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 各类书籍 基督台前的審判 ——生命經歷的見證 90 生命的財富

90 生命的財富

山東省 王君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幾年來,我們夫妻二人都是在大紅龍的逼迫中經歷過來的。在這期間,雖然我也有軟弱、有痛苦、有眼淚,但藉著經歷大紅龍的逼迫,我感覺自己得的實在太多了。這樣的苦難經歷不僅使我看清了大紅龍反動邪惡的本質與醜惡嘴臉,而且也認識了自己的敗壞實質,同時也讓我領略了神的全能、智慧,真實體會、認識到了神利用大紅龍作襯托物的實際意義,從而使我跟隨神的信心變得越發堅定。

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因著神的高抬、恩待,我和妻子一直在家盡接待的本分。那時,弟兄姊妹天天住在我家,家裡經常有人進出,因此,我們倆信神在當地比較出名。2003年的冬天,大紅龍的逼迫越來越緊。一天,帶領對我們說:「警察已經盯上你們了,你們不能在這裡住了,還是收拾好東西出去盡本分吧。」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安排,我一時矇了:我辛辛苦苦蓋的新瓦房剛住了還不到一年,就這樣離開,我真是不甘心啊!神啊,哪怕讓我們住上幾年再走也行呀,畢竟出去住不如在家裡方便、舒適呀。但一想到大紅龍的逼迫,我還是決定賣掉新房之後再離開家盡本分。環顧著剛蓋的新房,我心裡一陣酸楚、難受,真是有一百個不捨得,總覺得現在賣掉真是太可惜了。就在我計較肉體得失而難以作出決定時,神的話在我耳邊回響:「亞伯拉罕獻以撒,你們獻過什麼?約伯獻所有,你們獻過什麼?多少人為尋求真道而獻身,拋頭顱,灑熱血,你們付過這代價嗎?你們與這些人相比根本就沒資格享受這麼大的恩典……」(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神話猶如兩刃利劍直刺我的心口窩,使我感到羞愧不已。是啊!亞伯拉罕為滿足神的要求能忍痛割愛,將自己的獨生子作為燔祭獻給神;約伯在撒但與神打賭之時,他雖失去了萬貫家產與十個兒女,但仍能讚美、稱頌耶和華的名,甚至最後他遭受了親友的離棄、病痛的折磨,但他寧可咒詛自己的生日也不埋怨神,結果為神作了剛強響亮的見證,使撒但徹底蒙羞失敗;還有歷世歷代那些聖徒、先知,他們為了通行神的旨意,有的捨棄了青春、婚姻,有的捨棄了家庭、親人以及世界的榮華富貴,甚至有的為了神的工作而拋頭顱、灑熱血……而看看自己,雖然享受著歷代聖徒所未曾享受到的千載難逢的拯救之恩,享受著神賜予的豐富的生命言語,但今天我又為神捨棄過什麼、奉獻過什麼呢?因著大紅龍的逼迫、追捕,教會讓我們離開家,以免我們落入大紅龍的魔掌經受它的殘酷迫害,這是神對我們極大的愛與保守,可我卻不識好歹,絲毫不理會神的良苦用心,更不顧惜自己的生命安危,只顧貪戀新蓋的瓦房以及肉體的享受而不願順服神的安排,我真是財迷心竅、要錢不要命啊!今天,我為了個人的人身安危尚且都不甘心離開家,若讓我捨棄自己的利益來為神奉獻,或者為神的工作拋頭顱、灑熱血,那像我這樣一個愛財如命、自私卑鄙的小人又怎能甘心為神奉獻呢?豈不早就逃之夭夭了嗎?想想自己平時口口聲聲喊著說:我願意效法彼得做愛神的先鋒,願甘心為神捨棄一切、花費所有而不考慮個人的利益得失,只要能滿足神。可在事實面前,我卻毫無一點為神的成分,心裡想的全是自己切身的利益,而且為了個人的肉體享受竟能與神討價還價。此時,我不禁捫心自問:難道這就是我要還給神的愛嗎?神曾說:「你有愛就會甘心奉獻,就會甘心受苦,就會與我相合,就會為我捨棄你的所有……否則你的愛就不是愛而是欺騙、是背叛!你有什麼樣的愛?是真愛?是假愛?你捨棄了多少?你獻上了多少?我從你得著的愛有多少?你知道嗎?