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第三章 對各宗派傳福音必須交通透亮的幾方面真理

第三章 對各宗派傳福音必須交通透亮的幾方面真理

3.必須認識神末世作工審判刑罰、試煉熬煉人的真實意義。相關神話如下:

「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

……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主要以刑罰、審判為主來發表他的性情,在此基礎上帶給人更多的真理,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以此達到他征服人、拯救人脫去敗壞性情的目的,這是神在國度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並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淨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的腳蹤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淨的對象。也就是說,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審判的對象。

以往談到的審判先從神家起首,這話中的『審判』就是今天神作在末世來到神寶座前的人身上的審判。或許有的人認為末世來到時神要在天宇之上設立一個大的桌案,上面鋪著白色的台布,神坐在一個大寶座上,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神將各人的罪狀都揭示出來,由此來確定人是上天堂還是下硫磺火湖等等這些超然的想像。不管人如何想像都不能改變神作工的實質。人的想像只不過是人思維的構思,是從人的大腦來的,是從人所聽所見而總結拼湊來的,所以我說,無論人的想像多麼精彩都只是一幅漫畫,並不能代替神作工的計劃,人畢竟都是經過撒但敗壞的,怎麼能測透神的意念呢?人將神的審判工作想像得特別離奇,人都認為既然是神自己作審判的工作,那必定是規模最宏大的,一定是世人難以理解的,一定響徹天宇,震撼大地,否則怎麼能是神作的審判工作呢?人認為既然是審判工作,那神在作工的時候一定特別威風,特別神氣,而那些接受審判的人一定是嚎啕大哭,跪地求饒。那時的場面一定很壯觀,一定很令人激動……每一個人都將神的審判工作想像得出神入化。但你可曾知道,當神在人中間早已開始了審判工作的同時,你還在自己的安樂窩昏睡,當你認為神的審判工作正式開始的時候已是神更換天地的時候,那時或許你剛剛明白了人生的意義,但神無情的懲罰工作將在沉睡中的你帶入了地獄之中,此時你就會恍然大悟,明白神的審判工作早已結束了。

……提到『審判』的字眼,你就會想到耶和華曉諭各方的言語,想到耶穌斥責法利賽人的言語,這些言語雖然嚴厲但並不是神在審判人,只是那時環境也就是背景的不同神說的話語,這些話語並不同於末世基督審判人的言語。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如果你並不看重這些真理,如果你總想迴避這些真理,總想在這些真理以外尋找新的出路,那我說你是罪大惡極的人。你信神卻不尋找真理,不尋求神的心意,不喜愛使你與神更相近的道,那我說你是逃避審判的人,你是從白色大寶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神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從他眼中逃走的叛逆者的,這樣的人將會受到更重的懲罰。來到神面前接受審判的人,而且是得到潔淨的人,將永遠存活在神的國中,當然這是以後的事了。

