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徒經歷:是誰逼得我和媽媽骨肉分離十年

42

德國 周俊

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街道上到處洋溢著節日的氣氛。我坐在教室裡,像往常一樣低頭背單詞。來自菲律賓的同學安娜坐到我身邊,好奇地問我:「Jun, will you return to China and reunite with your family this Christmas?(俊,聖誕節你回中國和家人一起過嗎?)」聽到安娜的問話,我一時語塞,呆望著她不知如何回答。

安娜關心地問道:「Jun, how are you?(俊,你怎麼了?)」我頓時回過神來,抱歉地笑了一下,說:「I’m fine.(我沒事。)」我頓了頓,繼續對她說:「Anna, I want to tell you a story. Would you like to hear?(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安娜你想聽嗎?)」聽到我要講故事,周圍的同學也都圍了過來了說:「A story? We would like to hear!(俊,你要講故事嗎?我們都想聽!)」看著來自加拿大、土耳其、哈薩克斯坦、羅馬尼亞等不同國家的同學期待的目光,我深吸了一口氣,娓娓地說起了這個故事。

我出生在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爸爸媽媽夫妻恩愛,對我百般呵護,疼愛有加。媽媽是一名基督徒,我也從小就跟著媽媽信神,聽神的話和唱讚美神的詩歌。神的話使我明白了是神創造了天地萬物,又給了我們生命及所需的一切,我們作為受造之物理當信神、敬拜神。在神話語的澆灌下成長,我覺得很幸福。但好景不長,我們的幸福生活因著中共的抓捕被打破了。那是十年前冬季的一天,我剛放學回到家,姑姑神色慌張地來到我家,一把拉住我焦急地說:「小俊,前幾天政府的人給你爸做思想工作,不讓你媽信神,說再信就讓單位開除你爸,還讓你爸把你媽媽信神的事彙報給派出所,結果你爸真去了,還把你媽信神的書籍全都拿到派出所當證據了!你快點去找你媽媽,告訴她千萬別回家!……」姑姑的話還沒說完,我就飛快地跑了出去,我拼了命地在街上、稻田的小路上尋找媽媽的身影,只要是媽媽可能經過的地方,我都找了個遍。

到處找媽媽

一路上,我的心痛苦、焦急到了極點,想想以前爸爸很支持媽媽信神,家裡來了弟兄姊妹,爸爸也熱情招待。可自從爸爸聽信了中共政府給全能神教會編造的謠言後,就極力地反對媽媽信神,常常和媽媽吵架,還出手毒打媽媽,甚至鼓動親戚朋友攔阻媽媽聚會。更令我想不到的是,這次爸爸竟然把媽媽舉報到了派出所,難道他不知道舉報媽媽就意味著媽媽會被抓坐牢,遭受警察的酷刑折磨嗎?一想到媽媽要被警察抓捕,我再也見不到媽媽了,就感覺像天塌了一樣,不敢去想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心裡很慌,很亂……

我在村子裡、街道旁、稻田邊到處尋找媽媽,但也沒有找到,只好站在家門口四處張望,希望能看到媽媽的身影。我害怕警車的鳴笛聲在耳邊響起,更害怕媽媽一出現就被警察抓走,擔心、恐懼緊緊地包圍著我,我忍不住哭了起來。無助中,我哽咽著向神禱告:「神啊!今天爸爸去派出所舉報媽媽信神,警察就要來抓媽媽了。神啊!我好害怕,擔心媽媽被抓捕遭受酷刑。神啊!我只有依靠你了,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六篇說話》)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的主宰之中,中共警察也在神的手中,他們想抓媽媽,沒有神的許可,他們也抓不著,有神作我的堅強後盾,我還怕什麼呢?想到這些,我恐懼不安的心漸漸地平靜了下來,也有了勇氣和力量面對接下來臨到的環境。

等了好久,我終於看到媽媽回來了,我飛一般地跑過去,抱著媽媽用顫抖的聲音一遍遍地說:「媽媽,快跑,快跑,等會兒爸爸要帶著警察來抓你了……」媽媽聽後緊緊地抱著我,用哽咽的聲音一遍又一遍地對我說:「俊兒,媽媽知道了,媽媽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臨到事要多禱告神,有神與我們同在,不要害怕。俊兒,媽媽沒事的,你好好照顧自己……」媽媽的眼角濕潤了,淚水也模糊了我的視線。看著媽媽轉身離開,我不知道這一分別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便忍不住追上媽媽,拉著她的手一邊跑一邊哭著對她說:「媽媽,媽媽,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擔心我,神會帶領我的……」到了馬路邊,我停下了腳步,望著媽媽離去的身影,我只能不停地用手擦眼淚,我多想再看媽媽一眼,多想媽媽能一直陪在我身邊,可我不敢說出一句挽留她的話,因為我知道,媽媽留下將會被警察抓捕,受到酷刑折磨,甚至有喪命的危險。

