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憶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60

我叫齊淑芬,出生在世代奉教的天主教家庭,從小就受著老一輩人的薰陶,從早到晚,從春到秋,守齋念經,辦告解,領聖體,一直這麼持守著主耶穌的要求,風雨無阻,從未間斷,自以為就是對主忠心耿耿了。然而真是做夢也沒想到,當主耶穌重返肉身時,我會不擇手段、極其瘋狂地抵擋他、迫害他、辱罵他、褻瀆他……如今我是追悔莫及,但淚水洗不去我的罪惡,千言萬語也訴說不完神對我的愛。昨天我抵擋全能神的一幕一幕又浮現在我的眼前。

1999年,我去扎蘭屯避靜,神父告訴我們說:「現在有一夥人是閃電教的,專傳信得好的,只要你進去就出不來了,他們說天主來了,還是個女的,我已經詳細考察過了,他們是『異端』,是『魔鬼』打發來的,誰若接受了,就不領聖體了,也不辦神工了,也不念經了,這不是『邪教』是什麼,而且書裡還有藥,一看就迷糊,想不接受都不行,因為那種靈就把你控制了,你們可得小心哪,咱們都是老奉教的,要是進到那裡就完了……」說著說著神父就哭了,我們都被神父的哭聲給感動了,人家神父為了啥呀,一輩子連家都沒有,還不都是為了咱們嗎,就是為了神父咱也不能接受呀。

從那天開始,我就與「閃電」結下了不共戴天的仇恨,開始無償地做了一名忠心的「護教員」,見到教友就說:「閃電教真是害人不淺哪!你們可別接受呀!神父為了教會都急哭了……」並把神父說的話一一向教友訴說一遍,「忠心耿耿」地護起教來,每到一處我都會不厭其煩地向別人講述我聽來的謠言,為了達到果效,我還無中生有,添枝加葉地說了許多根本就不存在的事實,以此來表示我對天的忠心。

2003年夏天,我去龍江縣大女兒家串門,聽說那裡有幾個教友接受了這步工作,還有的人離開家去盡本分了,我就對她們的親屬添油加醋地說了不少壞話,並告訴其他教友說「『東方閃電』害人不淺哪,你如果接受他們的道就會家破人亡,因為他們不要家和孩子……」並假惺惺地裝出一副可憐他們的表情,其中有想考察的教友被我的「愛心」感化了,把書退了回去。

2003年10月份,我不在家,我兒子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新工作,我回來後兒媳婦說:「媽,萬里接受閃電教了,而且每天都看書、聽歌。」我一聽肺都要氣炸了,心想:閃電教真厲害啊,傳到我家裡來了。我對兒媳婦說:「趕緊把書和磁帶找出來,趁他不在家,把書和磁帶毀掉,免得再害人。」書找到後,我毫不猶豫地把書瘋狂地撕碎扔在了爐子裡,並把磁帶毀壞給孩子玩。燒書後,我的心裡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感,而且心裡總有一種不著底的感覺,總覺得委屈,看誰都不順眼,有一肚子話想說,但又說不出來,心裡很不平安,就這樣我仍不知尋求考察。後來一個教友來傳我,我不但不接受,而且還惡狠狠地說:「你們真不要臉,不但想迷惑我兒子,還想迷惑我,告訴你,傳我,你就死了那條心吧!連門都沒有。」教友還想給我講,我一下就急眼了說:「走不走?你不走我就打『110』了。」教友流著淚對我說:「姐,你考察考察吧!」我連拉帶拽把教友推出了門外。

因著我的瘋狂抵擋,報應終於臨到了我。先是丈夫突然得了癌症,不久就死了;2004年1月24日,兒媳婦臨產,卻生下了一個死孩子;我因丈夫和孫子的死極度痛苦,下身開始流起了血。兒子在我燒了神話後,再也不像以往那麼追求了,整天喝酒;兒媳婦被孩子的事攪得心灰意冷,失去了生活的勇氣;而我呢?心裡悲痛、絕望,又不能和兒女們說,強打精神支撐著。正當我們一家人都走投無路,失去信心、生活的勇氣之時,是全能神伸出拯救之手,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上來。