審判工作是神自己的工作,當然還得由神自己親自來作,這工作是人所不能代替的。因為審判是用真理來征服人類,所以無可異議的,神仍是以道成肉身的形像來出現在人中間作此工作。這就是說,末世基督將用真理來教導各方的人,將所有的真理曉諭給各方的人,這就是神的審判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有些人還認為神說不定什麼時候來在地上向人顯現,親自審判全人類,一個一個過關,誰也別想落下,有這種想法的人是對這步道成肉身的工作沒有認識的人。神審判人不是一個一個地審判,不是一個一個地過關,這樣作並不叫審判工作。所有人類的敗壞不都一樣嗎?人的實質不都一樣嗎?審判的是人類敗壞的實質,是撒但敗壞人的實質,是審判人的所有罪孽,並不是審判人身上小來小去的毛病。審判的工作是有代表性的,不是專為某一個人而作的工作,而是藉著審判一部分人來代表審判全人類的工作。肉身作的工作是藉著在一部分人身上的親自作工來代表全人類的工作,之後再逐步擴展。審判工作也是如此,不是審判某一類人或某一部分人,而是審判全人類的不義,例如人抵擋神、不敬畏神、攪擾神的工作等等。審判的是人類抵擋神的實質,這個審判的工作就是末世的征服工作。人所看見的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說話,就是以往人觀念中的末世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的工作,現在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也正是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今天道成肉身的神,就是末世審判全人類的神。這個肉身與肉身的作工、說話、所有性情是他的全部。雖然肉身作的工作範圍是有限的,不是直接涉及全宇的,但就審判工作的實質則都是直接審判全人類的,並不單單為了中國,也不僅僅是為了幾個人而展開審判的工作。……末世的工作是以道成肉身的身分出現來作工作的,那肉身的神就是白色大寶座前審判人的神,不管他是靈還是肉身,總之作審判工作的那就是末世要審判人類的神,這是根據他的作工而定的,並不是根據外貌或其他幾方面確定的。……對於審判人肉體敗壞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適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資格作。若是神的靈直接審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難以接受,因為靈不能與人面對面,就這一點就不能達到立竿見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讓人更透亮地看見神的不可觸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審判人類的敗壞才是徹底打敗撒但,同樣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審判人的不義,這是他本來就聖潔的標誌,也是他與眾不同的標誌,只有神能有資格、有條件審判人,因為他有真理,他有公義,所以他能審判人,沒真理、沒公義的人是不配審判別人的。若是神的靈作這個工作那就不是戰勝撒但了,靈本來就比肉體凡胎高大,神的靈本來就是聖潔的,他本來就是勝過肉體的,靈直接作這個工作並不能審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顯明人的一切不義,因為審判工作也是藉著人對神的觀念而作的,而人對靈本來就沒有觀念,所以靈不能更好地顯明人的不義,更不能透徹地揭示人的不義。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認識他的所有人的仇敵,藉著審判人對他的觀念與抵擋就將人類的悖逆都揭示出來了,肉身作的工作比靈作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更明顯。所以,審判全人類的不是靈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來作工。肉身中的神是人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在肉身中的神能將人徹底征服。人對肉身中的神由抵擋到順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觀念到認識,由棄絕到愛,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果效。人都是藉著接受他的審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藉著他口中的話才逐步認識他的,都是在抵擋的過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罰的過程中而得著他的生命供應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並不是神以靈的身分作的工作。……

……

……這次道成肉身首先來作一步不合人觀念的工作,之後再作更多的不合人觀念的工作,這些工作的目的就是為了征服人。一方面道成肉身本來就不合人的觀念,再加上他作的更多的不合人觀念的工作,人對他的看法就更不一般了,而他就在這些對他有重重觀念的人中間作征服的工作,不管人如何對待他,當他的職分盡完以後所有的人還是都服在了他的權下。這一作工事實不僅在中國人中間表現出來,而且代表全人類被征服的經過將會都是如此,在這些人身上達到的果效也就是在全人類身上的果效的預表,甚至他以後的作工果效會越來越超過在這些人身上的作工果效。……到工作結束之時人都對他有了新的認識,而且那些真心追求的人都沒有觀念了,這不僅是他在中國人身上的作工果效,也代表他征服全人類的作工果效,因為這個肉身、這個肉身的作工、這個肉身的一切都是最有利於全人類的征服工作的。在今天有利於他的工作,在今後也有利於他的工作,這個肉身是征服全人類的也是得著全人類的,他的作工是全人類看見神、順服神、認識神的最好的作工。……

……肉身雖然不能直接毀滅撒但,但他能以作工的方式來征服人類、打敗撒但,使撒但徹底服在他的權下。正因為神道成肉身,所以他能將撒但打敗,也能拯救人類。他不直接毀滅撒但,而是道成肉身來作工征服撒但敗壞的人類,這樣能更好地在受造之物中間作他自己的見證,也能更好地拯救被敗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末世神來了主要是說話,站在靈的角度上說,站在人的角度上說,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說話,用不同的方式說話,一段時間一個說話方式,藉著說話方式來轉變人的觀念,來除掉人心目中渺茫的神的形像,神主要作這個工作。因為人都認為神來了就是醫病趕鬼、行異能、給人物質的祝福,神作這步審判刑罰的工作就是為把人觀念當中的這些東西都除去,讓人認識神的實際、神的正常,除去人心目中耶穌的形像,讓神新的形像佔有人。神的形像在人裡面一舊了就屬於偶像了。耶穌來了作那步工作,並不是代表神的全部,他行了一些神蹟奇事,說了一些話語,最後釘十字架了,他代表神的一部分,他不能代表神的所有,他是代表神作一部分工作,因為神太奇妙、太偉大無法測透,另外,神在一個時代只作一部分工作。現在這個時代神作的工,主要是供應人生命的話語,揭示人的本性實質及敗壞性情,除去人的宗教觀念、封建思想、老舊的思想,人的知識、文化,這些都得經過神話語的揭示得著潔淨。神在末世是用話語來成全人,並不是用神蹟奇事來成全人,藉著說話來顯明人、審判人、刑罰人、成全人,讓人在神的說話當中看見神的智慧、看見神的可愛、了解神的性情,藉著神的說話看見神的作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

