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127 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使我認識了自己

127 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使我認識了自己

在沒信神之前,我就樂善好施,與人辦事從不佔人便宜,寧可自己吃虧,也要讓別人滿意。信了耶穌之後,我謹遵主的教導:凡事包容忍耐,愛仇敵……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更是竭力盡本分,不論教會安排我傳福音還是走教會,我都積極配合,看見哪個弟兄姊妹有什麼困難,我也是盡所能地施捨幫助。因此,我始終認為自己就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儘管我從神審判刑罰的話語中看到神揭示人:狂妄自大、彎曲詭詐、自私卑鄙、陰險惡毒、嫉妒、埋怨、背叛,追求地位、名譽等,但我覺得神揭示的這些悖逆、敗壞不是對我說的,我人性這麼好,怎麼會有這些敗壞呢?然而,神對付我自信的辦法還是有的,神根據我的敗壞與缺少,擺設環境徹底顯明了我,在事實面前我看到自己流露、活出的全是撒但的敗壞性情,沒有絲毫人性,靈魂深處既骯髒又醜陋。是全能神審判刑罰的作工征服了我,讓我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面目,從而有了重新做人的心志。

2006年,女婿為了小外甥在市裡上學方便,在學校附近買了樓房,我便來到市裡照顧小外甥,因條件合適,教會安排我盡接待的本分。剛開始我挺熱心,也樂意接待,可一段時間後,我開始受轄制了。心裡總覺著:這房子是女婿買的,他把新房子剛裝修好自己還沒享受,我們倒先住進來了,而且我們吃的、用的全由他負擔,我便擔心在這裡接待時間長了女婿會有想法。為此,我天天提心吊膽,處處小心謹慎,惟恐把哪個地方弄壞了、髒了女婿說我。而且女婿每次來我都先觀察他的臉色,若看他心情不錯,我心裡就踏實點,一旦看到他不太高興,或說話口氣重,我心裡就難受並猜疑:是不是他嫌我弄些人來家住,心裡不痛快?為了討女婿歡心,我對兩個姊妹嚴格要求,上完廁所馬上用水沖乾淨,別留有氣味,一旦聞到廁所有氣味,我隨即便指責姊妹下次一定要注意,而且女婿在的時候我讓姊妹儘量別上廁所,以免讓他嫌棄。另外,當我看到姊妹為了工作幾乎天天熬到深夜,有時我睡到下半夜或凌晨一覺醒來時,看到姊妹房裡還亮著燈,我心裡就難受:這樣下去要用多少電啊;有時我聽見水龍頭嘩嘩的流水聲,心裡就一揪:你們就不能少用點;當廁所裡衛生紙用得快時,我又心疼:唉!怎麼用得這麼多,要是這樣用,誰能受得了。就這樣,我陷入熬煉之中,心中難受,靈裡受壓,總不得釋放。一天,女婿因一點小事對我說話口氣重了些,我壓抑已久的心再也無法控制,徹底爆發出對神的背叛:在這兒盡本分實在太難,我太受拘束,不能在這繼續待下去了,俺得回老家去。正當我活在極度的痛苦中難以自控時,神話在我耳邊響起:「你們的名聲敗亡,你們的舉止下賤,你們的談吐低下,你們的生活卑鄙,甚至你們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為人小肚雞腸,對事總是斤斤計較,為自己的名譽、地位爭爭吵吵,甚至情願下地獄、進火湖。」「我要調動萬有為我效力,我更是為了顯明我的大能,讓每個人都看見整個宇宙世界沒有一物不是在我們手中的,沒有一人不是為我們效力的,沒有一事不是為我們成就的。」神話的揭示、提醒,使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想到自己之所以撂挑子,不願在這兒盡本分,一方面是因我不相信一切都在神的手中,總覺得這個房子是女婿買的,我們吃的、用的都是他供的,所以我處處受他的轄制;另一方面也是因自己太顧及虛榮臉面,惟恐自己哪方面做的不好,女婿說我,自己的老臉沒地方放。其實,女婿雖是個外邦人,但一直都支持我信神、盡本分,以往我出去盡本分他都用車接送我,生怕我累著,有時教會有什麼急事,他還主動提出幫忙,平時弟兄姊妹來他也都熱情招待。只是我虛榮臉面太重,怕失去在女婿心目中的形象,才這樣猜、那樣想。在神話的開啟下我才認識到,女婿能買這個樓房,並提供我們吃的、用的,並不是他這個人好,這是神手的擺佈安排,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神祝福的,若沒有神的祝福,女婿再有能力也掙不來,因是神在主宰萬有、掌管一切,人所享受的一切豐富都是神賜的。所以,人既然享受從神來的一切,就理當為神的工作效力,再說,女婿今天能為神的工作效力,這是神對他的極大高抬,也是他的福氣。可瞎眼無知、自私卑鄙的我對神調動一切人事物為他的工作效力,對神的全能、智慧、主宰沒有絲毫的認識,反而認為我們住的、吃的、用的都是女婿辛辛苦苦掙來的,我們住在他家就得聽他的,處處得讓他滿意。為此,我不僅自己受轄制,而且還要求兩個姊妹嚴格按照我說的去做,一旦她們哪裡做的不合我意,我心裡就埋怨、抵觸,絲毫不考慮她們受不受轄制,是否影響教會工作,更不考慮自己該怎樣盡好本分滿足神。不僅如此,我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虛榮,不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甚至想撂挑子回老家,看到自己對神沒有一點真實的信與順服,心中想的、維護的全是自己的肉體利益,處處悖逆神、抵擋神。想到這兒,我心裡滿了懊悔和虧欠,在神面前立下心志:神啊!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不再隨從自己的肉體,只願忠心盡好自己的本分來安慰你心!

