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問題(13)我們信主多年一直認為,人只要實行謙卑、忍耐,弟兄姊妹彼此相愛,並且效法保羅,為主撇棄花費、勞苦作工,就是在遵行主的道,主來時就能被提進天國,正如保羅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但你們卻見證,信主必須得接受全能神末世的審判工作得著潔淨,才能蒙神稱許進入天國。那麼請問:我們信主多年為主花費、勞苦作工,如果沒有接受全能神的末世審判工作,到底能不能被提進天國?

解答:多數信的人都認為,能效法保羅為主撇棄花費、勞苦作工,這就是遵行主道啊,主來的時候,就有資格被提進天國了。這種觀點已經成為多數人的觀念,但這種觀點有主的話作根據嗎?我們這樣追求合主心意嗎?這樣效法保羅為主勞苦作工,真是在遵行主的道嗎?真有資格進天國嗎?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主耶穌說得很清楚,唯獨遵行神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主耶穌並沒有說為主撇棄花費、勞苦作工的人就能進天國。有許多奉主的名傳道、趕鬼、行異能的人,他們也都是勞苦作工的人,不但沒有蒙主稱許,反而被主定為作惡的人。可見,保羅所說的「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這話與主耶穌的話是相違背的,根本不合主的心意。關於被提進天國的事,只有一條路,這是確定的,就是主耶穌曾經明確說過的話:「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3:20)這與主一同赴筵席,就是指接受神末世審判工作說的。我們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明白一切的真理,得著潔淨達到被成全,這就是赴筵席的成果。所以,我們敢確定,只有接受全能神的末世審判刑罰得著潔淨,才能進入天國啊。

我們都知道,只有主耶穌基督才是真理、道路、生命,所以對於怎樣才能進入天國,應該根據主耶穌的話才準確,保羅只是一個傳福音的使徒,他說話不能代表主,他所走的路也不一定是進入天國的路。因為主耶穌沒有見證保羅所走的路是正確的,主耶穌更沒有告訴人,讓人效法保羅。我們如果只根據保羅的話來選擇進入天國的路,就容易誤入歧途。主耶穌說的「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這句話告訴我們,我們必須得相信主的話,只有遵行神的旨意,這才是進入天國的路。末世主耶穌回來了,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如果我們聽見了神的聲音,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並且能在神的審判刑罰中得著潔淨,達到被成全,這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才有資格進天國,這是確定無疑的。那些只憑著熱心為主傳道,奉主的名趕鬼、行異能的人,他們不注重實行主的話,不尋求接受神現時的作工,那這些人能認識主嗎?是遵行神旨意的人嗎?為什麼主耶穌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3)這段經文真是發人深省啊!我們都知道,當初,猶太教的法利賽人走遍洋海陸地傳道作工,受了不少苦,付了不少代價,外表上他們好像是在為神盡忠心,其實他們只注重搞宗教儀式、守規條,並不注重實行神的話,不遵行神的誡命,甚至廢棄神的誡命,他們的所做所行完全違背了神的心意,偏離了神的道,所以主耶穌定罪、咒詛他們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太23:15)可見,我們所認為的「只要為主勞苦作工,到主來時就能被提進天國」這種觀點,純屬人的觀念想像,根本不合乎主的話。我們追求蒙拯救進天國必須得根據主耶穌的話才準確,如果我們忽略了主的話卻以保羅的話為根據,把保羅的實行法當作追求目標,這怎麼能得到主的稱許呢?

