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為女兒奔波的那幾年(有聲讀物)

318

日本 楊雨晴

我出生在中國的一個小山村,一直過著平凡、簡樸的生活。因家境貧寒,十六歲初中畢業後我就去大城市打工了。十七歲那年,我認識了前夫,他大我十二歲。那時,他對我的關心、照顧讓我感到既有父親般的呵護又有哥哥般的關愛,能認識他我感到很幸運,也很幸福。有一次,他媽媽特意來看我,我本以為她見到我會很高興,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她見我年輕漂亮,又比她兒子小很多,就懷疑我和她兒子交往是別有用心。她當著我的面就對她兒子說:「你就不怕她另有所圖嗎?」聽到這話,我傷心痛苦極了,就在我無言以對時,前夫氣憤地對他媽媽說:「媽,如果你想拆散我們,那你就走吧!」聽到這話,我愣著了,一向溫和的他竟然為了維護我們的感情對自己的媽媽發火,我感動極了,認為他對我的愛是真實的,也覺得自己找到了真愛。後來,在父母的反對聲中,我還是為他生下了女兒。但沒想到幾年後,他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開始吃喝嫖賭,不僅把幾年打拼的積蓄全部賭光,還欠了外債。我沒辦法,只好把孩子交由婆婆帶,自己出去掙錢還債。我拼命地上班賺錢,而他卻瘋狂地賭錢,我賺多少也不夠他揮霍。為此我們天天吵架,最後我實在忍受不了就從家裡搬了出去。我本想帶著孩子離開這個傷心地,但前夫卻不讓我帶,說除非我給他二十萬元人民幣,他才把女兒給我。

我擔心前夫以後給女兒找個後媽,女兒會被欺負,也為了讓女兒跟著我能上好學校,接受好的教育,有好的未來,我就答應給前夫二十萬元。但對於幾年沒有上班的我,當時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錢,於是我又開始拼命地掙錢。就在這時,我媽媽和姐姐都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們讓我也信神、依靠神,但我當時根本無心信神,只想趕緊掙到二十萬元要回女兒。於是我一次次拒絕福音,一心撲在掙錢上。但讓我沒想到的是,當我拼命掙到二十萬元的時候,前夫還是不把女兒給我,又找了很多藉口讓我給他五十萬元人民幣。

因著要不回女兒,我天天借酒消愁,過著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但為了女兒能有個好的未來,我再次答應了前夫的無理要求,又開始為五十萬元的目標奮鬥。從此,我徹底成為錢的奴隸,晝夜不停地掙錢……後來,我在日本料理店上班時認識了現在的丈夫。因著前夫的傷害,我已經對婚姻失去了希望,但他溫柔體貼,也不嫌棄我和女兒,於是我和他結婚來到了日本生活。我到了日本後,女兒以為我不要她了,天天打電話哭著指責我不配做媽媽,還說恨我。女兒的話讓我心如刀割,心想:「你怎麼就不理解我的心呢?不是我不要你,而是你爸一直不讓我帶你走啊。」當時,我對自己發誓一定要把女兒要回來。之後,我更加拼命地工作,腦子裡除了錢就是女兒,心想等我賺夠五十萬元就可以把女兒帶來日本生活了。但當我讓前夫發來銀行賬號要匯款給他時,他又開口要一百萬元人民幣。前夫一次次的欺騙讓我傷心,痛苦不堪。回想這幾年來,我為了要回女兒拼命地工作,可到頭來得到的只有欺騙和痛苦,最後還把身體累垮了,只能在家休養。我越想心裡越難受,滿腹抱怨,覺得自己活得好苦、好累……

