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福音問答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問題(21)主耶穌說:「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作:就是從惡裡出來的)。」(馬太福音5:37)主是聖潔、信實的,主要求我們做誠實人,只有做誠實人才合主的心意。我也覺得實行做誠實人很重要。可現實生活中,我們很難避免說謊,有時候說實話會對自己不利,但說謊話又違背主的教導,請問在現實生活中怎樣實行做誠實人呢?

相關聖經

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馬太福音18:3)

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作:就是從惡裡出來的)。」(馬太福音5:37)

相關神話語

「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說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絕對誠實的人。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不做欺上瞞下的人,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總之,誠實就是做事、說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啟齒,若你很不願意將自己的祕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我說你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腳的人。若你很喜歡尋求真理之道,那你是一個在光明中常活著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

「神讓人做誠實人,就證明神很厭憎詭詐人,神不喜歡詭詐人,不喜歡詭詐人就是不喜歡詭詐人的作法、他的性情以至於他的存心,就是他辦事那個方式神不喜歡,所以說,我們要想讓神喜悅,首先就得改掉我們的作法、生存方式。以前我們就是憑著謊言、憑著偽裝、憑著撒謊在人群當中生活,以這個為資本,以這個為生存的根基、為生命、為基礎來做人,這是神所厭憎的。在哪個人群裡你不會玩手腕,你不會玩詭詐,你在哪個人群裡也可能就不好站立,在世界的人群當中你越會玩詭詐,越能用詭詐、陰險的手段來保護自己,來偽裝自己,那你就越能站立住;在神家恰恰相反,你越會玩詭詐,越會用高級手腕來偽裝自己、來包裝自己,那你就越站立不住,神就越棄絕這樣的人,神厭憎這樣的人。所以說現在已經定型了,我們如果不做誠實人,我們如果在生活當中不朝著誠實人的方向去實行、去亮自己的相的話,那我們永遠不可能得著神的作工,得著神的稱許。」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

「你想讓別人對你有信任,首先你得是一個誠實人。誠實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來,讓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實的那一面,不要偽裝,不要包著裹著,人家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當成一個誠實人,這是做誠實人最基本的東西,這是前提。你總偽裝,總裝自己聖潔,總裝自己高尚,總裝自己偉大,總裝自己人格高,讓別人看不著你的敗壞,讓別人看不著你的缺陷,給別人一個假象,讓別人認為你很正直、很偉大、很能捨己、很公正、不自私。不要偽裝自己,不要包裝自己,而是要亮相,把心亮給別人看,你能把心都亮給別人看了,把心裡所想的、所要做的,無論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都亮給別人看,這是不是就誠實了?你能亮給人看,神也看著你,神就說:『你都能亮給人看,那你在我面前肯定也是誠實的。』你僅僅是背後亮給神看,當人的面總裝偉大、裝高尚,或者裝大公無私,那神會怎麼看呢?神會怎麼說呢?神會說:『你是地地道道的詭詐人,地地道道的偽君子、小人,你不是一個誠實人。』神會這麼定罪你。要做誠實人那就是無論在神面前所做的還是在人面前所做的,都能把心敞開亮相,這個容不容易做到?這個得需要一段時間,得需要心裡有爭戰,需要我們不斷地操練,一點一點地心就敞開了,能亮相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

「要想蒙拯救,首先得按神所說的、神所要求的做一個誠實人,做一個能敞開自己,能亮相自己的敗壞性情,也能亮相自己隱私的人,來尋求光明之道。『尋求光明之道』是什麼意思?就是尋求真理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亮相的同時也是在解剖自己,然後再尋求:『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我這麼做的同時,我得著了什麼?我這麼做是不是得罪神?是不是欺騙神?如果是欺騙神,那我就不應該這麼做,我應該換另外一種方式做,什麼樣的方式呢?看看神是怎麼要求的,看看神的話是怎麼說的,看看真理是怎麼說的。』這就是在尋求光明之道。」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

