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中共與宗教界的邪惡實質到底是什麼?

370

參考聖經

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啟示錄12:9)

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馬太福音23:33)

相關神話語

「所說的大紅龍並不是一條大紅龍,而是與我相對的邪靈,『大紅龍』是它的代名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十六篇》

「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溫暖在哪裡?人間的歡迎在哪裡?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

「妖魔鬼怪在世橫行一時,將神的心意、將神的心血封閉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惡極,怎能不叫神著急?怎能不叫神生發怒氣?嚴重地攔阻、抵擋神的工作,太悖逆!就連那些大小妖精都狗仗人勢,隨風起浪,明知真理故意抵擋,悖逆之子!似乎它的閻王爺現在登上了帶著『王』的寶座,它便悠閒自得、目中無人。有幾個尋求真理、隨從正義?都是豬狗一般的畜生帶著一群臭蒼蠅在糞堆裡搖頭晃腦、興妖作怪,自以為自己的『閻王爺』是最大的『王』,豈不知自己是臭蒼蠅一個?而自己卻倚仗著豬狗爹娘污衊神的存在,渺小的蒼蠅認為自己的爹娘大如齒鯨,豈不知自己太小而爹娘卻是比自己大幾億倍的骯髒的豬狗?不知自身的卑賤卻仰賴著豬狗身上的『腐臭之氣』到處橫行,妄想繁殖後代,不知羞恥!掛著綠色的翅膀(指打著信神的旗號)便自以為了不起,到處炫耀自己的美麗、漂亮,將自身的污穢都偷偷地甩在了人的身上,而且還洋洋自得,似乎用自己一雙掛著五彩的翅膀來掩蓋自身的污穢,從而逼迫真神的存在(指宗教界的內幕)。人哪裡知道,蒼蠅的翅膀縱然美麗迷人,但它畢竟是一個滿腹骯髒、滿身毒菌的小小的蒼蠅,倚仗著豬狗爹娘橫行於世(指逼迫神的宗教界的官員倚仗國家的大力支持而背叛真神、背叛真理),猖狂已極,似乎猶太法利賽人的幽魂又隨著神遷回了大紅龍國家,遷回了它的老巢,開始了又一次的逼迫工作,接續它幾千年的工作,這夥敗類,終歸得滅亡於地!似乎幾千年後的污鬼更加『老奸巨猾』,總想暗自破壞神的工作,詭計多端,要將幾千年前的悲劇重新『上映』在它的故國,逼得神幾乎要高呼出聲來,恨不得返回三層天將其滅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撒但表面仁義道德,實質凶殘邪惡

撒但欺世盜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著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痺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毀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凶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此時的撒但再也裝不出一副讓人可信賴的正人君子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隱藏在那張假羊皮下醜陋的惡魔本相。撒但的陰謀一旦敗露,它的本相一旦被揭穿,它便暴跳如雷、獸性大發,它殘害人、吞吃人的慾望便變本加厲,因它被人的醒悟而激怒,被人嚮往自由、嚮往光明、掙脫撒但牢籠的心願而對人產生了強烈的報復。它的暴跳如雷是為了維護它的邪惡,也是它凶殘本性的真實流露。

