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76 剛硬悖逆的我終於被神話征服了

76 剛硬悖逆的我終於被神話征服了

我叫郭玉梅,原是真理教的一名片長,負責以沈陽市為中心分布在周邊幾個市和地區的一百五十多處教會,同工三百多名,信徒過萬。幾年來我一直來往穿梭於各教會,作治理、牧養、澆灌、培訓、聯絡等工作。

大約在94-95年之間,我就聽沈陽教會總頭提到過「東方閃電」,說他們是「異端」、「邪教」,現在已進入家庭教會擄掠小羊,要注意防範。96年沈陽地區總屬第三片教會的幾個老同工先後接受了「東方閃電」,教會總頭便召開片長緊急會議,佈置抵擋「東方閃電」的工作,在會上教頭說:「『東方閃電』稱主耶穌又二次道成肉身來在了中國,他們不信耶穌的名,不再講十字架的救恩,也不看聖經了,看另外一本書,說是『小書卷』,這『小書卷』不能沾……現在他們已經圍攻到我們教會了,各片片長一定要把好教會大門,決不能叫『東方閃電』擄走主的羊。」那時我非常仰望教頭,他怎麼說我就怎麼信,他的這番鼓動人心的話使我對「東方閃電」恨得咬牙切齒,暗下決心要與「東方閃電」勢不兩立,為保護主的羊群持守主的道,為捍衛真理而鬥爭到底。

隨即,我召集同工聚會,把上面教頭的話傳達給同工:「『東方閃電』是邪教,他們的錯謬在於脫離了救恩的中心,否認聖經,不信耶穌的名,另信一位神,他們說耶穌已經回來了,都是一派胡言!現在『東方閃電』猖狂已極,在瘋狂地攻擊教會,專門擄信耶穌之人。特別是同工們一定要提高警惕,別被『東方閃電』閃進去。」為了不讓弟兄姊妹受「迷惑」,我故意用一些叫人聽了毛骨悚然的話來恐嚇弟兄姊妹:「『東方閃電』是一個非法組織,帶有黑社會性質,進去就不容易出來,若不服就上刑,打傷致殘,甚至是走著進去,抬著出來……」為了達到牢籠他們的目的,我甚至還編造說:「『東方閃電』編印了許多書,那哪是書啊,分明就是毒藥,這書人一看就死,他既是毒蛇,又是瘟疫,還是拍花的,以後誰若拿到『小書卷』就統統毀掉!」並親自下令:「今後任何人不許接待外來人、陌生人,誰若私自接待信『東方閃電』的人,誰必受咒詛!」與此同時我又讓主要同工聚在一起研究抵制「東方閃電」的方案,囑咐他們發動教會的信徒人人都行動起來,要求弟兄姊妹之間互相「監督」,決不允許「東方閃電」的人混進教會。一次,我拿到一本《謹防「東方閃電」》的小冊子,就親手安排印了一千多冊,供各片教會使用,並且每人一本發給本片的所有同工,告訴他們自己先看一遍,然後照小冊子上的內容再給信徒講,做到讓每個信徒都恨「東方閃電」,與「東方閃電」勢不兩立。就這樣,我傳給同工,同工傳給信徒,一層傳一層,掰皮說餡,從上到下鑄成了一個「銅牆鐵壁」……

儘管我不知疲倦地四處奔走著,使盡招術作著防備工作,但還是有很多信徒接受了「東方閃電」,教會光景更是每況愈下,同工同行不同心,嫉妒紛爭、爭權奪勢,信徒回世界的、被鬼附的、軟弱的比比皆是,一片荒涼。我雖然外面跑著、喊著,但裡面卻也空空蕩蕩,沒道可講,講悔改也是光悔不改,靈裡越來越下沉,整天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中。面對這一切,我心中愁苦納悶: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們什麼地方錯了嗎?為什麼我如此盡職盡責,對主如此忠心,教會光景還是一蹶不振,而「東方閃電」卻越來越興旺呢?我怎麼也想不通。

