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神是怎麽帶領、供應人類走到今天的

相關神話語:

自從神造了萬物之後,萬物就按着神所制定的規律在運行着,在有規則地向前發展着,在神的眼目之下,在神的主宰之下,與人的生存同時有規則地向前發展着,没有任何一樣東西能改變這個規律,也没有任何一樣東西能破壞這個規律。因着神的主宰,萬物得以滋生,也因着神的主宰,因着神的管理,萬物得以存活,所以説,萬物在神的主宰之下有規律地生發、消失以至于輪迴。當春天來到的時候,綿綿的細雨帶來了春意,滋潤了大地,土壤開始融化,小草從土裏擠了出來開始發芽,而樹木也逐漸地變緑,這一切的生物給大地帶來了新的生機,這是萬物生發的景象;各種動物也從洞穴中出來,感受到春天的温暖,開始了新的一年。夏季,萬物享受着炎熱,也享受着夏季帶給萬物的温暖,萬物迅速地生長着,樹木、草與各種植物都在迅速地生長着,以至于開花甚至結果,萬物也在夏季忙碌着,包括人類。到了秋季,小雨帶來了秋天的凉爽,各種生物開始感受到秋收的季節,萬物也結果有了果實,人類也開始收穫這些纍纍果實,為冬天預備食物。冬季,萬物在寒冷中逐漸地開始休息,開始静下來,人們也在冬季閑了下來。這春夏秋冬的轉换、變化都在隨着神所制定的規律而運轉着、變化着,神以這樣的規律帶領着萬物,帶領着人類,給人類制定了豐富多彩的生活方式,為人類預備了不同温度、不同季節的生存環境,因而在這樣的有規律的生存環境下,人類也有規律地生存着、繁衍着。這個規律没有人能改變,也没有一人一物能够衝破這個規律,無論是滄海桑田,還是桑田滄海,這個規律一直存在着,它的存在是因着神的存在,是因着神的主宰,也是因着神的管理。有了一個這樣有規律的大環境,人類的生活也在這個規律中、這個規則中進行着。這個規律養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讓一代又一代的人在這樣的一個規律中得以存活。人享受着神為這一代又一代的人所創造的萬物與這樣有規律的生存環境,儘管人覺得這樣的規律是與生俱來的,儘管人對這樣的規律不屑一顧,儘管人感覺不到神在擺布着這樣一個規律,神在主宰着這樣一個規律,但是不管怎麽樣,神一直在作着這樣一個不變的工作。他作這樣一個不變的工作的目的就是為了人類的生存,為了人類能够繼續下去。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九》

神掌握着萬有運行的規律,掌握着萬物生存的規律,也掌握着萬有、萬物,讓它們能够相生相息,不至于滅亡,不至于消失,這樣人類才能繼續下去,人類才能在神的帶領下活在這樣的生存環境中。這個運行的規律在神的主宰之下,没有人能插手,也没有人能改變,只有神自己知道這樣的運行規律,只有神自己管理着這個規律。什麽時候樹木發芽,什麽時候下雨,大地供應給植物多少水分、多少營養,在什麽季節大樹落葉,在什麽季節大樹結果,陽光帶給大樹多少養分,大樹從陽光得到養分之後呼吸出來的東西是什麽,這些在神創造萬有的時候神已經定好了,這個規律没有人能打破。神造的萬有,有生命的或者在人看是没有生命的,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着、主宰着,没有人能改變這個規律、破壞這個規律。就是説,在神創造萬有的時候,神把這些都定好了,大樹離了土地不能生根發芽,不能成長,大地如果没有大樹,它會變得乾涸,而大樹成了小鳥的家,成了小鳥躲避風灾的地方。大樹没有土地行不行?肯定不行。没有陽光、雨露行不行?也不行。這一切都是為了人類,為了人類的生存。人類從大樹得到新鮮的空氣,人類也在大樹所保護的土地上活着,同時人類也離不開陽光與各種生物。這些關係雖然複雜,但是你就記住:神創造萬有的這個規律就是讓萬物相生相息、互相依存,就是神所造的每一樣東西都有它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如果神造它没有意義,神會讓它消失。這就是神供應萬物的其中一種方式。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七》