2004年2月25日,我去黑河親屬家串門,遇見了傳末世福音的張弟兄,他給我講了天主已回來作了收割、揚場的工作。我想起神父說的話,便問道:「天主怎麼能是女的呢?天主我們不常稱他為子嗎,怎麼能是女的呢?」弟兄便說:「我們不妨看一下聖經是怎麼說的。」他便給我翻到若望福音4章24節:「天主是神,我們當以真理誠實去拜他。」又翻到若望福音14章10節:「父在我裡面,我在父裡面,你不信嗎?」結合這節經文弟兄給我談:「一說天主是神,就是聖神,聖神本是無形無像的純神,那怎麼又能說天主是男是女呢?只不過是因為吾主耶穌天主是聖言成了血肉,取了男人的形像,但我們不能說,不能定規天主就是男人,男女這兩類人是針對受造之物說的,天主並不是人類中的一員,我們又怎能說他是男或是女呢?這都不是我們受造的人來定規的,受造之物又怎能看透造物主的工作呢,更不應該讓造物主按我們的意思去作工作,或是取什麼形像,那是造物主自己的事,我們不應當做謀士的。」「既然是天主自己的工作,那為什麼你們也不辦神工,不領聖體,不做彌撒了呢?」我接著問,弟兄針對我的提問給我讀了幾段神話:「今天對人的要求與以前不一樣,與對律法時代那些人所要求的更不一樣。在以色列作工對律法下的人是怎麼要求的呢?就是他們能守住安息日,守住耶和華的律法即可,到安息日誰也不幹活,誰也不能違背耶和華的律法。現在就不同了,到安息日照樣幹活,該聚會聚會,該禱告禱告,一點不受轄制。在恩典時代那些人都得受浸,還禁食、掰餅、喝酒、蒙頭、洗腳,到現在這些規條都廢去了,對人有了更高的要求,因神的工作不斷進深,人的進入也不斷拔高。……因為時代轉移了。聖靈是隨著時代作工作,並不是隨意作工作,也不是套規條作工作,時代轉移了,新的時代必然帶來新的工作,每一步工作都是如此,所以,他的工作從來都不重複。」「神作工的原意本是新的、活的,並不是舊的、死的,他讓人持守的是分時代、分階段的,並不是到永遠的、一成不變的,因他是使人活而新的神,不是讓人死而舊的魔鬼,這一點你們還不明白嗎?你對神有觀念而且放不下,是你的腦袋不開竅,並不是神的作工太沒道理,也不是神的作工不近人意,更不是神總是『不務正業』。你的觀念放不下,是你的順服成分太少,而且沒有一點受造之物的樣式,並不是因為神對你過不去,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與神毫無一點關係,一切的苦楚、禍端是人造成的。神的意念總是好的,他不願讓你產生觀念,而是願意讓你隨著時代的轉移而更新、變化,而你卻不識好歹,不是研究就是分析,不是神與你過不去,而是你對神沒有敬畏的心,悖逆的心太大。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竟敢用神以前給的僅有的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東西來反過來攻擊神,這不是人的悖逆嗎?可以這樣說,人根本沒有資格在神的面前發表自己的意見,更沒資格隨意擺弄自己那一文錢不值的臭的腐爛的文言彙語,更何況那些發霉的觀念呢?不更是沒有一點價值嗎?」「很多人持守的態度就是:與以前的說法對上號了那就接受,若與以前的作工有不同之處那就反對、拒絕。」神的話使我茅塞頓開,是呀,我不就如此嗎!神話讓我明白了神是按時代的不同、階段的不同而對人提出不同的要求,神的作工是新的、活的,在新時代到來時,他從不守舊。而我卻持守著神作過的工作來跟神今天的新工作對號,我是多麼無知,差一點就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呀。當我接過神話又重新讀到「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竟敢用神以前給的僅有的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東西來反過來攻擊神,這不是人的悖逆嗎?」時,一行熱淚不由得從我眼角滾落下來。是呀,若不是神憐憫,若不是神的大恩,我不早就死在九泉之下了嗎?怎能有今天呢?在神話語的揭示下,我徹底服氣了。唉!我這個悖逆狂妄的受造之物怎敢來分析造我的主的工作的對與錯呢?這不是沒理智嗎?不更是悖逆與抵擋嗎?在神話的光照下,我的觀念都煙消雲散了。