「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著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著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著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著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說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

…………

神在這個時代、在你們中間要成就這個事實:每個人都活出神的話來,都能實行出真理來,用心來愛神;人都以神的話作根基,以神的話作實際,都有敬畏神的心;藉著人實行神的話,與神同掌王權。……神用話來控制人,你吃喝神的話就覺得好,不吃喝神的話就沒路可行,神的話成為人的飯食,成為人的動力了。以前在聖經裡提到『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說的一切話』,今天神就要作成這個工作,他要把這個事實成全在你們這些人身上。為什麼以前人好幾天不看神的話,照樣吃飯幹活,現在就不行了呢?在這個時代神主要用話語來控制一切,人藉著神的話語被審判、被成全,最終被神的話語帶入國度之中。

…………

以後神在各宗各派還要說更多的話,先在你們中間說話發聲,把你們作成,再向外邦說話發聲,把他們征服,藉著話使人都心服口服。藉著神的話、神的揭示,人的敗壞性情少了,都有人的模樣了,悖逆性情也少了,話語帶著權柄在人身上作工,將人征服在神的光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神末世來在地上,以盡話語的職分來讓人認識,讓人從他的話語當中看見他的所是,看見他的智慧與他的所有奇妙作為。在國度時代,神主要以話語來征服一切的人。以後臨到各宗各界的、臨到各邦各派的也是話語,神就用話語來征服,讓所有的人都看見他的話帶著權柄,帶著威力,所以現在面對你們的只有神的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神的這一步工作無人能代替,只有神自己作,因為這一步工作非同尋常,是一步征服的工作,人不能把人征服,只有神親口發聲,親自作事,人才能被征服。神在全宇下的大紅龍國家作試點,之後,在全宇之下都開展這個工作,所以說,神要在全宇作更大的工作,在全宇之下的人都得接受神的征服工作。各宗各派的人都得接受這一步工作,這是必經之路,誰也逃不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三)》

「現在就是藉著在中國這些人身上的作工,把這些人的悖逆性情都顯露出來,把這些人的醜相都揭露出來,藉著這些背景把所有的話都說完,之後作下步征服全宇的工作,藉著審判你們來審判全宇之人的不義,因你們這些人是人類悖逆者的代表。……因為現在作的工、說的話都是針對你們的背景說的,你們成了全人類中悖逆者的代表、典型,以後要把征服你們的這些話拿到外國去征服外國人……整個人類的敗壞性情,人的悖逆行為,人的這些醜陋的形象、醜陋的面目,今天都記在這些征服你們的言語中了,借用這些話再去征服各邦、各派的人,因你們是典範是先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一)》

「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東西、抵擋東西,這還得慢慢脫掉。……而這步征服的工作務必得說更多的話,得作更多的工作,還得有許多過程,而且把耶穌以前作的工作或耶和華作的工作的奧祕都打開,讓所有的人都信個明白,信個透亮,因為這是末世的工作,末世是收尾的工作,是結束工作的時候。……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後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這些黑暗驅逐出去,把光明帶來,把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穢、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給征服了,所有人口裡都承認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這一事實來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義的,這個時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經營工作就徹底結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中國代表所有的黑暗勢力,中國的人代表所有屬肉體、屬撒但、屬血氣的人。……就人的敗壞、污穢、不義、抵擋、悖逆這些東西在中國人身上表現最全面,各種各樣都顯露出來。一方面素質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後、思想落後,生活習慣、社會環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後的,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試點工作作全面了,以後再開展工作好作多了,這步工作作成了,以後的工作也不在話下,這步工作成了,大功徹底告成了,整個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徹底結束了。其實,在你們這些人中間的工作成功了,就等於全宇的工作成功了,為什麼讓你們作模型、標本,意義就在此。在這些人身上要悖逆有悖逆,要抵擋有抵擋,要污穢有污穢,要不義有不義,所有人類的悖逆都給代表了,這些人實在不簡單,所以將這些人作為征服的典範,當然征服之後就是標本、模型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

