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85 我才看見什麼是真正人的樣式

85 我才看見什麼是真正人的樣式

河南省 曉麗

我從小就是一個名譽心極強的人,與人相處特別注重自己的形象,注重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與評價。為此,我總是把方便、好處讓給別人,自己有什麼難處與委屈總是埋在心底,不向任何人表露,而別人有難處我總是想方設法地給予幫助。因此在父母眼裡,我是個「乖乖女」「開心果」,在鄰居、朋友眼裡,我是個熱心大度的人。結婚後,我與丈夫的家人相處得也很融洽,小姑子、小叔子找對象、結婚,我跑前跑後,既出錢又出力,替公婆分憂解愁。很快,我就成了遠近有名的「好媳婦」「好大嫂」……其實,那時的我每天都活得很累,內心特別疲憊,因我總在小心翼翼地維護著與人的關係,照顧著每一個人的情緒,看著他們的臉色說話,唯恐傷害了哪個人而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損害自己的名聲。但當我贏得這些「美名」後,我又從心裡感到自豪,覺得自己的付出很值得,自己做人很「成功」。我常想:若有一天我遇到什麼難處,周圍的這些親朋好友、鄰里鄉親肯定都會向我伸出援助之手,使我擺脫困境。就在我享受自己做人的「成果」之時,一場飛來橫禍徹底打破了我的美夢,改變了我的看法……

1991年12月4日,我丈夫遭遇了重大的車禍。當時他的脾臟破裂、肝腎臟損傷、腸子多處斷裂,大出血不止,僅一個月就做了四次手術,輸血2000多毫升,但仍是生命垂危,醫生說還得繼續輸血,否則傷口根本不能癒合。那時我家剛蓋好房,再加上買了車,已是負債累累,根本無法承受這昂貴的醫療費,而我父母為供弟弟上大學已傾盡所有,沒有一點能力來幫助我們,因此我不得不向親戚、朋友們求借。可沒想到,這些平時總圍著我轉的人卻一個個找理由拒絕我、搪塞我,這讓我很是傷心。後來,我又聽說一個曾接受過我們不少幫助的親戚對別人說:「咱可不能借錢給他們,你看他那個病根本沒有治好的希望,若他死了,他媳婦轉臉又嫁人了,我們找誰要錢去!就是他不死,保準一輩子也是個殘廢,那借給他的錢不就打了水漂了嗎?」聽著這寒心絕情的話,我只有哭的份,因為我知道,這是所有不借給我錢的人的心聲。然而,讓我更寒心的是婆家人的薄情寡義,公婆明明有錢,卻僅拿出500元錢來應付我們,而且到後來跟我們算賬時,竟把他們來醫院看望我丈夫的路費、飯錢、買水果的錢都算了進去;我丈夫的兩個有錢的弟弟來醫院看望時一共才拿了500元。婆家人給的這點錢對於我們來說根本就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實際難處。痛苦絕望中,我只好託人到銀行申請貸款,但銀行也不肯放貸,最後我只好把車廉價賣掉來給丈夫治病。即使這樣也無法湊夠丈夫的醫療費,實在沒辦法,三個月後,丈夫在傷口還沒癒合的情況下提前出院回家療傷。可萬沒想到,我們前腳到家,後腳那些逼債的人就追上門來,就連我大姑姐也追到家裡要錢……面對這樣的場面,我傷心至極,獨自一人跑到山上的樹林裡大哭。那時我剛滿24歲,和丈夫結婚僅一年,狠心的公婆就這樣把重擔全壓給了我,周圍也沒有一個人肯伸手來幫我們一把,以後的路還很長,我怎麼承受得住這樣的打擊與重擔呢?我在樹林子裡想了哭,哭了想,實在沒有活下去的勇氣,我對著蒼天吶喊:「老天爺!我的命怎麼這樣苦呢?我在這個世界中真的活不下去了,蒼天啊,求你把我的命給取走吧!」痛苦歸痛苦,現實難處還得面對,無奈我還得打起精神硬著頭皮支撐著這個家。巨大的生活壓力使一向開朗活潑的我天天愁眉苦臉,丈夫看著我如此受委屈,就哭著說:「你離開這個家走吧,你沒必要為我受這樣的苦!」說心裡話,我也有想走的意念,但把名聲看得比金子還貴重的我絕不會在這種背景下離開丈夫。後來的日子更加難熬,丈夫幹不成活,又加上三年乾旱,地裡的莊稼連續三年幾乎絕收,我背負著沉重的債務,連吃飯也成了問題……就在我萬念俱灰沒有一點希望生活下去時,有人勸我去信耶穌。