神造了萬物,給萬物制定了界限,在萬物中養育着各種生物,同時神也在為人類預備着各種不同的生存方式,所以你看到的人類的生存方式不僅僅就是一種,生存環境也不僅僅就是一種。前面我們講了神為人預備的各種食物與水源,這食物與水源是維持人的肉體生命能够繼續下去的必須有的東西。但是在這個人類中,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以吃五穀雜糧為生的,因着各種地理環境的不同,因着各種地理形勢的不同,人類也有了不同的生存方式,這樣的生存方式是神為人類預備的。所以不是所有的人類都以耕種為主,就是説,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從種植莊稼來得到食物。這就是我們要講的第三項——人類因着不同的生活方式而産生了界限。那人類還有哪些不同的生活方式呢?還有哪些人食物的來源是不同的呢?主要有以下幾種:

第一種就是以打獵為生。「打獵為生」這個人都知道,以打獵為生的人吃的是什麽?(野味。)吃的是森林裏的飛禽走獸,「野味」是現代詞,打獵的人不認為那是野味,他就認為那是他的食物,那是他的日用飲食。比如説他打了一隻鹿,他得到這隻鹿的時候,就跟農民從地裏打來糧食是一樣的。農民從地裏打來糧食,他看到糧食就高興,心裏就有底了,一家人不用餓肚子,有糧食吃了,心裏踏實,有滿足感;而以打獵為生的人,他看到獵物之後也是心裏踏實,有滿足感,因為他的飯不用愁了,下一頓有吃的了,不用餓肚子了。這是以打獵為生的人。以打獵為生的人大多數住在山林裏,他們是不種地的,在山林裏不容易得着耕地,所以他們就以各種生物、各種獵物為生。這是第一種不同于普通人的一種生活方式。

第二種是以放牧為生。以放牧為生的人種不種地呀?(不種地。)那他們做什麽呢?他們是怎麽生活的?(就是以放牛羊為主,到了冬天就把牛羊宰了吃,以牛羊肉為主食,喝的是奶茶。牧民雖然一年四季都很忙碌,但吃得好,奶食、奶製品、肉食都不缺。)以放牧為生的人主要吃牛羊肉,喝羊奶、牛奶,騎着牛、騎着馬在野外放牧,風吹日曬的,但没有現代生活的壓力,每天看到的都是藍天、草原,很寬闊。以放牧為生的人大多數生活在草原上,能够世世代代地繼續他們的游牧生活。雖然生活在草原上有一點寂寞,但是這樣的生活也是很幸福的,這種生活方式不錯!

第三種是以打魚為生。人類中間有一少部分人居住在海邊或者小島上,四周環水,面向海洋,這些人以打魚為生。以打魚為生的這些人他們食物的來源是什麽?各種魚類、海鮮、海味。以打魚為生的人,他們不種地,天天打魚,他們的主要食物就是各種魚類與海産品,偶爾用這些東西换一些米、麵與生活必需品。這就是生活在水邊之人的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在水邊居住就靠水吃飯,以打魚為生,以打魚作為生活的來源,也作為食物的來源。

除了耕種為生以外,人類主要就是以上三種不同的生活方式。除了放牧為生、打魚為生、打獵為生的幾種人,大多數的人以耕種為生。以耕種為生的人需要的是什麽?需要的是土地,這些人世世代代以種地為生,種蔬菜也好,種水果也好,種五穀雜糧也好,就是從地裏得來食物,得來生活的必需品。

人類具有這樣不同的生活方式的基本條件是什麽?是不是必須得有各種生存環境的基本維持呢?就是説,打獵為生的人如果失去了山林,失去了飛禽走獸,他們的生活來源就没有了,這樣一個民族、這樣一類人會走向何方是個未知數,甚至就有可能消失。而放牧為生的人,他們依靠的是什麽?他們真正依靠的不是牛羊,而是牛羊的生存環境——草原。如果草原没有了,他們上哪兒去放牧牛羊?牛羊吃什麽?没有牛羊,這些游牧民族他們的生活來源就没有了。没有了生活來源的這樣一個民族會走向何方?他們就很難生存下去,就没有未來。如果没有了水源,江河湖泊都乾涸了,那依靠水生活的各種魚類還會存在嗎?這些魚類不會存在。那靠着水、靠着魚類生活的人還會生存下去嗎?他們没有了食物,没有了生活的來源,這些民族就不會生存下去。就是説,他們的生活、生存一旦成了問題,他們這樣的種族就不會繼續下去,就有可能從地球上消失、滅亡。而以耕種為生的這些人如果失去了土地,他們不能種植各種植物,不能從各種植物中得來食物,結局是什麽?没有了糧食,人是不是會餓死啊?人餓死了,那這樣的人類不就都滅亡了嗎?所以,這就是神維持各種環境的一個目的。神維持各種環境、各種生態,維護各種環境中所生活的各種生物,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養育各種人類,為了養育生活在不同地理環境中的人類。