「……一個人撒了個謊,平時他也經常撒謊,不過這次撒謊之後就覺得不對勁,心裡很難受,很痛苦,『又撒謊了,怎麼改不了呢?不行!這次無論如何我也得把這個事揭露出來,我得敞開亮相、解剖自己,把這個事澄清。』說:那個事我撒謊了,我為什麼要撒謊,我怕自己丟臉,我都不好意思……這個那個說了很多。說完之後心裡踏實了,說:『原來撒謊讓人那麼痛苦,做誠實人讓人這麼輕鬆,做誠實人太好了!神給人指的路是好,是人該有的樣式。』體嘗到這麼一點幸福的感覺了。以後就注意少撒謊,儘量不撒謊,做到有什麼事就直說,說誠實話,辦誠實事,做誠實人。但是不知不覺臨到一個事涉及到自己的臉面了,不自覺地又撒謊了,『又撒謊,這可怎麼辦呢?我怎麼管不住我這張嘴呢?這張臭嘴呀!這可真是本性啊!怎麼辦哪?還像上次那麼實行!』撒完謊之後就敞開亮相,解剖自己,說:『這個事表面上看我撒了個謊,事實上為什麼要撒這個謊呢?就是因為自己有這麼點小私心,所以撒了一個謊。』在解剖自己撒謊的同時把自己的存心也揭露出來,在揭露自己存心的同時發現自己敗壞性情的問題——一舉兩得,又能實行做誠實人,同時又得到開啟,認識到自己的敗壞性情。發現自己的敗壞性情之後得琢磨:『我得變哪,我還有這方面毛病,我怎麼才發現?真是神的開啟呀!人實行真理有神祝福啊!』又體嘗到一點實行真理的甜頭。但是不知不覺說不定哪天又撒謊了,用同樣的實行法實行,這樣一來二去,三五年之內他的謊越來越少,做誠實人的時候越來越多,心裡越來越純潔,心裡的平安喜樂越來越多,活在神面前的時候越來越多,情形越來越正常。這是一個會撒謊的人實行做誠實人的一個正常情形。……當然在實行做誠實人這個期間,他也不可能一下就做到把自己裡面的東西都亮出來,乾乾淨淨的,心裡一點都沒有了,這不可能。他總是保留一些,保守著做,試著往前走,但是在試的過程當中他發現,越做誠實人心裡越亮堂,越做誠實人明白的真理越多,越得到神的祝福,他對神的信增加了。在做誠實人的期間,他不但收穫了做誠實人的甜頭和實際經歷,更收穫了對神的一部分認識,這是不是收穫?這不是偏得,這就是生命進入正常的過程當中人所該得的、能得著的東西。」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最重要的是生命進入》

「在積極主動方面人有哪些配合,去迎合,去主動地實行,知不知道?(敞開亮相。)這是第一步。該敞開亮相了,琢磨琢磨,『我憋著難受啊,敞開說說,採取這個辦法看看,試試怎麼樣。』一般跟哪些人敞開亮相?多數人是不是得選擇選擇呀?『這個人比較對我的心思,我跟他說完之後他不會洩露我的祕密,不能讓我太丟人。』亮完相之後什麼感覺?(心裡踏實。)心裡釋然了。外邦人有那麼個詞,『釋懷』了,感覺踏實了。在感覺踏實的同時,人心裡一樂呵,琢磨琢磨,『這麼做挺好,雖然是我有意選擇了一個人,不是說亂跟人敞開,但是這進入真理的第一步感覺是不一樣,美!有享受!』嘗到實行真理的滋味了,嘗到實行真理的好處了。這是不是開始進入真理實際了?進入這樣的情形是好現象還是一般現象啊?(好現象。)不錯,是吧!能進入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那得衝破重重難關、層層阻攔,心裡一天不知翻了多少個個兒,『這話說不說呢?跟誰說呢?怎麼說呢?哎呀,裡面難受死了,憋屈死我了,快要窒息了!怎麼做能夠達到心裡快樂、痛快,能舒服點,能享受點呢?』最後選擇這麼一條路,有選擇性地找幾個人敞開聊一聊,說說自己的心裡話,痛快了,心裡平安了,良心不受控告了,人邁出這一步不容易。