當我存著順服的心盡接待的本分之後,一次,我回老家聽女兒說,從我離開她這段時間,她瘦了六斤,我聽後就心疼起來,此後再盡本分時心裡就時時掛念她。每當我做好飯往外端時,我就想到女兒,她開那麼大的商店,現在正忙著呢,也不知道幾點才能吃上飯;當我看到兩個姊妹津津有味地吃著飯,我不由得心生嫉妒:女兒整天忙活,連頓飯也不能正點吃,你們不用忙碌還有人伺候,並能按時吃上熱湯熱飯。唉!可憐的女兒,就是命苦,光能掙錢卻撈不著享受。於是,我每天買菜時,都買雙份,摘好了,洗乾淨,再給女兒捎回去;每次改善生活,做饅頭、包子、餃子時,也都多做些,給女兒捎回去。即便這樣,我還是對她牽腸掛肚,想回家的念頭也越來越強烈。終於我控制不住了,開始往家跑,回家後我就不停地幹家務,做饅頭、洗衣服……累得腰酸腿疼,回來之後得休息好幾天。儘管姊妹也跟我交通:應該以本分為主,要注重維護環境,再說大姐也不是小孩兒,她肯定會照顧好自己的。可我不但不接受姊妹的勸誡,反而心裡還恨姊妹:你們心眼也太壞了,你們吃她的、喝她的,還不體諒她,要不是因為你們,俺女兒還用受這個罪?就這樣,我仍然不間斷地往家跑。一次,我又撂下兩個姊妹回家了,雖然肉體得到了滿足,但晚上睡覺時,裡面卻倍受譴責:你明知這樣做違背原則,卻只顧自己的肉體利益,滿足情感不維護教會利益,這不是故意抵擋神嗎?此時神話也在我耳邊響起:「我不給人留有『釋放』情感的機會,因在我並無情感,我已恨惡人的情感到一個地步,因著人與人的『情』才將我放在一邊,因而我成了人眼中的『第三者』;因著人與人的『情』才將我忘記;因著人的情,人才趁機又將『良心』撿起來……」「為什麼難以脫去情感呢?難道是高過良心標準了嗎?良心能成就神的旨意嗎?情感能幫助人渡過難關嗎?在神的眼中,情感是神的仇敵,難道神的話沒明說嗎?」「難道在這短暫之際,人就不能放下肉體嗎?什麼物能把人與神的愛隔絕呢?有何人能拆開與神的愛呢?難道是父母、是丈夫、是姐妹、是妻子、是痛苦的熬煉嗎?難道良心的感覺能把神在人裡面的形像而塗抹掉嗎?難道人對人的虧欠、對人的所作所為是人為的嗎?難道是人可以彌補的嗎?誰能自我保守呢?難道人都會自我供給嗎?誰是生活的強者呢?誰能離開『我』而獨立生活呢?為什麼神一再讓所有的人都作作自我反省的工作呢?為什麼神說:『有誰的「苦衷」能是自己親手佈置的呢?』」面對神話的揭示、呼喚,我蒙羞加慚愧,想到自己本是神造的,理應敬拜神、順服神、忠於神,為盡好本分滿足神而活,而我卻因著情感不能忠心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外表雖在盡本分,心卻時時被女兒佔有,心裡沒有神的地位;因著情感我撂下本分置教會利益於不顧,回家照顧女兒;因著情感我嫉妒、恨惡姊妹,對她們產生成見;因著情感我整天陷在自己的憂慮中,擔心女兒的身體,不願把女兒交給神,對神的心意置之不理,遠離神、背叛神,盡傷害神的心。是神嚴厲的審判之語讓我認識到,神為什麼最恨惡人的情感,也體會到了神所說的「情感是神的仇敵」這話的真實、可信,我就是因著情感心裡沒有了神的地位,就是因著情感我變得特別自私卑鄙,享受著神賜給的一切卻不思還報神愛,還處處抵擋神、悖逆神。現在我才明白,我和女兒在肉體上雖是母女,但我們的生命都來源於神,是神在滋養著萬物中的每一個生靈,凡有氣息的都在神的主宰、安排、命定之中生存,任何人都離不開神生命的供應。可我卻把女兒當成自己的私有財產,好像女兒離開我不行,我真是狂妄又無知。其實,我每次回老家,女兒都說:媽,你不用掛念家裡,別再回來了,安心盡本分吧。可我總是放心不下,總想憑藉自己的能力減輕女兒的負擔,我真是愚昧、瞎眼,盡在這瞎操心,還耽誤了盡本分。我越想越難受,越想越感覺自己虧欠神太多,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真想插翅飛回去。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我趕緊坐車回家,並下定決心把女兒交給神,安心盡好我的本分。