「耶穌作的工作只是為了救贖、釘十字架,所以,他不必說更多的話來征服任何人,他教訓人有很多都是引用聖經裡的話,他作工作即使不出聖經也能將釘十字架的工作完成,他作的工作不是話語的工作,不是為了征服人類,而是為了救贖人類,他只作人類的贖罪祭,並不作人類話語的源泉。他不是作外邦的工作——將人征服,而是作釘十字架的工作,是在相信有神的人中間作工。即使他作工是在聖經的基礎上作,以古先知的預言來定罪法利賽人,這樣就足可以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現在若是還在聖經古先知預言的基礎上作工就不能把你們征服,因為舊約根本沒記載你們中國人的悖逆與罪孽,沒有你們那罪惡的歷史,所以,若仍在聖經裡徘徊,你們任何時候都不能服氣。聖經裡記載的有限的以色列人的歷史,根本不夠定你們是惡是善,不夠審判你們。你們說,我按著以色列人的歷史來審判你們,你們能像今天一樣跟隨嗎?你們的難辦你們自己清楚嗎?這步若不說話就不能完成征服的工作,因我不是來釘十字架的,所以,我得在聖經以外來說話,以便征服你們。……若是現在對你們所要求的僅限於守住誡命、守住舊約律法,讓你們做的都是與以色列人一樣的,甚至還要求你們背誦耶和華所定的律法,那你們根本就不可能有變化。只守住有限的幾條誡命或記住無數條律法,你們的舊性仍是根深蒂固,沒法挖出來,那樣你們只能是越來越墮落,你們誰也不會順服下來的。就是說,簡單的幾條誡命或無數條律法並不能幫助你們認識耶和華的作為,你們與以色列民並不相同,他們守律法背誡命就能看見耶和華的作為,也能對耶和華忠心無二,而你們根本達不到,就幾條舊約時代的誡命不僅不能使你們將心交出來,不僅不能成為你們的保護,反而會將你們放鬆墮落陰間的。因為我作的是征服的工作,是專對著你們的悖逆與舊性來的,就耶和華與耶穌的善言、善語遠遠比不上今天這嚴厲的審判之語,沒有這嚴厲之語根本不能將你們這些悖逆了幾千年的『專家』征服,舊約律法在你們身上早就失去效力了,今天的審判遠遠超過那時律法的威力,你們最適應的還是審判,不是一點點律法的約束,因你們不是起初的人類而是敗壞了幾千年的人類了。現在要求人達到的都是根據今天人的實際情形,今天人的素質、實際身量來要求的,不是讓你守規條,都是為了達到讓你的舊性能有變化,讓你的觀念都能放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一)》

「其實,現在所作的工作就是讓人背叛撒但,背叛老祖宗,話語的審判都是為了揭露人的敗壞性情,都是為了讓人明白人生的實質,這一次又一次的審判,都扎在了人的心上,哪一次的審判都直接涉及人的命運,有意刺傷人的心,讓人能將這些都放下,藉此來達到讓人認識人生、認識這污穢的世界,也讓人認識神的智慧與全能,認識這撒但敗壞的人類。越是這樣的刑罰、審判,越能刺傷人的心,也能喚起人的靈,這樣的審判,目的就是為了喚醒這些敗壞至深而且是蒙蔽最深的人的心靈。人沒有靈,就是人的靈早死了,不知有天,也不知有神,更不知自己是在死亡的深淵中掙扎,人哪能知道自己就活在這罪惡的人間地獄之中?人哪能知道自己這腐爛的屍體就是經撒但敗壞後又落入了死亡的陰間中的?人怎麼能知道地上的萬物早已叫人類敗壞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了?人又怎麼能知道造物的主今天來在地上正在尋找一班他可拯救的被敗壞的人呢?人雖經百般熬煉、審判,但人那麻木的知覺始終是一動不動,幾乎沒有一點反應,人太墮落了!這樣的審判雖然猶如從天而降的無情的冰雹,但對人卻是最有益處的。不這樣審判人就達不到果效,根本不能將人拯救出苦海的深淵,不這樣作工,人很難從陰間中出來,因為人的心早已死了,人的靈早叫撒但踐踏了。要想拯救你們這些墮落到極處的人,必須得竭力地呼喚、竭力地審判才能喚醒你們那顆冰涼的心。你們的肉體、你們的奢侈慾望、你們的貪心、你們的情慾在你們的身上扎根太深了,這些東西一直控制著你們的心,以至於你們都無法擺脫這些封建而又墮落的思想的束縛,你們沒有改變現狀的嚮往,也沒有擺脫黑暗權勢的嚮往,只是被這些東西捆綁著。儘管你們都知道這樣的人生太痛苦了,這樣的人間太黑暗了,但你們根本就沒有一個人有改變這種生活的勇氣,只是嚮往著能夠脫離這樣的現實生活,超度你們的靈魂,生活在一個和平美好的天堂一樣的環境中。……

