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一個悖逆之子的轉變

56

我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同工。我一直以為自己事奉神多年,再加上熟悉聖經,便感覺自己了不起,認為神不可能這樣作工,不可能那樣作工,以至於神作了新的工作,我也不尋求不考察就盲目定罪、褻瀆,還到處封鎖教會,對弟兄姊妹說:「『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傳末世作工的人都是邪靈、迷惑人的,以後不認識的人一律不准接待……」想起以往抵擋神的一幕幕真是令我痛恨不已,懊悔萬千!

記得98年6月28日,我們正在聚一個同工會,忽然一位陌生的姊妹走進教會,我問她:「你是哪裡來的?幹什麼的?」她回答說:「我是信耶穌的,聽說您這裡是教會,想過來聚個會。」我暗地裡跟弟兄姊妹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要注意她,嚴加防範,不要叫她混入教會。從談話中,我聽出她是傳「東方閃電」的,於是就攆她走,並罵她死不要臉。那天剛下過大雨,門外有一汪泥水,我把她擁到水汪裡又踢了她兩腳說:「快滾吧!……」

過了幾天,那姊妹又來到我家,我二話沒說就把大狼狗放出去想把她嚇走,狼狗撲上去,可姊妹卻一動沒動,狼狗只是聞了聞她並沒咬她,姊妹笑著說:「弟兄,你看見了嗎?你看見神在看顧保守著我了嗎?」當時我被她問得張口結舌什麼也沒說出來,並且想起聖經上記載的王去看與獅子關在一起的但以理時,但以理蒙神保守的一幕。雖然如此,但我還是不相信,又吩咐妻子把她趕出去,妻子一棍子把她打倒在地,好一會兒姊妹才爬起來,就這樣她的腿被打瘸了。後來妻子又把她拖出去推進了我家門口的大糞坑裡,粘滿大糞湯的姊妹瘸著腿爬出糞坑,一雙鞋全掉進了糞坑……我家鄰居看見了,就把姊妹叫到家裡洗了洗,又找了雙鞋給她穿上。當姊妹從鄰居家出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此時她仍沒說什麼,口裡還不住地「感謝全能神,這都是我該受的。」最後姊妹瘸著腿走了。

因我毫無人性地打罵弟兄姊妹,抵擋、褻瀆全能神,遭到了神的懲罰。沒過多久,我得了一場重病,喘不上氣來,一喘氣就疼得要命,什麼活也幹不了。我做了各種檢查,換了幾家醫院,也沒查出病因,光診療費就花了1500多元。我很納悶,難道這些醫院的儀器都不管用了嗎?疾病將我折磨得痛不欲生、苦不堪言,沒辦法只好來到神面前禱告,省察自己:「神啊!你怎麼讓我得這樣古怪的病呢?是不是我得罪了你、抵擋了你,被你管教了?我實在不明白,神啊!求你開啟我,向我顯明……」禱告後我回想起了那位姊妹,她不知受什麼力量的支配,有那麼大的愛心和毅力,一次次地來我家傳全能神,雖然我們一次次地打她、罵她,一次次地羞辱她,但是她卻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仍然是笑臉相迎,毫無怨言……相比之下,我們哪裡像是信神的人呢?真是連外邦人都不如!我們的行為太羞辱名了!感謝神的開啟,我細細琢磨、反覆考慮,那個姊妹在我們身上付出了那麼多,她到底是為了什麼呢?不管為什麼也不至於付這麼大的代價呀……我想了很多很多,於是就跟妻子說:「以後如果那個姊妹再來的話,咱們不能像以前那樣對待她了,得心平氣和地和她交通交通,很可能我這病與這事有關。」之後我便開始盼著那個姊妹來了。

不久,姊妹果然又來了,一進門就笑著說:「大叔,我又來了,您還生氣不?」我一看,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和你嬸子都非常後悔,從你身上我們看見有神的愛,我們想和你好好談談。」姊妹高興地說:「真感謝神!叔,嬸子,是全能神轉變了你們的心!我今天能來是全能神加給我的力量,如果聖靈不作工,人哪有什麼愛心和信心呢?不都是軟弱、自私、為自己著想嗎?我能做到這個程度都是全能神加給我的力量,都是神作的。叔、嬸子,我給你們帶來了無價之寶,希望你們能收下。」說著她從包裡拿出一本書遞給我,我接過來一看是《基督的發表》,便忙打開先看了《寫在前面的話》,神說:「『神』與『人』不能相提並論,他的實質、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難測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親自作工說話在人中間,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這樣,即使那些為神奉獻一生的人也不能獲得神的稱許。神不動工,人作得再好也是枉然,因為神的意念總是高於人的意念,神的智慧無人能測透。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我們都應該知道,屬肉體的人都是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性都是抵擋神的,不能與神平起平坐,更不能為神的工作出謀劃策。神到底如何帶領人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當順服,不應有這樣那樣的看法,因為人只是塵土。……我們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滿足神、想看見神,就應當尋求真理之道,尋求與神相合之道,不應硬著頸項與神對立,這樣做有什麼好果子吃呢?」 看了這些話,我不禁有些害怕,心想:這話不正是說我的嗎?難道這真是神的作工、神的親口說話?我迫不及待地又隨手翻到另一頁看到:「全能神是全能、全成、完完全全的真神!他不僅拿著七星,帶著七靈,有七眼,揭開七印,展開書卷,他更是掌管七災、七碗,揭開七雷,他也早已響起七號!」「七雷之聲音發出,即是拯救了愛我、真心要我的人,屬我的人,我預定揀選的人,都能歸在我的名下,會聽我的聲音,這是神的呼召。讓地極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我是信實的,我是慈愛,我是憐憫,我是威嚴,我是烈火,最終是無情的審判。讓世人都看見,我是的的確確、完完全全的神自己,人人心服口服,任何人不敢再抵擋,不敢再論斷,不敢再誹謗,否則,咒詛立時臨到,災禍降到他的身上,只能哀哭切齒,自取滅亡。」 看到這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原來揭開那七印、展開那書卷的真是全能神,原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那以往我的所作所行不都是抵擋神了嗎?怪不得我得了這誰都看不透的病,原來是因抵擋神的作工而遭到懲罰了……想到這我不禁一陣眩暈,只聽到妻子哽咽著說:「咱信了,這個小姊妹為了把咱帶到神的面前,挨了咱多少打、多少罵,咱這樣對待她,人家都沒有失去信心,還憑著愛心來給咱傳,就從這一點也能看出這是從神來的,只有神才有這樣的愛。」