信耶穌後,我從聖經上看到主耶穌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審判世人),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約3:16-17)在那痛苦的日子裡,神的話給了我莫大的安慰。我還從聖經上看到主耶穌復活走後是去給我們預備地方了,若預備好了就來接我們,從此,我就在心裡盼望著神的歸來,心想:若神回來了,我就再也不用在這個世界上受苦受難了。

1998年秋,我蒙神恩待有幸接觸到信全能神的姊妹,當我從姊妹的口裡得知神已經回來了,而且作了新的工作,我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與興奮,俯伏在神前禱告:「全能神啊,我終於把你給盼回來了,在這個苦難的世界中,我苦夠了,也活夠了,一天也不願呆下去了。神哪,不管你回來作什麼工作,也不管你對我有什麼樣的要求,我都願緊緊地跟隨你。」後來,藉著看全能神的話,我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到了神教導人如何信神、如何活出正常人性,我認識到神的話都是真理,是人生的格言,神在帶領我們脫離罪惡,活出正常人生,走人生的正道。再加上通過與教會弟兄姊妹的相處,我看到了弟兄姊妹對我真誠的愛,我的心深受感動,更加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就是真神來作工拯救人。當時正值秋收季節,負責教會工作的姊妹得知我丈夫不能到地裡幹活,便去地裡找我,見我正在擔玉米,她就搶過我肩上的擔子,爽快地說:「我來幹,你歇會兒!」第二天,她又找了幾個弟兄姊妹來幫助我收莊稼,來時還給我買來饅頭、麵條、蔬菜,給我孩子帶來了瓜子、糖塊。幹完活回到家,他們有人幫我做飯,有人幫我看孩子,還有人幫我洗衣服,兩個弟兄還給我丈夫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晚上,我們在一起讀神的話、唱詩歌,弟兄姊妹聽我訴說苦衷,有人陪我掉淚,有人給我交通真理。其中一姊妹交通說:「若沒有這些遭遇,你或許信不了耶穌,也不可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更感受不到神的愛、神的拯救,這不是壞事,是好事。」我覺得他們談的一切都很新鮮,都是我的需要,特別能吸引我的心。看到他們對我真誠的幫助,我的心真的很受感動,我們非親非故,但他們對我卻比親人還親。多年的生活磨難與人情的冷漠,使我一直鬱鬱寡歡,弟兄姊妹的關愛讓我感到特別溫暖,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沒想到我多年所期盼得到的這份真誠如今在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身上看到了。從他們所交通的真理與活出上我認識到只有全能神能作這樣的工作,能如此變化人。就這樣,在神愛的激勵下與弟兄姊妹的幫助中,我死寂的心有了一點知覺,又有了生活的信心與勇氣。後來,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能為神的福音工作奔跑、付出,我也坐不住了,不久我也投入到傳揚神末世福音的工作中。