正當我迷茫之時,全能神的拯救之恩臨到了我。2001年7月份,神奇妙地把我和兩名主要同工帶到河北聽交通。講道的弟兄從聖經的產生、人類的墮落,談到神的拯救,從律法時代神的心意談到恩典時代神的工作,談得非常好,信主這麼多年我從未聽過這樣的交通。但當弟兄交通到基督已二次降臨的話題時,我猛地反應過來:他們是「東方閃電」!我立刻緊張起來,開始進入戒備狀態並在心裡禱告著:「主啊,求你一定要保守我們,給我們分辨的能力,千萬別讓『東方閃電』將我們擄走……」禱完告之後,我便劈頭蓋臉質問:「你們說神來了在哪兒呢?我怎麼沒看見?你們背離了聖經,有什麼資格跟我交通……」我越說越生氣。弟兄卻溫和地對我說:「姊妹,我們可以一起查考聖經!」我狂妄地拒絕了,並攪擾其他兩個同工繼續聽交通。弟兄姊妹見狀都痛哭流淚為我禱告,但我絲毫不為他們的誠懇所動。後來弟兄繼續交通,我就乾脆把頭扭向一邊不予理睬,偶爾用一種輕蔑的目光翻他一眼,然後撇撇嘴,用鼻子「哼」一聲,有時故意提些刁鑽古怪的問題刁難他們,或說些難聽的話挖苦他們。一次,姊妹念神話給我聽,我粗暴地打斷她:「住口!願意念你默念,別讓我聽見,我不想聽!」無論我怎麼耍脾氣,說中傷的話,弟兄姊妹都不生氣,仍是以誠相待,並且對我們照顧得無微不至。但因我受著狂妄自是本性的驅使,剛硬的心如同當年的法老王,絲毫不得軟化。弟兄含著眼淚懇切地對我說:「姊妹,或許你也聽到很多關於這步工作的反面宣傳,但那都不是你親眼所見,只是謠傳,事實勝於雄辯。今天我們只想把神的新工作傳給你,若你聽著對就接受,你若認為不對,我們決不勉強。」