就在我放下情感專心盡本分時,神又顯明了我的地位之心。事情是這樣的:為了給姊妹補充營養,我經常買些水果給她們吃,每次買回水果,我都是洗好後端到房間,看到她們拿著吃我才放心。當這樣做過一段時間後,地位之心促使我心裡失去了平衡:我辛辛苦苦把水果買回來,洗好後還得給你們端過來,你們伸手拿著吃就行了,我這麼大歲數,本應該讓人伺候的,可今天卻倒過來了,讓我伺候你們兩個年輕人。我越想越不甘心,總覺得自己盡的這個本分是在服侍人,低人一等。所以,每當我將洗好的水果往姊妹的房間端時,兩腿就像灌了鉛似的,挪不動步,每次我都是費好大的勁才把水果端過去;冬天,我把炕燒得很熱,讓兩個姊妹在炕上盡本分、睡覺,而自己卻睡在床上,每當我投爐子的時候,心裡的怨氣就出來了:爐火投得再旺,我也撈不著享受。尤其晚上起來投爐子的時候,我心裡更是不平衡:為了你們倆,我晚上還得跟著挨凍;有時候我做好飯了,還得叫你們吃飯,我真是受不了,你們倆成天飯來張口,讓我侍候著,我這不成你們的「專職保姆」了嗎?於是,我從心裡煩她們,不愛看她們,也不愛和她們說話,對她們產生了嫉妒與恨,心想:同樣都盡本分,你們憑什麼盡的本分比我好,成天享受好的待遇?而我卻盡低三下四、伺候人的本分。我活在敗壞裡自我捉弄著。一天,我在靈修時看到神說:「你們本是從淤泥中分解出來的,不管怎樣是屬於在殘渣餘孽中挑選出來的,原本是屬污穢的,是被神厭憎的,只因原本屬它,曾被它踐踏、玷污,因此說是從淤泥中分解出來的,並不是聖潔的,而是撒但早已愚弄過的非人之物,這是對你們的最合適的評價。要知道你們本是積水污泥中的雜質,並非淤泥中美不勝收的魚蝦之類,因在你們身上幾乎沒有什麼可供享受之物。說穿了,你們本是最低賤的下層社會中的豬狗不如的獸類,說實話,就這樣的稱呼對你們來說並不過分,不是言過其實,而是把問題早已簡單化,這樣的說法可說是對你們的尊稱,就你們做『人』的見識、言談、舉止,以及所有的生活與你們在這淤泥中的地位,就足可證明你們的身分『與眾不同』。」「功用不一樣,身體只有一個,各盡其職,坐在自己位上盡上全力,有一份熱發一份光,追求生命成熟,我就滿足了。」全能神的審判之語使我醒悟過來,自己本是神手中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塵土,而且還是活在撒但的黑暗權勢下,是被撒但踐踏、愚弄過的非人之物,渾身上下以至於血液裡、骨髓裡都滿了撒但的各種毒素,每天都在罪惡中掙扎,在邪惡中喘息,實質就是淤泥中的雜質,是豬狗不如的獸類,更是一文錢不值的敗類。就我這樣的身分、實質本沒有絲毫地位、人格與尊嚴,按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程度,我本是該死該滅的對象,因著神末世道成肉身,我才有幸蒙神恩待高抬,來到神的面前,有了盡受造之物本分、追求真理蒙神拯救的機會。這是神對我極大的高抬與拯救,我理應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盡好本分,還報神愛、滿足神心,更應在盡本分的過程中竭力追求真理,早日被神潔淨。可我竟不認識自己原有的身分與實質,總把自己看得特別的尊貴,為了爭高低貴賤而不甘心盡接待的本分,認為盡接待本分是服侍人,低人一等,被人瞧不起,因此我不願還報神愛滿足神。在神話的審判揭示中,我才明白盡本分是受造之物的天職,是人應該做到的,本分沒有大小、高低、貴賤之分,教會安排人盡本分,都是根據每個人的特長、素質安排盡合適的本分,讓人都能各盡其職。雖然每個人所盡的本分、功用不同,但地位都是平等的,都是在履行受造之物的職責,是在配合神的作工、滿足神。而我卻把教會與世界相提並論,憑屬世的觀點把本分分成三六九等,總想盡個能讓人高看、體面的本分,甚至因自己錯謬的看事觀點而對接待的本分抵觸、不滿,對姊妹也恨惡、嫉妒,處處流露敗壞,活在悖逆抵擋神的情形之中。如果沒有神的審判刑罰臨到,我還會持守自己錯謬的觀點,不僅沒法盡好本分,還會失去明白真理、預備善行的機會,甚至被神厭憎、恨惡。此時我害怕了,在神前立下心志,我要珍惜今天神給我盡本分、追求真理、蒙神拯救的機會,不再辜負神對我的愛與拯救。