如果萬物失去了自己的規律,萬物將不復存在,如果失去了萬物的規律,萬物中的生物就不會繼續下去,人類也失去了賴以生存的生存環境。人類失去了這一切,人類也不會這樣一代又一代地繁衍生息下去。人類之所以存在到現在,是因着神所供應給人類的萬物養育着人類,以不同的方式養育着人類;因着神以不同的方式養育着人類,人類才存在到現在,存在到今天。有了這樣一個固定的好的生存環境、有規律的生存環境,地球上的各種人類、各個種族都在各自規定的範圍内生存着,這個範圍是任何人不能超越的,這個界限也是任何人不能超越的,因為是神給劃分好的。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九》

神創造了這個人世間,將人這個帶有神賜給生命的生命體帶到了人間,轉而人有了父母,有了親人,不再孤獨。從人看到這個物質的世界開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氣將一個個生命體支撑着「長大成人」。在這個過程之中,没有人覺得人是在神的看顧之中生存而「長大」,反倒認為是父母的養育之恩,是人生命的本能支配着人「長大」,因為人都不曉得人的「生命」是誰賜給的,是源于何處,更不曉得生命的本能是如何創造奇迹的。人只知道食物是人生命延續的根本,毅力是人生命存在的源頭,人頭腦的信念就是人生存的資本,神的恩澤與供應人絲毫都察覺不到,就這樣將神賜的生命白白地消耗着……没有一個神日夜看顧着的人來主動朝拜神,神只是在没有任何指望的人身上作着計劃中的工作,希望有一天,人能從夢中醒來,突然明白生命的價值、生命的意義,明白神所賜給人的一切所付的代價,明白神苦苦期待人能回轉的急切心理。這一切關于人生命的來源與延續的秘密是任何一個人都未曾考究過的,而只有明白這一切的神在默默地忍受着從神得到一切而忘恩負義的人所帶來的傷害與打擊。人理所當然地享受着生命所帶來的一切,神也「理所當然」地被人背叛,被人遺忘,被人勒索。難道神的計劃真的這麽重要嗎?難道人這個源于神手的生命體就真的這麽重要嗎?神的計劃斷乎重要,但神手中所創造的生命體是為着神的計劃而有的,所以神不能為着憎恨這個人類而毁掉他的計劃,他是為着他的計劃、為着他口中所呼出的氣息而忍受着一切痛苦,不是為着人的肉體,而是為着人的生命,他是為着奪回他呼出的生命,不是為着奪回人的肉體,這就是他的計劃。

來到這個世界中的人都要經歷生與死的過程,更多的人經歷了生死輪迴的過程,活着的人不久即將死去,而死了的人又即將回來,這些都是神為每一個生命體安排的生命歷程。然而,這些歷程與輪迴正是神要讓人看到的一個事實:神賜給人的生命是源源不斷的,是不受肉體、時間與空間的限制的,這就是神所賜給人生命的奥秘,也是生命本是來源于神的證據。儘管好多人并不認為人的生命是來源于神,但人都不可逃避地在享受着從神來的一切,不管是相信有神的,還是否認神存在的。如果有一天,神突然改變主意,要將地上的一切都收回,要將他的生命奪回來,那這一切都將不存在。神用他的生命來供應着所有有生命與没有生命的東西,以他的大能與權柄將這一切進行得有條不紊,這個事實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也難以理解的,而這些人難以理解的事實正是神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就此我將告訴你一個秘密:神的生命之偉大與生命的能量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測透的,現在是這樣,以往是這樣,將來也會是這樣。我將告訴你的第二個秘密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生命源頭都來源于神,無論生命的形式與構造有什麽樣的不同,無論你是怎麽樣的生命體,都不能違背神所制定的生命軌迹。不管怎麽説,我只希望人能明白:如果没有了神的看顧、保守,没有神的供應,人無論怎麽努力、怎麽奮鬥都不會得到人該得到的一切;如果失去了神對人生命的供應,那人就失去了活着的價值,失去了生命的意義。這樣的白白浪費神生命價值的人,神怎會讓其就這樣地逍遥呢?還是那句話:不要忘了,神是你生命的源頭。如果人不珍惜神所賜給的這一切,神不但要奪回起初的東西,更要人作出加倍的代價來償還神所付出的這一切。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自從有了神的經營以來,他就在一直盡心盡力地作着他的工作。雖然他隱藏着他的本體,但他一直伴隨着人類,作工在人類身上,發表着他的性情,以他的實質帶領着全人類,以他的大能、以他的智慧、以他的權柄作工在每一個人身上,以至于有了律法時代,有了恩典時代,有了現在的國度時代;雖然神的本體向人隱藏,但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與神自己對人類的心意,神是毫不保留地都顯現給人讓人看見、讓人經歷。就是説,人類雖然看不見摸不着神,但人類接觸到的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發表。這是不是事實?神無論以什麽樣的方式、站在什麽角度作工作,他都是以他真實的身份在對待人,作他該作的工作,説他該説的話;神無論站在什麽角度上説話,或者是站在三層天的高度,或者站在肉身的角度,甚至站在一個普通人的角度上來對人説話,他都是盡心盡意,没有任何的欺騙,没有任何的隱藏。在他作工期間,他發表着他的言語,發表着他自己的性情,也發表着他自己的所有所是,毫不保留!他是以他的生命、他的所有所是來帶領着人類。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從創世以來神就開始着手他的經營工作,這個經營工作的核心就是「人」。可以説,神創造的一切都是為了人而有的,因為他的經營工作長達幾千年,不是一分一秒或眨眼之間,也不是一年兩年,所以,他必須創造更多的人類生存必需的東西,例如:太陽、月亮,各種生物以及人類的食物與人類的生活環境。這是神經營的開始。

