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糊塗的我終於醒悟了

45

我原是「讚美派」的一名信徒。1998年底,帶領在聚會中再三囑咐:「現在有人傳講主又重返肉身了,你們千萬不要信,這標準是假道!是假基督迷惑人的!因主來是駕雲降臨,我們所有的人都能看見他,正如啟示錄1章7節記載的那樣: 『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聽後,我心想:人家劉帶領信的時間長,聖經懂的多,聽他的話保準沒錯。此後,我便嚴格恪守帶領之言,一次次地將來傳我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拒之門外。而劉帶領也比平時更「關心」我了,經常來我家「澆灌」我,為此我向他保證說:「劉弟兄,你放心!我只聽你的,跟你走到底,決不信那假道!……」

2002年春,我的一個朋友(已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來到我家,他拿出聖經給我提了好幾個問題,這些問題我聽都沒聽過,根本回答不上來,於是就打電話讓劉帶領過來,原想著他一定能回答朋友的問題,哪料想,他不但回答不上來而且還氣勢洶洶地說:「沒時間聽你胡說八道,你今天就是來迷惑人的!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想把我的羊拉走,沒門!別說你倆是朋友,就是親爹親娘也不行,你現在就得走。」朋友和顏悅色地說:「弟兄,別發火,咱都是信神的,再坐下來談談吧。」「誰跟你談,你給我快走!不然就對你不客氣,以後再來我非讓派出所抓你不可!……」就這樣,朋友連午飯都沒吃就被帶領攆走了。帶領臨走時又再三叮囑我:「對他們這些人就得這樣,決不能客氣!以後可不要再接待外人了!……」我心想:真是多虧有這樣一個好帶領啊!而妻子卻說:「你朋友提的問題帶領咋答不上來呢?人家提的也沒出聖經呀!我看帶領也不是啥都知道!再說,他經常講讓人愛仇敵、愛人如己,可今天他的愛呢?……」「你懂什麼!頭髮長、見識短!……」我一聽妻子說帶領的「壞話」,非常惱火,就將妻子臭罵了一頓。

轉眼到了7月份,我突然患上了腦血管病和風溼性心臟病,躺在床上不能動了,為此我一天幾遍地向主禱告,可兩個月過去了,借來的兩三千元也花光了,病情卻絲毫不見好轉,反而還越來越嚴重,就這樣我在痛苦中煎熬著……12月份的一天,天上飄著鵝毛大雪,北風刮得像吹哨似的響,沒想到朋友卻步行十幾里路又來到我家,見我病成這樣,他流下了同情的淚水,內疚地說:「我實在虧欠神,沒能把神的新工作傳給你,讓你落到這個地步。」朋友的話雖不多,卻讓我感受到了真情,從得病到現在已半年了,還從未有哪個人為我流過淚呀!他為啥會這樣呢?……朋友拉著我的手誠懇地說:「老李呀!神是愛人的神,他願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所以一次次地差弟兄姊妹給你傳福音!神是智慧、奇妙的,他的作工無人能測透,帶領也不是什麼都知道啊!……」「胡說,帶領要不知道誰還能知道!我就只跟著帶領信!你馬上走,以後永遠別再來了!」一聽他說帶領也不是什麼都知道,我的火氣又上來了,立即打斷了他的話,下了逐客令。無奈,他流著淚、冒著風雪離開了……

當天下午,我就託人給劉帶領捎信,讓他來我家一趟,可十多天過去了也不見人影。我只好再次捎信,一星期後,他終於來了,我看見他就像見了救星一樣,心裡甭提有多高興了,緊緊地拉著他的手說:「劉弟兄,今天可把你盼來了,你趕快幫我向主禱告禱告吧!」不料,他卻板著臉說:「你的病為啥主沒醫治?你也跟以前比比,以前數你信心大,接待捨得花費,奉獻也多,最近幾個月你不但沒去教會,奉獻也幾乎沒有了,像你這樣不冷不熱,主能給你成全嗎?今天有事要辦,我走了。」他說走就走,留也留不住。我的心再也平靜不下來了:唉!盼來盼去,就盼來個「信心小、奉獻少」的「賞賜」,說我信心小,無非是我沒去教會,可我病成這樣根本沒法去,但我的心沒忘啊!說我奉獻少,是的!以前奉獻多,那是因為我有點錢,可如今我連看病的錢都沒有咋奉獻呀!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這就是我一直仰望、尊敬、信靠多年的帶領嗎?他怎麼變得這麼冷酷無情?他的愛心哪裡去了?是不是他來我家不像過去那樣又是殺雞又是買菜,惹得他不滿意了?到底是哪個地方得罪他了呢?……想著想著,我失望地哭了起來。妻子勸道:「經上說憑果子認樹,你咋不睜開靈眼看看?就寧願一頭撞死到南牆上不回頭?……」妻子的話提醒了我,是啊!好樹結好果子!帶領的行為與朋友相比可真是天壤之別:一個是粗暴、冷酷、沒有愛心;一個是謙卑、忍耐、充滿愛心,思來想去,帶領的地位在我心中開始動搖了,又想到朋友以前的脾氣比我還壞,如今卻像換了個人似的,除了神,誰能改變人呢?莫非他信的就是真道?

