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第二章 對外邦人見證神需要交通透亮的幾方面真理

第二章 對外邦人見證神需要交通透亮的幾方面真理

3.人類是怎樣被敗壞的?為什麼需要神的拯救?

《聖經·創世記》摘錄

第三章

1耶和華神所造的,唯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2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3唯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4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5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6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7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8天起了涼風,耶和華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神的面。9耶和華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10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11耶和華說:「誰告訴你赤身露體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12那人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13耶和華神對女人說:「你做的是什麼事呢?」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14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作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她的腳跟。」16又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17又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18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19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20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她是眾生之母。21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22耶和華神說:「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吃,就永遠活著。」23耶和華神便打發他出伊甸園去,耕種他所自出之土。24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

《話在肉身顯現》摘錄

「事情是這樣的:沒有地的時候,在天上天使長是最大的一個天使,轄管天上所有的天使,這是神給他的權柄,除了神以外,他是天使中最大的一個。後來一造人類,天使長又在地上作了更大的背叛神的事,說它背叛是因它要管理人類,它要超乎神的權柄。就是它引誘夏娃犯罪的,因它要在地上另立王國,讓人背叛神而聽從它的。它一看有許多物都能聽它的,天使也聽它的,地上的人也都聽它的,地上的飛禽走獸、樹木、森林、山河萬物都歸人管,就是歸亞當、夏娃管,而亞當、夏娃聽它的,從此,它便想超乎神的權柄,想背叛神,後來又領了眾多的天使背叛神,它們成了各種各樣的污鬼。」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起初神造的亞當、夏娃是聖潔的人,也就是在伊甸園中他們是聖潔的,沒有沾染污穢,而且對耶和華是忠心的,他們並不知道背叛耶和華,因為沒有撒但權勢的攪擾,沒有撒但的毒素,他們是最聖潔的人類。他們生在伊甸園之中,沒有污穢玷污他們,沒有肉體佔有他們,他們敬畏耶和華,後來經撒但引誘,就有了毒蛇的毒素,有了背叛耶和華的心,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他們起初聖潔而且敬畏耶和華,這才是人,後來經撒但引誘之後,吃了善惡樹的果子,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被撒但逐漸地敗壞,便沒有人原有的形象了。起初的人類有耶和華的氣息,根本沒有一點悖逆,人心裡沒有邪惡,那時的人是真正的人類。人經撒但敗壞,便成了畜生,人所思想的盡都是惡,都是污穢,沒有善,沒有聖潔,這不是撒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撒但引誘夏娃說:『你為什麼不吃那樹上的果子?』夏娃說:『神說了,吃那樹上的果子就得死。』撒但就說:『吃那樹上的果子不一定死。』牠這話裡帶著引誘的意思,牠不肯定地說吃那樹上的果子就是不死,牠只說不一定死,讓人琢磨琢磨:『不一定死那我吃吃也行啊!』人經不住引誘就吃了。撒但就這樣達到了牠引誘人犯罪的目的,牠還不擔責任,因為牠沒強迫人吃。現在人裡面也都有撒但試探神、引誘人的毒素,人有些時候說話就帶著撒但的這個腔調,帶著試探引誘的意思。人裡面充滿的所有的心思意念都是撒但的毒素,散發出的那個氣味都是撒但的東西,有時那個眼色了或者舉動了都帶著試探引誘的味道。」

摘自《座談紀要·失去聖靈作工的人最危險》

「因那與我作對的敗壞人類的仇敵已將我早已造好的,滿有我榮耀、滿有我活出的人類給玷污了,它將我的榮耀奪走,作在人身上的僅是滿了撒但醜相的毒素與善惡樹的果汁。起初,我造了『人類』,即造了人類的祖先——亞當,他有形有像,充滿生機、充滿活力,更有我的榮耀隨著……但是那惡者將人類的祖先的子孫給踐踏、擄掠,以至於將人間佈滿黑暗,使這些『子孫後代』再不相信我的存在,更令人厭憎的是,在惡者敗壞、踐踏『人』的同時,將我的榮耀,將我的見證,將我賜給人的生機,將我吹給人的氣、吹給人的生命,將我在人間的一切榮耀,將我在人類身上的所有的心血都無情地奪去了。人類沒有了光明,失去了我賜給的一切,丟掉我賜給的榮耀,怎能承認我就是受造之物的主呢?怎能相信天上還有我的存在?又怎能發現地上還有我的榮耀的彰顯呢?這些『孫男孫女』們怎能將其祖先敬畏的神當作造其的主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