接着神將人類交與撒但,人便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這就逐步産生了神第一個時代的工作——律法時代的故事……幾千年的律法時代,人類習慣了律法時代的帶領,不以為然,逐漸遠離神的看顧,所以人都在守着律法的同時而拜偶像、行惡事。他們没有了耶和華的保守,僅僅是在聖殿裏守着祭壇過生活。其實,神的工作早已離開了他們,即便那些以色列民仍然死守着律法,口稱耶和華的名,甚至他們自豪地認為只有他們才是耶和華的百姓、耶和華的選民,但神的榮耀却悄悄地弃他們而去……

神作工作總是從一個地方悄悄離開,同時又在另外一個地方静静地作他新開闢的工作,對于麻木的人來説,這只是天方夜譚。人從來都是守着舊的東西當至寶,看到陌生的新的東西就視作仇敵或眼中釘。所以,神無論作什麽新的工作,從開頭到結尾,在萬物中間只有人是最後一個得知到信息。

毫不例外的,繼耶和華在律法時代作工之後,神又開始了第二部分的新工作——穿上肉身,即道成肉身成為人十年二十年之久,在信徒中間作工説話,居然没有一個人知道,直到主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之後,才有一小部分人承認他是神的道成肉身。……神的第二步工作一完成,即釘十字架之後,就已經成就了神將人從罪中(即從撒但手中)奪回的工作,所以,從此之後,人類只要接受了主耶穌作救主就罪得赦免。名義上講,人的罪不再是人蒙拯救來到神前的屏障,不再是撒但控告人的把柄,因為神自己作了實際的工作,作了罪身的形像、預嘗,神自己本身就是贖罪祭。這樣,人類便從十字架上下來,因着神的肉身——這個罪身的形像而被贖了回來獲救了。這樣,人在被撒但擄走之後便更進一步地來到了神前接受神的拯救。當然,這一步工作是比律法時代更進一步、更深一層的神的經營。

