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末世基督的見證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23 麥子與稗子有什麼區別?

相關神話語:

「我所說的『撒但為了打岔我的經營,而差來了為我效力的』,這些效力者指的是稗子,但麥子不是指眾長子,而是指眾長子以外的所有的眾子、子民,所說的『麥子總歸是麥子,稗子總歸是稗子』,是指撒但一類的性質怎麼也改變不了,所以總的來說仍舊是撒但。麥子指的是眾子、子民,是因這些人在創世以前我就加給他們我的素質,因為我說過人的本性並不改變,所以說麥子總歸是麥子。」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一十三篇》

「心中有神的人無論神如何試煉都不改變對神的忠貞,心中無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對其肉體不利,他便改變了對神的看法,甚至離神而去,這都是在最終站立不住的人,都是專求得福根本無心去為神花費而貢獻自己的人,這類小人在工作結束的時候都得被『驅逐』出去,對這些人根本不講情面。……真心跟隨神的人都是能經得住工程的檢驗的,不真心跟隨神的人則是經不住任何試煉的,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驅逐出去,得勝的在國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尋求神的人是藉著工程的檢驗,也就是藉著試煉而才決定的,並不在乎人自己定規,神不隨便棄絕一個人,他作的一切都讓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見的事、人不服氣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還是假信都由事實來驗證,這是人所不能定規的。『麥子不能成為稗子,稗子不能成為麥子』,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愛神的人最終都能在國度之中存留,神不會虧待任何一個真心愛他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凡是口頭承認道成肉身的神卻行不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終將都是被淘汰毀滅的對象,凡是口頭承認看得見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見的神所發表的真理卻追求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更是將來毀滅的對象,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結束以後的安息之中,類似這樣的人不能有一個存留在安息之中的。屬魔鬼之類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們的實質都是抵擋、悖逆神的,並沒有絲毫意思順服神,這類人都是毀滅的對象。你有無真理、是否抵擋神是根據你的實質,並不是根據人的外貌或人偶爾的言行。每個人是否被毀滅都是由其實質決定的,是根據他們的行事與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實質而確定的。同樣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樣多的工作,人性的實質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對象;人性的實質是惡的、是悖逆看得見的神的,那就是滅亡的對象。……凡不信的與那些不行真理的都是魔鬼!

現在不追求的與追求的就是兩類人,是歸宿不同的兩類人,追求認識真理、實行真理的人是屬於神所拯救的,不認識真道的都是魔鬼、仇敵,是天使長的後裔,是滅亡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現在你真知道為什麼要信我嗎?你真知道我的作工的目的、意義是什麼嗎?你真知道你的本分是什麼嗎?你真知道我的見證是什麼嗎?你只是信我,但卻在你身上看不見我的榮耀,看不見我的見證,那你是我早已淘汰的對象。對於那些什麼都明白的人更是我眼中的刺,在我的家中僅是我的絆腳石,是我作工中將要揚盡的稗子,毫無一點用處,沒有一點分量,早被我厭憎。凡是那些毫無見證的人,我的忿怒常在他身上,我的刑杖永不離開他,我早將其交在了惡者手中,根本沒有我的一點祝福,到那日,他們的刑罰比那愚頑的婦人的更重。現在我只是作我分內的工作,將所有的麥子都捆起來,連同那稗子也都捆在其中,這就是我現在的工作,當我揚場之時將這些稗子都揚盡,之後,將麥粒歸入倉內,將那揚出來的稗子放在火裡焚燒成灰。現在我的工作僅是將所有的人都打成捆兒,即徹底征服,之後再開始揚場,以便顯明所有人的結局。所以,你當知道你現在該怎麼滿足我,當怎樣進入信我的正軌。我要的是你現在的忠心與順服,現在的愛心與見證,即使你現在不知什麼叫見證,不知什麼叫愛心,但你還是應該將你的一切都交出來,將你唯一寶貝的忠心與順服交在我的手中。你應知道,我打敗撒但的見證在於人的忠心與順服,我將人徹底征服的見證也在於人的忠心與順服。你信我的本職工作就是為我作見證,對我忠心無二,順服到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麼認識》

參考講道交通:

