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 各类书籍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83 信全能神

83 信全能神

——我有了一個更溫暖的家

我原是生命派的一個同工,自以為是在忠心事奉神的我,今天回頭看時,才發現自己一直在抵擋著全能神的作工,把全能神的作工無端地當作是假基督迷惑人的,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神的新工作,我的行為也導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我自己也活在了痛苦之中。2002年2月初,我被全能神所發表的真理徹底地征服了,因我悖逆神而導致四分五裂的家庭,又因著接受全能神的作工重新合在了一起,家中充滿了歡聲笑語。

2001年的夏天,我嫂子和母親最先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因我當時在內蒙古一帶作工,所以對這事一點也不知道。有一天我意外地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說:「家中有急事,電話裡一句兩句也說不清楚,回來後再詳細地說。」接了電話後我趕緊往家中趕去。進家後,隨著我的喊聲,父母從屋裡高興地迎了出來。母女相逢的高興勁兒就不用說了,母親緊緊地攥著我的手,父親的臉上也露出掩飾不住的笑容。我忙問:「媽,家裡有什麼喜事啊?你這麼高興。」母親興奮地說:「神又作了新的工作,你嫂子帶著你姐和幾個姊妹去聽講道了,人家講得可好了,你也快去聽聽吧。」聽到這些,我著急了,這可怎麼辦呀?他們受騙了!帶領早就對我們同工說了:「現在『東方閃電』可厲害了,從各宗各派搶走了很多信徒;我們一定要盡好忠心,不要讓神的羊丟失一隻。」匆忙中,我找到了幾個以前的同工,趕緊封閉了各處教會,告訴信徒們說:「不認識的人不准接待。」並把嫂子、姐姐等人去聽神新工作的事告訴了上面的帶領。我還找了幾個弟兄開車去幾個地方找了她們好幾趟,但都沒有找到。我心想:完了,她們準是被「東方閃電」的人害了,我再也看不見她們了……想到這些,我的淚水不由地流了下來。我急急忙忙回到家中,告訴母親說:「媽,你可別上『東方閃電』的當,接受了『東方閃電』,人就不要家了,不要孩子了,還要背叛父母、丈夫、姐妹,沒有親情,以後家裡就沒平安了,也不和睦了。你若背叛了『東方閃電』,他們的人就打斷你的腿,割了你的耳朵,不然就要了你的命……」聽了我說的毫無根據的話,母親和孩子們都害怕了,開始哭著為姐姐她們禱告,晚上大家誰也睡不著覺,都在為親人們的安全擔心。終於熬過了三天,姐姐她們居然都回來了,當時我還以為是耶穌垂聽了我的禱告,顧念了我的親人們,根本沒有想去了解一下事實是否像自己所想所說的那樣,只是不分青紅皂白地說了一些褻瀆神的話,並將帶領所說的話告訴了嫂子、姐姐,滿以為她們會接受我的勸說而棄絕全能神,可嫂子、姐姐根本不聽,反而勸說我:「神作了新工作,別再持守舊工作了。」我心裡特別害怕自己被她們的話「迷惑」,便堵住耳朵不聽她們所說的。那幾天,我天天跟她們爭辯,別的同工也不間斷地來我家勸說嫂子、姐姐,家裡亂成了一團。最後,只有我媽順從了我的觀點,因著領受不同,家中出現了兩大派:一派接受神的新工作,以我嫂子為主,還有姐姐、姐夫等;一派不承認是神的新工作,以我為主,還有我媽等。面對家中緊張的氣氛,我和我媽特別生我嫂子的氣,埋怨都是我嫂子惹的事。她要是不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家中哪來的爭論?為此,我就在心裡恨起了我嫂子,總認為是我嫂子把這個好端端的家弄得四分五裂。我早已把耶穌教導我們要愛仇敵的話忘到腦後,看到她就跟見到仇人似的,不給她好臉色,不願再見著她的面。但嫂子總是主動來和我交通,我更是不理她的碴兒,見面後根本不讓嫂子說一句話,更別說聽聽神的新工作到底是怎麼回事了。我們一個個都很痛苦,十多天時間過去了,我們各持己見,爭執不下,實在是沒辦法,我便流著眼淚離開了家。當時,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父母,我認為他們都老了,也沒個分辨,萬一再受了迷惑,可怎麼辦呀。走在離家的路上,我心裡特別傷心不是個滋味,我誤認為是神的新工作才使我家分裂的。此後,我對神的新工作更抵擋了。

