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有神在,即使被監控我也不怕

30

陝西省 蒙穎

在我上大二那年,姐姐把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通過讀神的話,我知道了神是造物的,是人類生命的源頭,我們的生命及生存所需的一切都源於神的供應,是神親自帶領我們一步步走到了今天。我被神無私的愛感動,欣然接受了神的新作工。之後,我過上了教會生活,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唱詩讚美神、讀神的話、交通真理、分享個人的經歷認識,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平安、踏實與喜樂。

有神在,即使被監控我也不怕

2016年5月11日,我像往常一樣聚完會回學校。剛進校園,舍友看見我後就趕緊跑過來,說:「你去哪兒了?學院書記、老師都在找你呢,你趕快回宿舍吧!」聽了這話我感到很詫異:「上大學這一年多,我們這些新生很少能見到學院書記,況且我又不是班幹部,他們怎麼會找我?」來不及多想,我就匆匆地往寢室趕。一進宿舍,屋裡鴉雀無聲,舍友的眼睛都死死地盯著我,空氣像凝固了似的。頓時,一種不安的感覺湧上心頭,我想到神話書還在櫃子裡,就趕緊跑過去看,結果發現神話書不見了,連我的手機也不見了。那一刻,我的全身都在發抖,心跳加快,驚慌、恐懼一起向我襲來,心想:「學校領導是不是已經知道我信神的事了?神話書怎麼不見了?這要是落在老師手裡,他們把書交給警察,那我被抓進監獄可怎麼辦?這兩天我去弟兄姊妹家的次數也比較多,萬一被老師或同學跟蹤,弟兄姊妹也被他們告到警察那裡怎麼辦?……」我越想越害怕,眼淚在眼圈裡直打轉,全身抖動的頻率也更快了,我想出去調整一下心態,可我剛想往門口走,幾個舍友立馬都向我靠攏。正在這時,黨支部書記劉老師,輔導員侯老師,團支部書記王老師趕到我們宿舍。劉老師看到我特別生氣,簡直像要吃掉我似的,惡狠狠地盯著我逼問道:「你去哪兒了?都做什麼了?」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問話嚇得呆住了,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回答。害怕之餘我趕緊迫切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求你帶領我吧。」禱告後,一段神的話清晰地出現在我的腦海中:「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這就是你的本分……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切記!切記!事事都有我的美意,是我在其中鑒察,你的一言一行能否行在我的話中?」(摘自《第十篇說話》)神的話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心想:「對啊,神才是萬物的主宰者,神掌管一切,有神作我的後盾,我還有什麼可怕的呢?不論眼前的環境多麼惡劣,老師會怎麼對待我,我都應該依靠神,穩定在神面前,不受老師恐嚇的左右,求神加給我聰明智慧,賜給我力量,靠著神話語的力量勇敢地面對。」想到這兒,我心裡稍微平靜了一些,不那麼緊張害怕了。

