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67 全能神拯救了我這悖逆之人

67 全能神拯救了我這悖逆之人

1997年因我母親有病我們一家人都信了主耶穌(大光派),信主後母親的病奇蹟般地好了。因此我們在主愛的激勵下,四處傳福音,見證主耶穌的奇妙作為,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因著我的積極追求,後來我被教會立為執事,開始到各教會講道、牧養。

1998年聽說我們這一帶有傳「東方閃電」的,為此上層執事特別強調所有聚會點和信徒都不准接待生人,如果誰接待了陌生人必受懲罰。同時,上執讓我們眾執下到各個教點,將抵制防範工作落到實處,圈好籬笆,因為聖經早已預言末世必有假基督出現,上執說:「『東方閃電』就是冒名偷羊的,他們手段惡劣,用女色、用各種手段引誘人上鉤,騙人錢財,最後使人傾家蕩產,一旦加入他們那個『黑社會』組織,人進去就難以自拔。」對上執的話我確信不疑,趕緊下到教點宣傳落實,挨家挨戶警戒,嚇唬弟兄姊妹,大肆宣講說誰若違背了教會要求必遭懲罰,必在神給人的恩典上奪去他的那一份。

就這樣,我們極力地抵擋、防範「東方閃電」的「擄掠」,滿以為這樣做是在捍衛真道,教會的光景能更好一些。可沒想到自2001年以後,教會光景一天不如一天,全會上下眾執、眾人信心減退,愛心冷淡,失去了以往的火熱,變得死氣沉沉、冷落不堪,信徒日漸減少,有病的不得醫治,遭遇環境,出現意外事故的,死人的事屢有發生。到2002年7月核查人數時教會裡僅剩在冊信徒的三分之一。不但信徒軟弱,同工之間也是勾心鬥角,爭名奪利,講台變成了「炮台」,地位、信徒成了同工們爭奪的對象。對教會的這般光景,我們也曾多次查找原因,在神前禁食禱告,滿以為這樣教會會復興,然而事與願違,教會不但沒有復興,反而越發荒涼。為此我心灰意冷不知所措,只好無可奈何地等待著,企盼突然有一天教會能出現大復興,使我們與神一同進入榮耀之中。

2003年3月,神的「末世福音」臨到了我們教會,有許多同工和各層執事相繼接受。為此全會上下再次進入緊急狀態,上邊要求全體會眾同心合意,各層執事嚴把關口,不准放進一個可疑人,不准丟失一隻羊。為了表現我對神的忠心,更為了維護我在教會中的地位,我在此事上特別熱心,起早貪黑地奔走在我負責的各會點之間。

自從防「閃電」開始,我們教會中的每次同工聚會都是以防「閃電」為主要話題。在弟兄姊妹中間,我們這些執事也是以看住人、籠住人為原則,經常不顧事實真相對弟兄姊妹進行恐嚇,使他們不敢挪動腳窩。對那些不守「本位」接受「東方閃電」之人,我們先是極力地勸,實在「死心塌地」的我們就「臭」,讓他們在人前、在弟兄姊妹心目中徹底名譽掃地。

2003年8月,我聽說一個與我最要好的弟兄(教會主執)接受了「東方閃電」,並拉走了許多人。聽到這個消息後,我以為憑著我們以往的關係一定能把他勸回來,但事實完全出乎我的預料,那個弟兄不但不聽我的勸說,反而勸上了我。他說:「弟兄啊!神實在是來在了我們中間,親自作工說話,在帶領著信他的人,你看那些信全能神的人愛心多大!那才是神親自牧養的羊呢!」聽到這些我非常反感,帶著忿怒斥責他:「你純牌是基督的叛徒!盡向著假基督說話,他們對你好,那是他們誘惑你的一種方式,他們傳一個人賺500元錢,你知道嗎?」對我毫無根據的編造、誣衊,弟兄一點不生氣,最後反把我氣得七竅生煙,一怒之下甩袖跑了出來。從那以後,我們採取了許多制裁他的辦法,封鎖了他牧養過的教會,目的是不讓弟兄姊妹再接待他。兩天後,我接受了上執的特派,到那個弟兄牧養過的教會去往回拉人。為了完成好這個「大使命」,我調動幾個非常聽我話的得力「幹將」進入了那個教會,在那裡只要聽說誰聽過「閃電」的交通,我都要親自登門拜訪,用各種駭人聽聞的「見證」恐嚇,以大話要挾說:「我們是帶著神的託付,神的使命,來為神尋找『迷羊』的,我們不忍心眼睜睜地瞅著你們落入虎口進入火坑啊!你們都該仔細想想,信主後,主耶穌給了你們多少恩典?你們不思報答反而還背叛他,你們這樣做不是太沒良心了嗎?這多叫主傷心啊!如果主一旦發怒,你們都得受咒詛、遭懲罰……」在我的威逼、恐嚇、攪擾下,有10多個已經接受新工作的弟兄姊妹被攪了回來,有二三十人因不知哪真哪假什麼也不信了,也有幾個人死守不歸不買我的帳。因有許多書和磁帶落入我的手中,我帶著「繳獲」來的神話書和磁帶,到處炫耀我的「功績」,向眾人賣關子說:「這書我都看了(實際我根本沒看),純屬是人的話,是人編造出來的。」我還大肆宣傳:只有聖經才是神的話,在聖經以外不可能還有神的說話。我不但否認神的道成肉身,對神末後的新工作胡亂定罪褻瀆,我還燒毀了收上來的神話書和詩歌磁帶,我滿以為自己這樣做是對主忠心。