「撒但一直在人身上作工,妄想把人吞吃,從而讓神毀滅世界,失去見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的揭示》

「人的靈魂都掌握在撒但的手中,這樣,人的肉體也就不言而喻地被撒但侵佔了,這樣的肉體、這樣的人類怎能不抵擋神,怎能與生俱來就與神相合呢?撒但被我打到半空的原因就是背叛我,那人類怎能擺脫干係呢?這就是人的本性就是背叛的原因。」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二)》

「人的敗壞性情的根源是因著人已經撒但的毒害,已經撒但的踐踏,人的思想、人的道德、人的見識、人的理智都嚴重遭到撒但的破壞,人之所以抵擋神不明白真理就是因為人根源的東西都已經撒但的敗壞,根本不是神原來造成的那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撒但敗壞人是藉著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裡面,成為人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著各國的什麼美好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災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擋神被神毀滅。」

摘自《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歷時幾千年的古文化歷史知識將人的思想觀念、精神風貌封閉得滴水不漏,戶樞不蠹。人生活在十八層地獄裡,猶如被神打入地牢一樣,永不見光,封建思想已將人壓制得喘不過氣來,人都窒息了,毫無一點反抗之力,只是默默地忍著,忍著……從未有一個人敢為正義、公平而奮鬥、站立,只是在封建主教的牽打捶罵中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人從來沒想起來找著神而享受人間的快樂,似乎人被擊打得猶如秋後的落葉一樣,枯萎、黃瘦,人早已喪失了記憶,無可奈何地生活在稱為人間的地獄裡,等待著末日的到來,好將其與地獄同歸於盡,似乎人所盼望的末日是人的『安享』之日。封建禮教將人的生活帶入了『陰間』之中,使人更無反抗之力,種種壓迫使人一步一步墜落陰間,離神越來越遠,到今天人與神已是素不相識……古文化知識將人從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給了魔王及其魔王的子孫,『四書五經』將人的思想觀念又帶入了另一個悖逆的時代,使人更加崇拜『書經』的編者,從而對神的觀念又加重一層,不知不覺,魔王將人心中的神無情地趕了出去,自己卻洋洋自得地佔據了人的心靈,從此人便有了醜惡的靈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臉,對神的仇恨已是滿了胸腔,魔王的惡毒一天天在人裡面蔓延,將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沒有一點自由,無法擺脫魔王的糾纏,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歸服在其面前。在人幼小的心靈裡早就種下『無神論』的瘤種,教育人『學科學、學技術,實現四個現代化,世上根本沒有神』這些謬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著『靠我們辛勤的勞動來締造美麗的家園』,讓所有的人都從小做起,準備報效祖國,無意之中將人帶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勞(指神手托著整個人類的功勞)毫不遲疑地安在自己頭上,但從來也不覺羞恥,從來不覺著有羞恥之感,而且還恬不知恥地將神的百姓搶回其家中,而自己卻如老鼠一樣『蹦』在桌子頂上,讓人把它當作『神』來敬拜,這等亡命之徒!嘴裡喊著『世上根本沒有神,風是自然規律的變化,雨是霧氣遇冷凝結的小水珠而落在地上,地震是地形變遷而造成的地帶的震動,乾旱是太陽表面的核子破裂而引起的空氣乾燥,是自然現象,哪有神的作為?』等等這些駭人聽聞的醜聞,更有人喊著說『人是古代類人猿進化而來的,現在的世界是大約億萬年前的原始社會更替而來的,國家的興盛敗亡是人民的雙手決定的』等等這類不可啟齒的說法,背後又讓人將自己倒掛在牆上,放在桌上而供奉、敬拜,在喊著『沒有神』的同時自己卻把自己當作神,『毫不客氣』地將神推出地界,自己卻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來,簡直是不可理喻!……將人都敗壞得不知天日,麻木痴呆,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這幫狐群狗黨來在人間騷擾得雞犬不寧,將人都帶到了懸崖前,暗想將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後便侵吞人的屍骨,妄想打破神的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