一個月後的一天下午,我和同工在內蒙古組織了一場青年聚會。正常的聚會被當地公安局硬說成是「非法聚會」,我和幾個同工都被公安局抓走了,在監獄裡待了一個月的時間,受的苦那就不言而喻了。對於這次為什麼坐監,當時我並沒有看到是因我抵擋全能神的作工而導致全能神的管教臨到了我。出獄後,聽說有人在我們作工的地方傳神的新工作,我並未醒悟繼續帶頭拒絕、抵擋,封閉當地教會,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神的新工作。但全能神的福音工作勢不可擋,還是有大批大批的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內蒙教會的情況,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家裡,不知母親、嫂子和姐姐她們都怎麼樣了,是不是回到主的身邊了。於是,我就給家裡寫了一封長長的信,信中毫無根據地說『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等等。自認為是在為耶穌捍衛真理,對於我的信口開河的胡說,家中的一些弟兄姊妹特別相信,她們拿著我的信到處傳讀。今天,我真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害了不少的人,特別是我的母親,從回信中知道,母親上次聽了我的「勸說」,對神的新工作半信半疑,也不吃喝神話了,還經常和嫂子、姐姐他們爭吵,攔阻她們聚會、盡本分。母親因著抵擋全能神沒有了神的保守,不知不覺落在了撒但的苦害中。一天出門時,本來很平的地面,她竟扭了腳,此後,一個多月也下不了床,大小便不能自理,更出不了門,也沒有精力再攔阻嫂子、姐姐盡本分了。母親天天吃不下飯,一方面是肉體的疼痛,一方面是對神的新工作定不真而受苦。母親裡外受的苦都是因我的悖逆導致的。走到今天才看到是我將一個和睦溫暖的家弄得四分五裂,家無寧日。

2002年2月初,我回到了家中,因我的狂妄,我根本不聽嫂子她們的交通,還想把她們「拉回來」,但結果卻使我大失所望。我對她們失去了信心,在家裡實在待不下去,心想:說不定哪一天我就走了,再不回這個家了,因這個家已不是我要的溫暖的家了。就在我準備走的前一天晚上,姐姐病了。第二天,我們來到了一個姐姐認識的當醫生的信徒家中,給姐姐看完病後,我們本來要走,可那個信耶穌的醫生竟然又和我談起了神作了新工作的事,我一聽就煩了,便從院子裡推了一輛自行車騎上就跑,姐姐在後面追上了我,哭著對我說:「你為什麼光聽那些謠言啊,你見過事實嗎?你為什麼不聽聽呢?聽了之後,如果你還是覺得不對,姐姐也決不會勉強你接受的。」她哭我也哭。聽了姐姐的話後,我覺得也挺有理,就決定見識一下這些人,我覺得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地「了解她們、挽救她們」。我們又回到那個醫生家中,晚上我在那還見到了我的嫂子,我更是有氣,便把所有的「為什麼」一齊向她們發洩出來,她們都不吭聲,好像都在為我禱告。當我的怒氣稍稍平息了,一個姊妹才開始和我交通。看她們這樣的謙卑,也不像是壞人,怎麼會是破壞別人家庭的人呢?我的心這才踏實下來了。