從邁出這一步開始就越來越好,越來越好,基本上生命進入是朝著良性方向發展的。雖然這期間有掙扎,也有攔阻,也有消極,也有軟弱,也有很多的失敗,但是總的來說,邁出這一步這就衝破敗壞性情捆綁的枷鎖了。能不能這麼說?(能。)那接下來一般人會怎麼做呢?在多數人面前亮相,說實話,也揭露自己——自己曾經撒過的謊、做過的壞事,自己的存心,自己的觀念,這就是長進。再接下來呢?再接下來,自己每一次的撒謊,每一次的欺騙,每一次玩弄手段,玩弄陰謀詭計,自己都會感覺不平安,然後每一次這樣做的時候都不會輕易放過,主動去省察自己還有哪些事是搞欺騙、玩手段,不是誠實人的表現。這是不是在往正確的道路上發展?這樣的情形是不是進入了真理實際的情形呢?(是。)確不確定?(確定。)為什麼這麼說?這個過程是不是在體驗做誠實人的一個過程呢?(是。)那體驗這個的過程是不是在體驗神話的過程呢?(是。)那這個過程是不是在體驗、接受真理的過程呢?是不是脫去敗壞性情的過程?是不是接受神的拯救的過程呢?(是。)都是。再接下來人會怎麼做呢?接下來再做是不是積極主動的成分多了?那你們說說吧,積極主動的成分都具備哪些表現?(做事之前就省察,凡事糾正自己的存心。)看來你們還沒經歷到這個程度,沒經歷到這個程度說明什麼?是不是離做誠實人還很遠?接下來,人積極主動的成分會更多,省察自己每一個細節,每次說過的話,每一個存心,自己裡面的敗壞性情,自己的觀念。這樣一來,你越來越多地發現深處的東西,隱藏的東西,自己從來意識不到的東西;當發現這些東西的時候,在人的心裡就渴望神能幫助人,人能依靠神,依靠神的引導來解決這些難處,這就越來越好了。在這個時候,當人感覺到人的敗壞性情,人的詭詐、存心方方面面抵擋神的東西根深蒂固的時候,人就感覺人需要神的審判刑罰,需要的不再是神的恩典、神的祝福還有神對人的安慰、勸勉、提醒,而是需要神的管教責打、審判刑罰,這樣才能解決人根深蒂固抵擋神的東西、敗壞性情,才能解決人的悖逆。你走到這個程度,你才能心甘情願地接受神的管教,接受神的責打,接受神的審判,接受神的刑罰,沒有任何怨言;生命進入長到這個份兒,進入到這個程度,人才能知道神的管教是什麼,神的責打是什麼,神的刑罰審判是什麼,才能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對人來說多麼重要。當人接受了神的刑罰審判、管教責打的時候,人不知不覺地就長大了,能擔重擔了,越來越覺得做誠實人不那麼費勁了,不那麼吃力了,難度不那麼大了,攔阻不那麼大了,越來越容易了。當人做一個誠實人,能夠把心交給神,體貼神的心,不需要神在跟前看著,管教你,責打你,人就能主動地按著真理的原則去實行,這個時候神是不是就得著人了呢?(是。)」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只有真理作人的生命,人活得才有價值》

相關交通

「現在該怎麼解決謊言呢?就是必須在說話上嚴格把關,從操練說話根據事實開始,必須嚴格求真,每一句話都要根據事實發出,絕不能違背良心,良心必須發揮功能。從說每一句話開始審察,摻一點水分也不行,說得不對不行,說得不準確不行,說錯了話必須重說,發現了問題還要及時聲明:『我的哪句話說錯了,我現在糾正重說,應以現在說的為準,原先的話作廢。』對於說話就得這樣嚴肅對待,應該重新開始學習說話,說話不求真是絕對不行的。開始實行時,應該禱告神:『神啊!因我被撒但敗壞太深,早已成了常常說謊話的人,是該受咒詛的,但你還是拯救我,允許我悔改,重新做人。今天,我向你起誓為證,誓死做誠實人,成為說真話無謊言的人。若我不努力,願你多多管教我、懲罰我。』然後就開始操練說真話,就是無論在任何場合都必須說真話,也就是完全能夠根據事實說話,根據自己所掌握、所認識到的情形說話,對付每一句謊話、不真實的話、摻水分的話、不準確的話,凡說得不合事實的話都要嚴肅對待,最好公開聲明,必須重說。……

……當操練說真話時要採取互相監督的方式,起初幾天,自己還要記錄自己的話,做一個測試,看看自己一天能說多少假話、空話、摻水分的話、誇大的話、不著邊的話、廢話,與幾歲孩童的說話相比有何區別與差距。當你完全看見你說話的真實情形了,你就知道人的可憐相了,就不覺自己有多高大了。」