「I didn’t expect that it was ten years later when we met again.(只是我沒想到,這一離別就是十年。)」當我哽咽地說出這句話時,安娜伸手抱住了我,其他同學都沉默不語,我努力地讓自己平靜下來,不讓眼淚落下來,繼續跟她們講述自己的經歷。

那年我十三歲,雖然在我成長的路上少了媽媽的陪伴,但神的愛一直伴隨著我,神的話語澆灌牧養我,弟兄姊妹也經常來看望我,給我讀神的話交通神的心意,在生活上也常常幫助、照顧我,我心裡感到很溫暖。有時因著想媽媽我也會軟弱,尤其看到同學的媽媽給同學買新衣服,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場景,我就呆呆地看著,彷彿回到了過去:每天放學回家都有熱騰騰的飯菜,有乾淨、漂亮的衣服穿,媽媽還經常給我交通神的話,我們一起唱讚美神的詩歌……可這一切都已成了美好的回憶。每當想到這些,我就特別氣憤:「如果不是因著中共政府散佈謠言迷惑人,威脅、恐嚇信神之人的家人,逼迫、抓捕基督徒,爸爸也不會逼迫媽媽,我和媽媽也不會骨肉分離,我也不用承受這一切的痛苦與傷害,中共才是破壞我們幸福家庭的罪魁禍首!」

在這十年裡,我常常為媽媽擔憂,害怕媽媽被中共抓捕遭受酷刑折磨,無數個夜裡我都夢見媽媽拉著我一直跑,中共警察從四面八方圍住了我和媽媽……每當我從噩夢中驚醒時都特別害怕,只有向神禱告,讀神的話,內心的不安與恐懼才慢慢淡去。我常常想:「我們人是神造的,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中共政府為什麼不允許我們信神?憲法上明文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可他們為什麼要限制我們的自由,取締我們的信仰,想方設法抓捕、迫害基督徒呢?」

後來,我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時看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溫暖在哪裡?人間的歡迎在哪裡?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藉著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才明白中共對外宣稱信仰自由,實際上卻定罪基督,瘋狂抓捕、迫害基督徒,主要是它抵擋神、仇恨真理的惡魔實質決定的。中共是無神論撒但政權,它藉著學校的教育以及名人、偉人的薰陶給人灌輸馬列主義、無神論、進化論思想,使人從小就否認神的存在,而把它當成人民的大救星、紅太陽,讓人民必須服從它的領導。中共把基督教、天主教定為邪教,把《聖經》定為邪教書籍,焚燒、銷毀無數,還監禁、改造傳道人,抓捕、殘害無數基督徒、天主教徒。尤其當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中國大陸開展以來,越來越多的人讀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都認定是真理,是神的聲音,都紛紛歸向了全能神,傳揚、見證神末世福音的人越來越多,就連西方的許多國家都建立了全能神教會。中共害怕人類都接受全能神的作工,歸回到神前,沒有人再崇拜它,跟隨它,它獨裁統治、妄想掌控人類的野心慾望就破滅了,因此,它便肆無忌憚地定罪神,褻瀆神,鎮壓全能神教會,利用電子眼監控、懸賞通告等手段瘋狂抓捕基督徒,導致無數基督徒被監禁,很多基督徒被打殘、致死。中共政府還編造各種謠言誣陷、誹謗信神的人,以開除公職,取消老人的退休金、勞保以及兒女上學的資格等手段威脅、恐嚇他們的家人,致使很多人受中共蒙蔽也論斷、定罪基督徒,甚至基督徒的家人也開始攔阻、逼迫基督徒……中共為取締神在地的工作,想方設法、絞盡腦汁利用各種手段抓捕基督徒,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它就是與神為敵、仇恨真理的撒但惡魔。想想爸爸就是因聽信了中共政府散佈的謠言,又在它的威脅恐嚇下才開始攔阻媽媽信神,之後還把媽媽舉報的。媽媽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背井離鄉,四處逃亡,有家不能歸,我們溫馨和睦的家就這樣破碎了。這些年我不但失去了媽媽的陪伴、關心和愛護,還遭到周圍人的歧視、嘲笑,我的心靈裡留下了永遠的創傷,這一切都是中共政府造成的。

