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七、末後的基督就是審判的主,也是展開書卷的羔羊

1.「全能神是全能、全成、完完全全的真神!他不僅拿著七星,帶著七靈,有七眼,揭開七印,展開書卷,他更是掌管七災、七碗,揭開七雷,他也早已響起七號!他所創造的萬物、他所成全的一切都當向他讚美,向他歸榮耀,高舉他的寶座。全能神啊!在你就是一切,你已成全了一切,在你全是成全,全是明亮,全是釋放,全是自由,全是剛強有力!沒有絲毫的隱藏遮蔽,一切的奧祕在你全開了,並且你也審判了眾仇敵,你顯出了威嚴,顯出了烈火,顯出了烈怒,更顯出了前所未有的、亙古永存一切一切無窮的榮耀!萬民都當覺醒,都當竭力地歡呼,竭力地歌唱,稱頌這位全能、全真、全活、全備,從永遠到永遠的榮耀真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十四篇》

2.「我要罰惡賞善,我要施行我的公義,我要展開我的審判,我要用話語成全一切,使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體嘗我的刑罰人的手,必要讓所有的人看見我的全榮,看見我的全智,看見我的全備,無人敢起來論斷,因在我一切都成,在此讓每個人都看見我的全尊,都體嘗我的全勝,因在我一切都顯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二十篇》

3.「凡我愛的必存到永遠,凡抵擋我的必被我刑罰到永遠,因我是嫉妒人的神,對所有人的所有作為都不輕易放過,我要鑒察全地,以公義、以威嚴、以烈怒、以刑罰出現在世界的東方向萬人顯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二十六篇》

4.「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並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淨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的腳蹤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淨的對象。也就是說,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審判的對象。

