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123 全能神的大愛喚醒了我麻木的心

123 全能神的大愛喚醒了我麻木的心

1999年5月,有人給我傳神的新工作,作見證的弟兄說:神道成肉身在中國的工作馬上就要結束了,不信的人以後都要被神滅於各種災難之中,只有接受神新工作的人能躲過末世的大災難,而且還能得著大福氣。聽了這話,我很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慶幸自己太幸運、太有福了。為此,我在神前立下心志:一定要好好信神,跟隨全能神走到底,如果我背叛神,求神讓我生不如死。

沒過多久,丈夫看我常出去聚會耽誤幹活,便竭力攔阻我信神。一次,教會通知我去交通,臨走前我跟丈夫用智慧說我媽病了,我回去看看她。誰知我走後,丈夫就去我媽家找,見我不在,就跟我媽大鬧了一場。兩天的交通會結束,我剛到家丈夫就對我大打出手,還把我罵了個狗血噴頭。從那之後,我聚會常受丈夫的轄制,漸漸地我對神失去了信心,起初的熱心也隨之消失。抓工作的姊妹看我受丈夫逼迫、轄制,生命受到攔阻,就動員我出去操練。一聽說離開家盡本分,我心裡可害怕了,心想:幾個孩子小,家裡還辦一個磚窯廠,我在家聚會耽誤幹活丈夫都逼迫,要是離開家盡本分丈夫會鬧得更凶,再說,還有一個多月就收小麥了,我要不在家丈夫還不急瘋了?但一想到神的工作即將結束,弟兄姊妹都在積極盡本分,自己什麼本分都不盡也說不過去。此時,面對家庭與本分之間讓我難以抉擇,盡本分怕丈夫逼迫,拒絕教會的託付又怕得罪神……無奈,我勉強接受了教會的託付,但心裡卻是滿腹怨言,盡本分也是心不在焉。一天,我騎著自行車在路上走,看到從外地開來許多收割機,想到我家也有一台收割機,麥收季節也要掙錢,於是我決定回去把麥子收完再出來。我正想著回家收麥子的事,突然迎面一輛大貨車向我直衝過來,我躲閃不及,連人帶車頓時摔倒在地。等我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的腳不能動彈時,麻木的我竟然沒意識到這是神的管教臨到,反而擔心腳軋壞了不能走路、不能收麥子怎麼辦?到醫院檢查後,醫生說:「沒有軋著骨頭,但腳上的皮軋得挺厲害,露著骨頭,還有一個腳趾骨折了,起碼得休養兩個月才能好。」