隨著與弟兄姊妹更深的相處,我看到他們的確與世人不一樣,在教會裡你永遠不用擔心被哪個人愚弄、算計,也不用害怕說話不小心得罪了誰,弟兄姊妹在一起都是單純敞開,心裡有什麼就說什麼,即使流露一些敗壞也都能正確對待,凡事都能從神領受,不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無論誰做錯事說錯話,都不埋怨對方,都在反省認識自己,學自己當學的功課;弟兄姊妹誰有難處了,大家都會齊心協力地幫助,傾心交通真理,使人在臨到的難處中明白神的心意,從而按神的要求去實行;在弟兄姊妹之間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人人都平等相處,就是作工的人也和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樣,沒有任何特殊……我從全能神那裡看到了光明,找到了依靠,心裡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安踏實,天天都有說不出的興奮與喜樂。

後來,蒙神的高抬我做了教會帶領,從1998年8月到2005年年底,雖然我為著教會的事也花費了不少時間,但這期間我卻享受了神很多的恩典與祝福。最讓我難以想像的是,我丈夫的身體徹底得到了恢復,他與正常人一樣能打工掙錢了,不但把家裡的債務還清了,還有了一些積蓄,一家人過得平平安安、和和美美。我天天在神面前禱告讚美,感謝全能神拯救了我這苦命的人,祝福了我們這個艱難困苦的家,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願把我的餘生都獻給神為神花費,還報神的大愛。

藉著不斷地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揀選人的目的並不僅僅是為了讓人享受神的恩典與物質的祝福,更重要的是審判刑罰人裡面的悖逆,使人脫去敗壞性情,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模樣。正如全能神說:「人今天看見,僅有神的恩典,僅有神的慈愛、憐憫,人不能真實地認識自己,更不能認識人的本質。只有藉著神又審判又熬煉,這樣在熬煉之中你才認識自己的不足,認識自己一無所有,所以說,人對神的愛是建立在神的熬煉、審判的基礎上的。你如果只享受神的恩典,家裡平安,或得到物質的祝福,這不算你得著神,不算你把神信到家。神來在肉身也作了一步恩典的工作,在人身上確實給人一些物質的祝福,但僅有恩典,僅有慈愛憐憫,不能把人成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為了更徹底地拯救我,在我身上施行了刑罰審判,使我從神的審判刑罰中更真切地體嘗到神對我的愛與拯救。

在我做教會帶領期間,因著我的名譽地位心重,在作工中處處維護與人的關係,生怕弟兄姊妹說我有了地位做事不給人留情面,因而對我有不好的評價。因此,即使看到弟兄姊妹做事明顯違背真理原則,對教會工作不利,我也不能及時交通指點,使問題得到解決。記得有一段時間,一個原來負責指導我工作的姊妹被降級使用,並被安排到我所負責的教會配合工作。當我檢查她的工作時發現了很多漏洞偏差,我心裡也知道應該在一起互相交通、彼此幫助,使她能認識自己,扭轉這些作法,但一想到她以往是我的「上司」,我若指點她工作中的錯誤偏差,她會不會說我太狂妄,會不會對我產生成見?想到這些我又閉了口,對她負責的工作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來對待,以致一連幾個月她負責的福音工作沒有多大起色,多數弟兄姊妹消極軟弱,最後她軟弱到一個地步完全失去聖靈作工被停職反省……針對我的這種敗壞情形,負責指導我工作的姊妹也多次以交通真理的方式指點幫助我,但因我一直不認識自己,認識不到問題的嚴重性,心裡根本沒有當一回事,過後仍是憑著這些東西活著,始終沒有多大變化。2005年12月份,教會下發一份交通《選用追求真理有正義感的人做帶領才合神心意》,要求開始重新審核各處教會的負責人,負責我工作的姊妹告訴我:「根據原則衡量,你不適合做教會帶領,你沒有正義感,臨到事總愛維護與人的關係,做不得罪人的老好人;當指點你工作中存在的偏差與問題時你總愛辯解表白,為自己開脫罪責,不接受別人的對付修理;而且你還處處考慮自己的名譽地位,考慮自己在人心中的形象。