以往談到的審判先從神家起首,這話中的『審判』就是今天神作在末世來到神寶座前的人身上的審判。或許有的人認為,末世來到時神要在天宇之上設立一個大的桌案,上面鋪著白色的檯布,神坐在一個大寶座上,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神將各人的罪狀都揭示出來,由此來確定人是上天堂還是下硫磺火湖,等等這些超然的想像。不管人如何想像都不能改變神作工的實質。人的想像只不過是人思維的構思,是從人的大腦來的,是從人所聽所見而總結拼湊來的,所以我說,無論人的想像多麼精彩都只是一幅漫畫,並不能代替神作工的計劃,人畢竟都是經過撒但敗壞的,怎麼能測透神的意念呢?人將神的審判工作想像得特別離奇,人都認為既然是神自己作審判的工作,那必定是規模最宏大的,一定是世人難以理解的,一定響徹天宇,震撼大地,否則怎麼能是神作的審判工作呢?人認為既然是審判工作,那神在作工的時候一定特別威風,特別神氣,而那些接受審判的人一定是嚎啕大哭,跪地求饒。那時的場面一定很壯觀,一定很令人激動……每一個人都將神的審判工作想像得出神入化。但你可曾知道,當神在人中間早已開始了審判工作的同時,你還在自己的安樂窩昏睡,當你認為神的審判工作正式開始的時候已是神更換天地的時候,那時或許你剛剛明白了人生的意義,但神無情的懲罰工作將在沉睡中的你帶入了地獄之中,此時你就會恍然大悟,明白神的審判工作早已結束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5.「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主要以刑罰、審判為主來發表他的性情,在此基礎上帶給人更多的真理,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以此達到他征服人、拯救人脫去敗壞性情的目的,這是神在國度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6.「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7.「有些人還認為神說不定什麼時候來在地上向人顯現,親自審判全人類,一個一個過關,誰也別想落下,有這種想法的人是對這步道成肉身的工作沒有認識的人。神審判人不是一個一個地審判,不是一個一個地過關,這樣作並不叫審判工作。所有人類的敗壞不都一樣嗎?人的實質不都一樣嗎?審判的是人類敗壞的實質,是撒但敗壞人的實質,是審判人的所有罪孽,並不是審判人身上小來小去的毛病。審判的工作是有代表性的,不是專為某一個人而作的工作,而是藉著審判一部分人來代表審判全人類的工作。肉身作的工作是藉著在一部分人身上的親自作工來代表全人類的工作,之後再逐步擴展。審判工作也是如此,不是審判某一類人或某一部分人,而是審判全人類的不義,例如人抵擋神、不敬畏神、攪擾神的工作等等。審判的是人類抵擋神的實質,這個審判的工作就是末世的征服工作。人所看見的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說話,就是以往人觀念中的末世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的工作,現在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也正是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今天道成肉身的神,就是末世審判全人類的神,這個肉身與肉身的作工、說話、所有性情是他的全部。雖然肉身作的工作範圍是有限的,不是直接涉及全宇的,但就審判工作的實質則都是直接審判全人類的,並不單單為了中國,也不僅僅是為了幾個人而展開審判的工作。在肉身的神作工期間,雖然作工範圍不能涉及全宇,但他作的是代表全宇的工作,而且在他將他肉身作工範圍的工作結束以後,他就立即將此工作擴展全宇各地,就如耶穌復活升天以後福音擴展全宇各地一樣。不管是靈的作工還是肉身的作工都是作在有限的範圍中卻代表全宇。末世的工作是以道成肉身的身分出現來作工作的,那肉身中的神就是白色大寶座前審判人的神,不管他是靈還是肉身,總之作審判工作的那就是末世要審判人類的神,這是根據他的作工而定的,並不是根據外貌或其他幾方面確定的。儘管人對這一說法存有觀念,但道成肉身的神審判、征服全人類這一事實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不管人如何評價,事實總歸是事實,誰也不能說『工作是神作的,但肉身不是神』,這是錯謬的說法,因為這工作是非肉身的神以外的人能作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對於審判人肉體敗壞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適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資格作,若是神的靈直接審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難以接受,因為靈不能與人面對面,就這一點就不能達到立竿見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讓人更透亮地看見神的不可觸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審判人類的敗壞才是徹底打敗撒但,同樣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審判人的不義,這是他本來就聖潔的標誌,也是他與眾不同的標誌,只有神能有資格、有條件審判人,因為他有真理,他有公義,所以他能審判人,沒真理、沒公義的人是不配審判別人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9.「正因為這些審判才讓你們看見神是公義的神,神是聖潔的神;正因為他的聖潔、正因為他的公義他才對你們審判,才對你們施下烈怒;正因為他看見人的悖逆能顯露出他的公義性情,看見人的污穢能顯露出他的聖潔,才足可說明他就是聖潔無污點的但又生在污穢之地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10.「藉著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裡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夠完全變化,成為被潔淨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今天所作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讓人能夠得潔淨,讓人能夠有變化,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藉著熬煉,脫去敗壞得著潔淨。這步工作與其說是拯救的工作,倒不如說是潔淨的工作。實際上,這步也是征服的工作,也是第二步拯救的工作。人被神得著是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藉著話語熬煉、審判、揭示,把人心裡所存的那些雜質、觀念、存心或者個人的盼望都給顯明出來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11.「神作審判的工作、作刑罰的工作都是為了達到讓人對他有認識,都是為了他的見證而作的。他若不藉著審判人的敗壞性情,人就不可能認識他的公義不可觸犯的性情,也不能對神從舊的認識中轉到新的認識之中。為了他的見證,為了他的經營,他將他的全部都公布於眾,從而讓人因著他的公開顯現而達到認識他,性情有變化,達到為他作響亮的見證。人的性情是在神的多種作工之中達到變化的,人若沒有性情的變化就不能達到見證神,不能達到合神心意。人的性情變化就標誌著人已脫離了撒但的捆綁,脫離了黑暗的權勢,真正成了神工作的模型、標本,真正成了神的見證人,成了合神心意的人。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來在地上作工,他對人的要求就是讓人達到認識他、順服他、見證他,認識的是他的實際正常的作工,順服他的一切不合人觀念的說話與作工,見證他拯救人的所有作工,見證他征服人的所有作為。見證神的人務必得對神有認識,這樣的見證才準確、實際,這樣的見證才能羞辱撒但。神是藉著經歷他審判、刑罰,經歷他對付、修理而認識他的人作他的見證,他是藉著被撒但敗壞的人見證他,他是藉著性情變化得著他祝福的人見證他。他並不需要人對他口頭的讚美,也不需不經他拯救的撒但的種類讚美他、見證他。認識神的人才有資格見證神,性情變化的人才能有資格見證神,神不會讓人故意去羞辱他的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12.「我的審判是為了人更好地順服,我的刑罰是為了人更好地變化,我所作的雖都是為了我的經營,但不曾有一樣作工是對人無益的,因我要將這些在以色列以外的邦族都作成猶如以色列一樣的順服,作成真正的人,使我在以色列以外也有立足之地,這就是我的經營,是我在外邦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13.「那些能順服真理、順服神作工的人都將歸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神——全能者的名下,這些人都能接受神的親自帶領,得著更多、更高的真理,得著真正的人生,看見前人所未看見的異象:『我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既轉過來,就看見七個金燈臺。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啟示錄1:12-16)這異象就是神的全部性情的發表,而這全部性情的發表也正是此次道成肉身的神工作的發表。在陣陣刑罰、審判之中,人子將其原有的性情以發聲說話的方式發表出來,讓所有接受他刑罰審判的人看見了人子的真正面目,這面目正是約翰看見的人子的面目的真實寫照(當然,不接受神在國度時代作工的人對這些根本看不見)。神的真正面目是人用言語無法說透的,所以神以發表他原有的性情的方式來將他的本來面目顯在人的面前。也就是說,凡是領略了人子原有性情的人就看見了人子的本來面目,因為神太偉大了,人是用言語無法說透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14.「神默不作聲,也未向我們顯現,但他的工作卻從未停止過。他鑒察全地,掌管萬有,目睹著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他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著他的經營,悄無聲息,也未見驚天動地,而他的腳步卻一步一步逼近人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宇宙間展開了他的審判台,他的寶座也隨即降在了我們中間。那是何等威嚴的場面,那是何等莊嚴肅穆的景象,那靈猶如鴿子,又如怒吼的獅子來在我們眾人中間。他是智慧,他是公義威嚴,帶著權柄、滿載著慈愛憐憫悄悄地降臨在我們中間。沒有人察覺到他的到來,沒有人迎接他的到來,更沒有人知道他將要作的一切。人的生活如往常一樣,平常的心、平常的歲月。神也如平常人一樣生活在我們中間,作為一名最小的跟隨者、一名普通的信徒。他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目標,更有常人沒有的神性。沒有人注意到他神性的存在,也沒有人覺察到他的實質與人的區別。我們與他生活在一起,毫無拘束,也無懼怕,因為他在我們眼裡只是一名小小的信徒。我們的舉手投足都在他的眼目之中,我們的心思、我們的意念都在他前暴露無遺。