這時,三個老師、七個舍友一同逼問我去了哪裡,我不想出賣弟兄姊妹使他們落入危險中,就說去找同學玩了。緊接著,侯老師拿出我的手機翻閱著,盤問我:「我們跟你手機通訊錄裡的人都通過了電話,還查了你的QQ、微信聊天記錄,沒有看到哪個同學要找你玩。你實話告訴我們,你去哪兒了?」舍友也在一旁附和著說:「你去哪兒了,快給老師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一個勁兒地呼求神:「神啊!他們一直逼問我去哪兒了,我該怎麼應對啊?神啊!求你保守我,加給我聰明智慧,無論如何我都不能出賣弟兄姊妹。」這時,我想到媽媽給我讀過的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摘自《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使我明白了,今天臨到這些事從外表看是舍友、老師在逼問我,但背後涉及的是一場靈界爭戰。在這場爭戰中,神在觀看,撒但也在看,神希望我能為神站住見證,無論臨到任何環境不否認神,撒但就是想藉著老師、同學來嚇唬我、逼問我,讓我主動說出信神的事,出賣弟兄姊妹,否認神、背叛神。想想自己從小就被學校灌輸無神論、進化論的錯謬思想,一直不知道有神的存在,也不知道人活著究竟該追求什麼才有意義。當我看到身邊的同學都隨從邪惡潮流追求吃喝玩樂,滿足肉體享受時,我很羨慕他們,覺得這就是幸福的人生,便開始隨從他們去網吧、唱KTV,但暫時的快樂過後心裡依然空虛,我覺得這樣活著沒有意義,直到神把我從黑暗的世界中拯救回來。通過讀神的話,我空虛的心靈才有了安慰與享受,我明白了人活在撒但權下遠離了神的看顧與保守,不斷地追求科學、知識,因此人越來越空虛;我也從神的話中找到了人生的正道,明白了人信神敬拜神,追求真理、得著真理才是幸福的事,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而撒但看我歸向神走上了人生正道就急紅了眼,妄想利用老師和同學逼迫我棄掉神,出賣弟兄姊妹,撒但真是太卑鄙、太邪惡了!於是我暗立心志:不管他們今天怎麼對待我,我一定要站住見證羞辱撒但,決不背叛神,不出賣弟兄姊妹。當我有信心站住見證時,他們沒有再逼問我,只是罵我沒有人情味。劉老師臨走時警告我說:「最近你不准出宿舍,要隨叫隨到。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得出學校大門,買東西、吃飯都必須得經過我的同意!」說完三人摔門悻悻而去。那一刻,我默默地感謝讚美神,雖然老師同學都圍攻我,但神就在我的身邊,用他那帶著權柄能力的話語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勝過了撒但邪惡勢力的圍攻。

神話語加給我信心與力量

當天下午三點左右,侯老師打電話通知我去書記的辦公室,還安排了舍友「陪同」。掛了電話,我預感自己又要面臨一場撒但的攻擊了,我不知他們會怎麼逼問我,會不會在學校的公告欄上公然說我信神,會不會在我檔案上記過或者是開除我,會不會把我交給當地派出所……一路上,我不停地猜想著,心裡忐忑不安、憂心忡忡,但我又想到神是我的後盾,有神與我同在,我還有什麼可怕的呢!於是我就一直祈求神保守我的心,不管撒但施行什麼詭計,願神帶領我能識破撒但的詭計,相信依靠神必不至羞愧。慢慢地,我的心恢復了平靜。可沒想到我一進門,書記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他很熱情地招呼我坐下。我看到書記辦公桌上放著我的檔案和整理好的材料。他先是把我的家庭情況說了一遍,又故作關心地問我:「我了解到你的家庭不是很富裕,你的父母也都上了年齡,還有你姐妹幾個都沒念過多少書,你家人能供你上大學,想必也不容易吧!這樣吧,等你畢業之後,我可以以學校的名義保送你去南方發達城市的一家公司工作,月薪四五千,怎麼樣?」說罷,他頓了頓,再次承諾說:「你要是不願意的話,我還可以介紹你進咱們省內比較好的學校任教。當然,我們現在就可以把書(他們從我櫃子裡收走的神話書)還給你,但前提是你得把你們教會的人叫到咱們學校,當面把書還給他們。只要你說你不信神了,以後不再跟那些人接觸了,這些事就當沒發生過一樣,學校、派出所那邊我幫你擺平,不會在你的檔案上記過,你繼續上你的學……」

