的,而應心平氣和地尋求,啟示錄3章20節裡主說:『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這說明主來的時候是在門外叩門,咱們若把門封得死死的,會不會把神關在門外?又怎麼能得著從神而來的真理呢?現在世界上有兩千多個派別,都說自己是真道,將來只有自己這個派別得救,派與派之間不接觸,外來人都不接待,你說這樣能見到再來的主耶穌嗎?」是啊,我怎麼以前都沒想到這些呢?我有點後悔當初對弟兄姊妹說的「不認識的一律不接待」的話。當姊妹說到神又作了新工作時,我反駁道:「神不會作什麼新工作的,神沒那樣說過。」姊妹接著說:「以賽亞書40章12-15節中寫著:『誰曾用手心量諸水,用手虎口量蒼天,用升斗盛大地的塵土,用秤稱山嶺,用天平平岡陵呢?誰曾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誰曾指示耶和華的靈」),或作他的謀士指教他呢?他與誰商議,誰教導他,誰將公平的路指示他,又將知識教訓他,將通達的道指教他呢?看哪,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他舉起眾海島,好像極微之物。』你說人在神面前算什麼?」就如全能神所說:「『神』與『人』不能相提並論,他的實質、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難測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親自作工說話在人中間,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這樣,即使那些為神奉獻一生的人也不能獲得神的稱許。神不動工,人作得再好也是枉然,因為神的意念總是高於人的意念,神的智慧無人能測透。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我們都應該知道,屬肉體的人都是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性都是抵擋神的,不能與神平起平坐,更不能為神的工作出謀劃策。神到底如何帶領人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當順服,不應有這樣那樣的看法,因為人只是塵土。我們既然有尋求神的意思,就不應把自己的觀念擺在神的作工中讓神參考,更不應用自己的敗壞性情來有意識地極力抵擋神的作工,這不就是敵基督了嗎?這樣的人還談什麼信神呢?我們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滿足神、想看見神,就應當尋求真理之道,尋求與神相合之道,不應硬著頸項與神對立,這樣做有什麼好果子吃呢?」(《寫在前面的話》)聖經中記載的文士、法利賽人為什麼信神到頭來卻是七禍臨頭呢?他們不就是憑自己的想象拿著舊約聖經把主釘上十字架的嗎?這一切還不是因著他們隨意定規神的作工而導致的嗎?預言是等待應驗的並不是讓人隨便解釋的。文士、法利賽人按他們對預言的理解,不顧事實把主釘死了。我們今天會不會重蹈法利賽人的覆轍呢?咱不害怕嗎?別老持守著字句,得看看所傳的道對我們有沒有益處,是不是我們的需要。看著全能神的話,心想怎麼這些話句句在說我啊,而且說得又那麼讓人心服口服,我漸漸地被全能神的話吸引住了。

她又給我談了撒瑪利亞婦人認識耶穌的經過。約翰福音4章6-30節:「在那裡有雅各井。耶穌因走路困乏,就坐在井旁。那時約有午正。有一個撒瑪利亞的婦人來打水,耶穌對她說:『請你給我水喝。』 那時門徒進城買食物去了。撒瑪利亞的婦人對他說:『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耶穌回答說:『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 婦人說:『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裡得活水呢?我們的祖宗雅各將這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兒子並牲畜也都喝這井裡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只湧到永生。』 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耶穌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裡來。』 婦人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 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穌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神是個靈(或無『個』字),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 婦人說:『我知道彌賽亞(就是那稱為基督的)要來,他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耶穌說:『這和你說話的就是他。』 