綜合衡量,你就屬於這次交通中需撤換的沒有正義感的老好人,也可以說是詭詐人,因為你臨到事總考慮自己的利益,為自己的臉面地位說話做事,根本不體貼神的心意,也不考慮怎麼做對教會工作有利,對弟兄姊妹的生命有益處,我們這樣帶領教會,把弟兄姊妹都帶到我們自己面前了,這是嚴重的抵擋神。這些情形表現以往也給你指點過多次,但你從不當回事,也不注重變化,所以根據最近教會使用人的原則決定讓你停職靈修反省,但這並不代表你不能變化了,希望你能正確對待,好好反省自己,認識自己這方面的敗壞,注重變化,這樣對你自己的生命有益處,對教會工作也有益處。」姊妹的一席話說得我滿臉通紅、無地自容,我長這麼大一直被人高看、誇獎,從來沒有人這樣當面揭露過我,我心裡痛苦極了,也難堪極了,恨不得能有個地縫鑽進去。因著我平時不追求真理,對自己的敗壞從來沒有認真解剖過,如今被姊妹一下子點透自己的本性實質是詭詐人,並因此被撤換,我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感到自己一下子跌入了低谷,不由得失聲痛哭,心中消極,萬念俱灰……在痛苦熬煉中,我看到神的話說:「人都把侍候官家老爺的套路拿到神家來發揮,妄想運用自如,結果萬萬沒有想到神的性情不像綿羊,而像獅子,所以初次與神交往的人都不能與神『溝通』,因為神的心不同於人的心。……你沒有認識的實際,又缺乏真理的裝備,那你的熱心事奉只能招來神的噁心與厭憎。現在你該知道信神不是念神學了吧!」「若你是一個偽君子,是一個很擅長『交際』的人,那我說你定規是一個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說話有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我說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神話語扎實無誤的審判使我一下怔住了,我就是這樣一個帶著卑鄙存心在神面前搞欺騙、耍詭詐的人,是憑著撒但的處世哲學行事而抵擋神的人。回想從負責教會工作以來,雖然我一直不停地盡本分,可我盡本分完全是為了讓弟兄姊妹高看,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更是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當教會考核我們真理進入的程度時,我從姊妹的話音中聽出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在認識自己敗壞方面進入膚淺,我在答考卷時就有意識地往認識自己方面回答考題,不讓姊妹小看我,並向她暗示自己有能力帶領弟兄姊妹認識自己;我曾憑己意指導一姊妹的工作,結果導致她在工作上出現嚴重失誤,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教會帶領給我提起此事時,我以為她不知內情便裝聾作啞不提自己的責任……這樣的事在我身上不是一時的流露,而是一貫的作法。想想每次出現這些情形時,姊妹都會用心給我交通,幫助我明白真理、認識自己,而我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總是表白、辯解,論是非對錯,不接受姊妹的指點幫助,嚴重影響教會工作,給弟兄姊妹也帶不來真實的造就與供應。今天我被停職反省完全是神的公義,因神是聖潔的,神不允許人把世上那套虛假偽裝的為人處世之道拿到神的家中運用,更不允許帶著撒但性情的人帶領教會。在神的開啟引導中,我又想起神的話:「你對你的親朋好友、對你的妻子(丈夫)兒女與你的父母都特別友好特別忠心,而且從來不佔任何人的便宜,但你不能與基督相合,不能與基督和睦相處,那你就是將你的所有都救濟給你的鄉鄰或你將你的父母、家室照顧得無微不至,我說你仍是一個惡人,而且是一個詭計多端的惡人。