你們的心中充滿了惡,充滿了背叛,充滿了欺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而我在神面前信誓旦旦地立下誓言後卻不去兌現,我這不是在欺騙神、糊弄神嗎?想到這裡,我不禁俯伏在神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哪,以往我總認為自己不管接待多少弟兄姊妹都甘心情願,從來沒有喊難叫苦,這就是愛你的表現了,可如今在事實的顯明中我才看到,我所謂的『愛』是有條件、有選擇的,都是在合我意的情況下、在安逸的環境裡才有的,但當你需要我肉體受苦、利益受損失時,我的『愛』便隨之消失了。從中看到我並沒有一點愛你的成分,盡本分根本不是為了不虧欠真理,更不是為了還報你的愛,而是想以小的代價換取大的祝福,我真是一個十足的投機分子,是一個自私卑鄙的小人,簡直不配活在你的面前,更不配享受從你來的一切生命供應!神哪,我不願再欺騙、悖逆你,惹你傷心,我願意兌現自己的誓言,放下個人利益,順服你的擺佈安排。」

隨後,我便張羅著將新房子賣掉,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買了兩間房。在這裡,雖比不上老家的房子好,不過有電話、有暖氣,交通也很方便,對此我心裡也感到挺滿意的。並且,我們在這裡又盡上了接待的本分。轉眼到了2004年春天,不承想中共警察又對我們產生了懷疑,他們派了兩個探子扮成算卦的來打探消息,感謝神開啟帶領我們識破了他們的詭計,並依靠神用智慧將他們轟了出去。教會得知此情況後,暫時停止了我們的本分,讓我們先找點活幹著,以此來維護環境。從那以後,我們幾乎不再與弟兄姊妹接觸了。半年後,當地的環境越來越緊。一天,我們突然接到教會的通知,說我們被猶大出賣了,需趕緊搬家,以免落入大紅龍的手中。面對神家的安排,這次我選擇了順服,裡面不由得對大紅龍產生了仇恨之心。想想以往聽到大紅龍口口聲聲喊著說「公民信仰自由,維護公民合法權益」,並且還看到它到處建造教堂,心裡便對它崇拜加愛戴,覺得它深得民心。可今天在事實面前,我才真實看清了大紅龍的醜惡嘴臉,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知道了它口中所喊的、外表上所做的全是謊言欺騙、虛假偽裝,全是迷惑人、蒙蔽人的卑鄙手段、伎倆!它陰險毒辣、狡猾詭詐、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反動透頂,實屬吞吃人、殘害人的惡魔!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要拯救他所造的人類,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是天大的喜事,而大紅龍卻不允許神來在人間,不允許人敬拜神走人生正道,它千方百計瘋狂地追捕基督,殘酷地迫害神的選民,極力攪擾、拆毀神的工作,企圖將神驅逐出境,將神的選民趕盡殺絕,將神末世的工作摧毀,真是反動透頂、天理難容!這時,我不禁想起了神的話:「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透過神的話我更看清了大紅龍的醜惡嘴臉,看清了它抵擋神、逼迫神、殘害人、捆綁人的事實真相。想想在它的逼迫、追捕下,不知有多少弟兄姊妹有家難歸,整天過著居無定所、顛沛流離的生活;有多少弟兄姊妹在經受著它慘無人道的酷刑摧殘;有多少弟兄姊妹因著信神、盡本分被它扣上莫須有的罪名而被判入獄,過著暗無天日、豬狗不如的地牢生活;又有多少弟兄姊妹在它的監控之下沒有一點人身自由,根本無法盡本分,無法過正常的教會生活。而今天,我們信神搞接待只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在履行自己的職責,根本沒有觸犯大紅龍的法律、法規,但卻同樣無端地受到它的限制、迫害,只好背井離鄉流落異地盡本分。