當下門徒回來,就稀奇耶穌和一個婦人說話。只是沒有人說:『你是要什麼?』或說:『你為什麼和她說話?』那婦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裡去,對眾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眾人就出城往耶穌那裡去。」姊妹說:「為什麼撒瑪利亞婦人要在午正的時候去打水呢?也正是這時碰見了耶穌?因為午正是最熱的時候,也是人最少的時候,她不願見人是因她知道自己不好,心裡也覺得羞恥,她有自知之明,卻沒有改變的路。主說過他來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有病的人才需要醫生,所以主向他顯現。這說明,人越認識自己的缺少,有一顆渴慕尋求的心,就會獲得神的作工,看到神的顯現。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說話,在當時是最不符合人觀念的,因為當時的歷史背景是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從不來往,當耶穌向撒瑪利亞婦人問話時,婦人並沒有因耶穌是個不認識的猶太人,就轉身離開,而是很禮貌地回答耶穌的問話,並且敞開心談自己的想法。通過與耶穌的談話她對耶穌的認識逐漸加深,這從她對耶穌的稱呼『先生』『先知』『基督』上可以看出來。起初她看耶穌外表時,稱耶穌為先生,耶穌說自己有活水,婦人因不願到這麼遠打水,便求耶穌把活水賜給她,在她的認識中,耶穌說的活水只是喝的水,但不管她是什麼存心,因她願意尋求,神就賜給,但條件是她得把丈夫叫來,耶穌問的正是她的隱私,婦人為得活水很誠實也不偽裝自己,婦人說:『我沒有丈夫。』但在說這話的同時,她也稀奇,這個猶太男子對她的隱私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她對耶穌的認識由『先生』轉到了『先知』。這時婦人不再尋求肉體暫時的滿足了,她開始尋求生命之道。她把當時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爭論的話題拿出來問耶穌,到底誰說得對,耶穌卻說,時候將到,拜父的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乃是用心靈和誠實,但救恩是從猶太出來的。婦人聽了耶穌的話後就認定耶穌是要來的『基督』。因為她知道,神來就能開闢新路,帶來新的實行,帶給人一切所需。婦人得著了新路,留下水灌子,即所持守的老舊的東西,為耶穌作見證去了。撒瑪利亞婦人認識神是因著神的說話與作工,不是根據大腦想象,這就是她認識神的途徑。今天,咱們不能盲目地聽信傳言,也應該從其作工、說話中來辨別其是否是道成肉身的基督。」聽後我目瞪口呆,這處聖經我不知讀了多少遍也沒看出什麼來,可今天從她口中說出來後,卻是那麼新鮮、那麼透亮,我這才明白了此處聖經的真意,不由得心中一驚:啊,她們所講的不就是把聖經的奧祕打開了嗎?難道這是真道?於是我決定繼續聽。

姊妹接著問我:「你說什麼是神?」當我聽到這個既簡單又深奧的問題時不知怎麼回答。但外表卻在極力地掩飾自己,繃著臉不理她們的碴兒。姊妹並沒有不耐煩,而是微笑著對我說:「我以前也是講道的,整天抱著聖經在講台上誇誇其談,以為自己很富足。但有一天,當我看到全能神的話中對這個問題的闡釋時我才如夢方醒,才知道我信神多年卻是糊塗信。」我們翻開《論到「神」,你怎麼認識?》這篇話,全能神說道:「人信神已有很久了,但人對『神』這個字眼多數都不明白,只是稀裡糊塗地跟著走,究竟人為什麼要信神或什麼叫神,人根本一概不知。人若只知道信神、跟隨神卻不知什麼是神,也不認識神,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雖然人走到今天已看見了很多天界的奧祕,也聽說了許多高深的、人未曾領受的『知識』,但人對許多最淺的、人從未想過的真理卻不認識。或許有人會說:『我們信神多年怎會不知什麼叫神呢?這不是貶低人嗎?』其實,雖然人今天都跟著我走,但人對今天的一切作工卻是沒有一點兒認識,就最淺顯、最簡單的問題人都付諸東流,更何況『神』這樣的最複雜的問題呢?你當知道,你不關心的問題、你發現不了的問題是你最應該明白的問題,因為你只知道隨大流走,對你該裝備的你卻不注意不留心。你真知道你為什麼要信神嗎?你真知道什麼叫『神』嗎?你真知道什麼叫『人』嗎?作為一個『信仰神的人』,不明白這些事不是失去一個信神之人的尊嚴了嗎?因為今天我作的就是這個工作:讓人明白人的實質,明白我的一切作為,對『神』的本來的面目有認識,這是經營計劃的尾聲,是我的最後一步工作。……在人中間,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見的靈,是人所未能接觸到的靈,因著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創世、救贖、毀滅)而在人中間按著不同時候向人顯現(從未公開),作我在人中間的工作。我第一次來在人間是救贖時代,當然是在猶太家族中,所以說,第一次看見『神』來在地上的是猶太民。