你別以為你與人相合就是與基督相合,你別以為你做點好事就是與基督相合,你以為你的善心能巧取上天的賜福嗎?你以為你做點好事就代替你的順服了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神的話一針見血將我的實質點透,世上所謂的好人並不代表神眼中的善人,在世上能有一些好行為,而在神的家中卻不能辦老實事,不能做誠實人,這正是神眼中的陰險詭詐之人。想想自己從小到現在一直都在為塑造自己的「美好」形象而努力,幫東家顧西家,天天看人的臉色說話、行事,自己受多少委屈、受多少苦都願意。我的這些籠絡人心的作法在世上的確行得通,能獲得世人的好評,因為人不信神都沒有真理,看不透人的實質,不會分辨人做事的存心動機,只根據人的外表好行為分辨善惡,無論是誰,只要善於偽裝,外表能做些善事就能籠絡住人心,獲得美名。但我若把這些屬世的東西帶到神的家中,用這種處世哲學來配合教會工作,這正是神所厭憎的,是沒有正義感、彎曲詭詐的表現。因神是聖潔、美善的神,神對人的愛與付出實實在在,不空不虛,神為拯救人類甘願奉獻所有不求索取,神作事說話沒有任何摻雜,都是神性情的自然流露,所以神也喜歡表裡如一,說話做事實實在在,沒有虛假偽裝的人。而我做事的存心都不是誠實地為體貼神的心意滿足神,而是為讓弟兄姊妹對我高看、賞識,是在樹立自己的形象與威望,在滿足個人的慾望,正是神話語中所揭示的虛假詭詐、陰險惡毒之人。因為神末世作的是審判刑罰、變化人性情的工作,神要藉著各種環境來顯明人、潔淨人,而我作為教會帶領卻不能體貼神的心意,在弟兄姊妹流露敗壞時不能幫助其認識自己的敗壞,看透問題的實質,達到有真實的悔改變化,而是一味地維護自己在人心中的形象,怕得罪人而做老好人閉口不談,使弟兄姊妹的敗壞性情不能及時得到解決,我這不是在坑害弟兄姊妹嗎?我的心不是太壞了嗎?感謝神的開啟帶領,今天我才看清「追求讓人高看、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是害人的東西,是撒但深種在我身上的毒瘤!而自己一直以來都把這些當作正面事物來追求,把它當成了立身處世的根本,甚至拿到神家來運用,欺騙神、欺騙弟兄姊妹,拿教會工作當兒戲,真是糊塗可憐。我自以為自己做人很成功,如今在神話語的揭示審判下才認識到自己活出的全是撒但的鬼性,根本不是正常人性的活出。是神話語的刑罰審判使我終於看清了撒但是怎麼敗壞人的,撒但早把「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活臉面,樹活皮」「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這些毒素種到我的靈魂深處來毒害我、捉弄我,使我變得越來越虛偽、詭詐,成了地道的詭詐人。

認識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後,我就禱告神,尋求相應的真理來解決自己的敗壞,我看到神的話說:「我的國度都是要那些誠實、不虛偽、不詭詐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實忠厚的吃不開嗎?我正和他們相反,誠實人到我這裡來就行,我就喜悅這樣的人,我也需要這樣的人,這正是我的公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三十三篇說話》)「神讓人做誠實人,就證明神很厭憎詭詐人,神不喜歡詭詐人,不喜歡詭詐人就是不喜歡詭詐人的作法、他的性情以至於他的存心,就是他辦事那個方式神不喜歡,所以說,我們要想讓神喜悅,首先就得改掉我們的作法、生存方式。以前我們就是憑著謊言、憑著偽裝、憑著撒謊在人群當中生活,以這個為資本,以這個為生存的根基、為生命、為基礎來做人,這是神所厭憎的。……所以說現在已經定型了,我們如果不做誠實人,我們如果在生活當中不朝著誠實人的方向去實行、去亮自己的相的話,那我們永遠不可能得著神的作工,得著神的稱許。」