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講道交通:愚拙童女為何被顯明淘汰?

219

「所謂的『聰明童女』就是表現在能認識神的聲音,能聽出『新郎』的聲音,因此能接受、順服基督,這樣就把實際的神接回家了,而『愚拙的童女』就是因為不認識『新郎』的聲音始終聽不出神的聲音,所以就拒絕了基督,還在繼續守望著渺茫的神以致被撇棄淘汰。可見,信神沒有真實的信心是很難接受基督的,拒絕接受基督的人就錯過了『良人的婚筵』,不能被主接回天國的家,這樣就不能進入神給人預備的地方。所以,信神能否接受末後的基督、順服基督的作工這是決定人信神成敗的關鍵。」

摘自《上面的講道交通·宗教界為什麼長期以來一直在事奉神卻抵擋神》

「聰明童女會聽的聲音,主要是因為聰明童女都是喜愛真理、尋求真理的人,他們渴慕神的顯現,所以在主來的事上就能尋求考察,會辨別主的聲音。愚拙童女因不喜愛真理,所以在主來的事上也不會尋求考察,只會死守規條。他們中有的人持守凡不是駕著白雲來的主,一律不接受、不考察;還有的人完全聽任宗教界牧師長老的擺佈,牧師長老怎麼說,他們就怎麼聽、怎麼跟,他們名義上信主,實際上跟隨、順服的是牧師長老,自己卻不考察真道,更不會辨別主的聲音;有的人愚拙更甚,因著末世有假基督出現,對真基督也不尋求考察,還能否認定罪,這不是因噎廢食了嗎?這都是愚拙童女的表現。」

摘自電影劇本答題

聖經裡主耶穌預言他再來的時候,提到有兩種人,就是把所有恩典時代的信徒用聰明童女、愚拙童女來作比喻:凡是能聽見神聲音的,就是聰明的童女;凡是聽不見神聲音的,聽見了也不相信,還能否認的,就是愚拙的童女。你們說愚拙的童女能不能被提呀?(不能。)那這個聰明和愚拙用什麼來顯明啊?就是用神的話。『這有一本《話在肉身顯現》,你看看這些話怎麼樣,你瞅瞅。』有的平信徒一看完,『哎呀,這話深,這話有真理。』『你再細看看。』『這不是一般人能說出來的,好像是從神來的。』『你再細看看。』『哎呀,這是神的聲音吧,這可不是人的話呀!』你看看,這個人有福了,他是聰明的童女。那個愚拙的童女呢,有的是牧師,有的是長老,有的是講道人,還有的是吃餅得飽的糊塗信,他們看完神的話怎麼樣?『哎呀,這話不合我的觀念想像,我不這麼領受。』再一細看,『哎呀,有的話講的好像有道理,但是不可能啊,神不能那麼作。』又不合他的觀念想像。幾個『哎呀』以後,他說:『這不是神話,不能接受啊。假冒,假基督,迷惑人的,別信了啊!』這是什麼人呢?法利賽人,愚拙童女,對不對呀?聰明童女和愚拙童女是怎麼被顯明的?是神的話把他們顯明了,是神的話在末世使人各從其類,把人劃分類別,然後神開始賞善罰惡。」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三十三輯》

「神今天這麼作你們看實際不實際呀?實際,應驗了耶穌所說的綿羊和山羊的比喻,綿羊和山羊用什麼區分?看看誰認識神的聲音接受主的再來,『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最後這些人蒙拯救了,那些不接待主的、信主卻不承認他的就被淘汰了,這是不是指今天整個宗教界不接待神的再來呀?我們這些人接待了,我們這些人站在一邊,他們站在一邊,就這麼把真信的、假信的,接待主的、不接待主的,認識神聲音的、不認識神聲音的全分出來了,用道成肉身這個事實來顯明人太智慧了,這才叫神的全能、神的智慧。到有一天這些人蒙保守進入國度了,那些宗教人物、宗教牧師在那兒控告,神怎麼回答?用耶穌五個聰明童女、五個愚拙童女的預言比喻就可以回答,那她們是怎麼分開的?就是半夜的時候誰聽見新郎的聲音了誰就是聰明的,誰沒有聽見誰就是愚拙的,所以末世神道成肉身發表神的話,聽見神的聲音、承認是神的聲音的就是聰明的童女,聽見神的聲音不承認是神的聲音、不承認是神的話拒絕接受的就是愚拙的、被淘汰的,這是不是應驗了耶穌所說的這些預言比喻呀?神的作工最顯明人,神的作工方式是最智慧的,這樣作工才顯出神的公義,顯出神的聖潔,顯出神的全能。」

摘自《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對各地傳福音問題的解答》

「聰明童女和愚拙童女是怎麼被顯明的?是神的話把他們顯明了,是神的話在末世使人各從其類,把人劃分類別,然後神開始賞善罰惡。賞善怎麼賞啊?聰明童女被提到神面前赴筵席,最後達到得潔淨、被成全,這就是得賞賜,是神的賞賜、恩待。愚拙童女不管信主多少年,為主有多大花費,受多大苦,因為他否認神的話、拒絕神的話,沒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新郎來了沒認而被淘汰,落在黑暗中哀哭切齒,這個結果叫什麼呀?這叫罰惡。對一切拒絕、否認、抵擋神末世作工的人,神都讓他落在黑暗中,也就是把他放在大災難裡,這是不是罰呀?今天我們凡是來到全能神面前的,天天吃喝神話,天天聽講神的道,交通真理,這是不是神對我們的賞賜、祝福啊?這就是神對這些聰明童女的賞。」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三十三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