當我從地位的熬煉中走出來之後,神又藉著病痛的熬煉讓我認識自己的背叛本性。有段時間,我在盡本分時總是病痛不斷,不是頭疼,就是肚子不舒服,剛好沒幾天胃又疼,又拉肚子,接著我走路不小心又扭傷了腳,接二連三的病痛把我折騰得整天提不起來一點精神,渾身軟弱無力,就想躺著,有時連躺著也難受。即便這樣我還得給姊妹做飯,有時我真不想動彈,特別是腳扭傷的時候,出去買菜腳疼得不想走路,這時我裡面的悖逆油然而生:如果她們不在這兒,我就不用受這個苦了,唉!要是她們現在走就好了,我也能好好休息休息。於是,我從心裡急切地巴望姊妹儘快離開,但我的悖逆逃不出神的鑒察,一天,神話的審判臨到了我:「你們為了兒女、為了丈夫、為了保全自己將我置之門外,你們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們的家庭,在乎的是你們的兒女、你們的地位、你們的前途、你們的享受。你們什麼時候說話想到我,行事想到我?……盡本分的時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麼事是為了我?你何嘗想到過我?你何嘗不惜一切為了我、為了我的工作?你與我相合的證據在哪裡?你為我忠心的實際在哪裡?你順服我的實際在哪裡?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裡?你們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騙我,你們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蓋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實質,你們這樣的與我為敵,將來等待你們的是什麼呢?」神話敲打著我的良心,我這才看到自己太自私卑鄙,當我身體有病痛的時候,我只考慮自己的肉體,甚至為了保全自己的肉體,想推託教會的託付,巴不得姊妹們早點走,絲毫不考慮教會的利益、神的心意如何,我太沒有良心了。想到神為了拯救人類兩次道成肉身,末世全能神又冒著高於恩典時代幾千倍的危險深入虎穴,在大紅龍盤臥之地開展他的工作,神道成肉身不僅忍受各宗各派的毀謗、褻瀆、定罪棄絕,大紅龍的誣陷、逼迫與追捕,還要忍受我們這班跟隨之人的誤解、埋怨與背叛。儘管如此,神從不考慮自身的利益,不顧及自身的安危,也不管工作如何艱難,不管受苦多少、危險多大、作工的時間長短,只要能把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道成肉身的神就不惜一切代價,甘願忍受一切的痛苦與屈辱。而且神在付出這一切的同時,還在體嘗人間的痛苦、病痛的折磨,為的就是能免去人類的一切痛苦,給人類以後的歸宿預備得更好、更完善。面對神對人類寬廣、無私的愛,神的偉大與高尚,我更加看到自己的狹隘、自私、渺小與卑鄙,我盡本分忠心的實際在哪裡?順服神的實際又在哪裡呢?以往能付出、花費點那是因環境、條件合適,並不是我的真實身量。如今在病痛的試煉中,我才看到自己沒有一點滿足神的成分,不僅對神沒有忠心,而且還能埋怨神、背叛神。此時我又想起神話說:「若你們連你們的本分都盡不到或盡不好,那不是自找苦吃嗎?不是找死嗎?還求什麼後路與前途呢?神的工作是為了人類,人的配合是為了神的經營,神將他該作的都作了之後就需人全力以赴地去實行了,需要人去配合了,人都應在神的工作之中盡上自己的全力,獻上自己的忠心,不應觀念重重、坐以待斃。神能為人獻身,人為什麼不能為神盡忠呢?神對人一心一意,為什麼人不能有一點點配合呢?神為了人類作工,為什麼人不能為了神的經營而盡點人的本分呢?」神啊,與你的愛相比我簡直不配活著!你所作的一切無不是為了拯救人類,並且是始終如一,乃至不惜一切代價、獻出所有,那我這個深經撒但敗壞、又蒙你拯救的人不更應該為神的工作獻上自己的一份嗎?我今體貼肉體豈不中了撒但的詭計了嗎?不是在悖逆神嗎?在神愛的激勵下,我立志要做一個有良心、有理智的人,背叛肉體,好好配合神的作工,