(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神話語的明確指導使我有了做人的標準與人生的方向,就是做一個誠實的人。因為誠實人表裡如一,一是一,二是二,沒有虛假偽裝,沒有個人的圖謀,不圖名也不為利,只求能凡事滿足神,說話做事對人的生命有益處。所以,只有做誠實人才是真正的人,才是神所喜悅的人,只有成為誠實人才能蒙神拯救進入神的國度。我不能再憑謊言、偽裝活著,我得改變自己的生存方式,解決自己做事的存心,不再為名譽、地位活著,凡事注重按神的要求堂堂正正地做人。

雖然我願意追求做誠實人,但因我被撒但敗壞太深,實行做誠實人對我來說還是相當有難度,特別是一涉及到名譽地位,我就會身不由己地說謊欺騙。記得在我傳福音期間,我看到弟兄姊妹都在福音工作上很投入,傳過來很多人,而我傳福音的效果一直不好,我感覺特別沒面子,擔心別人因此小瞧我。正好那幾天我剛給一個新人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她又將兩個朋友帶到她家,讓我給她的朋友也談談,但當天受一些事影響沒有談成。晚上一姊妹問我傳過來幾個人,我不假思索地說:「三個人。」姊妹走後,我心裡開始受責備:我明明只傳過來一個人,可我怎麼說是三個人呢?還不是為了個人的虛榮臉面嗎?以前我沒注重做誠實人時,我說了多少謊都沒有意識,現在當注重時才發現我的謊言竟然這麼多,並且多數謊言都是隨口而來,看來自己是非死在這謊言上不可。為此,我心裡很受熬煉,為自己的難辦發愁,我責問自己:你說真話會死嗎?你怎麼不長一點記性呢?因著在誠實人的真理上一直不能真正進入,我有些沮喪,覺得自己做人徹底失敗了,甚至認為神可能也不願意再看到我這個詭詐人了,我說句實話都這麼難,那我身上還有那麼多的敗壞性情,又怎麼能變化呢?看來我這個人的實質就是魔鬼,不可能達到蒙神拯救,早晚也是被神淘汰。想到這裡,我對自己完全失去了信心,開始自暴自棄……

就在我陷入消極中不思進取時,一首神話語詩歌在我心中響起:「我們就應該有一個心志:無論臨到多大的環境,無論臨到什麼樣的難處,無論我們如何軟弱、消極,我們不能對性情變化這方面的事失去信心,也不能對神所說的話失去信心。神給人有應許,需要人有心志也有這個毅力這個毅力去承受。神不喜歡懦夫,神喜歡有心志的人,即使你流露了好多敗壞,即使你走了很多彎路,或者中間有很多過犯,曾經抵擋過神,或者是有些人對神心存一些褻瀆也好,或者是埋怨也好,或者是抵觸也好,這個神不看,神只看人有朝一日能不能變化。做母親的怎麼樣了解了解自己的孩子,神也是怎麼樣了解了解每一個人,他了解每一個人的難處,了解每一個人的軟弱,也了解每一個人的需要,每一個人的需要,更了解每一個人在進入性情變化這個進程當中、過程當中會遇到哪些難處,會有什麼樣的軟弱,會有什麼樣的失敗,這是神最了解的,所以說,神鑒察人心肺腑。不管你怎麼軟弱,你只要不棄絕神的名,你只要不離開神,不離開這個道,你總有機會達到性情變化;我們有機會達到性情變化,那就有希望剩存下來;我們有希望剩存下來,我們就有希望蒙神拯救蒙神拯救。」(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喜歡有心志的人》)神的話讓我的心很受感動,我從中看到了神的期盼,也明白了性情變化不是簡單的事,做誠實人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我不斷地追求真理,有百折不撓的心志。同時我也明白了僅憑自己的意志來克制、約束自己不說謊是無法達到做誠實人的標準的,需要我在神的話中不斷地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凡事注重解剖自己的存心,尤其是為名譽地位說話做事時更得及時反省解剖,然後一點點地操練變化,這樣堅持實行必會達到變化。感謝神的開啟帶領,使我有了實行的路,也有了繼續追求做誠實人的信心與心志。