感謝全能神的拯救!2003年2月2日(大年初二),天剛亮,朋友又一次來到我家,一見我就高興地告訴我:「昨天我表叔從鄭州回來了,正巧他是心、腦血管病專家,我讓他給你開了個藥方,昨晚我急得光嫌夜長,所以一大早就趕來了。」聽了他的話,我真感到無地自容,一把拉住他冰涼的手,眼含著熱淚說:「我以前太對不起你了!……」「這都是全能神的大愛呀!以往別人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時,我還打了人家一耳光呢!因為我們不明白,才會做這糊塗事呀!」於是他耐心、細緻地給我見證了神的三步作工、神名的更換、地點的轉移、時代的變遷等各方面的真理,我聽得心悅誠服。當他談到神又重返肉身作工時,我不由得問:「聖經上說主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可現在誰也沒見,你們怎麼說主來了呢?」他交通道:「字句讓人死,精意讓人活。」(林後3:6)主二次來的經文還有許多,如:「因為你們自己明明曉的,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帖前5:2)「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太24:36)「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亞14:4)等等,若是都按著字面的意思去理解,那這些經文不是矛盾了嗎?其實並不矛盾,這些預言都要一一應驗,只不過是應驗的時間和次序不同而已,因神作工有個原則:先隱祕後公開,隱祕階段是拯救人,等公開時就是懲罰人了。就如挪亞時代:洪水沒來之前是拯救,洪水來了,所有不上方舟的人都落入了災難之中,所以我們要在神隱祕作工期間跟上神的作工步伐,否則就會失去了蒙拯救的機會。接著朋友打開神話書,念道:「自從耶穌走後,跟隨他的門徒,以至於因著他的名得救的所有的聖徒都是在這樣苦苦地想念他、期盼他,恩典時代所有的從耶穌基督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盼望救主耶穌能夠駕著白雲在末世的某一個大喜的日子降臨在人中間向萬人顯現。當然,這也是今天所有的接受耶穌救主之名的人所共同盼望的,全宇之下凡知道耶穌救主救恩的人都在『苦苦地巴望』耶穌基督能夠突然降臨,來『應驗』耶穌在世時所說的話『我怎麼走,同樣我還要怎麼來』。人都這樣認為,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是駕著白雲歸到天上至高者的右邊的,同樣,他仍然駕著一朵白雲(白雲就指耶穌歸到天上之時所駕的白雲)帶著猶太人的形像、穿著猶太人的服飾降臨在苦苦巴望他幾千年的人類中間……等等這一切人的觀念中所認為的。但是,耶穌救主卻並沒有那樣作,他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他並不在那些苦盼他重歸的人中間降臨,而且也沒有駕著『白雲』向萬人顯現。他早已降臨,但人卻並不認識,人也並不知曉,只是在漫無目的地等待著他,豈不知他早已駕著白雲(白雲就指他的靈、他的話、他的全部性情與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勝者中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或許有許多人並不在意我所說的話,但我還是要告訴每一位跟隨耶穌的所謂的聖徒,當你們的肉眼親自看見耶穌駕著白雲從天而降的時候已是公義的日頭公開出現的時候。那時或許你的心情激動萬分,但你可曾知道,當你看見耶穌從天而降的時候也正是你下到地獄接受懲罰的時候,那時已是神經營計劃宣告結束的時候,是神賞善罰惡的時候。因為神的審判已在人未曾看見神蹟只有真理發表的時候結束了。那些接受真理不求神蹟而被潔淨的人歸在了神的寶座前,投入了造物主的懷中,只有那些堅持一個信念『不是駕著白雲的耶穌就是假基督』的人將會受到永久的懲罰,因為他們只相信會顯神蹟的耶穌,卻不承認發表嚴厲審判、釋放生命真道的耶穌,這樣就只好讓耶穌公開駕著白雲重歸時來解決他們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此時我才認識到自己以往聽信帶領的話,把神定規在自己的觀念想象中,定規在聖經的字句中,真是太愚頑了!今天我明白了,原來神作工先隱祕用話語潔淨人,然後再公開向萬人顯現,到那時已是賞善罰惡的時候了。