…………

他的話語帶著生命力,給我們當行的道,也讓我們領悟到了什麼才是真理。我們開始被他的話語吸引,我們開始注意他的說話語氣、說話方式,也開始下意識地關心起這個不起眼的人的心聲。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著我們的歸宿,為著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著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淚流血。這樣的所是所有是一個普通人所沒有的,也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所不具備也達不到的。他有常人沒有的寬容、忍耐,他的愛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除了他,沒有人能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沒有人能對我們的本性、實質瞭如指掌,沒有人能審判人類的悖逆、人類的敗壞,也沒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與我們如此說話,對我們如此作工;除了他,沒有人具備神的權柄、神的智慧、神的尊嚴,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發表無遺;除了他,再沒有人能指給我們道路,帶給我們光明;除了他,沒有人能揭示神從創世到如今還未公開的奧祕;除了他,沒有人能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捆綁,脫離敗壞性情。他代表神,他發表著神的心聲、神的囑託、神對全人類的審判之語。他開闢了新時代、新紀元,帶來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給我們帶來了希望,結束了我們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讓我們全人徹徹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們全人,得著了我們的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15.「末世就是以征服來讓萬物都各從其類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審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這樣作,人怎能各從其類呢?在你們中間作的各從其類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從其類工作的開端,在這以後,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從其類,都得歸服在審判台前來接受審判。沒有一人、一物能逃脫這刑罰、審判之苦的,也沒有一人、一物不是各從其類的,人都分門別類,因為萬物的結局都近了,整個天地都到了結束的時候了,人怎麼能逃脫人生存的結束之日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 一》