不久,神為了變化潔淨我,又為我擺設了環境來檢驗我、成全我。我們教會的負責人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們倆關係特別近,她曾在生活上給過我很大的幫助,可那段時間她情形很不好,把教會工作搞得一塌糊塗,弟兄姊妹多次給她交通都沒有扭轉。當我聽說此事後,想去找她交通,但又受本性驅使不想得罪她,我還在心裡給自己開脫罪責:我現在也不和她在一起盡本分,還是不要管這些事吧,她若真不適合做教會帶領,弟兄姊妹也會幫助揭露她的。當我有這想法時,神審判的話語立時臨到了我:「我多次敬告與我在一起的弟兄姊妹,要以自己的心來信神,不要維護個人利益,應當體貼神的心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五)》)「凡神所作的一切你都能有清楚的認識,要根據神話看事,站在神的一邊看事,這樣你的觀點就正確了。所以說,搞好跟神的關係,這是人信神的頭等大事,每個人都應當作首要任務來實行,當作個人的終身大事。做每一件事都以與神有無正常的關係來衡量。與神的關係正常,存心對你就做。為了保持與神的關係正常不怕個人利益受損失,不能讓撒但得逞,不能讓撒但抓把柄,不讓撒但拿出當笑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與神的關係如何》)神話語的審判使我認識到我若再維護肉體的利益就是撒但的幫凶,就會徹底讓神失望、厭憎,神在我身上付出了無數的心血代價,關鍵時刻我總為肉體利益而傷神心,我還是不是人?我為啥就不能體貼神的心意?神賜給我無數的恩典祝福,我為什麼就不能還報神萬一?維護教會工作這是我一個信神之人做人的根本,與神建立正常關係是我信神的頭等大事,我得滿足神的心意,不能再為自己的臉面地位活著傷神心了。於是我決定去找她交通,通過交通我發現她的情形已糟糕到一個地步,而且沒有一點尋求真理的心。我知道按原則她該被撤換,我得把她的情況給教會反映,但一想到她以往對我的幫助,就有些猶豫,不願得罪她。這個事讓我的心很受熬,若不反映她的情況,我無法面對神,若反映又於心不忍。我多次把此事帶到神面前禱告,神開啟我讓我把心交給神,讓我不要做欺上瞞下的人。在神的帶領下,我終於明白了我不能因維護與人的關係而置教會工作於不顧,其實向教會反映她的問題,對她也是幫助,有利於她反省認識自己,就像我當初若不是藉著被撤換和姊妹的解剖,我可能永遠不會認識自己,生命也不會有進入。於是我鼓足勇氣,把我了解到的情況寫了出來並向上層教會反映,她很快被免了職。當我做完這件事後,我為自己做了一次誠實人而感到欣慰,感覺我的心一下子開闊了許多,體嘗到了實行真理滿足神的快樂感。從此,我實行做誠實人的信心更大了。以往我總怕自己的醜事被弟兄姊妹知道了他們會小瞧我,就總是藏著掖著,現在我感覺沒有必要再把這些事摀著,於是在聚會中我就把自己被撤換的原因、我做了多少違背真理的惡事以及我為啥要耍詭詐欺騙神、欺騙弟兄姊妹等表現都一一向弟兄姊妹敞開。當我說出來時我的心在顫抖,臉在發燒,但讓我想不到的是弟兄姊妹聽完後沒有一個人因此反感、小瞧我,一姊妹還對我說:「以往我不願與你接近,因總是摸不著你的心,你給我的感覺好像從來就沒有敗壞,我對你是敬而遠之,不願與你相處。這次撤換那個姊妹時,我認為你不會站在真理一邊,你與她關係那麼好,你肯定會站在她一邊替她說話的,真沒想到你能揭露、反映她,神的作工的確能改變人,從你身上我看到神就是拯救人的神!」姊妹的話讓我既蒙羞又感動,以往我總認為自己的黑暗面不向弟兄姊妹敞開,就能保持自己的「良好形象」,其實不然,弟兄姊妹在神的帶領下早已會分辨善惡了,我越偽裝自己只會讓弟兄姊妹越反感厭憎,我越敞開自己不僅能得著神的開啟光照,也能與弟兄姊妹的心更相近。我真實體會到了誠實人才是真正的人,是神、人都喜歡的人,我心裡有了從未有過的釋放。因我願意實行做誠實人,教會中臨到一些重要的事,教會帶領也會安排我去解決,藉著這樣配合,不僅做了一些對教會、對弟兄姊妹有益處的事,自己從中也明白了一些真理,學到了功課,心裡感到踏實有享受,特別得釋放,覺得這樣活著特別有意義。