摘自《生命的供應·只有做誠實人才是真實的悔改》

「敗壞人類都有詭詐,即使相對誠實一點也有詭詐,這是不是事實啊?(是。)承認這個事實,我們就應該在這方面追求真理,那怎麼實行呢?就是要為除去詭詐的心禱告神。有人說:『為什麼要這樣禱告神呢?』多數人都有一個共同的體會,憑自己克制謊言果效甚微啊。你克制得了今天、明天,你克制不了後天,過幾天它又蹦出來了,它反彈啊,所以,謊言、詭詐不是靠克制就能解決的。就像人身體裡有一些細菌、病症,你靠自己意念去想,它解決不了,總得借助其他的力量,是不是啊?所以,要除去敗壞性情必須得禱告神、依靠神才能除去,不依靠神解決不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為做誠實人、除去詭詐而禱告神,就是因為憑自己做不到。那這個具體實行的路途就是,心裡為這個事總禱告神,懇切地向神禱告,表明自己的心,『我恨惡自己的詭詐本性,我想除掉這個詭詐本性,想做一個誠實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神哪,只有你是全能的,只有你才能幫助我除掉詭詐的心,求你帶領我。』禱告完了之後,就得把心裡存在什麼詭詐,在哪些事上存在什麼樣的詭詐,有哪些不同的詭詐的想法、存心都總結出來,給它分分類。在這類事上有這樣的詭詐存心,那類事上又有那樣的詭詐存心,對待各種人上還有詭詐的存心,甚至禱告神都有詭詐的存心,把這些好好反省給它總結出來。總結出來之後,再拿到神面前禱告,把心裡的那些詭詐向神亮相,坦誠地跟神說:『神哪,想不到我有這麼多詭詐的心態,我現在真看明白了,我就是個詭詐人,神哪,求你拯救我脫離這個詭詐,脫離這種敗壞性情。』禱告幾次之後,你就會感覺你對這個事有負擔了,你真恨惡詭詐了。你越這麼禱告,你就覺得『這詭詐的問題真是致命的問題呀,不解決還真不行』,你的心變得更懇切了,更真實了。原來禱告還有點半真半假,現在禱告禱告,心裡就完全恨惡詭詐了,真急切地想要解決這個問題了,就感覺這個問題要是不解決活著沒勁,其他的事沒心思做了。禱告以後是不是變得越來越懇切了?(是。)要解決這個詭詐的心越來越真實了,他對這個事有負擔了,然後他就反省、琢磨,平時臨到什麼事有詭詐呢,『神啊,願你開啟光照我,管教我,使我對我的每一次流露都能銘記在心,都能反省,都能抓住不放,求你鑒察,求你開啟引導』,第二步又這麼禱告了。禱告一段時間,中間經歷一些事,心裡的詭詐又冒出一些來,但這回冒出詭詐和以往有點不同了,以往冒出詭詐時稀裡糊塗就過去了,有點意識也沒抓住,自從多次禱告之後,它一冒出來,手到擒來就給抓住了,它又冒出來,你又給抓住了,這樣慢慢你就知道什麼是詭詐的表現了。然後,你再跟弟兄姊妹交通你這段時間在哪些事上流露了多少敗壞性情,多少詭詐,說完之後,弟兄姊妹會說:『對呀,這些經歷、認識實在呀,我以前怎麼給疏忽了,你這麼一說我才知道什麼叫詭詐,你說的這些情形我也常常流露,我也是這麼想的。』這樣,大夥是不是都對什麼叫詭詐、什麼叫詭詐的心態有分辨了?大夥對各種詭詐的心態一有分辨,那他以後臨到事詭詐的心態再一流露出來的時候,是不是也能抓住了?你這麼一交通對大夥就有這樣的造就。