2003年9月的一天,又得知我們教會中的一個教會執事接受了全能神,拉過去30多人。我帶著滿腔的怒火馬上帶人去姊妹家「問罪」,我當面訓斥她:「你自己走偏了,不要命了,為什麼還要拉那些人來墊背呢?你也信過一回神,你與神搶人,就不怕神咒詛你?」我還用命令的口氣,限她在短期內趕緊把人給還回來,否則一切後果自負,惹急了我還要採取別的措施。我以為這樣一嚇唬姊妹,她一定能服軟交人,可出乎我的意料,姊妹非但不懼怕,還不生氣,反倒樂呵呵地對我說:「弟兄,咱們信神這麼些年,天天期盼主的歸來,但主怎麼來我們並不知道,如今人說主來了,正在作收割的工作,咱們不接受還抵擋,這事可不是一般的小事呀!」聽她這麼一說,我更是火冒三丈,對於一個被「東方閃電」蒙蔽的人,竟敢來教訓我,我感到太沒面子了。我在理屈詞窮之際仍強詞奪理,邊嚇唬邊挖苦,在眾人面前覺得爭回面子後就趕緊帶人離開了。

2003年10月,我們同工聚會,我便提前一天去了接待家,正好我們同層的一個教會主執也在,按年齡我習慣管她叫大姨。當我們談論到「東方閃電」時,她說:「『閃電』並不像我們傳說的那樣壞,他們比我們各宗各派的人愛心都大,他們傳的是神現時的作工,接受的是神現時的說話,在教會生活中,他們人與人和睦相處,男女界限分明,根本不像咱們傳的那樣破爛不堪,他們追求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活出神話實際,他們走的才是正道啊!」對姊妹的這番話我特別吃驚。我所敬重的、仰望的姊妹怎麼變得這麼快呢?一個教會的主執,怎麼能向著「東方閃電」說話呢?是不是吃了人家的迷魂藥還沒有過勁啊?我試著問:「材料上說信『東方閃電』的人淫亂不堪,你怎麼說他們男女界限分明呢?」姊妹回答說:「材料所講的我們誰都沒見過,聖經上要求我們『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出20:16)所以我們對沒有事實根據的傳言不能信,更不能傳,今天我們信神,外邦人還說我們男女混雜不清白呢?清白不清白不只有咱信神的人自己知道嗎?『東方閃電』是不是神親自作工,並不是你我能定規的,而是決定於神自己。我們要想跟上神的腳蹤,得藉著我們多方尋求,神的作工奇妙莫測,絕不是人所能猜測出來的。」此時我心有些活動了,覺得很有道理,等我們散會回到教會接待家,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兒,我這也太沒主見了,被人幾句話說得就動搖了,這麼輕易上當,豈能成大器,多虧欠神呀,神這些年對我不薄,我太沒良心了。不行!說啥也不能上當,等我再見到大姨得好好勸勸她,這是跟我說,要是跟別人說,到上邊把你告了,你立馬就被打發了,幾年工就白費了。