撒但所作處處流露它的邪惡本性,從它開始迷惑人跟從它到它利用人與它同流合污,再到它的本相被揭穿,被人認清、棄絕之後,撒但對人產生的報復,等等這一切撒但在人身上所行的種種惡行,無一不暴露撒但的邪惡實質,無一不證實了撒但與正面事物無關的事實,無一不證實了撒但是一切邪惡事物的源頭。它所作的一切都是在維護它的邪惡,都是在維持它惡行的繼續,都是與正義的正面的事物相違背的,都是毀壞人類正常的生存法則與規律的,都是與神敵對的,都是神的烈怒要毀滅的。雖然撒但也有怒火,但它的怒火是它邪惡本性的發洩方式。撒但氣急敗壞、暴跳如雷的原因就是:它不可告人的陰謀被揭穿,它的詭計難以得逞,它取代神、充當神的野心與慾望受到了衝擊、受到了攔阻,它掌控全人類的目的從此化為泡影,永遠都不能實現。是神一次又一次烈怒的降下制止了撒但陰謀的得逞,中斷了撒但邪惡的滋生與氾濫,因此撒但對神的烈怒既恨又怕。神每次烈怒的臨及不但揭穿了撒但的醜惡本相,也讓撒但的邪惡慾望都暴露在光中,同時,撒但對人類所爆發怒火的原因也暴露無遺。撒但怒火的爆發是它邪惡本性的真實流露,是它陰謀的暴露,當然,撒但每一次的被激怒都預示著邪惡事物的被毀,預示著正面事物將得以保護、得以繼續,也預示著神烈怒的不可觸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撒但作的那些事,撒但顯的異能叫什麼呢?是不是能力呢?能不能叫權柄呢?當然也不是!撒但引導邪惡潮流,處處攪擾、破壞、打岔神的工作,這幾千年來,它對人類所作的除了敗壞、殘害人類之外,除了引誘迷惑人墮落、棄絕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絲毫值得人紀念、值得人誇讚、值得人寶愛珍惜的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被它敗壞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遭到它的殘害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棄掉神走向死亡嗎?既然撒但沒有權柄沒有能力,那對它所作所行的實質該有怎樣的定論呢?有的人定義撒但的所作所為為雕蟲小技,而我認為對撒但這樣的定義不太妥當,它敗壞人類的惡行那是雕蟲小技嗎?撒但殘害約伯的那種邪惡氣勢與撒但殘害約伯想吞吃約伯的強烈慾望,斷乎不是雕蟲小技就能得以實現的。回想當初,頃刻之間,約伯漫山遍野的牛羊沒有了,頃刻之間,約伯的萬貫家產都沒有了,那是雕蟲小技能達到的嗎?從撒但所作所行的性質來看,都與破壞、打岔、毀壞、殘害、邪惡、惡毒、陰暗等等這些反面的詞相匹配,相吻合,所以,一切非正義與邪惡事物的發生都與撒但的行徑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也都與撒但的醜惡實質密不可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強,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麼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麼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麼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參考講道交通:

「中共無神論政府為什麼對全能神教會竭力地反對、定罪呢?甚至宗教界也逼迫、定罪,這是什麼問題?他們有沒有理智,有沒有人性?中共定的法律說宗教信仰自由,為什麼還定罪人家是邪教?你根據什麼說人家是邪教?人家讀的都是神的話,都是真理,你定罪人家,到底是誰邪惡,誰是魔鬼撒但?這是不是說明這樣的人類太敗壞、太邪惡了?敗壞人類和有正常人性的人類有什麼區別?有正常人性的人類能接受真理,喜歡信神,歡迎神的到來,渴慕神的顯現,能順服神的作工;敗壞人類正好相反,敗壞人類沒有良心理智,喪心病狂,不接受真理,不歡迎神到來,竭力地否認神,知道是神也抵擋、拒絕,還能瘋狂地定罪神、驅逐神,甚至把信神的人、信神的教會都定為邪教並且取締。可見,敗壞人類瘋狂到什麼地步了!……所有的宗教及宗教界的領袖都在定罪真道,都在定罪神的作工,是真道他們就定罪,不是真道,光是宗教信仰的他們不定罪,光搞宗教儀式的他們不定罪。他們定罪的是能接受真理的人,定罪的是被真理改變的人,定罪的是有正常人性活出、真正對神有見證的人,這說明宗教界是屬撒但的,是被敵基督控制的、與神敵對的團體,屬於撒但勢力,這是事實。我看到各宗教團體定罪神、定罪神作工雖然有很多的話,但是他們沒有真理,不能用真理來辯論,他們對真理、對事實沒法反駁,光是造謠、毀謗、定罪、謾罵。他們如果有真理,那和咱們辯論辯論,他們敢反駁神的話嗎?他們敢用自己的真實經歷來反駁神的話嗎?沒有一個敢反駁的。這證明什麼?他們沒有真理,沒有真理他們就沒權力反駁,沒資格反駁,也沒有能力反駁。既然神的話你沒法反駁,你為什麼還定罪、抵擋?這是人的本性問題,這代表人的撒但性情。你就算有真理,你反駁神的話,證明你性情不好;你沒有真理還能造謠、毀謗、論斷,說明你是魔鬼,魔鬼才說謊話,才造謠言。有正常人性的人都喜歡說真話,都喜歡根據事實真相說話,沒有一點欺騙,而有撒但敗壞人性的人都喜歡說謊話,喜歡編造謠言來毀謗、論斷真道。宗教界所幹的這些事說明什麼問題?他們沒有正常人性,沒有真理。根據他們所做的,看他們所結的果子,就知道他們沒有真理,他們是魔鬼。為什麼說他們是魔鬼?因為他們能有意識地編造謊話、編造謠言,瞪著眼睛說瞎話,這不是魔鬼是什麼,這就不是有人性的人!這不是真正的人能做出來的。根據耶穌所說的話,『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5:37),可以看出編造謊話、編造謠言的就是那惡者,就是魔鬼,魔鬼從起初就是說謊話的。你反對一個宗教,反對一個教會,反對一個團體,反對一班經歷神作工的人,你得說點真話,你得用事實根據說話,你為什麼能編造謠言毀謗、論斷?你說的話沒有根據你還要說,這不就是鬼性嗎?瞪著眼睛說假話,搞欺騙,這就是魔鬼!」

