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為什麼稱第二個時代為恩典時代

184

耶穌代表恩典時代的所有工作,他道成肉身,釘了十字架,也開始了恩典時代,他是來釘十字架完成救贖工作的,也是結束律法時代開始恩典時代的,所以稱他為『大元帥』『贖罪祭』『救贖』。因此耶穌作的工作與耶和華作的工作內容並不相同,但原則是相同的。耶和華開始了律法時代,建造了在地作工的根據地,即發源地,也頒布了誡命,這是他作的兩項工作,是代表律法時代的。耶穌在恩典時代作的工作,他並沒有頒布誡命,而是成全了誡命,以這個方式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長達兩千年的律法時代,他是來開始恩典時代的,是開路的先鋒,但是他最主要的工作還是救贖。所以他作的工作也是分為兩項:開闢新時代,釘十字架,完成贖罪的工作,之後離人而去。從此人類便結束了律法時代,開始了恩典時代。

耶穌作的工作,是按著當時的那個時代的人的需要作的,按著他的工作,他是來救贖人類、赦免人的罪,所以他帶來的全部性情是謙卑、忍耐、愛心、敬虔、包容與憐憫慈愛,給人帶來的是豐豐富富的恩典、祝福,也是人所享受的應有盡有的享受之物,人所享受的盡都是平安喜樂與耶穌的寬容、耶穌的愛心,還有他的憐憫與慈愛。當時人所接觸到的,之所以有大量的享受之物,心裡平安踏實,靈裡得安慰,以救主耶穌為依靠,他們能得到這些,都是與他們所處的時代有關係。在恩典時代,人已經經受了撒但的敗壞,要想作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必須得有豐豐富富的恩典,有不計其數的包容與忍耐,更得有能夠足以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以便達到作工果效。在恩典時代的人,所看到的僅僅是我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即耶穌,他們只知道神能憐憫人、能包容人,他們所看到的僅僅是耶穌的憐憫與慈愛,這些都是因為他們生在恩典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

「第一次道成肉身需要為人醫病趕鬼,因他所作的工作是救贖,為了救贖整個人類,他務必得對人有憐憫有寬容,未釘十字架以先他作的工作就是為人醫病趕鬼,這工作就預示著他要將人從罪中、從污穢中拯救出來。因著是恩典時代,所以說他得為人醫病,以此顯一些神蹟奇事,這些神蹟奇事是恩典時代恩典的代表,因為恩典時代主要以賜給人恩典為主,以平安、喜樂或物質的祝福作為恩典時代的標誌,作為人信耶穌的標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相關內容

  • 為什麼說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著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著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著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著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

  • 國度时代神為什麼道成肉身作工在中國?

    中國人從來都不信上帝,從來沒事奉過耶和華,從來沒事奉過耶穌,就會磕頭燒香、燒紙拜佛,就會敬拜偶像,都悖逆到極點了,所以人的地位越低下,越能證明神在你們身上所得的更是榮耀。……假如說雅各的後代就生在中國這片土地上了,就是你們這些人,那在你們身上作工有什麼意義?

  • 恩典時代神為什麼道成肉身作工

    因為神若不道成肉身就是人看不著而又不可接觸的靈,而人都是屬肉體的受造之物,人與神是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而且具有不同性質,神的靈與屬肉體的人格格不入,根本沒法『建交』,而人又不能成為靈,這樣,只有神的靈成為一個受造之物來作他原有的工作,因為神能升到至高處也能降卑為一個受造的人,作工在人中間,與人同生活,但人卻不能升為至高成為靈,更不能降到至低處,所以,非得神道成肉身作工作。……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能釘十字架來救贖人,而神的靈根本沒法釘十字架來作人的贖罪祭。

  • 國度時代神作工的目的與意義

    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

  • 恩典時代神作工的目的與意義

    耶穌說「我來了不是救贖義人,乃是救贖罪人,讓罪人的罪得赦免」,如果耶穌道成肉身帶來的性情是審判與咒詛,而且從來不容人觸犯,那樣人就永遠沒有機會被救贖,那時,人永遠屬於罪,這樣六千年經營計劃只能停止在律法時代,以至於律法時代持續六千年,人的罪只能越來越多、越來越深,造人類的全部意義就歸於烏有,人只能在律法之下事奉耶和華,但人類的罪過卻超過了起初所造的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