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親自作,是因為我要將道成的肉身當作贖罪祭來作救贖工作,所以,最先看見我的人是恩典時代的猶太人,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國度時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養的工作,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終兩步作工中人接觸的不再是看不著、摸不著的靈,而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並沒有一點兒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見的神不僅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這最令人吃驚,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舊的信法都叫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響的作工給打破了,人都驚呆了!所謂『神』不僅是聖靈、那靈、七倍加強的靈、包羅萬有的靈,而且還是人,是普通的人,極其平凡的人;不僅是男性,而且還是女性,相同的是都從人生,不同的是聖靈感孕與從人生但直接來源於靈;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擔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贖與征服的工作;同樣代表父神,一個是滿了慈愛憐憫的救贖主,一個是滿載烈怒、審判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闢救贖工作的大元帥,一個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頭,一個是結束;一個是無罪的肉身,一個是完成救贖的、作接續工作的、本不屬罪的肉身;同樣是一位靈,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時隔幾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輔相成,可同時相提並論;同樣是人,但是男嬰又是童女。多少年來,人看見的不僅是靈,不僅是人,是男人,而且還看見許多不合人觀念的事,叫人對我總是測不透,對我總是半信半疑,似乎我的確存在,但又似乎是一場不存在的夢,所以人走到今天仍不知什麼叫神。你真能將我用一句簡單的話而概括了嗎?你真敢說『耶穌就是神,神就是耶穌』嗎?你真敢說『神就是靈,靈就是神』嗎?你敢說『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嗎?你真敢說『耶穌的形像就是神偉大的形像』嗎?你能用你的文才將神的性情、形像都說透嗎?你真敢說『神只照著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卻並沒有照著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嗎?若你這樣說,那凡是女人都不是我揀選的對象,更不是人類中的一類。現在你真知道什麼叫神嗎?神是人嗎?神是靈嗎?神真是男人嗎?只有耶穌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嗎?你若選擇這其中的一種來概括我的實質,那你屬於太無知的忠誠的信徒了。若我僅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們會不會將我定規?你真能將我一眼望穿嗎?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觸到的真能將我概括透嗎?假如我在肉身中作兩次工作都相同,你們又將怎樣看我?能不能將我永遠釘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說的那麼簡單嗎?」 看完這段神話之後我心裡也豁然開朗了,心想:神真是太難測了,這話說得又清楚,又帶有權柄,絕對是神說的。此時我的心裡已沒有什麼抵觸了,心中的疑團都解決了,覺得這就是真道。我暗立心志:一定要把神的新工作見證給那些仍在黑暗中的人,還神一個愛。

親愛的弟兄姊妹,這是我——一個曾經抵擋神、褻瀆神卻蒙了全能神極大拯救的人的經歷。神是無辜的,為了拯救人類兩次道成肉身,受盡人的棄絕、毀謗,想想自己以往到處攪擾神的工作,攔阻許多弟兄姊妹沒能來到全能神的面前,我後悔我的抵擋,恨我瞎眼、愚昧,我更感激全能神沒有按我的抵擋對待我,還給了我極大的拯救。我真心地奉勸所有的弟兄姊妹,不要再抵擋全能神了,那些在各宗各派中流傳的毀謗全能神的謠言都是心術不正之人捏造的,道聽途說的東西並不真實,事實是你考察、經歷出來的。全能神帶來了真理、道路、生命,審判的工作早已在神家開始,並且已接近尾聲,趁著還有這一點機會,快快來到全能神的寶座前來享受神的審判吧!只有全能神才能讓你信神多年的願望得到實現。弟兄姊妹,趕快悔改跟上神最新的作工步伐吧!

河北省承德市 志勇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