中共抓捕基督徒

痛苦的回憶戳傷了我的心,眼淚順著臉頰滑落下來。來自羅馬尼亞的女同學艾瑪拉輕輕地拍著我的肩膀。安娜皺緊著眉頭一直在點頭:「It’s a lie that there is religious freedom in China.(中國信仰自由,這是個謊言。)」

轉眼間好幾年過去了,中共政府對基督徒的逼迫越來越嚴重,許多基督徒都被抓捕入獄了。媽媽是中共政府通緝的對象,警察若追查下去肯定會找到我。為了安全我想出國留學,這樣也可以到西方信仰自由的國家信神,可一想到好幾年沒見到媽媽我不想離開,我好想媽媽,很期盼有一天能和媽媽團聚。可我知道在中國信神,別說家人團聚,就是想見上一面都很難。

臨走前,我給媽媽寫了一封信,媽媽很快就回信說:「俊兒,媽媽很好!雖然因著中共的逼迫,媽媽只能逃亡在外,但有神與我同在,有神話語的帶領、供應,有弟兄姊妹的幫助、扶持,媽媽在外並不孤獨,你不要擔心我!俊兒,你在信中說要離開本地出國留學,這樣可以擺脫中共的逼迫去海外信仰自由的國家信神了,這是神開闢的出路,是神的愛。俊兒,以後媽媽雖不在你身邊,但神是我們的依靠,是我們堅強的後盾,不論你在哪裡,遇到什麼事,都要多多禱告依靠神,神會帶領我們度過這段黑暗、艱難的日子。就像神的話說:『你們必在我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強不動搖,因著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九篇說話》)俊兒,今天我們遭受中共政府的逼迫、抓捕受了一些羞辱、痛苦,這都是神的祝福,藉著這樣的惡劣環境,我們才看清了中共抵擋神的惡魔實質,我們的心志、毅力等都得到了磨煉,對神的信心越來越大,我們的生命也逐漸得以長大,臨到事也學會了依靠神,這苦受得太值了!所以,不管臨到什麼環境,我們都要持守對神的忠心,受盡當受的苦為神站住見證。俊兒,你從小就比較任性,嬌生慣養,但從你的經歷中看到,藉著中共逼迫的環境你變得聽話、懂事了,還會做飯、做家務活了,更重要的是,你選擇了信神這條路,在教會盡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媽媽很欣慰。神給了我們生命,給了我們這口氣息,我們受造之物理當信神、敬拜神,媽媽希望你不管走到哪裡都能追求真理,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

看著媽媽寫的信,我一次次地抹去臉上的淚水,心裡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曾經的我是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刁蠻小公主,自從媽媽離家後,我學會了獨立,學會了依靠神、仰望神。更重要的是,藉著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我對它邪惡反動的惡魔實質有了分辨,也真實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邊看顧我,帶領我。當我被人譏笑、消極軟弱時,神話語扶持、供應使我剛強;當我臨到難處、挫折時,神藉著弟兄姊妹給我交通真理,還興起人事物幫助我,使我有信心勇於面對。有神話語的陪伴帶領,我心裡特別踏實、溫暖,對神的信心也越來越大了。這些年,藉著聚會讀神的話,我也學會了分辨正反面事物,沒有被世界邪惡潮流引誘、迷惑,知道追求真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人生正道,是我該追求的目標。感謝神!

「Althought my family is not by my side, God is always with me.(雖然我沒有家人的陪伴,但是神一直與我同在。)」同學們一個個向我投來了讚許、肯定的目光。這時,老師從我身後走了過來,不知她什麼時候就已經站在背後聽我的故事,她對我說:「Jun, through your story, we know that the CCP government is lying. In fact, they have always been persecuting Christians. There is no religious freedom or human right in China. We are willing to do our best to help you!(俊,通過你的故事,我們知道了中共政府的謊言,其實它們一直都在迫害基督徒,在中國沒有信仰自由,沒有人權自由。我們願意盡自己所能為你提供幫助!)」

這時,上課鈴聲響了,我轉過頭看著窗外,想到今年是離開媽媽的第十年,雖然不能和媽媽團聚,但有神的陪伴我不再感到孤單。我只願好好追求真理,盡好自己的本分,還報神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