即使這樣,惡警還是不放鬆對我們的追捕,他們竟然喬裝打扮成算卦的來打探消息,妄想抓把柄來陷害、逼迫我們,大紅龍真是陰險狡詐、卑鄙惡毒到了極處!想到這裡,我更是義憤填膺,對大紅龍充滿了切齒的痛恨。感謝神!是神的實際作工與說話徹底撕下了大紅龍的假面具,讓它那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的醜態徹底暴露在了光中,這才使我受蒙蔽的雙眼得以睜開,心靈得以甦醒,看清了大紅龍欺世盜名、愚弄人、殘害人的事實真相,從而有了堅決背叛它、棄絕它的信心與決心。並且,在大紅龍的卑鄙邪惡、黑暗污穢的襯托下,我更加認識了神的公義、聖潔、光明與美善,看到了神對我們這些敗壞之人的極大拯救與顧念之情,看到不管環境多麼惡劣,大紅龍如何抵擋、迫害,神都不曾放棄對我們的拯救,仍在忍受著一切痛苦作著他要作的工作,在這個污穢邪惡的世界中,只有神才是我們唯一的依靠,是我們最大的愛與拯救,從而裡面有了一生追求真理、追隨基督的心志與嚮往。感謝神擺上這樣的筵席讓我品嘗,使我在苦難中長了分辨、長了見識。今後,我要誓死與大紅龍徹底決裂,與它不共戴天,不論大紅龍如何逼迫、追捕都不被它的淫威嚇倒,只願緊緊跟隨神,依靠神的帶領,衝破一切黑暗勢力的壓制,盡好本分來報答神的拯救之恩。

由於惡劣的環境不容許我們久留,於是,我們又馬不停蹄地搬到了另一個陌生的地方。來到這裡後,神家姊妹說這個地方屬於少數民族地區,大紅龍管得不是太嚴,環境還算可以。可我心裡總也不踏實,心想:現在是大紅龍掌權,黑雲壓城,它是不會讓我們安安穩穩地信神的。果不其然,我們來到這兒才剛剛二十天,大紅龍的探子便打著收衛生費的幌子來到了我們家,開始在屋裡屋外到處找人,並厲聲責問我家姊妹是從哪裡來的?戶口是哪裡的?來到這裡幹什麼?其中一個人問道:「你家老頭是不是長得什麼什麼樣?」我家姊妹說「是」,他們一聽便互相遞了個眼色。這時,姊妹才意識到,他們沒見我的面卻知道我的長相,這肯定是猶大出賣時連我的長相都跟他們描述了。他們走後便去了我們房後的鄰居家,我們這才看出他們是一夥的,他們早已監視上了我們。於是,我們又趕緊向教會反映了此事。不久,教會中的姊妹就寫來紙條告訴我們:「本地公安局與你們家鄉的公安局已經聯合起來了,他們非要抓住你們這些被猶大出賣的人,現在他們是想明察暗訪先穩住你們,等到時機成熟便一網打盡。目前你們的處境很危險,你們最好先回山東老家躲躲,趕緊啟程,越快越好,走晚了就出不去了!」看到信後,我們不敢怠慢,決定第二天就走。就在當天晚上,我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心裡不僅對大紅龍的瘋狂逼迫感到氣憤不已,同時也對前面的道路感到有些迷茫、惆悵。唉!我原以為信神很簡單,只要自己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再力所能及地盡上點本分就行了,就能蒙神稱許了,可萬沒想到這條路卻越走越艱難……就在我為自己艱難的信神歷程感到憂心、傷感之時,神的話開啟了我:「人對信神的事不求真,那都是因為人對信神的事太生疏、太陌生了,這樣,人與神的要求就相差好遠了。也就是說,人不認識神,不認識神的作工,就不能達到合神使用,更不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信神』就是相信有神,這是最簡單的『信神』的概念,進一步說,相信有神並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種簡單的信仰,帶有濃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默默地揣摩著神的話,我裡面漸漸亮堂起來:是啊,真正的「信神」本是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作工、說話,順服神的一切擺佈安排,藉著追求真理脫去敗壞性情達到認識神、滿足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而根本不是我所認為的「只要口裡承認神,然後能不間斷聚會、吃喝神話、盡本分」這麼簡單。