出院後我回到家,丈夫看我的腳受傷了不能幹活,就天天和我吵架,還有意說一些難聽的話氣我。面對丈夫的吵鬧和幾個不懂事的孩子,我陷入了極度的痛苦之中,常常以淚洗面、憂心忡忡:這以後的路我該怎麼走?繼續信神,我實在沒有信心,沒有力量超脫丈夫的轄制,也放不下幾個年幼的孩子;不信吧,我又不甘心錯失蒙拯救的良機。我活在痛苦、消極中茫然不知所措,不知該如何走以後的路。後來我的腳傷漸漸好了,丈夫為了不讓我再信神,硬逼著我去北京打工,懦弱無能、逆來順受的我,因擺脫不了魔鬼丈夫的轄制,只得流著淚來到北京。在北京的那段日子裡,我天天活在痛苦之中,想到神今天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也是懲罰人的工作,我背叛了神,以後肯定得遭神懲罰。想到這些,我心裡忐忑不安,惶惶不可終日,好像神的懲罰會隨時臨到。一段時間下來,我被折磨得幾近崩潰,心想:反正我是快要死的人了,掙錢還有什麼意思呢?與其死在外面,不如回去和家人死在一塊,也省得天天牽掛三個年幼的孩子。於是,我回到了家,準備和家人一起等死。弟兄姊妹聽說我回來了,多次上門找我,但我一直躲避他們不願回到教會,只想一死了之。那段時間,我就像個傻子,什麼也不知道幹,就連家務活也做不好,整天渾渾噩噩,蓬頭垢面、兩眼發呆地坐在門口,甚至連自己是活著還是死了都分辨不清,左鄰右舍見我這副模樣,都感到奇怪,議論紛紛:往日多精明的一個人,現在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一天,我正坐在門口發呆,忽然想起了自己以前在神面前立下的誓言:如果我背叛神,求神讓我生不如死。想到這,我心裡猛然一驚:我如今活著生不如死,難道是神在按我的誓言跟我兌現?此時,我似乎從夢中醒來一樣,忽然清醒了許多。這時,神威嚴、帶有烈怒的話語在我耳畔想起:「你既已立下心志來事奉我,我就不放過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將你的言語擺在祭壇之前,我就不容讓你從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讓你事奉兩個主。你以為將你的言語擺在我的祭壇上、擺在我的眼目前之後你就可以另有所愛嗎?我豈能容讓人這樣捉弄我呢?你以為你的舌頭就能隨意向我許願、起誓嗎?你豈能指著我至高者的寶座而發誓呢?你以為你的誓言都已廢去了嗎?我告訴你們,就是你們的肉體廢去,你們的起誓卻不可廢去,末了的時候,我要按著你們的起誓來定你們的罪,你們卻以為將你們的言語擺在我前來應付我,而你們的心卻可以事奉那污鬼、邪靈。我的怒火哪裡能容納這些豬狗之類的欺騙呢?我要執行我的行政,將那些墨守成規的『虔誠』的信我之人都從污鬼手中抓回來規規矩矩地『伺候』我,來做我的牛、做我的馬任我宰殺,我要你將你以往的心志都撿起來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讓任何一個受造之物來欺騙我。」神嚴厲的話語使我震驚,震撼著我的心靈,我心裡頓覺亮堂了許多。原來這麼長時間我所受的苦,受的刑罰,都是因著我對神的欺騙,因我違背誓言背叛神,遭到了神公義的懲罰,才活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的。回想當初,我為了得到神的祝福、逃脫末日的災難,在神面前海誓山盟,立志要好好信神、跟隨神走到底,無論再苦再難也不背叛神;可臨到丈夫逼迫時,我卻一次又一次地遠離神、背叛神,甚至神的烈怒管教、刑罰咒詛臨到,我仍無動於衷,連回頭上岸的心志也沒有,寧願在痛苦煎熬中等死,也不願意向神回轉。我真是太麻木、太悖逆、太剛硬了!雖然我不知珍惜自己的生命,但神卻不忍心看著我一天天墜落陰間,在我即將落入死亡的深淵時,是神話的刑罰審判喚醒了我麻木的心靈,把我從死亡的邊緣上拉了回來。雖然我因著悖逆體嘗了神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但我也感受到了神的愛,神在恨惡我悖逆的同時還在拯救我,神太可愛、太善良了!面對神的大愛我悔恨交加,俯伏神前認罪悔改:「神啊,我被撒但敗壞太深了,信你卻欺騙你、背叛你,但你並沒有按我的過犯來對待我,而是藉著無聲的刑罰,讓我看見你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對你產生敬畏之心,讓我脫離撒但的苦害、捉弄。神啊!是你把我從昏迷中喚醒,讓我能迷途知返,這是你對我的愛與拯救,我感謝讚美你!現在我已明白你的心意,不願再以死來與你對抗,我願重新振作起來與你配合,不管以後臨到什麼樣的事,我也不再背叛你,只願盡好本分來安慰你心。」之後,我天天禱告、吃喝神話,聖靈也特別開啟光照我、感動我,我不再感覺活著痛苦了,對神的信心也加增了,情形一天天好轉起來。