面對這樣的「特殊待遇」,我不知該如何抉擇。因我的夢想就是在省內當一名老師,想到現在教師行業競爭壓力大,即使文化課拔尖,但若沒有過硬的後台也很難進入好的學校任教。此時的我猶豫不決,內心開始激烈地爭戰著:「家中年邁的父母,他們供我上大學也不容易,如果我答應了老師,出人頭地的夢想眼看就能實現了。可是要得到這一切就得棄絕神的名,背叛神,甚至出賣弟兄姊妹……」書記看我不說話,就故意提高聲音說:「你若被記過了,以後哪所學校會要你?沒有了工作,孝敬父母都是妄談。孩子,你爸媽供你上學不容易,你不為自己想,也得為家人想想吧!」老師的話戳痛了我的軟弱處,我不知該怎麼辦,只能默默地跟神禱告:「神啊!我好痛苦,面臨選擇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但我不想背叛你,求你帶領我,使我在這樣的環境中明白你的心意,能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起了神的話:「多數人都想少幹活多掙錢,呆著不經風吹日曬,穿著體面,出入風光,做人上人,光宗耀祖。人的願望是如此『完美』,但當人邁出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步的時候,人便逐漸明白了人的命運是如此的『不完美』,人也第一次真正地意識到人可以大膽地規劃自己的未來,也可以肆無忌憚地擁有各種夢想,但人沒有能力沒有權力實現自己的夢想,也沒有能力掌握自己的未來。」(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所以說每一件事都有一場爭戰,當你裡面有爭戰時,藉著你實際地配合,實際地受苦,神就作工在你身上,最後你裡面就能放下這件事……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付出一定的心血代價,沒有實際的受苦,達不到滿足神……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你該怎麼滿足神,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摘自《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話語的及時開啟使我一下子清醒了,原來老師的話中帶著撒但的詭計,撒但正是藉著我對前途命運的嚮往以及對父母的情感,採用保送工作這種手段引我上鉤,企圖讓我背離真道,他們還讓我把弟兄姊妹叫到學校,他們好抓捕,這樣我不就成為可恥的猶大,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了嗎?那樣最終我只能與它一同抵擋神被神懲罰。撒但真是詭計多端,太陰險、惡毒了!同時我也明白了,我們每個人都想有好的工作,想做人上人,光宗耀祖,都在編織美好的夢,然而我們的命運不在自己手中掌握,而是由神主宰安排。今天書記的承諾確實很誘人,但他再有權力,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他連自己的命運都掌握不了,更何談計劃、安排我的未來呢?這純屬是空談主義者,我不能信他的鬼話!我的未來神早已命定好了,我有沒有好的工作都在神手中,我只管坦然前行。此刻如果我選擇滿足自己的肉體利益,那不就是隨從撒但背叛神嗎?我不能做忘恩背義讓自己遺憾終生的事,相對自己的前途命運而言,滿足神才是最重要的。於是我堅定地對書記說:「說實話,你承諾我的工作確實是我夢寐以求的,也是我一直奮鬥的目標。但今天若要讓我棄掉神的名去謀取我的個人利益,我做不到。因為在我最痛苦、最無助的時候,是神的話語一直伴隨著我走過來的,神給我的太多太多,我不能太自私了。至於我畢業以後的前途怎樣,我相信神早已命定好了,不是你我說了算的,人一生有多少錢也不是人自己能掙來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順服神的擺佈安排。」說完這番話後,老師們個個唉聲嘆氣,黨支部書記氣得直拍桌子,大口大口地吸煙,手在半空指著我憤恨地說:「你簡直不知好歹!」此時被訓斥的我害怕、擔憂少了,相反,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心裡更多的是踏實、平安。

這場交鋒並沒有停止,仍在激烈地進行著。過了幾分鐘,黨支部書記質問我早上去哪兒了,我依舊鎮定地回答去找同學玩了。他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手指著桌上整理好的材料,直接開口訓斥我:「你騙誰呢?實話跟你說吧,我們在你的櫃子裡找到了《話在肉身顯現》那本書和你寫的見證文章,知道你信神了,我們把你的事已經上報了學校保安處,也報給了當地派出所。今天問你話,我們可不是憑空問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在我出去聚會時,老師協同學校保安處私自翻了我的櫃子,搜走了我的神話書和手機,並調了我最近的出入監控錄像,還聯繫了我手機通訊錄裡所有的人。得知這一切的我,內心頓時有種天塌下來的感覺,我傻傻地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不敢抬頭也不敢看老師,使勁地握住拳頭,手心裡全都是汗。我心想:「學校領導知道我信神,當地派出所也知道了,身處無神論中國的我接下來會怎麼樣呢?記得以前媽媽和我說過,中國政府最仇恨神、仇恨真理,不知有多少弟兄姊妹因信神被中共抓捕入獄,我會不會也像他們一樣……」書記繼續恐嚇我說:「你知不知道,中共政府不允許人信神,你信神這是跟共產黨過不去,是要負法律責任的。」聽到書記這樣瞎扣帽子亂定罪,我感到氣憤不已,於是我義憤填膺地說:「我只知道神的話是讓我學好,教我怎樣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走人生正道。神的話是真理,解決了我好多不明白的問題,使我明白了這個世界為什麼這麼敗壞邪惡,人該怎樣活著,什麼才是有意義的人生。而且我也明白了,我們人是神造的,我們呼吸的空氣,享受的陽光、雨露等生存所需的一切都來源於神的供應,我們作為受造之物,理應來到神面前敬拜神,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天經地義、義不容辭的職責!不管怎麼樣,我都不可能不信神!」黨支部書記瞪大眼睛氣呼呼地坐直了身子,一隻手指著我說:「你這學生,給你好話說盡你還不聽!等我們把你的東西交給派出所,弄不好你就得進監獄,判你十幾年你這輩子就徹底完了!」