其實,他們的交通的確讓我挑不出毛病來,他們的行為也不像我們所傳的那樣,這時我又在心裡禱告呼求主:「主啊!這幾天發生的事是否是出於你的安排,難道你真的回來了嗎?求你開啟引導我讓我明白。」禱告後,我拿定主意要聽聽他們到底都講些什麼。弟兄接著交通說:「神的作工不合人的觀念想像,因為神的意念總是高於人的意念。如今,神的作工已經轉了,他已把全宇的靈收回作在跟上他腳蹤的人身上。」我大聲問道:「你憑什麼這麼說?」弟兄耐心地說:「姊妹啊,看看教會的光景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氣氛,信徒信心愛心冷淡,嫉妒紛爭、勾心鬥角,講道的也沒道可講,同工之間爭權奪勢,教會一片荒涼,正應驗聖經阿摩司書4章6-8節:『「我使你們在一切城中牙齒乾淨,在你們各處糧食缺乏,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地無雨,無雨的就枯乾了。這樣,兩三城的人湊到一城去找水,卻喝不足;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8章11節說:『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從這些經文中我們看到,沒有聖靈作工我們只能是『牙齒乾淨』、『糧食缺乏』、『這城沒雨』,供應不了弟兄姊妹的需要,原因在什麼地方?就是因為聖靈工作轉了,人不尋求沒跟上。正如耶穌開始作工時,聖殿荒涼成了賊窩,真信神的人從聖殿裡出來跟從了耶穌,獲得了聖靈作工,有了新的可行之路;而法利賽人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仍在聖殿裡持守耶和華的律法,但神不作人根本持守不住,只能獻殘疾牛羊。今天教會的光景不正和當初的聖殿一樣荒涼嗎?全能神作了新的工作,跟上就能獲得聖靈作工有路可行;沒跟上的自然就枯乾、沒勁,人想守住誡命卻守不住,只能犯罪認罪,不能自拔……」聽到這裡,我暗自揣摩:對呀!我們教會就是這個光景,難道神的工作真的轉了?接著,弟兄又交通了三步作工,每步作工神發表的性情、神的名、作工地點及作工方式等許多方面真理,又給我們查看聖經(亞10:1;詩97:4,18:14;亞9:14;路17:24;啟4:5),我這才知道「閃電」原來是指神自己。我非常吃驚,講這麼多年道竟沒注意這些經文。我有些動心了,禁不住問道:那你們為什麼離開了聖經?弟兄笑著說:「末後的工作是話語的工作(詩50:3;啟2:17),是應驗聖經『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2:7)這話就是神親自打開的聖經中預言的小書卷。(啟5:1-5)」弟兄邊說邊把神話遞給我。我接過書翻開目錄,一眼就看到《聖經的說法(一)》,從中看到這樣一段話:「在耶穌時代,耶穌按照當時聖靈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來帶領那些猶太人,帶領所有跟隨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並不以聖經為根據,而是按著他的工作來說話,他不管聖經如何說,也不在聖經裡找路來帶領跟隨他的人。他剛開始作工就是傳悔改的道,而『悔改』這兩個字眼在舊約那麼多預言裡根本提都沒提到,他不僅不是根據聖經作,他又帶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從不參考聖經來傳道,他的醫病、趕鬼的異能在律法時代從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訓、他的權柄也是在律法時代無人作過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聖經來定他的罪,以至於用舊約聖經來將他釘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卻超乎聖經舊約,若不是這樣,人又怎麼能把他釘在十字架上呢?還不都是因為他的教訓、他醫病趕鬼的能力在舊約裡從未有過記載嗎?他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帶出更新的路,並不是有意來與聖經『打仗』,或有意來廢掉舊約聖經,他只是來盡他的職分,將新的工作帶給那些渴慕、尋求他的人。他不是來解釋舊約或來維護舊約的工作,他作工不是為了讓律法時代繼續發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慮有無聖經根據,只是來作他該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釋舊約預言,也不按著舊約律法時代的話來工作。他不管舊約怎麼說,或與他的合或與他的不合,他都不關心,他不管別人如何認識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該作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舊約先知預言來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沒有一點根據,而且有許多不符合聖經的記載,這不都是人的錯謬嗎?神作工還用套規條嗎?神作工還得根據先知的預言嗎?到底聖經大還是神大?為什麼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沒有任何權利來超脫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為什麼耶穌與他的門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說他按照安息日、按照舊約那些誡命實行,他為什麼來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腳、蒙頭,還掰餅、喝酒呢?這些不都是舊約沒有的誡命嗎?他要按照舊約,為什麼打破這些規條呢?你該知道,先有神,還是先有聖經!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聖經的主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看了這些話我暗自琢磨:這話既有權柄又有威力,人根本說不出來。我信主二十多年,卻從沒揣摩過「先有神後有聖經」這樣的道理,卻武斷地將神定規在聖經的字句當中,無知而野蠻地把神的新工作定罪為異端、邪教,這不是太荒唐了嗎?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回想總頭說的「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還搞淫亂這些話,看看我接觸的這些傳「東方閃電」的人,根本不像總頭說的那樣,他們都很正派,言行舉止、待人接物特別有禮貌、有份寸,我不接受、耍蠻攪擾,他們仍是耐心勸說,以誠相待。再對照書上的話說得也確實有道理,使我靈裡特別得享受。想到這裡,我靈裡特別受感動,便決定要弄個清楚。第二天我就開始看神話,我一氣呵成看完了《聖經的說法》(一)、(二)、(三)、(四)、《「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這話太對了、太好了!從來沒有哪本書上的話能一針見血點透人內心深處隱藏的東西,我邊看邊直拍大腿,連連點頭。感謝神打開了我多年緊閉的心門,我當即拍板:屬實是真道,我接受!