神話解決觀念

我接受了神新的工作後,心情和以前大不一樣了,家也不像以前那樣了,生活有了轉機,從而倍感全能神的拯救之恩浩大無比,活在神愛的看顧保守之下真是幸福甘甜。不久,我先後去了內蒙、龍江,想把神的救恩傳給如同我親人的天主教的教友們,然而我看見了我昨天的影子,我被他們拒之門外。可是在全能神的帶領下,我不灰心更不失望,有信心一定要把還未接受的教友們帶到神面前。因為是全能實際的神把我從規條、觀念中拯救出來,讓我看見了明天的希望。我只想以我的親身經歷告訴天主教的教友們,當全能神末世的新工作傳到你們家或是你正在作反面工作時,千萬別像我一樣,要靜下心來認真考察,若我抵擋的不是天主,誰又能降福或是降禍呢?老教友都知道這樣一句話:「天主賞人人不知,天主罰人人不覺。」我們都相信,賞與罰都在天主手中,教友們啊!回轉吧!別再相信那些謠言、鬼話了,因為天主的愛最實在,他在等著我們回家。全能神說:「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

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 齊淑芬

相關內容

  • 剛硬悖逆的我終於被神話征服了

    書上的話說得也確實有道理,使我靈裡特別得享受。想到這裡,我靈裡特別受感動,便決定要弄個清楚。第二天我就開始看神話,我一氣呵成看完了《聖經的說法》(一)、(二)、(三)、(四)、《「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這話太對了、太好了!從來沒有哪本書上的話能一針見血點透人內心深處隱藏的東西,我邊看邊直拍大腿,連連點頭。感謝神打開了我多年緊閉的心門,我當即拍板:屬實是真道,我接受!

  • 我是怎樣接受全能神的

    在人看他作工沒有一點根據,而且有許多不符合聖經的記載,這不都是人的錯謬嗎?神作工還用套規條嗎?神作工還得根據先知的預言嗎?到底聖經大還是神大?為什麼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沒有任何權利來超脫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為什麼耶穌與他的門徒不守安息日呢?

  • 一個瘋狂抵擋全能神之人的懺悔

    回顧以往十年間的狂傲瞎眼,竟還下決心與「東方閃電」對抗到底,實在被撒但敗壞太深沒有一點人樣。在全能神的話語揭示中,我認識了自己不是一個喜愛真理的人,而是一個崇尚勢力的人,給「敵基督者」搖旗吶喊做了不少的惡事,真是喪盡了天良,致使許多渴慕神顯現的弟兄姊妹因無知愚昧沒有分辨而受了蒙蔽,至今還在那些「謠言」的捆綁之中,身心都在受著撒但的蹂躪和摧殘。內疚中無臉面對受我捆綁的弟兄姊妹,因我的惡行讓他們誤入歧途,我的良心受到了極大的譴責。

  • 全能神拯救了我這悖逆之人

    全能神為人類忍辱含冤二次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受盡人的摧殘,為的是將人類救起,使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而殘酷的人類卻無情地推開神的拯救,將神一次一次地重釘在十字架上,誤解、傷害神拯救人的一片良苦用心。但神卻不與人斤斤計較,仍在默默作著他自己的工作,儘管人都不認識神,可神的工作卻有條不紊地按照他的計劃向前發展,正如神說:「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脫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