在這期間,母親和姐姐又勸我信神、依靠神,但我仍被女兒的事佔有,還是無心信神,直到2015年我也沒有要回孩子。回國後,媽媽再次苦口婆心勸我信神、依靠神,不要再與命運對抗了。媽媽說:「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一直悖逆神、拒絕神的拯救,想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這樣你只會越來越痛苦。從你臨到家庭婚姻痛苦的時候,神的救恩就臨到你了,可你總是憑自己去做,你以為給了錢你女兒就能回到你身邊,但是你做到了嗎?你奮鬥了幾年,結果怎麼樣呢?你的願望實現了嗎?你該好好想想人的命運真的在自己的手中掌握嗎?你還是信神、依靠神吧!只有神能拯救你!」說完,媽媽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如果一個人對待神宰人命運一事的態度是積極的,當他回顧自己走過的路,真實地體會到了神的主宰的時候,他便有了更真實的願望要順服神所安排的一切,也更有決心有信心讓神擺佈他的命運,不再悖逆神。因為他看到當人不知道命運是怎麼回事、不明白神主宰的時候,人自己任著自己的性子在迷霧中摸爬滾打、跌跌撞撞,那段路程走得太艱辛,也太心酸。所以當人認識到神主宰人命運的時候,聰明人便選擇認識、接受神的主宰,告別『靠自己的雙手來創造美好人生』的痛苦的日子,而不是繼續與命運抗爭,也不是繼續以自己的方式追求所謂的人生目標。沒有神的日子,看不到神的日子,人不能真切地認識神主宰的日子,每一天都過得沒有意義,毫無價值,苦不堪言。無論一個人身處何方,身兼何職,人的生存方式與人的追求目標給人帶來的都是無盡的心酸與難以釋然的痛苦,讓人不堪回首。人只有接受了造物主的主宰,順服造物主的擺佈與安排,追求得著真正的人生,人才能逐步擺脫所有的心酸與痛苦,擺脫人生的一切虛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神的話深深地觸動了我的心,為女兒奔波的一幕幕都浮現在了我的眼前。這些年我就是這樣任著自己的性子摸爬滾打走過來的,為了女兒我竭盡全力掙錢,一時都不停歇,繁重的工作壓力、前夫的蠻橫無理、女兒的誤解和我對女兒的牽掛、擔憂……將我折磨得身心疲憊,這其中的心酸、痛苦與煎熬只有我自己知道。今天,全能神把我活在痛苦中的根源與情形說得清清楚楚,我才知道我遭遇的折磨、痛苦都是因為我不認識人的命運是由誰主宰,一心想靠自己的努力來改變女兒的命運,可是無論我怎麼努力仍無濟於事,不但沒有改變什麼反而使自己受盡痛苦,傷痕累累。這時,我在心裡思想:「我是否真的該停下自己的腳步,安靜下來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我是否該把命運交在神的手中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我到底該何去何從?何處才是我心靈得享安息的港灣?」

當我還在思索時,媽媽說:「我們一起看看《搭上末班車》這部福音電影吧!孩子,現在是末了時代,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神最後一次拯救人的工作了,而且已經接近尾聲,相當於是最後一班車了,你可要用心考察啊。這幾年我和你姐多次給你傳福音,可你一直為了忙著掙錢不尋求考察真道,忙到現在還是痛苦不堪,什麼也沒有得著,這都是不接受神的拯救,活在撒但權下被撒但敗壞的苦果啊,只有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你的生活才有希望啊!」聽了這話,我開始認真地看起電影來。電影中談了很多神作工的內容,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接觸過太多信仰的我竟然看懂了,最打動我的是主人公從抵擋神的作工到接受福音的過程,他的反思、認識讓我感同身受,倍受感動,我流下了懊悔的淚水,覺得自己也像主人公一樣,是個悖逆之子啊!我一次次地拒絕神的末世救恩,一直靠著自己苟活在這個世界上嘗盡了苦頭,從來沒有享受過一絲真正的平安、喜樂,我真後悔沒有早點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看完電影,我醒悟了,決定搭上這班末班車,跟隨全能神、依靠全能神活著,以後再也不靠著自己的雙手去拼搏了。因我知道了,是神造了我,是神主宰著我的一切,只有神能改變我的命運,我願意來到神面前,接受全能神作我的主、作我的神!