你對自己流露的詭詐能抓住之後,該怎麼對付、怎麼解決啊?你又向神禱告了:『神哪,我平時日常生活中沒少流露詭詐啊,我以前沒在意疏忽了,所以我不覺得我多詭詐,現在一仔細查看自己的所作所為,我的詭詐太多了,我就是個詭詐人哪!神哪,求你拯救我,管教我,我如果再流露詭詐,再憑詭詐的心態活著,你咒詛我我都順服,我恨惡詭詐!恨惡撒但!』再這麼一禱告,產生一種什麼心態呀?這回開始從心裡恨惡詭詐了,是不是啊?以前恨惡肉體光是嘴上說,其實心裡沒怎麼恨,這回是真恨上了,因為看見自己太詭詐,太圓滑了,也知道自己是什麼本性了。你一恨惡肉體的時候,再聯想到:什麼叫背叛肉體,什麼叫捨棄自己呀?什麼叫實行真理呀?實行真理就得背叛肉體,背叛肉體就是背叛自己詭詐的存心,背叛自己的陰謀詭計,『我就實行真理,肉體出來我就背叛,我就不照肉體的意思做,我就按照真理實行。』你這麼一立心志,一實行,是不是開始爭戰了?這是靈裡的爭戰哪。爭戰一段時間你發現有些事得勝了,有些事還真背叛肉體了,『我就沒照著肉體的意思做,我就照著真理原則實行,我寧可肉體受苦也要實行真理』,有些事還真實行出來了,但有些事失敗了,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再經歷再禱告一段時間,圍繞失敗的事再一次次地禱告,最後,在你每次都失敗的事上也開始有成功的表現了,這是不是爭戰得勝了?(是。)這就是勝過敗壞肉體,勝過撒但了,這就能得著真理了,開始會憑真理活著了。等你憑真理活一段時間之後成規律了,就喜歡憑真理活著了,有時偶爾又違背真理了,又憑肉體的詭詐存心活著,但那時就不一樣了,那時良心開始責備了,裡面翻江倒海地難受。過後,你會感覺:『哎呀,現在我實行真理感覺挺平安,有喜樂,我一違背真理活在過犯裡,裡面倒痛苦了,良心責備,不平安了,看來我有生命了,對反面事物開始反感了,這良心起作用了。受造之物起初的良心功能恢復了,我這是正常狀態呀,以前我是實行真理難受,現在我一犯罪活在肉體裡難受,一憑真理活著感覺平安喜樂,這不就有生命了嗎?』這就是有生命了。」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六十八輯》

「做誠實人最關鍵的、最根本的就是與神有真實的相交,在神面前能達到凡事讓神滿意,跟神一條心,這樣,你與神相交,讓神滿意,你就是真正的誠實人。如果你在什麼事上跟神發生矛盾、發生爭執了,你能違背神意,憑自己的意思行,這個時候你就是欺騙神的人,你就是吃神家的飯、享受神的恩典跑外道的人,你就是背叛神的人。所以在神面前先達到和神有正常相交、和神的關係正常,再憑神的話去行事,你在神面前做誠實人就成功了。你在神面前如果真是誠實人,你們說聖靈的作工能離開你嗎?神的笑臉能離開你嗎?心靈深處的平安喜樂能失去嗎?都不會,因為神喜愛誠實人,神的祝福永遠不離開誠實人。你在神面前做誠實人做成功了,那你就永遠都能享受到神的同在,在凡事上都能享受到聖靈的作工,每次吃喝神話都能安靜在神面前,享受到聖靈的開啟光照,使你能感覺到你是活在神話裡的人,你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你在神面前做誠實人做成功了,那你在凡事上都主動地接受神的鑒察,你是活在神光中的人。人如果達到能常常活在神面前,他就是做誠實人成功的人,他就真正成了誠實人了。在神面前能達到做誠實人的標準,你們說他在人面前還是不是誠實人哪?那就更是誠實人了,因為在與神相交的過程中,人有一點詭詐欺騙聖靈都鑒察,聖靈一鑒察,那你良心裡的細微的感覺你都能清楚,你在凡事上心裡有什麼詭詐、有什麼欺騙,馬上你就意識到了,馬上就感覺到良心不安,馬上就得向神訴說、向神承認。人如果跟神相交達到這個地步,你們說他的敗壞問題好不好解決?好解決,他的過犯只能是越來越少,過犯越來越少那就證明人與神相合的成分越來越多,人與神相合的成分越來越多,這樣的人是不是越來越聖潔呀?這樣的人就越來越聖潔,沒有過犯的人才是聖潔的人,是不是?你老有過犯,那證明你常常違背神心意,常常憑己意行,常常任意妄為,常常違背真理,常常背離神的心意,不是常常活在神面前,而是活在撒但性情裡,那這樣的人是誠實人嗎?肯定是行詭詐的人。人越行詭詐,他就越遠離神了,他就活在黑暗中了,他就失去聖靈作工了,活在自己的敗壞性情裡,任意妄為。所以說凡是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的人,證明這個人不是誠實人,證明這個人還是常常違背神心意,常常活在撒但性情裡,活在撒但權下,還沒達到真正的蒙拯救。如果一個人他自己真清楚自己是誠實人,他能正常地活在神面前,那這樣的人在人群中他是不是誠實人哪?是誠實人。為什麼這麼說?人能達到與神有真實的相交,他所具備的是什麼?具備的都是做誠實人的標準,都是做誠實人的實行原則。你如果沒有做誠實人的標準、原則,你怎麼與神相交啊?那就沒法相交,是不是?你在神面前所實行的正因為是誠實人的原則,所以你與神相交才蒙悅納,才達到了神的心意,與神相交才能進入正軌。那你在神面前實行做誠實人的原則成功了,那你在人面前你就不會實行做誠實人的原則了嗎?那就更會了。所以在神面前做誠實人成功了,他就是真正的誠實人了,所以說活在神面前與神有真實的相交,這是做誠實人最關鍵的實行。」