16.「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17.「什麼是審判,什麼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嗎?若你明白了,我勸你還是服服帖帖地受審判,否則你永遠沒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永遠沒有機會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些只接受審判卻總不能被潔淨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棄,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卻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毀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著死屍的味道,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神將那些並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種罪狀一一列在他們的記事冊上,在合適的時候將他們扔在污鬼之中,讓污鬼任意玷污他們的全身,使他們永遠不得超生,使他們永遠不能再見到光明;神將那些曾經一度時期效力卻並未忠心到最終的假冒為善的人列在了惡人中間,讓其與惡人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眾,最終將其滅掉;神將那些從未對基督忠心或從未獻出一點力量的人扔在一邊從不搭理,更換時代時將他們統統滅掉,他們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談不上進入神的國中了;神將那些從未對神真心而是被逼無奈應付神的人列在了為子民效力的人中間,他們這些人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將同那些連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毀滅;最終,神將所有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眾子以及神所預定做祭司的人帶入神的國度之中,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著的結晶。而那些並不能歸於神所劃分類別中的人則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們的結局是什麼你們是可想而知的。我該說的都對你們說過了,該選擇怎樣的路那都是由你們自己的選擇而決定的。你們應明白這樣一句話: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18.「聖經那是當時先知傳達的神的話、神使用的人寫的話,只有神自己能解釋那些話,只有聖靈能顯明那些話的意思,只有神自己能夠揭開那七印,展開那書卷。你說你也不是神,我也不是神,誰敢隨便解釋神的說話呢?你敢解釋那話嗎?就是先知耶利米來了,約翰來了,以利亞來了,他們都不敢解釋那些話,因為他們都不是羔羊,只有羔羊自己能揭開那七印,展開那書卷,除他之外無人能解釋他的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19.「聖經記載只有羔羊能揭開七印,歷代以來,那些大人物中解經的人不少,那你能說他們都是羔羊嗎?你能說他們解釋的完全是出於神的嗎?他們僅是個解經家,他們沒有羔羊的身分,怎麼配揭七印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分的說法》

20.「全能神七星亮!教會已被他成全,教會使者他命立,教會全在他供應。七印被他全揭開,他的經營計劃與旨意全由他自己來完成。書卷是他經營的奧祕靈言,也已被他展開顯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十四篇》