回日本不久後,我就過上了教會生活。看到全能神教會網站和視頻裡有那麼多弟兄姊妹時,我驚呆了,沒想到不但日本有那麼多人信全能神,加拿大、美國、韓國等好多個國家都建立了全能神教會,神的國度福音已向各國各方擴展,此時,我更加確定自己是搭上了「末班車」。我感謝神不以我的悖逆待我,還多次給我機會拯救我,將我帶回神的家中。我何德何能蒙神如此恩待,我暗立心志要堅定不移地跟隨全能神。

之後,通過聚會、讀神的話,我更加明白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也看到了撒但對人的敗壞苦害。我看到神的話說:「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所以人的一生盡是撲朔迷離,從未享受過神為人預備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讓撒但糟踏得破爛不堪,到了今天,人更是精疲力竭、無精打采,根本無心去搭理神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一)》)「在一個人成長的過程當中,他受到哪些人事物的薰陶與影響,學到了哪些知識與本領,養成了哪些習性,這些都是人不能選擇的。一個人的父母、親人是誰,周圍人事物是什麼,人不能選擇,而他與周圍人事物的關係如何,周圍人事物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對他有怎樣的影響,同樣都是人不能選擇的。那麼這一切都是由誰決定,誰來安排的呢?既然不是人能選擇的,也不是人自己決定的,當然更不是自然形成的,那麼這一切人事物的形成不言而喻就都掌握在造物主的手中了。造物主為每一個人安排了特定的出生背景,當然也為每一個人安排了特定的成長背景。如果說一個人的出生為周圍的人事物帶來了改變,那麼一個人的成長也不免會影響其周圍的人事物。就如有的人出生於貧寒之家,卻在富足的生活環境中長大,而有的人的出生給富貴之家帶來衰落,因而在貧苦的生活環境中長大。任何一個人的出生都不是在一個特定的規則下出現的,而任何一個人的成長背景也沒有其規則與必然性,這些都不是人能想像與操控的,它產生於一個人的命運,決定於一個人的命運。當然,歸根結底它決定於造物主對一個人命運的命定,決定於造物主對一個人命運的主宰與安排。」(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感謝神,神的話說得太實際了!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人的出生、成長環境、一生的命運如何,確實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就像我本以為遇到前夫就是找到了真愛,能跟他幸福地度過一生,可是沒想到幾年後我的人生卻變得痛苦不堪。為了要回女兒,我一心撲到錢財上,試圖用自己的努力來改變女兒的命運,總覺得前夫吃喝嫖賭,女兒跟著他也會受影響,我得讓女兒有個良好的生活環境,接受好的教育,學知識、學文化,長大了能有出息。可是,儘管我一次次答應前夫的無理要求,卻始終沒有把女兒要回來,更沒有改變她的成長環境。現在女兒已經十五歲了,但她並沒有受到前夫的影響染上惡習,反而越來越懂事。事實讓我更加印證,人的命運不是自己能改變的,也不是做父母的能改變的,周圍環境也起不到決定性作用,而是完全取決於神的主宰和安排。這時我才認識到,以往我憑自己為女兒奔波的那些年,完全是撒但對我的苦害和愚弄。認識了神對人類命運的主宰安排,我心裡釋放了許多,不再恨前夫了,也明白了女兒能不能回到我身邊,她將來會怎麼樣,能不能來日本生活都在神的手中,我把女兒完全交託給神,任神擺佈安排。

沒想到,當我的看事觀點有了轉變,周圍的環境也隨之改變了,女兒和我特別親近,也不向我要錢了,還常常關心我,我也常常與她聊天說心裡話。當我給女兒錢時,她說:「我現在還是孩子,不要給我太多的錢,我沒有自約能力,等我用完了再告訴你。你自己得保重身體,我已經長大了,別擔心我。」孩子的理解對我來說是最大的幸福,我知道這都是神用愛溫暖我的心,神知道孩子是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感謝神這樣憐憫、眷顧我。當我給丈夫傳福音時,丈夫也明白了神的拯救工作,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過上了教會生活。現在,我們在神的帶領、引導下過得幸福、快樂,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我心裡也深深印下了這首經歷詩歌《神啊 親愛的神》:「神啊!神啊!親愛的神啊!你用那生命的話語把我餵養大,帶領我學走路,教我經歷你的話,是你的憐憫,是你的保守使我走在國度路上。神啊!神啊!親愛的神啊!你拯救我脫離了世界,歸回到神的家歸回到神的家。神啊!神啊!親愛的神啊!你時時把我的生命來牽掛,盼望我快長大,生命性情早日變化,能忠心盡上我的本分,早日滿足你的心。神啊!神啊!親愛的神啊!你的愛激勵著我,永遠追隨你,神啊!神啊!親愛的神啊!你的愛激勵著我,永遠追隨你,事奉你一生。」

相關內容

基督教會電影《何處是我家》神給了我一個幸福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