摘自《講道交通(五)·做誠實人實行原則與做誠實人的意義》

「現在,你們是在操練做誠實人的過程中,在操練過程中更多的要注重什麼?要注重認識神、注重明白真理,要從積極方面有一個真實的進入。你從積極方面進入,那消極方面的敗壞東西自然就減少了,這個是很關鍵的事。好比說做誠實人,你先把做誠實人這方面人所需要的實際、真理先裝進去,裝進去之後,你裡面誠實的成分增加了,你那個謊言、詭詐的成分自然就減少了,是不是?就像一個杯子裡有一杯子髒水,倒掉呢還沒法倒,不是一下子倒掉的事。讓你用另一個辦法解決這些髒水,那你怎麼辦?你說放點兒解毒的,那不對,你要往杯子裡倒純淨的水、好水,好水一倒多了自然髒水就排出去了。這是不是個好辦法?你們現在就裝備真理,真理一進入你裡面了,那些反面東西在你裡面自然就消失了。好比說,現在你就知道神是信實的,神沒有謊言,神說話算數,神的話一出口事情就成就,神的話語是全能的,話語發出代表神的全能,神造天地萬物就是藉著話造的,話一說事就成,既說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遠!話語就有這麼大能力,那我們就認識神的話語是真理,神說出的話都是真理,真理一旦被人掌握,人裡面就被真理佔有了,那些不符合真理的撒但毒素自然就消失了,自然就沒了。」

摘自《講道交通(一)·如何從根源上解決說謊話的問題》

「其實無論做什麼事,保證能做到不說謊,有些問題可以不回答,但人家說的也不是謊話,像有智慧的人常常說『這句話我不回答你好嗎?』『可以』,這不就很有理智嗎?這說謊了嗎?沒必要說謊。什麼事都可以做到不說謊,又沒什麼存心,同時還能讓人很滿意,這裡面就得有點智慧,就得用點正當的方式。好比說有人要問你什麼事,第一個回答方式,『我可以不說嗎?』第二,『這個問題我沒考慮好,我不知怎麼回答你,以後再說』。第三,『這個事我無可奉告,無法跟你說』,這也是方式,也可以這麼說。既然有這麼多智慧方式,那還用說謊嗎?根本就不用說謊。另外有時候可以不回答,轉一個話題,談點別的事,這是不是也解決了?沒必要說謊。」

摘自《講道交通(八)·達到蒙拯救、被成全的七方面見證》

上一篇:問題(20)我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快一年了,期間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認定了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也認識到只有經歷神的話,實行神的話,才能脫去敗壞性情,生命逐步長大。但是很多時候,我卻實行不出神的話,為此我也很著急。請問,這個問題該怎麼解決呢?

下一篇:問題(1) 主耶穌作救贖工作發表的性情是憐憫慈愛,你們見證全能神作末世審判工作發表的性情是公義威嚴,為什麼神在不同時代作工顯明的性情完全不同呢?我們該怎樣認識神的性情?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