摘自《講道交通(六)·只有具備真理才能脫去敗壞人性、活出正常人性》

「今天宗教界的領袖對神的末世作工都說了哪些話清楚吧?這就不用重複了。他們跟全能神有私人恩怨嗎?(沒有。)那他們為什麼這樣論斷?他們不是神經病,抓住誰就論斷誰,他們都是有頭腦、有文化的人,他們不是隨便說話的人,那他們這個論斷代表什麼?代表他們是屬撒但的人。他們說話的原則是什麼?只要不符合他們的觀念、想像,只要危害他們在宗教裡的地位、名譽、形象,他們都可以當作仇敵來攻擊、論斷。『你全能神來了,一個勁兒地傳國度福音,如果宗教裡的人都去聽你的道,都跟隨了你,誰還跟隨我呀?誰還崇拜我呀?那我的地位往哪兒放?我的飯碗不就沒了嗎?所以為了保住我的地位、飯碗,我就要跟你拼命,我就要攻擊你,就要論斷你,就要不擇手段地毀謗、褻瀆你!』這就暴露了宗教領袖抵擋神的撒但本性實質,他們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地位、飯碗以及在人心目中的形象而與神為敵。當他們這樣與神為敵的時候,他們還考慮自己的結局嗎?還考不考慮自己以後能不能得救啊?(不考慮。)他們怎麼就不考慮呢?他們不怕死啊?他們知不知道『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太12:31),『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太12:32)這兩段經文?有人說知道,知道為什麼他們還敢這樣論斷呢?就是因為他們沒有敬畏神的心,他們把地位、名譽、飯碗看得高於一切,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所以在涉及地位、飯碗的時候,他們就能拼命,就能玩命,不顧死活也要與神敵對,甚至魚死網破也在所不惜。這是不是撒但的本性啊?知道這段經文對於有撒但本性的人來說沒有用處,約束不住他。那這樣的經文、這樣的神的話對什麼樣的人有用?對那些喜愛真理的人、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就有用了。對這些法利賽人、宗教界領袖來說約束不住他們,這些人肆無忌憚,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那是不要性命,玩命地與神敵對,寧可魚死網破也要與神對抗到底,這就是撒但本性。現在我們把這些人敢說褻瀆神的話的實質看得差不多了。

可能有的人還說:『他們是因為不認識神才這麼說的。』這話成立不成立?(不成立。)為什麼不成立?你說話得根據事實,得有原則,亂說不行。如果說你恨撒但,恨氣沖天,衝破理智,怎麼解恨怎麼說,這行,這不是犯罪,因為撒但它太可恨了。但是神作工是來拯救人,他跟你沒有私人恩怨,你為什麼要恨神呢?你為什麼對神就敢肆無忌憚地加以論斷、褻瀆?這是什麼問題?你不認識就隨便論斷,你不認識的人多了,看這樣你不是光隨便論斷、褻瀆神的問題,你對所有的人都能隨便論斷,這是不是魔鬼撒但哪?誰說的符合真理、誰不合你意你都能論斷,這是什麼本性?這樣的人有人性嗎?這就是典型的魔鬼撒但。」