緊接著,教會便安排我盡接待本分(丈夫打工不在家),我很高興地接受了。可就在這時,丈夫卻突然回來了,教會看我不能搞接待了,就安排我到文字組盡本分(因孩子在城裡上學,我每晚去修改文章,都是以回城照顧孩子為由)。不久,丈夫還是發現了我在盡本分。他又開始逼迫我,村裡的人也三五成群地在我背後指指點點,不僅如此,親戚也開始攔阻,就連我妹妹也在丈夫面前挑唆,叫丈夫把我的腿打斷,這樣我就不會再到處跑了。面對世人的譏笑、毀謗,親人的逼迫、棄絕,我心裡難受極了,猶如一塊巨石壓得我不得釋放。雖然我不敢再撂挑子,但總感覺信神這條路太難走了,心想:像我這樣的家庭,一星期堅持聚三次會就已經不容易了,再讓盡本分我哪能承受得了呢?我越想越受壓,越想越無力前行,又一次陷入了消極之中。弟兄姊妹看我太懦弱,總不能超脫家庭、丈夫的轄制,便多次給我交通神的全能主宰,以及神拯救人的心意,可我一點也聽不進去。不僅如此,我只要一聽誰交通離開家盡本分的話題,心裡就抵觸,心想:無論如何我也不再離開家盡本分,把丈夫、孩子撂在家裡不管不問未免太狠心了,再說,親戚、鄰居會怎麼看我,我以後還怎麼回這個家?因我對神沒有信,對家庭、親人的實質看不透,所以,不管弟兄姊妹怎麼交通,我就是不願意離開家,一直活在與神對立的情形之中。

時隔不久,一天,丈夫對我說:「三個孩子都在城裡上學花銷大,家裡買房子還欠幾萬元的債,等麥子收完咱倆都出去打工,打兩年工把帳還完……」丈夫的一番話說得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心想:這幾年因著信神盡本分,我也沒好好照顧過他,為了這個家丈夫常年在外打工,也確實不容易。想到這些,我心裡非常內疚,感到太虧欠丈夫了,但一想到出去打工我又害怕,怕自己背叛神再次遭到神的管教與懲罰,不去打工我又心疼丈夫,還怕丈夫不同意我留在家。就在我左右為難時,突然想到一個緩兵之計:先和丈夫出去打工,掙點錢之後再找機會回來信神,這樣各方面就都兼顧到了。打定主意,我準備把麥子收完就和丈夫一起出去打工。誰知就在麥子全部收完的那天晚上,丈夫剛把晒好的麥子拉回家,正準備洗手吃飯時,突然摔倒在地,我急忙去扶他,喊了幾聲沒有反應,只見他蹬了蹬腿就咽氣了。就這樣,活生生的一個人眨眼之間就沒有了。看著丈夫的屍體,我心裡既痛苦又害怕,我清楚地意識到丈夫是因著抵擋神遭到了神的懲罰,我若再背叛神,下一個遭懲罰的可能就是我。想到這,我感到恐懼戰兢,看到神性情真是烈火!不容人觸犯!那幾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但我知道是神在暗中幫助、保守了我。辦完丈夫的喪事後,看著三個未成年的孩子與年邁多病的父母,我心如刀割,感到自己肩上的擔子是那樣的沉重,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以後的生活,心裡很亂,也很迷茫,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弟兄姊妹知道我的情況後多次來扶持、安慰我,給我交通神的心意,讓我明白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還與我一起吃喝神話。在神話的帶領與弟兄姊妹的幫助下,我認識到人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掌握,是神在為人安排、籌劃著一切,並不是哪一個人,也沒有哪一個人能為人做什麼,只有依靠神才有路可行,沒有神的看顧保守人只能是死路一條。今天神挪走魔鬼丈夫,雖說是對我的刑罰、剝奪,但也是為了拯救我,讓我能放下情感,擺脫丈夫的魔爪,能自由地信神盡本分,這是神對我的愛。明白神的心意後,我不再為以後的生活憂慮,靈裡釋放了許多,情形逐漸恢復正常了。

