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一個悖逆之子的懺悔

85

我原是「基督十字架真理」派的一名帶領,出生在一個三代信的家庭裡,爺爺和父親都曾是教會的長老,在這種家庭環境下,我自幼立志要繼承父輩的囑託,一生忠心事奉主。高中畢業後我就開始了專職事奉,藉著主給的恩賜:醫病趕鬼、按手禱告,幾年間,在安丘一帶傳信徒三、四百人,建立教會十幾處。作為帶領,我既能講道,又有這麼多恩賜,所到之處無人不仰望,我也自認為是對主最忠心的人,但萬萬沒想到這些卻成了我抵擋神末世作工的資本,若不是全能神愛的刑罰與他那帶有權柄的話語將我折服,我真不知早死在何處。

96年初,一度復興的教會不知為何漸漸開始荒涼,講道也沒有新鮮的供應了,弟兄姊妹越來越冷淡,許多信徒離開教會,走向了大千世界。還有的弟兄姊妹已失去了主賜的平安:有的老病重犯;有的被鬼纏身;我的恩賜也失去了往日的成效;一些主要同工都停止事奉退出了教會……面對教會荒涼的光景,我四處奔走吶喊仍無濟於事,心中再也沒有了力量。就在這時,我聽說國內興起了一個派別叫「東方閃電」,說是神的重現,發展得很快,並且他們的靈很厲害,許多教會的主要同工及帶領都跟隨了,並且還在為他們傳揚福音,信心特別大。而當時我卻想:不可能是神的重現,這一定是應驗了主耶穌預言,末世的假基督出現了!

99年冬天,一個教會的同工告訴我「教會裡來了個傳末世福音的,講神的第三步作工,說現在是國度時代,聽了他們的歌還挺受激勵的……」我一聽就說:「神不可能這麼作,千萬別受他們的迷惑,那肯定是『東方閃電』的人。」於是我馬上趕了過去,硬把那個弟兄趕走了,並立即召集聚會,囑咐弟兄姊妹「如果再有人來傳,任何人不許接待!」後來,又有許多弟兄姊妹來到我家給我傳,都被我拒之門外。2000年底,有關「東方閃電」的謠言在我們這裡更是傳開了,說「『東方閃電』是撒但教,他們用金錢、美色拉攏教會骨幹,誰不順服就會家破人亡……」儘管這些謠言都未見事實,但為了防止弟兄姊妹被「迷惑」,我便添枝加葉、推波助瀾,在各個教會大肆宣傳,還從三自教堂要了三十多本抵擋「東方閃電」的材料,分發給各教會弟兄姊妹學習。就這樣,在我的嚴加防範下,來我們教會傳福音的人都遭到了仇視、謾罵和拒不接待……但令我納悶的是我們這樣對待他們,他們的信心卻絲毫未減,仍不間斷地來給我們傳,僅2001年一年間到我家來的就有上百人次。

儘管我極力地抵擋、封鎖教會,但仍有許多弟兄姊妹背著我偷偷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而我豈肯善罷甘休?一次,有個弟兄剛接受不久,我便恐嚇他說:「你為什麼要背叛我,『東方閃電』是迷惑人的,現在退出來還來得及,再晚就出不來了……」嚇得那個弟兄馬上交了書,直到現在仍不敢接受;還有一姊妹接受了,我多次派人去勸說她都不聽,後來我就唆使她丈夫對她大打出手,對傳福音的人也連打帶罵,逼得她只好不信了。

由於我瘋狂抵擋神的末世作工,神的懲罰臨到了我。1999年至2001年間,我負責的建築隊在拆舊房時,一個弟兄被砸死,責任都得我擔著;用車拉架板時,撞傷了人,賠償醫藥費八千多元;2000年冬天,我又出了兩起摩托車事故;我種的經濟作物連續兩年虧損三、四千元;養豬豬死,養牛牛死,這一連串的打擊令本來就家境清貧的我更是負債累累、雪上加霜。又加上教會荒涼,弟兄姊妹消極軟弱,面對這一切,我幾乎絕望了!難道我的路真的走到盡頭了嗎?多少次我跪在主面前痛哭流淚地呼求:「主啊,你在哪裡?這幾年我帶著弟兄姊妹撇下一切竭力為你奔跑、花費,等候你的到來,可現在羊群四散,教會荒涼,一片慘淡,主啊,你要掩面到幾時呢?為什麼我們失去了你的看顧和保守?是你離棄了我嗎?是我得罪了你嗎?……」我輾轉反側,仍不知臨到這一切的原因,難道這世上還有比我們更高的道嗎?「東方閃電」的人為什麼有那麼大的勁呢?是什麼力量支撐著他們?難道真是神作了新的工作?絕望中我第一次存著尋求的心向神呼求:「主啊!你真的來了嗎?我實在不明白,求你加給我力量,求你向我顯現吧!」