幾天後,我與大姨又見面了,我勸她要好好省察自己,趕快回過頭來一心一意地跟隨主耶穌,至於「閃電」,我們說什麼也不能信。我的話音剛落,姊妹便說:「你不信『閃電』你信誰呀?『閃電』就是神哪!」她接著列舉聖經馬太福音24章27節:「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詩篇97篇4節:「他的閃電光照世界,大地看見便震動。」她說:「聖經中多處所提到的『閃電』都是指神自己說的,人信神不能把自己定在一個點上,就像井底之蛙一樣,不跳出井外,看天就巴掌那麼大,永遠也不知道井外的天有多大。信神老抱著這兒也『不對』,那兒也『不可能』的觀點不放,只能充當新時代的法利賽人。」姊妹的話擊中了我的要害,使我再次陷入了沉思。姊妹打破沉寂對我說:「如果弟兄不介意,我們到××(就是先前和我一直很要好,後來接受全能神的那個弟兄)家去與他探討探討,如果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我們就考察考察,如果我們覺得他講得沒道理,我們一個是不信、不接受,再一個我們也有責任挽救他呀!」我不假思索地說:「我可不去,他們書裡有藥,我可怕被迷住。」姊妹笑著說:弟兄,咱可不能人說啥就信啥呀!你都把書摸了多少遍了?如果書裡真有藥,你不早就被迷住了!再說咱們沒錢又沒勢,他們迷咱有啥用啊?如果一迷一片,那電視上不早就曝光了嗎?再說咱信的是神,怎麼還能怕這怕那呢?經上說:「你們所受的,不是奴僕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羅8:15)聽完姊妹這麼一說,我覺得句句在理,心想:可不是嘛!收書燒書,那書我真的沒少摸,並沒有什麼反應,也沒發現書裡有藥。我們都是神的兒女,怎麼能怕人怕邪靈呢?想弄清真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於是,我便答應與姊妹一同去尋求。

第二天,我們來到弟兄家,弟兄非常熱情地接待了我們,當我們說明了來意後,弟兄高興地說:「神太愛我們了,又把我們差到了一起,這就是神的心意呀!不過我接受的時間短,許多真理我還說不太明白,不過我可以給你們找兩個朋友,請他們給你們交通交通,你們就什麼都明白了。」當弟兄出去找人時,我的心又緊張起來,因在我的想像中,「東方閃電」的人一定與電影、電視劇中的黑社會一樣凶殘恐怖,對不肯接受的又挖眼睛又割耳朵(上邊下發的材料就是那麼寫的),想到這些我心裡非常恐懼,後悔、害怕的情緒交織在一起。可當兩個弟兄走進屋的一瞬間就完全打破了我的想像,只見他們穿著樸素,面帶笑容,尤其是與我握手的一剎那,給我的感覺是那麼溫柔可親,說出話來既謙卑又柔和。我心中的懼怕、擔心一下子就消失了,因為他們根本不像我想像中的「黑社會」,不像能殘害人的惡人。坐下後,一位弟兄先問我們教會的情況:「弟兄,你現在信神感覺怎樣?教會裡還能感覺到聖靈作工嗎?」我傲氣地說:「當然感覺到。」弟兄接著說:「弟兄,那我們既然能感覺到聖靈作工那為什麼現在教會這麼荒涼呢?弟兄姊妹失去信心、愛心,病人不得平安,教會一片散沙,失去了起初的興旺景象。」一句話問得我張口結舌回答不出來了,弟兄接著說:「既然教會荒涼,那就肯定是沒有聖靈作工,那我們為何不尋求尋求聖靈作工的方向呢?神究竟在什麼地方作工呢?信神不是簡單的事,可不能糊裡糊塗。」我把話搶過來說:「弟兄,那你說我們教會荒涼,沒聖靈作工為什麼呢?」弟兄說:「恩典的教會荒涼是普遍現象,這也是神的命定,阿摩司書4章6-7節說:『我使你們在一切城中牙齒乾淨,在你們各處糧食缺乏;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地無雨;無雨的就枯乾了。』」弟兄問我:「這『雨』指的是什麼呢?這『城』又指的是什麼呢?」我說:「『雨』可能指『聖靈工作』,『城』應該指教會。」弟兄說:「神是公義的,為什麼在這個教會作工,不在那個教會作工呢?為什麼原來在每個教會都作,現在卻挑揀著作呢?這就是神已『收割』的緣故。阿摩司書8章11節說:『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如今神在末世二次道成肉身來作收割的工作,跟上神腳蹤的就有聖靈的工作,跟不上的就沒有聖靈工作,人雖仍捧著那本聖經,但卻又飢又渴,講道乾巴,聽道得不到滋潤,不正是『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的寫照嗎?神已作了新的工作,帶來了新時代神的心意、神的說話,人卻悖逆抵擋,不就是不聽耶和華的話嗎?」一聽到弟兄說「收割」兩個字,我問他:「聽說你們是收割的?別人傳的福音撒的種為什麼要讓你們收割呢?」弟兄把聖經翻到約翰福音4章36-38節讀道:「收割的人得工價,積蓄五穀到永生,叫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俗語說:『那人撒種,這人收割,』這話可見是真的。我差你們去收你們所沒有勞苦的;別人勞苦,你們享受他們所勞苦的。」弟兄解釋這節經文說:「這節經文讓人不難看出撒種的是神,收割的也是神,因『那人』指耶穌,『這人』指末世的基督全能神,人誰也不配做收割人,因為人都是莊稼,是受造之物,誰也救不了誰,誰也不能給誰生命。」隨後弟兄詳細地交通了神對律法、恩典、國度三步作工的論述,從神對三步作工的論述中使我明白了,神是常新不舊的神,他在不同時期作不同的工作,神三步作工的時代雖不相同,神作工的地點雖不相同,神的名雖不相同,顯現的方式雖不相同,但都是一位神所作,都是一位獨一真神所為。我們今天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不但不是背叛主耶穌,相反正是跟上了神作工的腳蹤。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才是背叛神的人,是將神重釘十字架的人。弟兄的交通思路清晰、有根有據、實實在在,使我第一次明白了什麼是神?什麼是神的作工?人為什麼要信神?人應該怎樣信神?