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我不是光與教會弟兄姊妹接觸,還得面對不信神的家人、親戚、朋友,對此我心裡又犯了難,不知在他們中間怎麼做誠實人。特別是一想到在我剛開始接受全能神的作工時,我的同學、親戚、朋友都不理解我,都遠離我,我也因怕他們譏笑總是躲著他們,一旦與他們相遇,也從不跟他們說心裡話,總找一些藉口或以說謊來應付他們,拒他們於千里之外,我認為做誠實人在這些不信神的人身上行不通,甚至還認為若不說謊在這個世界上就無法生存。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活在這個被撒但敗壞的權勢之下,人就不可能是誠實人,但是我們做了誠實人還能不能在這個社會上、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呢?能不能被他們隔離開呢?不會吧,一樣生存,因為我們吃這口飯、我們喘這口氣不是憑著詭詐而有的,而是憑著神給的氣息、神給的生命活著的,只不過現在我們的生存法則、我們的生存方向目標、我們生命的根基要改變,我們只不過是為了滿足神、為了追求蒙拯救而換一種方式,換一種活法,跟肉體的吃、穿、住根本就沒有關係,這是我們心靈的需要,是不是這樣?」(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神的話又堅定了我追求做誠實人的信心,也除掉了我的顧慮,不管他們怎麼看待我信神之事,我願意心懷坦蕩地面對他們,力求按神的要求實行做誠實人,不再像以往那樣虛偽地活著。此後,我不再躲避他們,而是正常地與他們相處,看到他們有什麼難處,我能幫的就盡力幫助;以往我與他們相處總愛察言觀色,唯恐自己哪句話說得不對得罪了他們而損害自己的利益,影響在他們心中的形象,現在我按神的要求實行,不指望從他們身上得啥好處,而是以愛心、憑真理與他們相處,他們哪些話說得偏激,哪些事做得過分,我也敢指責他們,用真理回擊他們的錯誤觀點。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以往因信神遠離我的親戚、朋友也願意與我相處了,他們都認為我的境界比他們高,遇到什麼難處也願意與我交心,我也順勢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他們。經歷中我深深體會到,全能神的話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全能神末世作的潔淨人、變化人的工作是現實的、實際的,從外表看沒有驚天動地,卻不知不覺使我們知道了如何生活、如何做人,不知不覺變化了我們,使我們逐步脫離了撒但的敗壞性情,活出了人模樣,生活得釋放自由、快樂踏實。以往,我總是不能把神拯救人的工作與自己的現實生活聯繫在一起,如今經歷過來才深感神末世審判潔淨人的工作是所有敗壞人類的需要,人只有經歷神這樣的作工、接受神的拯救,才能活出人模樣,擁有幸福光明的人生。

感謝神的刑罰審判,使我終於衝破了黑暗勢力的束縛,不再受名利、地位的捆綁而偽裝自己了,能在神的家中腳踏實地地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一路走過來,我深切地體會到神末世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的的確確是在拯救人,儘管我在神的刑罰審判中受了一些苦,但我心裡很慶幸,感到自己能夠接受神的刑罰審判活出點人的模樣,這是我的福氣,也是我最大的安慰。雖然現在我與神要求的誠實人還相差太遠,但我還會繼續努力,做一個真正誠實的人蒙神喜悅!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