摘自《講道交通(十一)·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的講道交通(十五)》

「『它的暴跳如雷是為了維護它的邪惡,也是它凶殘本性的真實流露。』外國人一般看不見中共的凶殘,為什麼?因為中共不敢動外國人,它對外國人就是一個勁兒地讓步、妥協,假冒為善充當偽君子;對國內的老百姓那是殘暴如狼、凶殘至極呀,尤其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治死了無數大學生、知識分子啊!中共把有信仰的團體抓到監裡,甚至對手無寸鐵的家庭婦女、老太太、小女孩大打出手,殘酷迫害,沒有一點人性啊!這就是中共政府——大紅龍政權的邪惡!信神的人辦護照出國絕對不行,抓住一個往監獄裡送一個,信神的人一旦逃到國外,中共還要追到國外,要與海外國家簽訂遣送條約,要求外國政府把信全能神的人都遣送回中國。這是什麼問題?它對信神的人怎麼這麼殘暴、這麼狠毒、這麼凶惡呢?這是不是撒但的邪惡實質啊?現在我們從中共身上看見什麼了?到底什麼是撒但我們看清楚了,撒但的邪惡實質我們看清楚了。認識撒但怎麼認識?就從中共這個大紅龍政權身上認識,那是最準確的。」

摘自《講道交通(十二)·關於神話〈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十一)》

「大紅龍到底是什麼?大紅龍與撒但有什麼關係呢?撒但起初敗壞人類是藉著古蛇來試探人類,向人類說話。古蛇是動物,它為什麼能向人說話呢?是撒但這個邪靈附到蛇身上來敗壞人類,所以古蛇就是撒但的化身。從撒但附到古蛇身上敗壞人類這事來看,古蛇和撒但又是什麼關係?在靈界它就叫撒但,它就是邪靈,但是來到人間,它附到蛇的身上來敗壞人類,它就叫古蛇。在靈界來說,撒但就是邪靈,在物質世界來說,它附到一夥惡魔身上,它就是大紅龍,大紅龍就是撒但的化身,一點也不差。所以,當邪靈投胎到這一夥惡魔身上的時候,它就叫大紅龍,當它離開這夥惡魔的時候,它就叫撒但。在靈界,它是撒但,在物質世界、在人類中,它就是大紅龍,這就是撒但與大紅龍的關係。準確地說,大紅龍就是撒但這個邪靈的化身,大紅龍就是撒但的真實形象,大紅龍所有抵擋神、背叛神的滔天罪惡就是撒但的所作所為。撒但是各種邪靈的首領,所有跟隨撒但的邪靈就組成了撒但的體系。在這個邪惡的體系裡,大紅龍就是撒但的頭,遠遠超過一切的邪靈,它是萬惡之首、罪惡之源。這個邪靈曾在歐洲遊蕩,發起了共產主義的邪惡理論,為禍歐洲、亞洲幾十個國家,殘酷地敗壞了人類百年之久,致使人類否認神、抵擋神、背叛神達到罪惡頂點。大紅龍就是敗壞、迷惑人類的罪魁禍首,是一切邪惡勢力的總根源……」

摘自《講道交通(三)·怎樣認識、分辨大紅龍的本性與大紅龍的毒素》

相關內容

  • 中共與宗教界瘋狂抵擋定罪神結局是什麼?

    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

  • 怎樣追求真理才能不受謠言迷惑?有哪些實行原則?(上)

    現在聖靈所走的路也就是神現實的說話,所以人要走上聖靈所走的路就得順服、吃喝道成肉身的神的現實說話。他作的是話語的工作,一切都從他的話語說起,一切都建立在他的話語之上,建立在他現實的說話之上,無論是要定真道成肉身的神,還是要認識道成肉身的神,都要在他的話上多下功夫,否則,人都一事無成,都一無所有。

  • 中共政府為什麼瘋狂鎮壓、殘酷迫害全能神與全能神教會?

    為什麼舉國上下這樣瘋狂地迫害全能神教會?根源在哪兒?就是因為大紅龍太害怕全能神了,太害怕全能神發表的真理的道,太害怕中國人民看見全能神的話接受全能神、跟隨全能神。所以它認為全能神才是它的心頭大患,甚至比敵國更可恨,更可怕,所以調動軍隊來剷除全能神教會。

  • 神是怎樣對待聽信撒但謠言背叛神之人的?

    我關心的仍是你們每一個的所作所為與所有表現,以此來定規你們的結局,不過我仍要聲明的是:那些在患難中並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於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著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於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

  • 舉例剖析分辨中共與宗教界的謠言鬼話(上)

    撒但從起初就說謊,這謊言有幾種:一種是無中生有的謊言,根本沒有的事,它是道聽途說就給你安上了,這是一種謊言;還有一種是添枝加葉的謊言,一添枝加葉跟事實又不符了;還有一種是歪曲事實、顛倒黑白的謊言,它把正的給你說成反的,把反的給你說成正的。主要就這三種謊言,這是常見的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