我從不聽、不看、不信到相信、承認、接受,完全是神話征服了我。通過看神話我明白了,「東方閃電」並沒有否認聖經,只是因自己對聖經的實質不了解,對神的新工作不認識,且產生了許多誤解。神話揭示出聖經只是神在律法與恩典時代已作過的兩步工作的紀實,如今是末了的國度時代,基督再來又有新的發聲說話,揭開了聖經中的一切奧祕,從此也揭開了聖經神祕的面紗,恢復了聖經的本來面目,使人不再喧賓奪主高舉聖經。既然先有神後有聖經,那神在每個時代作工就不可能根據聖經來作,人也不應該把神定規在聖經之中。過去我認為「離開聖經的就是異端」、「離開聖經就不是信主」的觀點,現在看來實在是太謬了。此時我才認識到自己以往信的並不是神乃是「聖經」,甚至「聖經」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經超過了神,導致「聖經」成了我心中的偶像,成了我接受神最新工作的攔阻、障礙,使我對基督再來產生重重觀念,輕信謠言、傳播製造謠言,充當了新時代的法利賽人,成了信神不認識神、信神而抵擋神的罪魁禍首。是全能神的話把我從「離開聖經就是異端」的偏見之中引了出來,認識到全能神帶來的就是真道。

接受全能神新工作後,在回沈陽的路上,我一直在考慮著回去後怎麼和弟兄姊妹說,直接面對面地給他們交通全能神的新工作,他們一定都很難接受,而且還會向我發起攻擊,教會總頭會撤我職、開除我、棄絕我,那樣我失去的就太多了。不信吧,確實是真神,是真理、真道。由於撒但的攻擊攪擾,我陷入到不知所措的困境之中:一方面考慮到,我要對神託付我的這一萬多弟兄姊妹負責;另外一方面,又不願失去我個人的前途、名譽、地位、錢財、肉體的享受。這時我突然產生一個詭詐的想法:參加他們的聚會,也許會從中發現一些漏洞、破口,然後抓他們的把柄,進而合情合理地將他們棄絕,但願他們不是真道是異端才好,我還能繼續當我的片長,什麼也不受損失,也省得這樣犯難、受熬了,但有一點,必須證據確鑿,能證明他們是異端、邪教,否則我不敢那麼做。產生這樣詭詐的想法後,我要求參加聚會,那時並不知道是撒但利用人的私慾在瘋狂攻擊攪擾,也看不透靈界的爭戰,我並沒有帶著誠心去體驗國度教會生活,而是心懷鬼胎,只等著抓住把柄後,達到自己陰險而詭詐的目的。

聚會時,我用審視的目光注意觀察,拿歌本擋住臉,從炕上看到地上,從左邊看到右邊,看到那些弟兄姊妹個個談吐舉止都十分正派,樸實大方,他們彼此和睦,互相尊重,釋放自由,連他們的眼神中流露出的都是和氣、友善。這一切令我暗自讚嘆,發自心底裡承認:他們真有屬靈的氣氛,更有聖靈的工作、神的同在。弟兄姊妹個個活潑有朝氣,唱詩、讚美、禱告、交通表達的都是真情實感,沒有規條,不受轄制,我從來沒有看見過這種場面,真不愧是跟上神最新作工的教會。更加令我吃驚的是,以往我總講教會合一、萬教歸一這類的話,但十幾年下來只是空談、想像,沒有實際,至於誰跟誰合、怎樣能合在一起都是未知數。眼前這合一的事實使我刮目相看,這裡有原來是召會、靈恩派、因信稱義、班次、天主教、真耶穌教等派別的,弟兄姊妹相聚一堂,龐大的合一隊伍,喜人的合一場面、合一氣氛讓我心悅誠服。這巨大的工程任何人都做不了,只有重返肉身、再來的基督、全能的神自己能作,完全應驗聖經以賽亞書2章2-4節:「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我們也要行他的路。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