…………

進而來到了國度時代,這是一步更現實却最不容易讓人接受的工作。因為人離神越近,神的刑杖就越逼近人,同時神的面目也越來越清晰地顯給人看。人類被贖回來之後,便正式地回到神的家中,原以為可以好好享受一番的人類,却被神劈頭蓋臉地一陣「猛擊」,這是任何一個人都意想不到的:原來做神的子民還要「享受」如此洗禮。如此的待遇不得不讓人静下心來好好想想:我是神的重金買回來的那隻丢失多年的羊,為什麽神要這樣對待我?難道神用他的方式來取笑我、顯明我?……數年的經歷過去了,經歷了熬煉之苦、刑罰之苦的人類變得飽經風霜,雖然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與「浪漫」,但却不知不覺中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懂得了神拯救人多年的良苦用心。慢慢地,人開始恨惡自己的野蠻,恨惡自己的難以馴服與對神的種種誤解與奢求。時光不能倒流,逝去的往事成了人懺悔的記憶,神的話語與神的憐愛也成了人新生活的動力。人的傷口在一天天愈合,身體强壯了,站立起來看到了全能者的面目……原來他一直守候在我的身旁,他的笑容、他的美麗容顔還是那樣動人,他的心還是那樣牽挂着他造的人類,他的雙手還是當初那樣的温暖而有力。人似乎回到了伊甸園中的時刻,但此時的人不再聽從蛇的引誘,不再躲避耶和華的面容,雙膝跪拜在神的面前,迎着神的笑臉,獻上最珍貴的祭物——噢!我的主,我的神!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附篇三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幾千年過去了,人類依然享受着神所賜予的光與空氣,人類依然喘息着神親口呼出的氣息,人類依然享受着神所創造的花鳥魚蟲、享受着神所供應的萬物;晝與夜依然在不停止地更替;四季也如常地交换着;天上飛翔的大雁今冬離去,明春依然會歸來;水裏的魚兒從來都不曾離開江河湖泊——它們的家;地上的知了在夏日裏盡情地唱着它們自己的歌謡;草叢裏的蛐蛐兒在秋日裏伴隨着秋風輕聲吟唱;大雁成群結隊,而蒼鷹形單影隻;獅群以狩獵為生;麋鹿離不開鮮花和草叢……萬物中的各種生靈去了又來,來了又走,在瞬息間千變萬化,而不變的是它們各自的本能與它們的生存法則,它們在神的供應與滋養之下存活,没有人能改變它們的本能,也没有人能破壞它們的生存法則。在萬物中存活的人類儘管經受了撒但的敗壞與迷惑,但人類依然離不開神造的水、神造的空氣與神造的萬物,人類依然在這個神所造的空間中繁衍、存活。人類的本能没有變,人類依然靠着雙目觀看,靠着雙耳聆聽,靠着大腦思考,靠着心靈來體悟,靠着雙腿、雙足行走,靠着雙手勞作,等等神所賜給人能接收從神來的供應的本能都没有變,人類與神配合的器官没有變,人類能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器官没有變,人類心靈的需要没有變,人類認祖歸宗的願望没有變,人類企盼得到造物主拯救的願望没有變,這就是在神權柄之下存活而經受了撒但血雨腥風摧殘之下的人類的現狀。雖然人類飽受撒但的蹂躪,不再是初造的亞當、夏娃,而是滿了知識、想象、觀念等等與神敵對的東西,滿了撒但敗壞性情的人類,但在神的眼中,人類依然是神所造的人類。因為人類依然在神的主宰、擺布之下,人類依然在神所制定的軌迹中存活,所以,在神眼中被撒但敗壞之後的人類,只不過是外表滿了污垢、飢腸轆轆、反應有點遲鈍、記憶有點衰退、年紀稍微大了些罷了,而人的各項功能與本能却完好無損,這就是神要拯救的人類。這個人類只要聽到造物主的呼唤、聽到造物主的聲音就能站立起來為找到聲音的源頭而奔走,這個人類只要看到造物主的身影便能不顧一切、撇下一切地為他花費,甚至為他捨命。當人類的心靈體悟到造物主心聲的時候,人類便弃掉撒但來到造物主的身邊;當人類完全洗掉了身上的污垢,得到造物主再次滋養供應的時候,人類的記憶便得以恢復,這時的人類就真正回歸到造物主的權下了。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上一篇: 4 神是怎樣管理、主宰整個宇宙世界的

下一篇: 6 能創造、主宰天地萬物的才是獨一真神,就是造物主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 主耶穌親口預言神末世要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顯現作工

參考聖經:「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路12:40)「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太24:37)「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

以斯帖王后

亞哈隨魯王廢瓦實提王后後來,巴比倫衰敗,波斯興起。亞哈隨魯作王,從印度直到古實,統管一百二十七省。亞哈隨魯王在書珊城的宮登基;在位第三年,為他一切首領臣僕設擺筵席,有波斯和瑪代的權貴,就是各省的貴胄與首領,在他面前。他把他榮耀之國的豐富和他美好威嚴的尊貴給他們看了許多日,就是一百…

先知以利亞

以利亞警告亞哈王以色列國分裂成南、北兩國,南王國稱為猶大國,北王國仍稱為以色列國。統治北王國的耶羅波安在以法蓮山地建築示劍,就住在其中。耶羅波安心裡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裡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

先知但以理

但以理被選服侍巴比倫王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將城圍困。主將猶大王約雅敬,並神殿中器皿的幾份交付他手。他就把這器皿帶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廟裡,放在他神的庫中。王吩咐太監長亞施毗拿,從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貴胄中帶進幾個人來,就是年少沒有殘疾、相貌俊美、通…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