接著,朋友又交通道:「以往你聽信帶領的,認為他們信的時間長,聖經通達,什麼都知道,跟著帶領信必能得救,其實不然,就如主耶穌作工的時候,那些祭司、文士、法利賽人,他們對舊約聖經都能倒背如流,一心等待彌賽亞的到來,可真正的彌賽亞——主耶穌來到之時,他們卻不認識,還以舊約聖經來定耶穌的罪,最終將主殘忍地釘在了十字架上,從中可見越是聖經知識多的人,越持守老舊,宗教觀念也越多,這些人若不能虛心尋求、考察真理,就更抵擋神,更會重演法利賽人的悲劇……」是呀!誰有法利賽人信神的歷史悠久、聖經知識通達呢?他們不照樣把主釘上了十字架嗎?我再這樣跟隨帶領下去,不正是和他一起向地獄狂奔嗎?

想到這裡,我恨自己當初瞎眼無知,盲目崇拜帶領,抵擋神的新工作這麼長時間,還多次將神差來的弟兄姊妹拒之門外,對待好心來傳我的昔日好友也是絕情絕義,我實在是一個糊塗信神的人,充當了撒但的幫凶!今天若不是全能神的大愛,我根本來不到神的面前。此時,虧欠、懊悔、感激一齊湧上心頭,淚水又一次奪眶而出:全能神哪!以前我信你卻聽信帶領,崇拜偶像,不接受你的末世救恩,真是傷透了你的心,感謝你不看我的愚昧、無知,不記念我的不義,仍將我帶回到你的家中,使我認識到你才是我該敬拜、該仰望的。全能神哪!我認準了你就是主耶穌的顯現,我願一心一意跟從你,永不回頭!更願把我的全身心都獻給你,用實際行動來配合你的福音工作,來還報你的大愛!於是,我夫妻二人都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跟隨全能神短短幾個月,我的病竟不知不覺地好了,從中我更體嘗到神的愛真是長闊高深,實在是我用言語無法表達的。在此我竭誠奉勸那些聽信、仰望帶領的弟兄姊妹能以我為鑑,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因帶領不能給我們生命,惟有全能神能拯救我們,能賜給我們生命,趕快醒悟吧!全能神——守望者隨時會擁抱你的到來!

河南省駐馬店市 李偉

相關內容

  • 我是怎樣接受全能神的

    在人看他作工沒有一點根據,而且有許多不符合聖經的記載,這不都是人的錯謬嗎?神作工還用套規條嗎?神作工還得根據先知的預言嗎?到底聖經大還是神大?為什麼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沒有任何權利來超脫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為什麼耶穌與他的門徒不守安息日呢?

  • 全能神拯救了我這悖逆之人

    全能神為人類忍辱含冤二次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受盡人的摧殘,為的是將人類救起,使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而殘酷的人類卻無情地推開神的拯救,將神一次一次地重釘在十字架上,誤解、傷害神拯救人的一片良苦用心。但神卻不與人斤斤計較,仍在默默作著他自己的工作,儘管人都不認識神,可神的工作卻有條不紊地按照他的計劃向前發展,正如神說:「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脫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

  • 信神不認神傷透神心

    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話,就得順服神的道,不要只想著得福卻不能領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應。基督末世來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來供應生命的,這工作是為了結束舊時代進入新時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進入新時代的人的必經之路,你不能承認而且還定罪或褻瀆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規就是永世都被焚燒的對象,是永遠不能進入神國中的人。因為這基督本是聖靈的發表,是神的發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託付者,所以我說你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褻瀆聖靈的人,褻瀆聖靈的人該有的報應那是每一個人都不言而喻的。

  • 還真理一個公道

    三步作工是整個經營的中心,神的性情、神的所是都在三步作工中發表出來,不知道神的三步作工的人就沒法知道神性情的發表方式,也不知道神作工的智慧,不知道他拯救人的多種方式與他對全人類的心意。三步工作是拯救人類工作的全部發表,不知道三步工作就不知道聖靈作工的各種方式與各種原則,那些只能死守一步作工中遺留下來的規條的人,都是將神限制在規條中的人,也是在渺茫中信仰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得不著神救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