21.「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用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著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著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著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著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人的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說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在整個國度時代神都用話語來作工,以話語來達到作工果效,他不顯神蹟也不顯異能,只用話語來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22.「末世只是末世,只是國度時代,並不代表恩典時代,也不代表律法時代,只是在末世把六千年經營計劃的所有工作都向你們顯明了,這就是奧祕打開了。這樣的奧祕是任何人都打不開的,人對聖經再了解也不過是字句,因人不明白聖經的實質,人看聖經或許能領受一些真理或解釋一些字句,摳一些名章、名句,但就這些字句中間包含的意思人永遠也解不開,因為人看見的都是死的字句,並不是耶和華作工的畫面與耶穌作工的畫面,人也沒法解開這些工作的奧祕。所以,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這是最大的奧祕,是最隱祕的,人根本測不透,神的心意誰也不能直接明白,除非他親自向人解釋、向人打開,否則,這些對人將永遠是『謎』,永遠是封閉著的奧祕……就這六千年的工作比那些所有的先知預言還奧祕,是創世到現在最大的奧祕,歷代先知都測不透,因為這奧祕只在末了時代才打開,在這以先並沒有打開過。你們若明白這奧祕,若能全部領受,那所有的宗教人士都會被這奧祕征服的,只有這才是最大的異象,是人所最盼望明白的,但又是人最不清楚的。你們處在恩典時代都不知道耶穌作的工作到底是什麼,也不知道耶和華作的工作到底是什麼,到底耶和華為什麼要定律法,為什麼要讓他們守律法,為什麼要建造聖殿,人都不明白;為什麼要把以色列人從埃及帶到曠野,又從曠野帶到迦南,人更不明白。直到今天才顯明這些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23.「這最後的一步工作是藉著話語達到果效的。藉著話語人明白許多奧祕,明白歷代以來神所作的工作;藉著話語人得著聖靈的開啟;藉著話語人明白歷代以來人未揭開的奧祕,明白歷代以來先知、使徒所作的工作和作工的原則;藉著話語人也明白了神自己的性情,知道了人的悖逆、人的抵擋,認識了自己的實質。藉著這一步步作工和所有的說話,人認識了靈的作工,認識了神道成的肉身所作的工作,更認識了他所有的性情。你認識神六千年的經營工作也是藉著話語達到的,認識自己以往有哪些觀念,而且達到放下,不也是藉著話語達到的嗎?耶穌那一步工作顯神蹟奇事,這一步作工不顯神蹟奇事,你明白了為什麼不顯神蹟奇事,這不也是藉著話語達到的嗎?所以,這一步所說的話語超過歷代以來使徒、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是先知所說的預言也達不到這個果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24.「末世的工作把耶和華作的工作、耶穌作的工作、人所不明白的所有那些奧祕都向人打開,以至於顯明人類的歸宿、人類的結局,結束在人類中間的全部拯救工作。末世這步工作是收尾的工作,務必得將人所不明白的奧祕都打開,讓人將這些奧祕都看透,心裡全明白,這樣才可各從其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25.「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神而來,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說,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湧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創世以來神作了大量的帶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許多帶給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許多使人能得生的代價,因為神自己就是永生,神自己就是使人復活的道。神無時無刻不在人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他作了人生活的動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後天生存的豐富的礦藏。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著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這樣,無論何許人士都得歸服於神的權下,都得活在神的掌管之中,都不能逃出神的手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26.「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著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你若不尋求末世的基督供應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遠不可能得著耶穌的稱許,永遠沒資格踏入天國的大門,因為你是歷史的傀儡,是歷史的囚犯。被規條、被字句、被歷史的枷鎖控制的人永不能得著生命,永不能得著永久的生命之道,因為他們得著的只是持守了幾千年的污濁之水,而不是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沒有生命之水供應的人永遠是死屍,永遠是撒但的玩物,永遠是地獄之子,這樣,還能見到神嗎?你只求能守住歷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狀,卻不求改變現狀淘汰歷史,那你不就是永遠與神為敵的人嗎?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蕩蕩,如洶湧的浪濤,如翻騰的響雷,而你卻坐以待斃,守株待兔,這樣怎麼能算是跟隨羔羊腳蹤的人呢?怎麼能說明你守住的神是常新不舊的神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27.「不憑著基督口中的真理而想得著生命的人是世上最荒謬的人,不接受基督所帶來的生命之道的人是異想天開的人,所以我說,不接納末世基督的人永遠是神厭憎的對象。基督是末世人進入國度的大門,任何人都不能逾越,任何人都不可能不通過基督而被神成全的。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話,就得順服神的道,不要只想著得福卻不能領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應。基督末世來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來供應生命的,這工作是為了結束舊時代進入新時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進入新時代的人的必經之路,你不能承認而且還定罪或褻瀆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規就是永世都被焚燒的對象,是永遠不能進入神國中的人。因為這基督本是聖靈的發表,是神的發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託付者,所以我說,你若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褻瀆聖靈的人,褻瀆聖靈的人該有的報應那是每一個人都不言而喻的。我還要告訴你,你若是抵擋了末世的基督,棄絕了末世的基督,那你的後果是無人能替你承擔的,而且從此以後你就再也沒有機會獲得神的稱許了,甚至你想挽回時也不能使你再見到神的面,因為你抵擋的不是一個人,你棄絕的不是一個小小的人,而是基督,這樣的後果你知道嗎?你做的事不是犯了一個小錯誤,而是犯了彌天大罪。所以,我勸每一個人都不要在真理面前張牙舞爪,信口雌黃,因為只有真理才能將生命帶給你,除此以外沒有什麼能使你得以復生再見神面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28.「在全宇上下我在作著我的工作,在東方猶如霹靂的巨聲不斷發出,震動了各邦各派,是我的發聲將人都帶到了今天,我是讓人都因我的發聲而被征服,全都傾倒在此流中,都歸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將榮耀從全地之上收回,在東方重新發出。誰不盼望看見我的榮耀?誰不巴望我歸來?誰不渴慕我的再現?誰不思念我的可愛?誰能不就光而來?誰能不看見迦南的豐富?誰不盼望『救贖主』的重歸?誰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發聲要在全地傳揚,我要面對我的選民更多地發聲說話,猶如巨雷一樣震動山河,我是面對全宇說話,我也是面對人類說話。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寶愛我的說話。閃電是從東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語叫人難捨難離,也叫人難測,更叫人喜樂,猶如剛降生的嬰兒,人都歡喜快樂,慶賀我的來到,因著我的發聲,我要將人都帶到我的面前。從此我便正式進入人類之中,讓人都來朝拜我,因著我的榮耀的發出,也因著我口之言,讓人都來到我的面前,都看見閃電是從東方發出,而且我也降在了東方的『橄欖山』上,早已來在地上,不再是『猶太之子』,而是東方的閃電,因我早已復活,從人中間離開,又帶著榮耀顯在了人間,我是萬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萬世以前以色列人棄絕的『嬰兒』,更是當代的滿載榮耀的全能神!讓人都來在我的寶座前,看見我的榮顏,聽見我的發聲,觀看我的作為,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計劃的終極、高潮,也是我經營的宗旨——讓萬邦朝拜,萬口承認,萬人信賴,萬民都歸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上一篇:六、恩典時代的工作與國度時代的工作的關係