……作征服工作的主要目的就是潔淨人,使人有真理,因人的真理太少了!在這些人身上作征服的工作是意義最深的。你們都落在了黑暗的權勢之下,而且受害至深,作這工作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們認識人的本性,從而活出真理來。……被征服的標本模型必須是最落後、活在最黑暗之中的人,也是最低賤的、最不承認神的人,是最悖逆神的人,就這樣的人能作被征服的見證。作征服的工作主要就是為了打敗撒但,但成全人則是為了得著人,為了達到被征服以後有見證,才把征服工作落在了這個地方,落在你們這些人身上,這是為了達到作被征服以後的見證,就藉著被征服的人來達到羞辱撒但的目的。征服的主要方式是什麼呢?刑罰、審判、咒詛、顯明,以公義的性情來把人征服,達到使人心服口服,讓人都因著神的公義性情而心服口服。用話語的實際、用話語的權柄來將人征服,使人心服口服,這就是被征服。……作在所有被征服之人身上的工作,就是咒詛、刑罰、烈怒,臨到這些人身上的就是公義、咒詛,在這樣的人身上作工就是毫不客氣地揭示,揭示他裡面的敗壞性情,讓他自己認識,達到心服口服。當人完全順服下來了,便是征服工作結束了,即使有多數人仍不追求明白真理,但征服工作已結束了。

……征服工作只是為了與撒但爭戰,也就是以征服人來打敗撒但,這是主要的工作,是歷代以來沒作過的最新的工作。可以說這步工作的目的主要就是為了征服所有的人、為了打敗撒但。成全人的工作這不是新的工作,在肉身作工期間所有工作的目的主要就是為了征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說,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並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沒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麼罪的他都愛他,不管什麼人他都愛他、包容他,那他什麼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現在時代變了,神的工作又向前發展了,而是藉著刑罰、審判脫去人的悖逆,脫去人裡面不潔淨的東西。那一步是救贖,所以他非得那樣作,給人足夠的恩典讓人享受,才能把人從罪中救贖出來,藉著恩典使人的罪得赦免。這一步是藉著刑罰、審判,話語的擊打,話語的管教、揭露,使人裡面不義的東西顯露出來,之後達到被拯救,是比救贖更進深的工作。恩典時代的恩典已夠人享用了,人已經歷過了,不讓人再享受了,這工作已過時了,不作了。現在是藉著話語的審判來拯救人,人受審判刑罰熬煉,性情有了變化,不都是因著我說出的這些話嗎?

…………

人未經救贖以前,已有許多撒但的毒素種到人裡面了,人經過撒但敗壞幾千年,裡面已經有抵擋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贖出來之後,只不過被贖回來了,就是用重價將人買回來了,但人裡面的毒性並沒有去掉,就這樣的污穢的人還得經過變化才有資格事奉神。藉著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裡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夠完全變化,成為被潔淨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今天所作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讓人能夠得潔淨,讓人能夠有變化,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藉著熬煉,脫去敗壞得著潔淨。這步工作與其說是拯救的工作,倒不如說是潔淨的工作。實際上,這步也是征服的工作,也是第二步拯救的工作。人被神得著是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藉著話語熬煉、審判、揭示,把人心裡所存的那些雜質、觀念、存心或者個人的盼望都給顯明出來了。……