在自己的本分上盡全力,獻上自己的忠心。因我是神造的,就應該為神而活,為神而死,不管病痛有多重,神如何試煉我,我都要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當我有心志與神配合,不為肉體著想時,奇妙的是,我身上的病痛不知不覺都好了。

通過神多次擺設環境顯明,我才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實面目,神審判、揭示人類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嫉妒紛爭,追求臉面地位、情感太重,埋怨神、悖逆神、抵擋神、背叛神這些敗壞在我身上都存在,而且都很嚴重,神用真理與事實將我自認為是好人的觀點徹底推翻,在事實面前我看到自己就是一個活撒但,沒有一點人性,對神更無一點愛的成分。若不經歷全能神審判刑罰的作工,我永遠也不會真實地認識自己,更不會承認自己的敗壞,還一直活在假相裡,活在自我欣賞、自滿自足的情形之中,敗壞性情永遠也不會得到變化,最終只能被神淘汰,受神懲罰。現在我才認識到,撒但就是藉著臉面、情感、地位等來愚弄人、苦害人,使人否認神、遠離神、背叛神,而神則是藉著發表真理來審判人、刑罰人,以此將人拯救。只有經歷神話語的揭示審判才能使我認識自己的敗壞本性與實質;也只有在神的審判刑罰中明白真理、得著真理,我才能擺脫撒但的捆綁,活出真正人的模樣。是全能神審判刑罰的作工使我的良心理智逐步得以恢復,盡本分中個人的要求、奢侈慾望、條件、摻雜越來越少,越來越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敗壞性情逐步有了些變化。如今,我深深地感受到,全能神審判刑罰的作工實在是我的需要,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就不會有我的今天,我衷心地希望神的審判刑罰一直伴隨著我,使我早日得著潔淨,蒙神拯救,被神成全,成為一個有人性、有真理的人。

山東省萊陽市 李欣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