後來,我和妻子都堅定不移跟隨了全能神,不知不覺中折磨我已久的病也好了,我真是太感謝全能神了!想想以往我如此的悖逆、抵擋,神還這樣恩待我,面對神這無私的愛,我更加懊悔。神啊!通過您對我的拯救,我不僅看到了您的威嚴、烈怒,更看到了您愛的拯救!對照今天神的話,我真痛恨以往的所作所為呀!信神這麼多年卻不認識神,把神定規在自己的觀念中,這不是我的瞎眼、愚昧無知嗎?神啊!我實在不配蒙您這樣的高抬,以往我抵擋您、觸犯您的性情,按我所作所行您取我性命都理所當然,但您又給了我一次悔過自新的機會,神啊,我願重新做起,用我餘生的精力來還報您對我的愛!

弟兄姊妹,當你看完我這悖逆之人轉變的經歷時,不知有何感想,不管怎樣,我還是要奉勸你:不經考察、尋求就盲目定罪、抵擋神的作工是最無理智的,只能自己坑害自己,把自己斷送了。弟兄姊妹以我為戒吧!神在中華大陸的拯救工作已接近尾聲,趕快接受神的救恩吧,錯過機會將會終生遺憾的!

山東省臨沂市 高峰

相關內容

  • 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

    路加福音17章24節主耶穌就預言了他再次降臨的工作:『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預言人子再來的工作像閃電一樣,在最短的時間由東至西作完全宇的工作,是形容神二次再來的工作特別快,因是收割的工作,短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完成,稱為閃電式的工作,而不像撒種時的工作持續兩千年。若是新的工作,就是從來沒有作過的工作,如收割、潔淨、揚場、審判……的工作是任何人作不了的工作那就是神的工作無疑,千萬留心莫錯過!憑神所作的工作來認識神,這最合主的心意!

  • 抵擋全能神是我永遠的懊悔

    「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華,不叫耶穌,也不叫彌賽亞,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時,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結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結束了,隨之,他的名也就沒有了。萬物都歸在了造物主的權下,他還用叫一個非常恰當但又不完全的名嗎?現在你還追究神的名嗎?你還敢說神就叫耶和華嗎?你還敢說神只能叫耶穌嗎?褻瀆神的罪你擔當得起嗎?

  • 全能神拯救了我這悖逆之人

    全能神為人類忍辱含冤二次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受盡人的摧殘,為的是將人類救起,使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而殘酷的人類卻無情地推開神的拯救,將神一次一次地重釘在十字架上,誤解、傷害神拯救人的一片良苦用心。但神卻不與人斤斤計較,仍在默默作著他自己的工作,儘管人都不認識神,可神的工作卻有條不紊地按照他的計劃向前發展,正如神說:「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脫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

  • 名譽、地位、錢財泯滅了我的良心

    神話猶如一股暖流湧遍我的全身,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撲簌簌地掉了下來。我恨自己鬼迷心竅,被錢財、地位、名譽弄瞎了心眼,對弟兄姊妹的勸勉置若罔聞,對神一次次的呼喚、拯救、管教置之不理,我的心太黑了,真是比萬物都詭詐,壞到了極處!我是該遭神懲罰的亡命徒!我俯伏在全能神面前放聲痛哭:神啊!你培養我多年,我竟昧著良心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錢財不惜犧牲1000多人的生命與你抗衡,公然大膽地抵擋、誹謗、褻瀆你,我是一個殺人不見血的劊子手,是吞吃靈魂的惡魔!我犯下的滔天大罪,真是罄竹難書!按我所行該死該滅該下硫磺火湖,然而你卻這樣寬容了我,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你的感激之情,也無法報答你的愛,我就是肝腦塗地也彌補不了對你的虧欠,就是把命獻上也抹不去我的罪污,今天是你愛的寬容、忍耐才使我得以存活,我願在以後的路程中捨棄一切跟隨你,任你擺佈安排!

  • 我這顆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神的作工總是不符合人的觀念,因他的作工總是常新不舊,他不重複舊的工作,而是作他以前從未作過的工作。因著神不作重複的工作,又因著人總是用以往的神的作工來衡量神今天的作工,所以神的每一步新時代的工作都很難開展,人的難處太多了!人的思想太守舊了!人都不認識神的作工,但人又都定規神的作工。人離開神就失去了生命、失去了真理、失去了神的祝福,但人又都不接受生命,也不接受真理,更不接受神對人類的更大的祝福。人都想得著神但又不容許神的作工有變動,那些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都認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變的,都認為神的工作總是停滯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