其實,在沒有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之前,我們信主都存有這樣的觀念想像,認為只要持守主的名,能為主撇棄花費、傳道作工,就是在實行主話、遵行主的道,到主來時我們肯定就能被提進天國。後來,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全能神的話說:「談到作工,人都認為作工就是為神跑路,各處傳道,為神花費,這樣的認識雖然是正確的,但是太片面,神對人的要求並不單單指為神跑路,而是更多的在靈裡的服事、供應。……作工並不是指為神跑路,而是指人的活出、人的生命能不能供神享受,作工是指用人對神的忠心、對神的認識來見證神,來服事人,這是人的責任,是人都該認識到的。可以說,你們的進入就是你們的作工,你們是在為神作工的過程中追求進入的。經歷神不僅是會吃喝神的話,更重要的是得會見證神,能事奉神,也能服事、供應人,這是作工,也是你們的進入,是每個人都該做到的。有很多人只注重為神跑路,各處講道,卻忘記了個人的經歷,忽略了屬靈生活的進入,所以才導致了事奉神的人成了抵擋神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二)》)看了全能神的話我才認識到,神要求人的作工並不是單指為神受苦、跑路、花費說的,最主要是指我們能實行、經歷神的話,作工講道能談出對神話語的實際經歷認識,帶領弟兄姊妹進入神話語的實際,這樣的作工才合神心意。回想我信主多年,雖然奉主的名各處作工講道,風裡來雨裡去,也受了一些苦,付了一些代價,但我並不注重實行、經歷主的話,所以,談不出實行主話的經歷見證,作工講道只能講一些空洞的聖經字句、道理,教導弟兄姊妹守一些宗教儀式、規條,這怎麼能帶領弟兄姊妹進入神話的實際呢?不僅這樣,在作工講道的時候,我還常常顯露自己,讓人高看;常常違背主的要求隨從自己的意思行事;為主有點撇棄花費,受點苦,付點代價,就認為自己是最愛主、對主最有忠心的人了,就不知羞恥地向神索取天國的福分,並且還高高在上,瞧不起那些消極軟弱的弟兄姊妹。因著我只注重憑熱心為主作工,卻不注重實行經歷主的話,結果信主多年,對主沒有絲毫認識,也沒有敬畏神的心,更談不上生命性情的變化了。而且因著信主多年,一直為主花費受了許多苦,我反而越來越狂妄自大,誰也不服,甚至說謊搞欺騙,處處流露撒但的性情。就我這樣的勞苦作工,根本沒有實行主話、順服主的實際,這又怎麼能達到認識主呢?像我這樣一個沒有真理實際、對主沒有認識的人,所做所行不都是在羞辱主、抵擋主嗎?怎麼能是高舉主、見證主呢?經歷了全能神的作工,我才認識到人無論信主多少年,無論怎樣勞苦作工,如果不經歷神末世的審判刑罰,永遠不可能成為遵行神旨意的人,不可能成為真實順服神、敬拜神的人,這是絕對的!

我們再看看宗教界那些牧師長老,他們雖然能為主撇下一切,勞苦作工,但他們作的到底是什麼工作?他們作工的性質又是什麼?他們信主多年,始終不追求真理,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沒法解決我們信神與生命進入的實際問題,他們常常講些空洞的聖經道理來糊弄欺騙信徒,並且處處見證自己為主傳道跑了多少路,作了多少工,受了多少苦,建立了多少處教會,等等,樹立自己讓人崇拜、跟隨,結果他們作工講道多年,弟兄姊妹不但沒有明白真理認識神,反而都崇拜他們、跟隨他們,不知不覺走上了崇拜人、背叛神的道路。大家說,牧師長老這樣的作工花費能說是在遵行主的道嗎?他們是不是在作惡抵擋主?尤其對待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多數牧師長老明知道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都是真理,全能神的作工完全是聖靈的作工,他們卻不尋求考察,反而為了維護他們的地位、飯碗,瘋狂地編造謠言,散佈各種謬論鬼話抵擋定罪全能神,把宗教界封鎖得針插不進、水潑不進。他們不許任何人尋求考察真道,更不許人到教堂裡見證神的作工,甚至還配合中共魔黨抓捕、迫害見證全能神的人,這不是明目張膽地與神為敵嗎?他們抵擋神的惡行比當年法利賽人抵擋主耶穌的惡行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啊!根據這些事實,我們還能說奉主的名撇棄花費、勞苦作工,就是在遵行神旨意嗎?還能說只要持守主的名,守住主的道,能為主跑路花費,就有資格被提進天國嗎?我們再來看幾段全能神的話就更明白了。

全能神說:「你說你一直跟著神受苦了,風裡來雨裡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難,但就是神所說的話你沒活出來,你就想天天跟著神跑就行了,你也沒想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你說反正你相信神是公義的,你為他受苦、為他跑路、為他奉獻,沒有功勞還有苦勞,他保證紀念你。神是公義的這不假,但這公義之中不摻有雜質,並沒有人的意思,不摻有肉體,不摻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擋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經受懲罰,一個不饒恕,誰都不放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我要的是什麼樣的人你得知道,國度裡不容許有污穢的人進去,不容許污穢的人玷污聖地,你雖然作了許多工作,你雖作工多年,但到頭來仍是污穢不堪,你想進我的國度,那是天理難容的事!從創世到如今我未曾對任何一個獻私情的人開過這樣的方便之門,這是天規,誰也打不破!你得追求生命,今天要成全的是彼得一類的人,是追求個人性情變化的人,是願意作神的見證、願意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就這樣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假如你就是為了得賞賜,不追求自己的生命性情有變化,那就一切都徒勞了,這是永不改變的真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全能神的話說得很清楚,神是聖潔、公義的,神絕對不容許污穢敗壞的人進入他的國度。

摘自電影劇本《我的天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