「蒙拯救之人主要有以下幾方面表現:能順服神的作工,沒有個人的選擇,神怎樣帶領都能跟隨,無論是效力者的試煉、死的試煉、刑罰時代的試煉,還是大患難都跟隨過來了,而不是稀裡糊塗混過來或偽裝過來的,這些人經歷艱難坎坷沒有放棄真道,至今仍順從神的安排,盡著自己該盡的本分,這就是聽話順服之人,最終必蒙神拯救。真心要神的人就是這樣,拼上性命也要跟隨到底,『讓我離開神說什麼也不行,放棄家庭的幸福可以,撇下妻子、兒女、丈夫可以,只要為神花費就行』,這是蒙拯救之人與被淘汰之人明顯的區別。他們在經歷神的作工中追求真理、注重生命,確實得著了可喜的收穫,生命性情不同程度地發生了變化,觀念、悖逆越來越少,逐漸活出了人的模樣,與人的交往正常了許多,敗壞流露也少多了,而且在真理上也有長進,對真理不斷追求進深達到透亮,能寶愛神的話、渴慕神的話。他們能夠正常地讀神的話交通真理,注重認識自己,注重性情變化的進深,無論盡哪方面的本分都不放鬆生命的進入,可以說,他們進入了信神的正軌,不用神操多少心了,是神比較滿意的人,這也是蒙拯救之人與被淘汰之人的區別。他們都在盡其所能地為神花費,適合做什麼就做什麼,積極主動不偷懶耍滑,也沒有應付糊弄,作每樣工作都盡心盡力,認真對待,在與人配搭時也能考慮神家利益,從工作果效出發,注重體貼神的心意,滿足神的要求。這些人盡本分沒有私心,不為自己圖謀,不計較個人得失,能放棄肉體享受、家庭利益,寧可肉體受苦,盡好本分第一,傳福音拯救人第一,擴展神的福音工作第一,這是他的座右銘。能忠心地盡本分,這是人有良心理智的證據,人能體貼到神的心意上,願意為神受苦安慰神心,這更是難能可貴的。這些人因著喜愛真理追求生命,總有聖靈作工在他們身上,他們交通神的話有聖靈開啟光照,能接受真理,所以他們心裡越來越亮堂,越盡本分越有勁,光景越來越好,與弟兄姊妹的關係越來越正常,能彼此相愛,而對顯明出來的不愛神、絲毫不盡本分的人能劃清界限,憑智慧對待;他們對世界、對外邦人更是完全看透,切齒痛恨,與那些人接觸厭煩得不得了,只願意和弟兄姊妹相處,在他們眼裡只有弟兄姊妹是親人,離開神家就感覺活不下去,若不為神活著不如死了好;這些人心裡正直,只要是神所痛恨的他們就能放棄,能按著神的要求做,只為滿足神;他們有自尊心,心裡要強有心志,願意為神效力,以做忠心效力者為人的榮耀,爭口氣也要滿足神,就是效力也要效到最終,效到最後一口氣,他們認為追求得福太卑鄙,私藏盼望是小人,做名正言順的效力者是本分。神在這些人身上得著了榮耀。這些人雖有悖逆敗壞,但因著喜愛真理追求正義,不畏艱難,始終堅持盡本分,最終得著了神的祝福。我們看見神作工的果效在他們身上特別明顯,他們的生命性情都發生了不同程度的變化,他們的人生觀、思想、生活方式、看事觀點也都改變了許多,有些新人的樣式了。這些蒙拯救之人經歷過死陰的幽谷,看見了黎明的曙光,像從死裡復活一樣,越到最後越有活力,煥發了青春的朝氣,他們跟隨神站住了見證,正是神所預定好的在今天蒙了神極大拯救的一班人。

再看看那些被顯明出來的惡人的表現,令人心寒膽戰,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們雖然也曾經在神家作過工或效過力,但終於在神顯明人的時候老病復發、原形畢露,他們是抱著得福的願望偷著進來的,最後以一敗塗地蒙羞告終。他們根本就不喜愛真理,對神的作工也不感興趣,從來就沒把讀神的話當回事,他們讀神的話比吃藥還難,更不願交通真理,這是他們的主要特徵。對他們來說談不上明白真理、尋求真理,更談不上認識自己,他們是不信派,是撒但撒的稗子,根本就沒有生命可言,他們進來的時候就沒安好心。這些人的主要表現是:從來不願奉獻,並且總想得便宜得利,他們利用各種機會得利,他們是無利不起早、唯利是圖的人,並不是甘心情願地盡本分;他們的性情凶惡,對人根本沒有憐憫體恤之心;他們貪得無厭得寸進尺,誰對他有利,誰給他好處,他就拉過來給他效力;他們滿嘴謊言,句句話都摻假帶水分,沒有準話,不知道他哪句話真,哪句話假,做什麼事總是偷偷摸摸,不光明正大;他們從來不敞開心與人說句實話,除非等臨死看見棺材掉淚的時候;他們口中流露最多的是愛講人的壞話、說長道短的話、挑撥離間的話、埋怨的話,還有罵人的話;他們最喜歡人的吹捧、供奉,喜歡人都圍著他轉,巴不得當女皇、當天王老子讓人伺候;他們得利走紅的時候也能夾起尾巴做人,偽裝一時,一旦失利被神棄絕,立刻原形畢露,破口大罵,怨氣沖天成了惡魔,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他們像瘟疫一樣到處蔓延,散佈毒素,妖言惑眾。這類作惡多端的惡者雖然表現有所區別,但本性都一樣,心理狀態都一樣,只是流露出來的輕重程度不同而已,這種人各處都有,最好識別。可以這樣說,凡是做事不憑真理而尋求個人利益的都是惡人;凡是不追求生命對自己絲毫沒認識的都是惡人;凡是有錢從來不奉獻也不甘心盡本分的都是惡人;凡是盡本分應付糊弄甚至胡作非為的都是惡人;凡是爭權奪位、攪擾教會生活誰也不服的都是惡人;凡是做事隨從己意、任意妄為、誰也不聽的都是惡人;凡是聽了神的聲音也不懼怕,更沒有懊悔的,都是惡人;凡是性情凶暴對人殘酷,惡言惡語到處攻擊別人,絲毫沒有回心轉意的,更是罪大惡極的人。所有老病復發恢復了以前的真面目完全跟外邦人一樣的人,都是魔鬼顯形了,在這些人身上聖靈作工早已收回,神把他們已交給撒但了,他們不屬於神家的人。」

摘自上面的交通

上一篇:什麼是跟隨人?

下一篇:善僕與惡僕有什麼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