2002年夏天,我在朋友家遇到一位從外地來的弟兄,當我得知他也在傳「東方閃電」時,我想這次一定得弄個明白。通過一番交談後,我覺得他講的道很高,是我從未聽過的,而且所談的也都有聖經根據,並沒有離開聖經。後來,他給了我一本《話在肉身顯現》,說是神在末世打開的小書卷,讓我認真讀。我接過書首先翻到《寫在前面的話》讀了起來。「『神』與『人』不能相提並論,他的實質、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難測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親自作工說話在人中間,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這樣,即使那些為神奉獻一生的人也不能獲得神的稱許。神不動工,人作得再好也是枉然,因為神的意念總是高於人的意念,神的智慧無人能測透。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我們都應該知道,屬肉體的人都是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性都是抵擋神的,不能與神平起平坐,更不能為神的工作出謀劃策。神到底如何帶領人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當順服,不應有這樣那樣的看法,因為人只是塵土。……我們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滿足神、想看見神,就應當尋求真理之道,尋求與神相合之道,不應硬著頸項與神對立,這樣做有什麼好果子吃呢?」 看到這,我覺得這些話句句帶著權柄、威嚴,不由得有些膽戰心驚,心想這怎麼像是在說我呢?我不就是硬著頸項與全能神教派對立嗎?……接下來我又翻到另一處看到「許多人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不就因為對神的多種多樣的作工並不認識,而且還以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道理來衡量聖靈的作工嗎?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橫貫世界內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棄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著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罵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 我再也忍不住了,不得不思想這幾年來我都幹了些什麼,起初聽到「東方閃電」時就不假思索地定規說不可能是神的顯現,並且竭力抵擋,自己不尋求還封鎖教會,攔阻別人尋求考察,甚至謾罵、驅趕傳福音的弟兄姊妹,我的所作所為不正是沒有敬畏與尋求之心的表現嗎?我這不是在信口開河、隨意評價、論斷嗎?再說,這幾年家裡所臨到的一切禍患……難道這真是神的作工?神真的已重返肉身?

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既激動又害怕,似乎預感到什麼,覺得一切都將要真相大白。我又繼續讀神話,看到神說:「……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我感到這話的字裡行間都帶著權柄,帶著力量,帶著一種不可侵犯的威嚴,我突然又想起了啟示錄上說「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 (啟15:3)我豁然開朗,原來耶和華、耶穌、全能者是神因著不同的工作而有的三個不同的名,其實這三者都是一位神。此時我已淚如泉湧,聲淚俱下,沒想到我竭力抵擋的竟是我苦盼多年的主耶穌,悔恨之中我又驚喜萬分,難怪這些年來教會出現這樣的光景,我也一直沒有力量,原來是神作了新的工作,我們沒跟上聖靈作工的步伐,被神所厭棄、淘汰,才導致弟兄姊妹失去神的看顧與保守……神啊!感謝你的開啟,感謝你的拯救,使我回到了你的懷抱!否則我真不知要死在何處!

跟隨全能神之後,我又回想這幾年神為了拯救我不知差派了多少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福音,而我卻執迷不悟;為了讓我醒悟神一次次的擊打管教,但我卻麻木痴呆,不知遭禍患是為何。今天為了彌補我的過失,減輕以往的罪行,我決心要去告訴弟兄姊妹:「東方閃電」就是真神的顯現,讓他們趕快跟上神作工的步伐。可就在我到教會傳神末世作工沒幾天,我們派別的老僕人就封鎖了教會,下令誰要接待我就開除誰。一時間教會裡如同開了鍋一樣,各種傳言四起:有的說我被美女控制,有的說「東方閃電」的人給了我三萬元錢……那段日子,雖然我苦口婆心、費盡了口舌,但每到一家都是遭到冷眼和不理解的謾罵……面對這一切,我更悔恨自己以往作惡太多,因著自己的狂妄,沒有尋求真理的心,害了自己,更害了與我共處多年、一同經歷風雨考驗的弟兄姊妹。今天,我被神征服得以來到神的寶座前,享受著全能神所供給的一切豐富,可那些曾與我朝夕與共的弟兄姊妹,直到今日仍拿著當年我分發的材料抵擋著神末世的作工,死也不肯接受。我無法表達自己懊悔的心情,我愧對我的弟兄姊妹,更愧對曾為我們捨命流血、今又嘗盡逼迫患難的獨一真神。當我一次次被弟兄姊妹驅趕出家門時,我真切地體嘗到了神作工的艱辛和神為了拯救我們所花費的心血代價!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如果你能看到我——一個悖逆之子懺悔的心聲,願你能聽我一句發自內心的忠告:不要再相信那些莫須有的謠言了,不要再仰望你的帶領、你的同工、你的僕人了,因為他們與你一樣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今天全能神真是咱們苦盼了多年的主耶穌啊!不要像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那樣固執了,因為神的日子就在眼前,真的沒有時間了!

山東省安丘市 王建文

相關內容

  •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徹底蒙拯救

    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

  •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今天並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裡並沒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麼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沒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並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並無意思要將你們治於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

  • 憶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

  • 我死守「聖經」,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

    聖經並不全部是神親口發聲的記錄,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預言的記載,有一部分是歷代神所使用的人寫出來的經歷與認識。在人的經歷中摻雜人的看法、認識,這是難免的。在這許多書當中,有些屬於人的觀念、人的偏見、人偏謬的領受法,當然多數的話是出於聖靈開啟光照的,屬於正確的領受,但也不能說是完全準確的真理發表。

  • 全能神拯救了我這悖逆之人

    全能神為人類忍辱含冤二次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受盡人的摧殘,為的是將人類救起,使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而殘酷的人類卻無情地推開神的拯救,將神一次一次地重釘在十字架上,誤解、傷害神拯救人的一片良苦用心。但神卻不與人斤斤計較,仍在默默作著他自己的工作,儘管人都不認識神,可神的工作卻有條不紊地按照他的計劃向前發展,正如神說:「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脫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