書記的這番話猶如重重的一座山壓向了我,想到自己年紀輕輕的以後大好的時光就要在監獄裡度過,我心裡頓時感覺很軟弱:「中共政府現在正想盡各種辦法抓捕我們信神的人,我一旦被抓進去了,這輩子不就完了嗎?家人知道後,能不能承受得了這樣的打擊……」這時,我突然想到了神的話說:「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裡面……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盡其所能將你心擺在我面前,我必安慰你,使你心得平安喜樂。」(摘自《第十篇說話》)神的話瞬時安撫了我恐懼戰兢的心,我想到神說一句話就能創造天地萬物,神的話是怎樣說的,事實就怎樣成就,我不能懷疑神的能力與權柄。我相信撒但在神的手中,老師更在神的手中,如果神不許可中共的抓捕臨到我,任何一個人說了都不算。只要我真心呼求神、依靠神,相信神會帶領我渡過這個難關的,有神作我的後盾我不怕。撒但圍攻我,拿前途命運來威脅我的時候,神要的是我對神的信心,能在此環境中站在神一邊,不向撒但妥協,這是神對每個信他、跟隨他之人的要求,同時也是神給我一個為他作見證的機會。我要敢於向黑暗勢力說「不」,不管同學怎麼說我、看我,不管老師送不送我去派出所,我都不能離開神,而是要見證神。即使老師今天真把我送進監獄,我也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管在哪兒,我都不應畏懼、不應膽怯,因為有神與我同在。當我這樣想時,我的內心奇蹟般地平靜了下來,害怕的感覺也沒有了。想到有神的帶領、安慰,我還有什麼放不下呢!那一刻,我由衷地對神發出了感謝與讚美,體會到神真是太愛我了!神帶領我走到現在,我不能辜負神在我身上付出的心血代價,我要用實際行動還報神對我的愛。於是,我堅定地回答老師:「我通過讀神的話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人信神追求真理才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我認定信神是一條人生正道,不管你們怎麼說,哪怕把我送進監獄,我也決不棄絕神的名、背叛神。」老師聽到我這樣說,繃著臉,瞇著眼冷冷地說了句:「學校不允許學生信神,如果我們不管你,到時政府還得扣我們的工資。」此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老師這麼害怕我信神,就是因著擔心他們的地位不保,影響他們升職加薪啊!

之後,學校安排老師、學生都在暗中監控我,每天把我的情況彙報給學校保衛處。而且我們學院也開始實施上課考勤制度,可以說我每天上不上課,老師都瞭如指掌。課餘時間,黨支部書記隨時都會叫我去他辦公室,有時是一大早,有時是晚上。因神話書還在老師那裡,我擔心書會落入中共警方手中,給教會及弟兄姊妹帶來麻煩,所以我不敢拒絕,每次都是隨叫隨到。但每次談話時,因有神的開啟帶領,我都沒有妥協,也沒有出賣弟兄姊妹。後來,老師很少再找我談話,但一直都在暗中監控著我,長達九個月。在這期間,學院強行讓我入黨上黨課,我不去他們就威脅、恐嚇我,說我不去就把我的神話書交給警察,還把我也送進派出所;開班會時,班主任、同學都旁敲側擊地貶低我,我被視為「問題學生」,備受他們的歧視;白天,老師隨時會打電話讓我去他辦公室彙報行蹤,每次接到電話我即便是在吃飯,也一刻都不敢耽延,趕緊往回趕;有時晚上我在操場上散散步,回去遲點,老師就會打電話問我在哪兒,還讓同學去宿舍看我,並以很強硬的口氣說:「限你半個小時內回宿舍!」回到宿舍,有的同學也沒在,但老師只是說我,輔導員還逼我手寫檢討,甚至通報批評;不僅如此,老師還把我的具體行蹤告訴給我父母,導致我父母的生活也受攪擾,整天為我擔驚受怕……我就像一隻被關進鐵籠子裡的鳥,被限制了一切自由,活得特別痛苦、壓抑。我常常以淚洗面,回到宿舍沒人理睬,在外面回去遲點又電話不斷,還要被批評。何時考試、交作業,全班同學都知道,唯獨我全然不知,因此老師教訓我,同學罵我拉後腿、太自私,好多次當著我的面摔東西,對我一陣辱罵。對我挑戰更大的就是平時我們的實驗課,原本是成組做實驗,而我卻像瘟疫一樣沒人敢靠近,也沒有哪一個組要我。每每遇到實驗課,我的心如刀絞般難受,回想之前我還是挺受同學歡迎的,而如今只因為我信神就成了讓人厭煩的人……從未失眠過的我,在那段時間裡整夜整夜睡不著覺,身體日漸消瘦,精神狀態大不如從前。