「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對神的工作有誰擁護?對神的工作有誰拋頭顱,有誰灑熱血?祖祖輩輩、傳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將神毫不客氣地奴役起來,怎能不叫人氣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溫暖在哪裡?人間的歡迎在哪裡?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活在苦難之中的人為何不明白?為了你們神忍受極大的痛苦,忍痛割愛將自己的愛子、自己的骨肉賜給了你們,為何你們仍是置之不理?在眾目睽睽之下棄絕神的到來,拒絕神的友情,為何這樣無良心?這樣黑暗的社會你們願意忍冤下去嗎?為何不將千古的仇恨充滿肚腹,而是將魔王的『狗屎』裝滿肚腹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佔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沒有足夠的空間去敬拜神,沒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人類的心中沒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沒有期盼的,是虛空的。隨之而來,許多社會科學家、歷史學家、政治家興起來發表他們的社會科學論、人類進化論等等這些與神創造人類的真理而相違背的論調來充實人類的頭腦與心靈。這樣,相信神創造萬有的人越來越少,而相信進化論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把神作工的記錄與神在舊約時代的說話當作神話傳說對待,神的尊嚴與神的偉大在人的心中淡漠了,神的存在與神主宰萬有的信條在人的心中淡漠了,人類的存亡與國家民族的命運對人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人類都活在吃喝玩樂的虛空世界之中……很少有人主動尋找神今天在哪裡作工,神怎樣主宰安排人類的歸宿。」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悠久的『民族傳統』『精神風貌』過早地給人純潔而又幼小的心靈籠上一層陰影,毫無一點『人性』地打擊著人的靈魂,似乎是鐵面無私,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

「就人所搞的那些迷信活動神最恨惡,現在有許多人仍是放不下,認為那些迷信活動是神所命定好的,到今天仍沒有脫乾淨,像年輕人所操辦的婚宴或嫁妝,什麼禮錢酒宴這一類喜事的說法、講法,流傳下來的古語,為死人、為喪事所操辦的一切無意義的迷信活動更叫神厭憎,就是禮拜日(猶太人所守的安息日)也叫神厭憎,人中間的人情來往、世俗交際更叫神厭棄,就是眾所周知的『年』『聖誕節』也並非是神的命定,更何況在『節日』期間的擺設玩物(對聯、年糕、鞭炮、燈籠、聖誕禮物、聖誕歡聚、聖餐)不都是人心目中的偶像嗎?『安息日』的掰餅,葡萄酒,『細麻衣』,這些更是偶像,像在中國流傳的各種傳統節日『二月二』『端午節』『八月十五』『臘八』『陽曆年』,宗教界的『復活節』『受浸紀念日』『耶穌誕生日』等等這些毫無道理的節日,都是古往今來很多人編排流傳下來的,與神造的人類格格不入,是人豐富的想像,人的『巧妙的構思』才流傳至今,似乎沒有一點破綻,其實,都是撒但捉弄人的把戲。越是在撒但群居的地方,越是陳舊、落後的地方,封建陋俗越是嚴重,就這些東西將人捆得結結實實,根本沒有活動的餘地。似乎在宗教界有許多節日是獨具匠心,似乎與神的作工能牽線搭橋,豈不知都是撒但捆綁人認識神的無形的繩索,是撒但的詭計。其實神的一步工作結束之後,早將他當代的用具、當代的『風格』一毀了之,不留任何痕跡,而那些『虔誠的信徒』仍在敬拜那些有形有像的物質東西,把神的所有卻扔在腦後,不作研究,似乎對神滿有愛心,豈不知人早將神攆出家門之外,而將『撒但』供奉在桌上。『耶穌的畫像』『十字架』『馬利亞』以至於『耶穌的受浸』『耶穌的晚餐』這些,人都把它們當作『天主』來敬拜,而且還口口聲聲喊著『父神』,這不都是笑話嗎?到今天,在人中間流傳下來許多類似的說法、作法令神厭憎,嚴重地攔阻了神前面的道路,以至於對人的進入更是極大的損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三)》