這次國度大聚會,我的感觸非同尋常,對我來說這是一次別開生面、前所未有的特別的聚會,是我根本沒有想到的聚會,是我要去抓把柄卻抓不到的聚會,是我想放棄、離開卻又沒有理由離開,現在也絕對不能離開的聚會。耶穌的確回來了!全能神就是耶和華、是耶穌、是彌賽亞,也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我們終於等到了這個時刻,大回歸就在中國!這一事實震撼了我剛硬、麻木、抵觸的心,同時也使我對自己醜陋的心理感到蒙羞。我不禁想起了保羅蒙光照時說的一句話:「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在事實面前,我才感到自己醜陋不堪,羞愧難當,也進一步認識到全能神的作工人根本測不透,人定規神的作工都是人無知狂妄的表現。國度聚會以後,我夜不能寐,考慮最多的是如何把本教會的弟兄姊妹都帶到全能神的面前,以此來滿足神的心意,彌補我以往對神、對弟兄姊妹的虧欠。

當我滿懷喜悅要把神已來到的喜訊告訴給同工們時,他們個個橫眉冷對,像開批鬥會一樣指責我,根本不聽我的交通。接踵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各種流言蜚語:郭玉梅瘋了,和丈夫離婚了,膝蓋骨被挖了,坐牢了,死了,屍首全無,她女兒也瘋了……聽了這些誹謗之語我才體嘗到了那些毀謗全能神教會的無中生有的謠言的可惡,也使我對自己以前為了嚇唬住弟兄姊妹憑空捏造謊言所造成的後果感到內疚、自責,弟兄姊妹不能接受神的新工作都是因著我們這些謠言的製造者的詆毀所致。我悔恨的心情無法表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全人仆倒在全能神面前:全能神哪!我是個罪大惡極之人,因你的到來不合乎我的想像,就抵擋、褻瀆、定罪、毀謗你整整七年,我是一個十足的撒但的幫凶,是名副其實的惡僕,若不是你及時的拯救,我不知還要抵擋你到幾時。當你話語的大光將我擊倒之時,我又因著放不下名譽、地位、錢財,想棄絕你、背叛你,甚至希望你不是真神的到來,你的作工顯明了我卑鄙、醜陋的靈魂,顯明了我並不是追求生命、追求真理的人,我所注重的是個人的地位、臉面,人前的榮耀,為了這些我可以用盡手段將弟兄姊妹牢籠在自己手裡,為了保住這些低賤的東西,我可以放棄真理離你而去,我真是可咒可詛之人。全能神哪!我感謝你的拯救之恩,從今以後我願放棄肉體的前途、命運、地位和享受,永遠跟隨你!

真理教及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們,我能接受全能神末後的工作,這是全能神極大的高抬和寬容,是全能神給了我重新做人的機會!從中也使我體嘗到了神對人無限無量的愛,看到了神的全能和智慧。在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光照下,我除了對自己抵擋神、背叛神的醜惡行徑感到懊悔和自責之外,就是對我曾牧養過的至今還沒有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的靈魂著急。在這裡我真誠地希望所有的弟兄姊妹不要再聽信謠言,不要再聽信那些無中生有的毀謗之語,神在中國的工作馬上就要結束,擴展全宇的工作即將開始,時間越來越少!弟兄姊妹們,不管我們以往對神末後的工作抱有多少想像,存有多大抵觸,希望我們今天能放下那些想像來尋求考察一下神末後的新工作。全能神說:「神的智慧高過諸天,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作工是超出人的思維觀念這個範圍作的,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真理可尋求,越是人的觀念想像不到的事情中就越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神的作工猶如洶湧的浪濤浩浩蕩蕩,沒有一個人能挽留住他,沒有一個人能制止住他的腳步,只有悉心聽他話語、尋求渴慕他的人才能跟隨他的腳蹤,得到他的應許,除此之外的人都將受到滅頂之災與應有的懲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沈陽市 郭玉梅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