第二天,一位弟兄和我交通。他看上去文質彬彬的,像是長期在外作工的人,一口流利的普通話,說話落落大方,很有禮貌。他帶著商量的口氣跟我說:「姊妹,咱們交通交通吧,看是否能達到靈裡一致。」聽著他和藹的說話,我的怒氣消了很多,便答應和他交通。開始,我們之間的領受有一點不一樣,我站起來就要走,不想跟他們交通了,心想:讓我待幾天你們的神也征服不了我。後來,想想姐姐說的話,我又坐了下來,我故意提出一些難為人的問題,但是弟兄很耐心地都一一回答了我。我這樣刁難他,他不但不著急,還耐心回答,讓我感到很佩服。不是真心信神的人他們咋能有這樣好的愛心的流露呢?通過與他們接觸,我發現他們並不像人們所傳說的那樣,什麼「把你關到小黑屋裡,不讓你吃飯,睡覺,不接受就打你」等等。他們身上流露出的正常人性讓我服氣,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這些人的活出就是和別人不一樣,我打心裡佩服。交通中他好像是能看透人心思似的,說的話總能點到我的心裡,說話也很隨和,有時談到他事奉當中的許多難處、自己本身的軟弱,也特別敞開,並不隱瞞。這一切都使我很感動。心想:這樣的人怎能是使別人的家庭起糾紛的人呢?怎能是「背叛父母、丈夫、姐妹,沒有親情」的人呢?怎能是一個「打斷人的腿,割了人的耳朵,不然就要了人的命」的人呢?通過幾天的相處,弟兄的活出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也不得不對他們的活出與所談的真理服氣。在弟兄愛心交通下,我對他所談的越來越明白、透亮,覺得這道就是真道。全能神的話把我事奉中的偏差,把我對神的抵擋、悖逆、狂妄的實情都揭示出來了,並談到神這次為什麼道成肉身在中國作工,神現時的作工是什麼,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各類人的結局如何,神與人進入安息中的生活是怎樣的等等,說得非常全面。四五天的時間裡,我向弟兄提了很多問題,他都從神話裡給我找到了答案,細細地和我交通,我也反覆揣摩,不斷地想起聖經中耶穌預言神末世作工的話,都能吻合得上。最後,我終於定真了這步工作,在真理面前低下了頭。當我完全醒悟、被全能神的真理徹底征服之時,我悲喜交加,真想大哭一場,覺得神為我受苦太大,真沒想到主耶穌就這樣悄悄地重返了人間,作了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我多年的願望終於實現了。今天,耶穌早已來到人間,而我卻在睡夢中,並不知道順服真理,只知道無端地棄絕抵擋,充當了法利賽人的角色,真是令神厭憎。

現在我們全家人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都在同心合意地盡本分,以往因我的抵擋導致四分五裂的家因著全能神的真理再次合在一起。因著神的審判,各人都能自覺地對照神對人的要求去實行,人人都在追求性情變化,追求實行真理,活在真理的供應之中。我對嫂子再也沒有成見,而是在一塊兒和諧地配搭事奉神。現在全家人經常坐在一起交通神話,交通自己的敗壞,在一塊兒唱詩歌、讚美神。家中相聚的時光裡充滿了歡聲笑語。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使我有了真正溫暖的家。

感謝全能神的拯救,希望弟兄姊妹都能夠明白全能神的良苦用心,不要再誤解神了。神已為所有的人付出了一切,忍受了極大的屈辱。我們不要光看外表,活在字句之中,卻忽略了神的實質;也不要再相信那些毀謗之語了,這都是撒但的詭計(如今我常常因自己充當了撒但的角色而活在懊悔當中),使我們不能認識神,不能來到全能神的面前。神在等待我們能跟上他現在的步伐,做一個認識神、認識自己、性情變化的人,做一個羔羊無論往哪裡去都跟隨的人。只要我們多多尋求,一切問題都會得到解決的。我是一個對神由抵擋到順服、由觀念到認識、由逼迫到接受、由棄絕到愛的人,今天能夠迷途知返,再次蒙神拯救,是全能神的真理征服了我。希望所有還沒來到全能神面前的弟兄姊妹不要錯過這個機會,錯過機會將終生遺憾!

河北省石家莊市 惠平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