我這樣的信只是一種渺茫的宗教信仰,並沒有信神的實質,這樣即使跟隨到路終也達不到滿足神的心意,也得不到神的稱許。想想彼得,他信神是注重把神話帶到現實生活中去經歷,不管什麼事都尋求滿足神的心意與要求,或刑罰審判、試煉熬煉,或痛苦患難、責打管教,他都能接受、順服,並從中尋求真理,追求認識自己、認識神,以至於他多年的追求不但使自己的性情有了變化,而且也成了歷代以來對神最有認識的人。彼得的信是最合神心意的,也是最合格的。而我卻把信神看得太簡單了,認為只要不間斷地聚會、吃喝神話,再盡點本分就能蒙神稱許了,這與那些不信派、與那些宗教人士的觀點有什麼區別呢?最終豈不仍是徒勞無獲嗎?這時我才認識到自己信神多年竟是在糊塗信,連什麼是「信神」都不知道,如果不是神的實際顯明以及神話的開啟引導,我仍會活在自己的觀念想像中跟隨神,仍看不到自己正是一個偏行己路的地地道道的宗教信徒。此時,我心裡不免有些害怕,認識到自己若繼續這樣糊塗跟隨,不注重經歷神的作工,不注重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最終必然是被神淘汰的對象。看到自己的危險處境,我趕緊向神獻上禱告:「神哪!感謝你的顯明、開啟,使我明白了真理,認識了自己信神的錯謬之處。神哪!我願意效法彼得的實行法,追求走彼得的路,今天既然選擇了這條路,我就願意憑著信心走下去,不管前面的道路多麼崎嶇坎坷,潛伏著多少危險患難,我都願意具備受苦的心志,順服你的擺佈安排,按著你對我的要求來實際地經歷你的話語與作工,使自己成為一個真正信你、敬拜你的受造之物。」禱告後,我心裡輕鬆了許多,也有信心來經歷神的作工了。

第二天,我們便坐上了開往山東的列車。在山東老家躲了一段時間後,幾經周折,在聖靈的帶領下我們終於與教會取得了聯繫,重新過上了正常的教會生活。但大紅龍並沒有放鬆對我們的逼迫,我們無論走到哪裡都要受到它的限制與約束。由於警察經常來查戶口,有時一天會來檢查兩次,非讓我們辦暫住證不可,否則就得走人。就這樣,搬家成了我們的家常便飯。後來,我們住進了一個大院裡,是一老弟兄的兒子在此處租的,老弟兄在此處接待了我們。但在那裡不僅得辦暫住證,而且還得有出門證,否則一律不准出入,更不得入住,所以我們只好藏在屋子裡不能出去。即便如此,警察仍不死心,還經常挨家挨戶地檢查,這讓我們看到在這個獨裁統治、沒有信仰自由的無神論政黨掌權的國家中信神處處受壓制、迫害,真是敢怒不敢言。尤其是在2008年奧運會期間,環境更是緊張、惡劣,大紅龍佈下了天羅地網,到處都是三人一崗、五人一哨。然而,就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們卻看到了神的全能、智慧與奇妙作為,是神在擺佈一切。每當部隊上要來檢查的時候,神就擺佈看大門的班長過來跟老弟兄說一聲,讓準備準備,我們就提前藏起來。有一次,警察來了個突然襲擊,我們正在聚會,只聽見外面的狗叫得厲害,原來是檢查人員闖進了院子,他們打著查電表的旗號到處察看、搜查,並盤問、恐嚇老弟兄,老弟兄用智慧將他們應付了過去。他們走後,我們都感到有些後怕,幸虧我們及時躲了起來,否則,萬一讓他們搜出人以及神話書籍來,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就在我心有餘悸之時,神的話在我耳邊響起:「不要受人、事、物的一點轄制,只要合我意,按著我的話只管去行,不要害怕,因有我的手托著你,我必保守你脫離一切惡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八篇說話》)「大膽地幹吧!只管仰起頭來!不要害怕,有我——你們的父親為你們做主,你們必不受痛苦,只要多在我前祈求、禱告,我會把所有的信心賜給你們。