「過去沒有神話作生命的時候,是撒但的本性在人裡面當家做主支配人,那個本性裡面具體是什麼東西呢?好比說,你為什麼要自私?你為什麼要維護自己的地位?你為什麼情感那麼重?你為什麼喜歡那些不義的東西、喜歡那些惡?這些東西的根據是什麼?從哪裡來的?你為什麼能喜歡接受這些東西?現在你們已經明白了,主要就是有撒但的毒素在裡面,撒但的毒素是啥呢?完全可以用話表達出來。比如你問一些作惡的人:『你為什麼這麼做?』他會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一句話就把問題的根源說出來了,撒但的邏輯已成為人的生命了,人為這個為那個,都是為自己,人都覺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就是這樣,所以人活著就得為己,『千里來做官為的吃和穿』,這就是人的生命、人的哲學,也代表人的本性。這句撒但的話正是撒但的毒素,作到人裡面成了人的本性了,撒但的本性就用這句話顯明出來了,完全代表了,這種毒素成了人的生命,成了人生存的根基,幾千年來敗壞的人類都是受這個東西支配活到現在。撒但一切都為它自己,它想超過神,擺脫神自己掌權,佔有神所造的萬物,所以說人的本性就是撒但的本性。其實有很多人的座右銘都能代表人的本性,反映人的本性,人每做一件事、說一句話,無論人怎麼偽裝也掩蓋不了他的本性。有些人從來就不說實話,並且善於偽裝,但人與他相處時間久了,就會發現他的本性太詭詐,一點不誠實,日久見人心嘛!相處時間久了,就發現人的本性了。最後得出一句結論:他從來不說真話,他是詭詐的人。這句話就是他的本性,就是他本性的見證、說明,所以,他這個人的處世哲學就是跟任何人別說實話,也別相信任何人,這是不是代表他本性了?人的撒但本性裡有很多哲學在裡面呢!你自己有時候不明白,但是你每時每刻都在憑著那個東西活著,並且你還覺得很對,很有道理,沒有錯,撒但的哲學成了人的真理了,人是完全按著撒但的哲學活著,並且沒違背絲毫,所以,人的生活都在時時處處流露撒但的本性,時時處處在憑著他的撒但的哲學活著,撒但的本性就是人的生命。」

摘自《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

「末世來到,各國都動盪不安,政治混亂,飢荒、瘟疫、水災、旱災到處出現,人間有災難,天也降禍,這是末世的預兆。但在人來看卻是花花世界,世界越來越花花,人看見了,心都被它吸引,有許多人不能從那裡拔出來,那些搞騙術的、行邪術的要迷惑大批的人。如果你不求進取,沒有理想,你就會被這罪惡的波濤席捲而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二)》

「人的肉體屬於撒但,滿了悖逆性情,污穢不堪,是不潔淨的東西,人貪戀肉體享受太多,表現肉體太多,所以神對肉體恨惡到一個地步。人脫離了撒但污穢、敗壞的東西就得著了神的拯救,但是人若仍然沒脫去污穢、敗壞,那就還屬於在撒但的權下。人的勾心鬥角、詭詐、彎曲這些都是屬於撒但的東西,拯救你就是讓你脫離這些,神的作工不會錯,都是為了拯救人脫離黑暗。你信到一個地步能脫離肉體這些敗壞,不受肉體敗壞轄制,這不是得救了嗎?你活在撒但的權下你就不能彰顯神,你屬於污穢的東西,不能承受神的產業。你被潔淨之後、被成全以後是聖潔的人了,是一個正常的人了,你就蒙神祝福、蒙神喜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二)》