轉眼到了年底,外出打工的人都陸續回家與親人團聚,我不由想起丈夫活著時一家人熱熱鬧鬧過春節的場面。頓時,我心裡一陣揪心般地痛,眼淚也止不住地往下流,此時神開啟我:你為什麼痛苦呢?丈夫雖死了,你卻享受到了神的愛,今天能在教會裡吃喝神話盡本分,不都是神給開闢的出路嗎?因著神的開啟,我心裡稍得安慰。於是,我擦乾眼淚,翻開神話讀起來:「從創世到現在,神工作中所作的一切全都是愛,沒有一點恨人的成分,就是你看到的刑罰審判也是愛,是更真、更實的愛,這愛就是帶領人走上人生的正道……他所作的工作都是為了把人帶到人生的正道上,讓人有正常的人類的生活,因人不會生活,沒有這樣的帶領你只能虛空地活著,你只能毫無價值、毫無意義地活著,你根本不會做一個正常的人,這是征服人最深的意義。……你們都活在罪惡淫亂之地,都屬於淫亂罪惡的人,今天你們不僅能看見神,更重要的是讓你們得著了刑罰審判,得著了這樣最深的拯救,就是得著了神最大的愛。他所作的對你們都是真實的愛,並沒有惡意,是因著你們的罪惡而審判你們,以此讓你們反省,得到這極大的拯救。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作人,從始到終神一直在竭力地拯救人,他根本不願把他親手造的人完全毀滅,現在又來到你們中間作工,這不更是拯救嗎?若對你們是恨,他還能作這麼大的工作來親自帶領你們嗎?何必受這苦呢?對你們並不是恨,也沒有一點惡意,你們該知道神的愛是最實在的,只不過因著人的悖逆,務必得用審判來拯救人,否則還是不能把人拯救出來。因你們不會生活,也不知怎麼活著,你們活在這淫亂罪惡之地,屬於淫亂污穢之鬼,他不忍心讓你們再墮落下去,也不忍心看著你們這樣活在污穢之地,讓撒但任意踐踏,不忍心讓你們墜落陰間,只願意把這班人得著,把你們徹底拯救回來……作每步工作都是根據你的需要,按著你的軟弱,按著你的實際身量作,並不把難擔的擔子強壓在你們身上。雖然現在你看不透,覺著好像我跟你過不去,你總認為我對你天天刑罰審判、天天責備都是因為我恨你,你接受的是刑罰審判,其實對你都是愛,也是極大的保守。」「神審判也好,咒詛也好,總之對人都是成全,都是為了成全人裡面不潔的東西。藉著這樣的方式給人帶來了熬煉,人裡面缺少的,藉著他的說話、作工達到了成全。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不管是話語嚴厲、審判、刑罰對人都是成全,實在太合適了,神歷世歷代都沒有作過這樣的工作,今天作在你們身上,使你們領略到了神的智慧。雖然你們裡面受了一些痛苦,但總覺著心裡踏實、得平安,你們能享受到神這步作工,這是你們的幸福。不管以後能得什麼,總之看見今天神在你們身上作的工作全都是愛。」神話如陣陣暖流在溫暖著我的心,撫慰著我心中的傷痛,使我感受到了神的可親、可愛,明白了神對我無論是刑罰、管教,還是咒詛與剝奪,都是根據我的需要作的,都是對我的補足與成全,是極大的拯救。雖然因著悖逆、敗壞使我受了一些熬煉之苦,但從神無情的擊打、管教、懲罰與咒詛中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實實際際地看見了神的存在,神的奇妙作為,也認識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更體嘗到了神極大的愛,看見神的拯救之手一直沒離開過我。當我活在家庭情感中不願意盡本分時,神興起車禍臨到我,讓我回轉,但我的心太麻木剛硬,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變本加厲地背叛神,迫於無奈神才以無聲的刑罰來喚醒我,讓我體嘗離開神生不如死的痛苦;當我迷失方向、無路可走,在痛苦絕望中等死時,神又開啟感動我,讓我想起以往在神面前的誓言,使我麻木的心靈甦醒過來,重新回到神的面前;當我對丈夫的實質看不透,活在情感中深感虧欠他時,神又藉著丈夫逼迫、打罵,讓我認識丈夫的魔鬼實質;當我面對丈夫的逼迫、錢財的引誘無力超脫,活在悖逆中逆來順受、自甘墮落,陷入撒但的詭計即將被其侵吞時,是神及時將丈夫挪去,讓我看到神的公義、烈怒、威嚴,更看到神的性情如烈火一樣不容人觸犯,從而對神產生了敬畏與懼怕之心;當我活在肉體中,為失去丈夫而痛苦憂傷時,是神用他的話語循循善誘開啟、引導我,拭去我的眼淚,安慰我憂傷的心,讓我感受到神如慈母一樣的溫柔良善,對我百般憐憫、忍耐,時刻在撫慰著我憂傷的心靈,使我對神產生了依戀、愛慕之情。這一樁樁、一件件不都是神拯救我的事實嗎?不都是神在我身上付的心血代價嗎?是神的審判刑罰、管教擊打喚醒了我,是神的愛手一直拉著我走到了今天,使我這個從起初只口裡承認神存在,現在卻能正常地信神、盡本分的無知之人,逐步走向了信神的正軌。這一路走來,神在我身上花費了多少心血代價,為我差派了多少效力品,就連我自己也數算不清。神的愛太真實了!神的愛長闊高深!今天,我雖失去了丈夫,沒有了「和諧」的小家庭,但有神與我同在,有神的看顧保守,我心裡踏實有依靠,因此我不再憂傷,不再迷茫,對人生充滿了希望。我由衷地感謝神在我身上所作的這一切,感謝神的刑罰審判拯救了我。