老師暗中監控著我

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痛苦,哭著跪倒在神的面前禱告說:「神啊!信神是好事,可為什麼同學、老師都這麼敵視我,都遠離我、棄絕我?神啊!我好痛苦,好壓抑,我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了。神啊!求你開啟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此時我已抽泣得說不出話,神的話語安慰了我受傷已久的心:「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神的話如天邊的曙光一樣照亮了我的心,驅散了我內心的恐懼與黑暗。原來神擺設這樣的環境都有神的美意,一方面是為了使我對中共的實質有真實的認識,使我看清中共無神論政府的惡魔實質,以及它欺世盜名、假冒為善的醜惡嘴臉。中共對外打著「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這樣的旗號,背地裡卻千方百計、想方設法地限制我們信神,甚至動用一切力量抓捕我們,就如:在全國各地安裝高清監控設備;利用社會上的閒散人員監視、排查信神的人;以查天然氣、水錶、暖氣等為由入戶搜查,一旦查出是信神的就強行抓捕;如果父母信神,兒女不讓上大學,找工作也會受到限制;等等。中共這樣做就是想掌控中國人民,把中國建成無神區,取締神的末世作工,徹底達到它永久掌權的狼子野心。我在這樣一個抵擋神、仇恨真理的國家信神,遭到逼迫是必然的。而且老師、同學也因著受無神論毒瘤的毒害以及中共政府的威脅,怕影響了他們的前途,就隨從中共逼迫我,原來我受這些痛苦的罪魁禍首不是老師、同學,而是中共政府!感謝神藉著這樣的環境使我看透了中共政府的惡魔邪惡實質,從它的謊言蒙蔽中走了出來。而且我受這些苦並不是壞事,而是好事,表面看我被老師、同學歧視、監控,但藉著這樣苦的環境我堅強了許多,學會了依靠神,藉著禱告呼求神、默想神的話,我與神的關係也更近了,生命長大了一些。經歷這些苦難我才有機會揭露中共政府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瘋狂與神為敵的罪惡行徑,有機會見證神對我的愛與神話語對我的引領,這是有福的事,更是蒙神紀念的事,全都是神對我的祝福!明白這些後,我不禁向神獻上了感謝與讚美。同時,我也想通了一點,中共政府仇恨真理,不允許我們信神、跟隨神,在它權下受蒙蔽的人們也都隨從它監視、逼迫我們信神。如果我繼續在學校裡上學,那就意味著我還要繼續被監控,沒有機會看神的話、聚會敬拜神。想想這九個月以來日日夜夜痛苦煎熬的日子,我真的不想再過這種被囚禁的生活了!於是我毅然決然地離開了這個令我痛不欲生的地方,和弟兄姊妹一起過上了釋放自由、幸福快樂的生活。

回想那段被監控的日子,我不知流過多少淚,也受了一些苦,但這是我信神路上得著的最寶貴的財富。感謝神的帶領,使我對神的信心與愛神的心志增加了,對中共政府抵擋神、仇恨真理的惡魔實質也有了分辨。我感到自己有幸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是世上最有福的人!感謝神對我的拯救,今後我要好好信神,經歷神的作工,追求明白真理,讓神的心得安慰,不辜負神對我的期望。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的神!

相關內容

月光下的思念
5 逼迫患難使我更愛神
12 神話引領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