「人有撒但敗壞性情,對這工作看不透,這都是因著撒但的敗壞,並不是人原有的東西,都是撒但支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從撒但來的就不能有神的實質,只有悖逆抵擋神的實質,不能完全順服神,更不能做到甘心順服神的旨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活在黑暗權勢之下的人都是活在死亡中的人,都是被撒但所佔有的人。人不經神的拯救,不經神的審判、刑罰就不能脫離這死亡的權勢,不能成為活的人,這樣的死人不能為神作見證,也不能被神所使用,更不能進到國度之中。神要的是活人的見證,不是死人的見證,他要求活人為他作工,不要求死人作工。所謂的死人就是抵擋神、悖逆神的人,是指靈裡麻木聽不懂神話的人,是指不行真理對神沒有一點忠心的人,是指活在撒但權下為撒但所利用的人。死人的表現是與真理對立的,是悖逆神的,是低賤的、卑鄙的、毒辣的、蠻橫的、狡詐的、陰險的,這樣的人即使吃喝神的話也不能活出神話,這種人活著也是行屍走肉,也是喘氣的死人。死人根本不能滿足神,更不能對神絕對順服,只能欺騙神、褻瀆神、背叛神,死人的活出全是撒但的本性的流露。人要想成為活人,成為見證神的人,成為被神驗中的人,務必得接受神的拯救,甘心順服在神的審判刑罰之下,甘心接受神的修理對付,這樣才能實行出神所要求的一切真理,這樣才能得著神的救恩,才能真正成為活人。活人是蒙神拯救的人,是經神審判刑罰的人,是肯奉獻自己甘心為神捨命的人,是甘心為神花費一生的人。活人見證神才能羞辱撒但,活人才能擴展神的福音工作,活人才是合神心意的人,活人才是真正的人。本來神造的人是活著的,但因著撒但的敗壞人活在了死亡之中,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這樣人便成了沒靈的死人,成了抵擋神的仇敵,成了撒但的工具,成了撒但的俘虜。神所造的活人成了死人,神就失去了見證,失去了他所造的唯一有他氣息的人類。……死人就是沒靈的人,是麻木到極處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更是不認識神的人,這樣的人對神根本就沒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只有悖逆與抵擋卻沒有一點忠心。活人是靈得復甦的人,是知道順服神的人,是對神有忠心的人,是有真理有見證的人,這樣的人在神的家中才是神所喜悅的人。神拯救的是能活過來的人,是可以看見神救恩的人,是能對神忠心的人,是肯尋求神的人,是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是相信神顯現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是活過來的人嗎?》

「人一直活在黑暗權勢的籠罩之下,被撒但的權勢捆綁不得釋放,而且人的性情經過撒但的加工越來越敗壞,可以說,人一直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不能真實愛神。那麼,人若想愛神,必須脫去自是、自高、狂妄、自大等等一切屬於撒但的性情。否則,人的愛都是有摻雜的愛,都是撒但的愛,絕對不能得著神的稱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不能代表神》

「人脫離黑暗的權勢的根據是我的話,若不能按著我的話去實行的人都不能脫離黑暗權勢的捆綁。活在對的情形之中就是活在神話的帶領之中,活在對神忠心的情形之中,活在尋求真理的情形之中,活在為神真心花費的實際之中,活在真心愛神的情形之中,活在這些情形與實際之中的人慢慢就會隨著真理的進深而變化,隨著工作的進深而變化,最終必能成為被神得著的人,成為真心愛神的人。脫離了黑暗權勢的人能逐步摸著神的心意,逐步明白神的心,最終成為神的知心人,不僅對神沒有觀念,沒有悖逆,而且對以往的觀念與悖逆更加恨惡,心中生發對神真實的愛。不能脫離黑暗權勢的人都是滿了肉體、滿了悖逆的人,他們的心裡面所有的是人的觀念、處世哲學,還有自己的存心與打算。神要的是人單一愛他的心,要的是人的裡面被他的話佔有,被愛他的心佔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脫離黑暗權勢就能被神得著》