回想自己跟隨神這些年,在流露敗壞與悖逆時神對我的刑罰與責打,在痛苦憂傷之際神對我的撫慰與愛憐,我懊悔不已,深感自己虧欠神太多。當神需要我的時候,我從沒體貼過神的心意,反而跟神講理、爭執,處處維護自己的肉體;當神憂傷痛苦之時,我仍活在自己的小天地裡,從不理會神的憂傷之感,更不想著如何做能給神一點安慰。正如神話所說:「人在憂傷之時,我來安慰;人在軟弱的時候,我來扶持;人在失迷之時,我來引路;人在痛哭之時,我拭去其眼淚。但當我憂傷之時,誰能以心來安慰我呢?當我心急如焚之時,誰能體貼我的心呢?當我悲傷之時,誰能補足我心的創傷呢?當我需要人時,誰能自告奮勇地起來與我配合呢?」是呀!我能走到今天都是神愛手的攙扶,神給我的愛太多、太大了,而我還給神的又是什麼呢?除了悖逆抵擋、誤解埋怨,就是難忍的無奈。此時我抵擋神、悖逆神的一幕幕又浮現在眼前:當教會讓我盡本分時,我置之不理,只顧為自己的肉體考慮、打算,絲毫不顧及神的心意;當神的刑罰管教臨到時,我卻變本加厲地抵擋神、背叛神,並以死來與神相對;當神將魔鬼丈夫挪去時,我不知感謝神對我的拯救,反而因失去親人而痛哭,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還給神的都是憂傷與失望。神在忍受著我對他的誤解埋怨、悖逆抵擋的同時仍在拯救我,我何時體貼過神那憂傷著急的心,何時揣摩過神在我身上所作一切工作的良苦用心,何時為滿足神的心意而花費自己的全人,我除了貪得無厭地享受神、討好神,不明事理地抵擋神、攻擊神、背叛神之外,我都為神做過什麼?此時,我懊悔已極,倍感對神的虧欠太多太多,就是獻上所有也難以彌補,更報答不了神對我的愛。我俯伏神前痛哭流涕:全能神啊!回想我在你面前的所作所為,我實在不配活在你的面前,也不配享受你這樣的愛,這樣的拯救,因我信你卻不能為你而活,而是為家庭、兒女、丈夫活著,處處滿足自己的肉體利益,我真是個卑鄙小人,本性太惡毒、太自私了!但不管我敗壞有多深,對你悖逆抵擋有多大,你一直沒放棄對我的拯救,藉著刑罰審判、擊打管教,竭力地呼喚,終於使我沉睡的靈得以甦醒,從死裡復活。若不是你的刑罰審判,不是你對我的拯救,我不知早死在何處,更沒有今天的新生活。神啊!是你一次又一次地刑罰審判、擊打管教,讓我看清了撒但對我的毒害,才有力量超脫撒但的權勢在教會裡盡本分。神啊!是你的刑罰審判,公義、威嚴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更是你一步一步的作工將我帶到了今天,使我在你的看顧保守下逐步長大成人,讓我看到了你對我真實的愛,看到了你的善良與美麗,更看到你的實質就是愛,就是拯救。雖然現在我不能為你做什麼,但我願竭力追求真理,追求認識你,在自己的本分上盡上我的微薄之力,更願在患難中站住見證來報答你對我的拯救之恩!

安徽省阜陽市 張麗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