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國度時代神所發表的性情是什麽?

40

相關神話:

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我的憐憫發表在愛我而捨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惡人所受的懲罰也正是我公義性情的證據,更是我烈怒的見證。當災難降臨之時,所有抵擋我的人都落在了飢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惡多端曾經跟隨我多年的也難逃罪責,他們同樣地落在了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災難中惶惶不可終日。而那些跟隨我忠心無二的人則拍手稱快,稱讚我的大能,舒暢的心情難以表達,活在我從未賜予人間的歡樂之中。因為我寶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惡行。我帶領人類至今巴望得著一班與我同心合意的人,而那些並不與我同心合意的人我從未忘記,從來都是將他們恨在心裡,只等待機會報應其惡行,從而一睹為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神恨惡大紅龍的所有子孫,更恨惡大紅龍,這是在神心中怒氣的根源,似乎神要把所有屬於大紅龍的東西都扔在硫磺火湖之中焚燒淨盡,甚至有時似乎神將要伸出手來將大紅龍親手滅沒,這樣才除去他的心頭之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三篇說話的揭示》

我的公義、威嚴、審判將永遠長存,直到永遠,因我開始是慈愛、憐憫,但這並不是我完全的神性的性情,只有公義、威嚴、審判才是我——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性情。在恩典時代,我是慈愛、憐憫,那是因著我要完成的工作,我就有了慈愛、憐憫,但在這之後就不需要什麼慈愛、憐憫(從此以後再沒有),全是公義、威嚴、審判,這才是我的正常人性加上完全神性的完全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九篇說話》

當舊世界存在之時,我要向列國大發烈怒,頒布向全宇公開的行政,誰若觸犯將遭到刑罰:

我面向全宇說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說,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我要將天上的眾星都重新更換,太陽、月亮因我而更換,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萬物重新更換,因我的話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換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毀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沒;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

我要刑罰一切從我生但又不認識我的人,來顯明我的烈怒的全部,顯明我的大能,顯明我的全智。在我一切都是公義,絕對沒有不義,沒有詭詐,沒有彎曲,誰若是彎曲詭詐的必定是地獄之子,必定是生在陰間的,在我一切都公開,說成必成,說立必立,無人能改變,無人能效仿,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十六篇說話》

凡我愛的必存到永遠,凡抵擋我的必被我刑罰到永遠,因我是嫉妒人的神,對所有人的所有作為都不輕易放過,我要鑒察全地,以公義、以威嚴、以烈怒、以刑罰出現在世界的東方向萬人顯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

相關內容

全能神的發表《「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神話語詩歌《神帶著審判降臨》
《愛的使命》精彩片段:審判已從神家起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