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問題(4)神是永恆不變的,那主耶穌怎麼還能改名叫全能神呢?

神話答案:

「神在地上來一次得換一次名,來一次換一次性別,來一次換一個形像,來一次換一步工作,他不作重複工作,他是常新不舊的神。他以前來了叫耶穌,這次來了還能叫耶穌嗎?他以前來了是男性,這次來還能是男性嗎?以前來是作恩典時代釘十字架的工作,這次來還能救贖人脫離罪惡嗎?還能釘十字架嗎?這不是作重複工作了嗎?神是常新不舊的你不知道嗎?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若你說神的工作永恆不變,那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能結束嗎?你單知道神是永恆不變的,但神還是常新不舊的你知道嗎?若他的工作是永恆不變的,他能將人類帶到今天嗎?他是永恆不變的為什麼他已作了兩個時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斷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顯明,顯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隱祕的,他從不公開向人顯明,人根本不認識他,他就藉著作工來逐步向人顯明他的性情,他這樣作工並不是每個時代都改變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斷變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斷變化,而是因著工作時代的不同,神將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顯明,讓人來認識他。但這並不能證明神原來沒有特定的性情,隨著時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變化,這是錯謬的領受。他是將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來向人顯明,是按著時代的不同來顯明的,不是一個時代的工作能將神的全部性情都發表出來的。所以,『神是常新不舊的』這話是針對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是針對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無論如何,你不能將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個點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話上,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個時代中,就如耶和華這個名不能永遠代替神的名,神還能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斷向前發展的標誌。

神永遠是神不能變成撒但,撒但永遠是撒但不能變成神。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義、神的威嚴,這是永遠不能改變的。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這是永遠不變的,但神的工作呢,是不斷向前發展、不斷進深的,因為神是常新不舊的。在每一個時代都要換一個新的名,在每一個時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神要讓受造之物看見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時代,人看不見新的性情發表,人不就把神永遠釘在十字架上了嗎?這不是把神定規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有人說神的名不變,那為什麼耶和華的名又變成耶穌呢?說彌賽亞要來,怎麼來了一個名叫耶穌的呢?這神的名怎麼會變呢?這些不是早已作過的工作嗎?難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嗎?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換,『耶和華』的工作可由『耶穌』來接續,『耶穌』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來接替嗎?『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耶穌』的名不也可以更換嗎?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神總歸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麼變,也不管他的名如何變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遠也不變,你認為神只能叫耶穌的名,那你的見識就太少了。你敢說耶穌永遠是神的名,神永遠就叫耶穌了,再也不會改變嗎?你敢定準『耶穌』這個名是結束律法時代,又是結束末了時代的嗎?誰能說『耶穌』的恩典能將時代結束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 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

相關內容

  • 什麼是善行?善行有哪些表現?

    到底什麼是善行?為什麼要具備善行?可以說凡是人在經歷神作工中能盡到的本分、該盡的本分,凡是神對人的要求,人如果能達到,能滿足神,這就是善行。你滿足神的要求了,這就是善行;你盡本分對神有忠心了,這就是善行;你所做的事對神選民都是益處,大家都認為好,這就是善行。凡是人的良心理智認為這是合神心意的事、這是能夠滿足神的事、這是對神選民有益處的事,都屬於善行;人如果把這幾條所說的善行都能盡好,竭盡全力地都能具備,這就是具備了足夠的善行。

  • 什麼是審判?

    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

  • 問題(9)我跟家人、朋友相處時,臨到不如意的事總是愛發火,流露血氣,為此我感到很痛苦,我想尋求一下,到底該怎麼與人正常相處,活出正常人性呢?

    「一個人無論在人前或人後發怒,都有不同的存心與目的,有可能是樹立自己的威信,有可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與面子。有的人發火有點尺度,有的人是亂發火沒有尺度,想發就發特別任性,不受一點約束。總之,人發的火都來自於人的敗壞性情,不管為了什麼目的,都是屬血氣、屬天然的,談不上正義與非正義,因為在人的本性實質裡沒有與真理相合的東西。」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 問題(27)人這輩子幾十年轉眼就過去了。回頭想想人的一生:上學、工作、結婚、生子、等死,真是虛空痛苦,到底怎麼才能解決人生的虛空痛苦呢?

    人類不知道自己是從哪兒來的,這一輩子的使命是什麼,不知道誰掌管著這一切,誰主宰著這一切,人一代又一代地來了,又一代又一代地走了,一代一代的人都這麼活著,又都那麼死了,一樣的方式來,一樣的方式走,人沒找到路途。從古到今人都是一樣的活法,都在探索這一個問題,都在等待著,都想看看以後的人類是什麼樣,但誰也不知道,沒有一個人看到。歸根結底就是人不知道主宰這一切、掌管這一切的那一位是誰,到底有沒有主宰這一切的那一位,存不存在,人不知道這個答案,人只能這麼活著,無奈地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