「人被撒但敗壞之後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該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敵,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都受撒但的擺佈,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間就沒法作工,更不能獲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應該敬拜神的,而人卻與神背道而馳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這樣,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義,所以他要恢復他造人的意義就得恢復人原有的模樣,脫去人的敗壞性情。將人從撒但手中奪回來務必得將人從罪中拯救出來,這樣才能逐步恢復人原有的模樣,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終才能恢復神的國度。最終將那些悖逆之子徹底毀滅也是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類就讓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復得徹底,而且沒有一點摻雜。他恢復他的權柄就是讓人去敬拜他,讓人都順服他,讓人都因他而活著,讓他的仇敵都因他的權柄而被毀滅,讓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間存留而且沒有人抵擋。他要建的國度是他自己的國度,他要的人類是敬拜他的人類,是完全順服他的人類,是有他榮耀的人類。若不將敗壞的人類拯救出來,他造人的意義就化為烏有,他在人中間就不會再有權柄,而且在地上也不會再有他的國度,若不將那些悖逆他的仇敵都毀滅他就不能得著完全的榮耀,也不會在地上建立他的國度。將那些人類的悖逆者都徹底毀滅,將那些被作成的都帶入安息之中,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標誌,是他大功告成的標誌。人類都恢復了起初的模樣,都能各盡其職、守其本位,順服神的一切安排,這樣,神在地上就得著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國度。他在地上永遠得勝,那些與他敵對的永遠滅亡,這就恢復了他起初造人的心意,恢復了他造萬物的心意,也恢復了他在地的權柄、在萬物中的權柄、在仇敵中間的權柄,這是他完全得勝的標誌。從此人類便進入安息之中,進入人類正軌的生活,神也與人一起進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進入永遠的神與人的生活之中。地上的污穢與悖逆消失了,地上的哀號消失了,地上的所有與神敵對的都不存在了,只有神與那些曾經他拯救的人存留,只有他造的萬物存留。」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因著人類的敗壞神失去了安息,也因著天使長的背叛神失去了安息,若不打敗撒但,不拯救被敗壞的人類,神將永遠不能進入安息之中。人沒有了安息神也就沒有了安息,當神再次進入安息之中時,人也就進入了安息之中。所謂進入安息中的生活就是沒有爭戰、沒有污穢、沒有不義存留的生活,也就是沒有撒但(即敵勢力)的攪擾,沒有撒但的敗壞,沒有任何與神敵對的勢力的侵擾,萬物都各從其類,都能敬拜造物的主,天上、地上都一片安寧,這是人類安息的生活。神進入安息之中時地上就再沒有不義存留,再沒有任何敵勢力的侵擾了,人類也進入了一個新的境地之中,不再是撒但敗壞的人類,而是經撒但敗壞後而又蒙拯救的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最起初的人類是在神的手中,但是因著撒但的引誘、敗壞,人都被撒但捆綁落在了惡者手中,所以,撒但就成了經營工作中被打敗的對象,因著它佔有了人,而人又是整個經營的本錢,這樣,要拯救人就得從撒但手裡把人奪回來,也就是把被撒但擄去的人再重新奪回來,這就藉著改變人的舊性來讓人恢復人原有的理智來打敗撒但,這樣,就可把被擄的人從撒但手裡奪回來。人若脫離撒但的權勢與捆綁,撒但就蒙羞了,最終,人被奪了回來,撒但也被打敗。因著人脫離了撒但的黑暗權勢,人成了所有爭戰的戰利品,而撒但卻成了爭戰結束後被懲罰的對象,這就結束了全部拯救人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人類達到在地上有真正人的生活,整個撒但勢力都被捆綁了,人在地上的生活相當輕鬆了,不像現在這麼複雜,什麼人際關係、社會關係、複雜的家庭關係,太麻煩,太痛苦!人活在這裡面太苦惱!人被征服之後,人的心與人的思想都改變了,都有了敬畏神的心,也有了愛神的心。當全宇之下追求愛神的人都被征服之後也就是撒但被打敗的時候,撒但被捆綁也就是所有的黑暗勢力都被捆綁,人在地上的生活就沒有任何攪擾,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地上生活。人的生活若沒有肉體關係,沒有肉體複雜的那些事,那就輕鬆多了。人肉體關係太複雜,人有這些東西就證明人還沒脫離撒但權勢。你跟弟兄姊妹都一樣的關係,跟平常家人也都是一樣的關係,這就沒什麼煩惱了,誰也不牽不掛,這是最好不過的了,這樣,人就減輕一半痛苦。在地上正常人的生活人就如天使一樣,雖然也是肉體,但是跟天使也差不多,這是最後的應許,是最後賜給人的應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的經典話語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傳福音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