下一篇:八、神只有一位,「三位一體的神」不存在

相關內容

  • 三 位 一 體 的 神 存 在 嗎?

    自從有了耶穌道成肉身這一事實之後,人就以為天上不僅有父,而且還有子,甚至還有靈,就是人的傳統觀念中認為的,在天上有這樣一位神,那就是聖父、聖子、聖靈這樣一位三而一的神。人都有這樣的觀念:神是一位神,但就這一位神就包括三部分,那就是所有那些傳統觀念太嚴重的人所認為的聖父、聖子、聖靈三部分,只有這三部分…

  •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已到尾聲,國度大門已向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人打開,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你們現在正在等待著什麼?正在尋求著什麼?是不是都在等待著神的顯現?是不是都在尋找神的腳蹤?神的顯現多麼令人渴慕!神的腳蹤又是多麼的難尋!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我們怎麼做才能看到神顯現的日子,怎麼做才能跟上神的腳蹤呢…

  • 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經營人類的工作一共分為三步,也就是拯救人類的工作共分為三步,這三步作工並不包括創世的工作,而是律法時代的工作、恩典時代的工作與國度時代的工作這三步作工。創世的工作只是產生全人類的工作,並不是拯救人類的工作,與拯救人類的工作並無關係,因為創世之時人類並未經撒但敗壞,所以也就沒有必要作拯救人類的工作。拯…

  • 救 贖 時 代 的 工 作 內 幕

    在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當中,一共分三個步驟,即三個時代: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這三個時代,按著時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內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著人的需要而作,說得確切點,就是按著與撒但爭戰時撒但所施行的詭計而作,是為了打敗撒但,顯明我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