……

這最後的一步工作是藉著話語達到果效的。藉著話語人明白許多奧祕,明白歷代以來神所作的工作;藉著話語人得著聖靈的開啟;藉著話語人明白歷代以來人未揭開的奧祕,明白歷代以來先知、使徒所作的工作和作工的原則;藉著話語人也明白了神自己的性情,知道了人的悖逆、人的抵擋,認識了自己的實質。藉著這一步步作工和所有的說話,人認識了靈的作工,認識了神道成的肉身所作的工作,更認識了他所有的性情。你認識神六千年的經營工作也是藉著話語達到的,認識自己以往有哪些觀念,而且達到放下,不也是藉著話語達到的嗎?耶穌那一步工作顯神蹟奇事,這一步作工不顯神蹟奇事,你明白了為什麼不顯神蹟奇事,這不也是藉著話語達到的嗎?所以這一步所說的話語,超過歷代以來使徒、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是先知所說的預言也達不到這個果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征服工作是藉著奪去人的命運前途與審判、刑罰人的悖逆性情而達到果效的,並不是與人搞交易,即給人祝福、恩典而達到的,乃是藉著剝奪人的自由、取締人的前途從而看人的忠心而達到的,這才是征服工作的實質。若是起初就給人一個美好的盼望,之後再作刑罰、審判的工作,這樣,人接受刑罰、審判是在有前途的基礎上而接受的,到最終也達不到所有的受造之物無條件地順服、敬拜造物的主,只是一味地愚昧順服,或是一味地索取,並不能將人的心完全征服。所以,這樣的征服工作並不能將人得著,更不能為神作見證,這樣的受造之物並不能盡自己的本分,只能講條件,這就不叫征服,而是憐憫與賜福。人的最大難處就是命運、前途總掛在心上,成了偶像,人都是為著命運、前途而追求神,並不是因著對神的愛而敬拜神,所以,征服人務必把人的私心、把人的貪心、把人那些最攔阻敬拜神的東西給對付掉,這就達到了征服人的果效。所以,最起初征服人時務必得先將人的野心、將人最致命的東西給取締,以此來發現人愛神的心,來改變人對人生的認識,改變人對神的看法,改變人生存的意義,這樣,人愛神的心就純潔了,就是人的心被征服了。但神對所有的受造之物的態度並不是單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為了得著而征服,為了他的榮耀而征服,為了恢復起初人原有的模樣而征服。若單是為了征服而征服,這就失去了征服工作的意義了。就是說,若只是把人征服之後對人置之不理,把人的生死置之度外,這就不是經營人類了,也不是為了拯救人類了,只有將人征服之後再得著,最終將人類都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這才是所有的拯救工作的中心,才達到拯救人的目的,即將人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進入安息,這才是所有受造之物該有的前途,也是造物的主該作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征服工作要達到的果效主要是人的肉體不悖逆了,就是人在思想上對神能有新的認識,人從心裡能夠完全順服神了,人的心志能為著神了,不是人的性格或是肉體能如何變化算是被征服,乃是將人的思想、人的意識、人的理智,也就是你這個人所有的精神面貌都達到改變了,這就是你這個人被神征服了,有了順服的心志了,你的思想也更新了,對神的話、神的作工沒什麼觀念、沒什麼存心了,大腦能夠正常地思維了,就是能一心為神花費了,這樣的人是完全被征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三)》

「究竟怎麼征服人類呢?就是藉著這步話語的工作來達到讓人心服口服,藉著揭示、審判、刑罰和無情的咒詛來使人徹底服氣,揭示人的悖逆,審判人的抵擋,來達到讓人認識人類的不義,認識人類的污穢,藉此襯托神的公義性情,主要是藉著這些話來征服人,讓人心服口服。話語是最終征服人類的途徑,接受征服的都得接受話語的擊打與審判。現在說話的過程就是征服的過程,人到底怎麼配合呢?你就是配合會吃喝這些話,達到明白這些話。怎麼被征服,這個人自己沒法做到,只能是在吃喝這些話的基礎上,認識自己的敗壞污穢、認識自己的悖逆不義仆倒在神面前。你能摸著神的心意之後去實行,而且還得有異象,你能完全順服在這些話之下,沒有任何選擇,這就達到被征服了,而且是因著話被征服的。……