對弟兄的交通,我雖然無可挑剔,但有些疑問和疑惑使我還是不敢接受,我直截了當開門見山地問弟兄:「你們傳的是真道,為什麼有人說你們是『黑社會』,挖人眼睛、割人耳朵、又行淫亂,聽說你們傳一個人還賺500元錢?」弟兄笑著說:「弟兄啊!你太天真了,你看我們誰像黑社會的人呢?如果我們是『黑社會』能信神嗎?如果真像你說的,我們又挖人眼睛,又割人耳朵,又行淫亂,傳一個人還賺500元錢,那我們還用挨冷受凍傳福音嗎?還能苦口婆心地勸人信神嗎?那我們不早都發財了嗎?其實不是這樣,有多少弟兄姊妹被福音對象打得頭破血流,罵得狗血噴頭,有的被告蹲監坐獄,但他們沒有一個有怨言的,難道這就是『黑社會』嗎?是不是『黑社會』得讓事實來說話,你看我們哪個人缺眼睛少耳朵了?至於行淫亂那更是無中生有,在行政第四條上說:『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神不許污穢在他的家中存留,你們所說的既然沒有證據來證明,只能說是人的毀謗,是人憑空捏造的謊言。這也是人不認識神,不明白神的作工所導致的,就像當年法利賽人抵擋耶穌時一樣,人給耶穌和耶穌的作工加了許多罪名,最終把本來無罪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這不都是信神之人所為的嗎?……」聽了弟兄的交通再加上我的親眼目睹,我裡面的那些謠傳、謊言漸漸地全被推翻了。