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盡情地歡呼跳躍吧!一切都踩在你們腳下,一切都在我手中掌握,是成就還是毀滅,不都在乎我的一句話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五篇說話》)神的話使我自愧蒙羞。是啊,世間中的一切人、事、物不都在神的擺佈與安排之中嗎?不都是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更新、變化以至消失嗎?大紅龍也是神手中的受造之物,它再猖狂也逃脫不了神的掌管,神要毀滅它不是一句話的事嗎?如今神不滅它,容讓它猖狂一時,就是要把信心與膽量加在我們裡面,也是讓我們在經歷中認識神的智慧、全能與奇妙作為,而且讓我們在大紅龍的迫害中更加認識它邪惡反動的本性實質與醜惡嘴臉,從而能從心裡恨惡它、棄絕它、背叛它、咒詛它。在神話的引導帶領下,我不僅不再膽怯害怕,反而對神滿了感激之情,願意順服下來在這個環境中與大紅龍周旋,接受神的親自操練、成全,追求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當地警察每個月都要突擊檢查兩三次,讓我們防不勝防,但就在這惡劣的環境下,我們卻在神的看顧保守下一次次躲過了他們的視線,最後都是有驚無險、化險為夷。經歷過後,我不禁從內心深處發出對神真實的感謝、讚美:「全能神哪!你真是主宰宇宙、掌管萬有的那一位,你的奇妙作為無處不在,在實際經歷中我不僅領略了你的全能、智慧,看到你是我堅強的後盾,是我的避難所,而且也看到了大紅龍只不過是一個紙老虎,從外表看它張牙舞爪、不可一世,但它在你的面前卻是那麼的軟弱無力、不堪一擊,只能乖乖地聽從你的調遣、擺佈,只要我有信心就能勝過一切的黑暗勢力。神哪!今天,雖然我身在這個惡魔掌權的國家,但我不願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只願從黑暗壓迫中奮起,在污穢之地站立起來作你得勝的證據。」

在大紅龍窮追猛打的惡劣環境中,我深深感受到是全能神的話語帶領我越過了一道道坎兒,勝過了一次次撒但的試探,我能有今天都是神極大的恩待與保守。回想一路走過來,雖然自己因經受大紅龍的逼迫、追捕有家難歸、流離失所,整天過著顛沛流離、居無定所的生活,沒有像世人那樣有自己溫暖的「安樂窩」,也沒有像世人那樣過著隨心所欲、悠閒自得的生活,而且因著大紅龍的逼迫,我在心靈上也受了不少的煎熬、痛苦,但就因著經歷這些苦難環境,我得到了歷代以來任何人所沒有得著的生命財富。藉著經歷大紅龍的逼迫,我認識到了自己自私卑鄙的本性實質,看到自己沒有真實信神、愛神的實際;藉著經歷大紅龍的逼迫,我認識了大紅龍陰險狡詐、卑鄙惡毒的本性實質,在它的反面襯托下更加認識了神公義、信實、光明、美善的實質;藉著經歷大紅龍的逼迫,我認識到了自己的渺茫信仰,也明白了信神的真正意義與價值;藉著經歷大紅龍的逼迫,我更領略了神的智慧全能與奇妙作為,也看透了大紅龍的凶殘邪惡、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看清了它是如何敗壞人、欺騙人、殘害人的,因而從心裡對它產生了切齒的痛恨,願意依靠神話來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達到徹底背叛大紅龍,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滿足神心。是神的實際作工讓我親自品嘗了這麼豐盛的生命筵席,不僅喚醒了我這顆被大紅龍蒙蔽已久的心靈,而且使我得著了諸多寶貴的生命財富,不知不覺中走上了信神的正軌。我由衷地感謝、讚美全能神!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