現在的征服工作就是為了顯明人的結局的工作,為什麼說現在的刑罰與審判就是末日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呢?這你還看不透嗎?為什麼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為了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嗎?不就是為了讓人都能在刑罰、審判的征服工作中顯出原形之後而各從其類嗎?與其說是征服人類,倒不如說是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就是審判人的罪之後來顯明各類的人,從而以此來定人是惡或義。征服工作之後便是賞善罰惡的工作:完全順服的人即徹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擴展全宇的工作中,沒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災禍臨到。這樣,人便各從其類了,惡人歸於惡,再沒有日頭光照,義人歸於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遠的光中。萬物的結局都近了,人的結局也都顯在眼前了,萬物都要各從其類,人怎麼能逃脫各從其類之苦呢?顯明各類人的結局是在萬物的結局近了的時候而顯明的,也是在作全宇的征服工作(包括從現在的工作開始的所有征服的工作)中而顯明的。顯明所有人類的結局是在審判台前,是在刑罰中,是在末世的征服工作中。……末了的征服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人的結局,以審判來揭示人的墮落,從而讓人悔改,讓人奮起,能追求生命、追求人生的正道,是為了喚醒那些麻木痴呆的人的心,以審判來顯明人裡面的悖逆,但人若仍不能悔改,仍不能追求人生的正道,不能擺脫這些敗壞,這樣的人便是不可挽救的撒但的可吞之物了。這就是征服的意義,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結局,好的結局、壞的結局都是因著征服工作來顯明的。人得著了拯救或是受到了咒詛,都是在征服的工作中顯明的。

末世就是以征服來讓萬物都各從其類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審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這樣作,人怎能各從其類呢?在你們中間作的各從其類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從其類工作的開端,在這以後,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從其類,都得歸服在審判台前來接受審判。」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一)》

「今天我所說的話就是為了審判人的罪,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人的彎曲詭詐,言行舉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東西都經過審判,人的悖逆被定為罪。圍繞審判的原則來說話,藉著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醜相來顯明他的公義性情。聖潔就是他的公義性情的代表,他的聖潔,其實也就是他的公義性情。今天說話的這些背景,都是藉著你們的敗壞性情來說話、審判,作征服的工作,這才是實際的工作,這才能完全襯托出神的聖潔來。如果說你沒有一點敗壞性情,神就不審判你了,也不讓你看見他的公義性情。你有敗壞性情,神就不放過你,藉此顯出了他的聖潔。如果人的污穢太多,悖逆太大,他看見了也不說話,也不審判你,也不因著你的不義而刑罰你,證明他就不是神,因他根本不恨惡罪,而是與人同污穢的。……正因為這些審判才讓你們看見神是公義的神,神是聖潔的神;正因為他的聖潔、正因為他的公義他才對你們審判,才對你們施下烈怒;正因為他看見人的悖逆能顯露出他的公義性情,看見人的污穢能顯露出他的聖潔,才足可說明他就是聖潔無污點的但又生在污穢之地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我雖然說了許多刑罰審判的話,但並沒有事實臨及你們,我來了就是作工作,就是說話,話語雖然嚴厲,但都是審判你們的敗壞、你們的悖逆,這樣作的目的仍是為了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就是為了用話語來拯救人,並不是用話語來傷害人。話語嚴厲是為了達到作工果效,只有這樣作工人才能認識自己,而且能脫離悖逆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神成全人是藉著什麼達到的?是藉著他的公義性情。神的性情主要是公義、烈怒、威嚴、審判、咒詛,他成全人主要是藉著審判的方式。有些人不理解,說為什麼是藉著審判、咒詛才能成全人呢?他說神咒詛人,人不就死了嗎?審判人,人不就被定罪了嗎?那怎麼還能被成全呢?這是對神作工不認識的人說的話。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雖然說話嚴厲,不留一點情面,把人裡面的東西都揭露出來,而且藉著一些嚴厲的話語,把人裡面本質的東西給揭露出來,就藉著這樣的審判方式,使人都深刻地認識到肉體的本質,因而在神面前順服下來。人的肉體就屬於罪、屬於撒但,肉體就屬於悖逆的東西,是神刑罰的對象,所以說,要想讓人認識自己,只有神審判的話語臨到,再藉著千方百計的熬煉,神的作工才能達到果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的經典話語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