弟兄又給我讀了一段神話,全能神說:「耶穌的再來對於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個極大的拯救,對於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記號。你們當選擇自己的路,不要做褻瀆聖靈棄絕真理的事,不要做無知狂妄的人,當做順服聖靈引導、渴慕尋求真理的人,這樣對你們才有益處。我勸你們當小心謹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隨意下斷案,更不要隨隨便便、馬馬虎虎地信神,你們當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是謙和的心與敬畏神的心。那些聽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無知的人,那些聽了真理卻隨便下斷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輩。作為每一個信耶穌的人都沒有資格咒詛定罪別人,你們都應該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神的話如同金玉良言,實實在在,勸我們當小心謹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隨意下斷案,不要隨隨便便馬馬虎虎地信神,起碼得具備謙和的心和敬畏神的心。弟兄又給我交通了許多神話,聽完弟兄的交通後,我覺得抓心撓肝渾身都不自在,臉上火燒火燎的,心裡難受萬分,按我的惡行,神怎麼處置、懲罰我都不過分。我過去出現過犯時,總是求神憐憫,這次我跪地禱告不自覺地只是求神狠狠地咒詛懲罰我,因我知道我犯下的是今生來世不得赦免的褻瀆聖靈的罪。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正是與神話背道而馳,對神末世的新工作沒有一點謙和尋求的心,聽到反面宣傳之後就開始抵擋定罪神,在教會中上躥下跳、信口開河,在弟兄姊妹面前什麼褻瀆話狠說什麼話,在攪擾已經接受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時更是不擇手段,用沒影沒邊的謊言嚇唬人,捏造各種罪名批判人,把搶到的神話書和磁帶丟進火爐,撕毀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我真是個大逆不道、作惡多端的惡人,對自己的惡行我感到切齒痛恨,一個信神卻又瘋狂抵擋神的人,這在信神史上真是一個極大的恥辱。歷史上法利賽人千方百計、想方設法定罪處死耶穌,犯下了滔天大罪,如今,當全能神顯現在我面前時,我拚命地抵擋他,我不就是那些拚命喊「釘死他!」「釘死他!」之人的賢子孝孫嗎?我深感自己罪孽深重,人性太惡了!後來,我得知我能被全能神接納是因他的道成肉身對人是最大限度地施以拯救,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像我這樣的惡人早被神擊殺了。在神愛的感召下,我更加恨惡自己,我對自己的抵擋感到羞愧,對我過去的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派頭感到噁心,對神能給我留有悔過自新、重新做人的機會感激涕零,我懊悔已極。從那時起我就立下心志,要堅決跟隨全能神到底,無論多苦多難永遠不再背叛神,把自己的全人都奉獻在全能神的福音工作上,搶救更多的靈魂以此來彌補我在神面前所造下的種種罪孽。從那天開始,我信了全能神,很快在我過去負責的教會中也有50多人接受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得到了全能神末世的救恩。

我接受神的這一拯救工作的事竟然惹怒了我的同層帶領,他們很快封鎖了我負責的教會。他們還和我妻子說我被別的女人勾引上了,叫我妻子與我馬上離婚,然後他們再給選個更好的對象,豈不知我妻子也已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在這個事上讓我和妻子更加看到,人不來到全能神面前沒有聖靈作工,沒有真理可循,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什麼事都敢做,憑空捏造、什麼話都敢說,說是信神,其實根本就沒有懼怕神、敬畏神的心。看到他們的所作所為我看到了我的昨天,知道了那些聳人聽聞的傳言純屬謠言、毀謗,是無中生有,是那些帶領為牢籠人、迷惑人,把人都圈在自己手中的一種卑鄙的手段。

通過長時間和傳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接觸與親身經歷,才使我真正看到真實的愛在哪裡,是在傳末世福音這班人身上,他們為拯救靈魂,更為通行神的旨意,挨冷受凍不知疲倦,走家串戶,有多少弟兄姊妹離開家人翻山越嶺,到各宗各派奔走相告神來中國作工這一大好消息,可有多少弟兄姊妹遭到各宗各派誹謗,甚至打得遍體鱗傷仍不灰心,在他們溫柔笑容的背後有多少淚水、哀愁相伴,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黑社會」嗎?與此同時,無辜的全能神為人類忍辱含冤二次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受盡人的摧殘,為的是將人類救起,使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而殘酷的人類卻無情地推開神的拯救,將神一次一次地重釘在十字架上,誤解、傷害神拯救人的一片良苦用心。但神卻不與人斤斤計較,仍在默默作著他自己的工作,儘管人都不認識神,可神的工作卻有條不紊地按照他的計劃向前發展,正如神說:「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脫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這樣一位既善良又慈愛的神,難道不值得我們愛嗎?不值得我們敬畏嗎?對於神的親自作工難道就被我們無情地定罪為「黑社會」嗎?我深深地希望弟兄姊妹不要像我一樣,用自己的觀念來衡量神的作工,別再做抵擋神、棄絕神的傻事了,否則會留下終生遺憾。我們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千萬別充當歷史的傀儡、歷史的囚犯,不要用聖經規條來抵擋神的最新作工,因為全能神說:「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著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惟一途徑。你若不尋求末世的基督供應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遠不可能得著耶穌的稱許,永遠沒資格踏入天國的大門,因為你是歷史的傀儡,是歷史的囚犯。被規條、被字句、被歷史的枷鎖控制的人永不能得著生命,永不能得著永久的生命之道,因為他們得著的只是持守了幾千年的污濁之水,而不是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內蒙古自治區平庄 陸通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