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56 我死守「聖經」,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

56 我死守「聖經」,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

2002年5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當我懷著內疚的心情去傳原派別的弟兄姊妹時,他們說:「以前你不讓我們與信全能神的人接觸,說他們剜人眼睛、割人鼻子、還搞淫亂,現在你卻跟他們跑了,自己離教叛道,還有臉來傳我們?……」聽到這番話,我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了從前……

1989年我開始信耶穌,1992年11月我擔任了「因信稱義」派八個教會的帶領。後來,上面的帶領對我說:「只有我們信的是真神、活神,別的派別都是異端、邪教,千萬不要與他們接觸,更不能與他們在一起禱告,不然,邪靈會跑到你身上,到時候就由不得你了!」從此,我就謹守帶領的「教導」,不與其他派別的人接觸,生怕誤入「歧途」。

1995年,先後有十多人給我送《那靈的說話》、《行走在光中》等神話書。其中《那靈的說話》我只走馬觀花地看了一部分就氣憤地說:「這書上說的都是咒詛人的話,神是溫柔、良善的,哪能這樣咒詛人?」說完我又想起了帶領的話,就把書還給了他們,並生硬地說:「咱們信的不一樣,沒有必要交通了!」隨後我很快將這件事告訴了上面的帶領,帶領說:「那是『東方閃電』,可厲害啦!他們信的就是異端、邪教、是女基督,你一定要嚴加防範,千萬不要讓他們把咱的羊偷走……」從那以後,防範「東方閃電」幾乎成了我信神的全部,每次聚會我都要說:「『東方閃電』是來偷羊的,想拉咱們去死,千萬不要與他們接觸,也不要搭理他們,否則,他們就會纏住你不放。」

1998年10月份的一天,我正在田裡澆水,原派別的一位弟兄很遠就給我打招呼:「弟兄,我來幫你!」我知道他已接受了全能神,就惱怒地說:「不要你幫忙,你要是在這兒,我就走!」說著我把水管子往地上一丟,頭也不回地走了……之後的一段時間裡,又有多人來給我傳,我都是諷刺他們說:「與你們交通是對牛彈琴,有本事你們傳那些不信派去!」就這樣,我總是弄得弟兄姊妹下不了台,而他們卻仍然不停地給我傳。

2001年的一天,小孩的舅媽來傳我,我藐視地說:「你是最無知的,最不懂聖經的人,又沒出過遠門,還來傳我,我看你們都是瞎子領瞎子!你什麼時候認罪悔改信我們的你再來,否則,不要再來了!」

儘管我「兢兢業業」地看管著每一處教會,但還是有許多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這時上面帶領更加緊封鎖,還下發了許多抵擋全能神的資料,我印象最深的是其中的一次資料上說:「『東方閃電』的人打進各宗各派內部,以牧養教會為名拉攏工人,取得他們的信任後,把他們調到深山老林裡,逼著他們信,若不信就得挨打,甚至割鼻子、挖眼睛,還要過靈床……」當時我沒加分辨,完全相信了這些話,並因此恨透了「東方閃電」。我拿著這些資料來到我所管轄的各處教會大肆宣講「只要是信全能神的來傳你們,就是親爹、親娘也不要接待,更不要聽!」記得當時我的一個親戚(賣醬油的)經常來傳我,我咬牙切齒地對他說:「你要是再來,我就把你醬油桶給砸了!……」之後我就將此事拿到教會講給弟兄姊妹聽,讓他們都要像我一樣對待「東方閃電」的人。我還命令各教會帶領都要看好信徒,千萬不要讓他們與信全能神的人接觸,免得被拉走。

為了封鎖教會有時我忙得連飯都吃不上,但仍是無濟於事。截止到2002年3月份,教會的人已所剩無幾,看到這種慘狀,我心裡難受極了,但並不知道反省,也不知道尋求,而是恨弟兄姊妹無知,恨「閃電」的人偷走了我們的羊。

2002年5月的一天,本派別的一位姊妹說她家來了兩位外地傳福音弟兄,讓我去和他們一起交通聖經。我當時懷著一顆好奇的心到了她家,頭兩天,我們談得很投機,從舊約一直談到新約,許多我不懂的地方,他們談得都非常明白,讓我心服口服。到了第三天,一位弟兄笑著問我:「弟兄,你說是神大,還是聖經大?」我不由得一愣:他怎麼這樣問?「當然是神大」。弟兄說:「既然是神大,那神作工就可以不受聖經的轄制,就能在聖經以外作新的工作,是不是?」我一聽這話,就覺得他們是信全能神的,便立即反駁道:「約翰福音14章6節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除耶穌以外別無拯救,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是永不改變的真理,你們離開聖經,就是否認真理,我與你們信的不一樣,沒必要再談了!」說著我便起身要走,兩位弟兄笑著再三挽留:「弟兄別生氣,咱們坐下來好好談談,看看聖經是否都是神所默示的。」我一聽就知道他們肯定是想談全能神的作工,更加氣憤地說:「聖經是為神作見證的,是神所默示的,是絕對無誤的,神的話語和工作都記載在聖經裡,離開聖經就不是信神,是異端、邪教!」此時,我氣得真想打他們一頓,但無論我怎麼發火,他們都不生氣,還說:「弟兄,咱們都是信神的,耶穌說恨人如殺人,咱何必生氣呢?我們在一起談談,互相取長補短總可以吧?」聽了這些話我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帶著氣繼續與他們交通聖經。弟兄讓我看馬太福音1章1-17節、路加福音3章23-38節兩處的耶穌家譜。看完後,弟兄問:「你看這兩處記載的是否一致?」我仔細看了看:發現馬太福音說耶穌是大衛的兒子所羅門的後代,而路加福音說耶穌是大衛的兒子拿單的後代。我想:同是耶穌的家譜怎麼就不一樣呢?以前我怎麼沒有發現這個問題?但我卻裝著沒看出來的樣子。一弟兄笑著說:「看出來了吧!這兩處家譜對不上號,咱可以數一數,到大衛這裡才統一下來,錯了整整四十一代,這不是荒唐嗎?家譜能是亂安的嗎?明明記載的是約瑟的家譜,而他們硬說是耶穌的家譜。我們知道耶穌與約瑟根本沒有任何關係,神是自有永有的,他怎麼能有家譜呢?」我心中思索著:對啊,兩處家譜應該是絕對一樣的,怎麼經兩個人記載竟錯了四十一代呢?隨後他們又讓我看路加福音20章41-44節:「耶穌對他們說:『人怎麼說基督是大衛的子孫呢?詩篇上大衛自己說:「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大衛既稱他為主,他怎麼又是大衛的子孫呢?』」我看完後弟兄說:「耶穌當時都反對這種說法,這難道是神的默示嗎?」我心裡覺得是這麼回事,但表面上還是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兩位弟兄見我還不服氣,又給我查找了猶大的死。馬太福音27章5節:「猶大就把那銀錢丟在殿裡,出去吊死了。」使徒行傳1章18節:「這人用他作惡的工價買了一塊田,以後身子仆倒,肚腹崩裂,腸子都流出來。」弟兄問:「兩個地方記載同一件事,卻有兩個不同的結果,一處說『上吊死』,一處說『肚腹崩裂而死,』你說這是怎麼回事?」我目瞪口呆,無言以對,剛才的怒氣也不知跑到哪去了。在鐵的事實面前,我不得不承認聖經並不完全是神的默示。我信神這麼多年,且又熟讀聖經,怎麼就不知道這些呢?此時,我心裡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不知是什麼滋味,我所崇拜的聖經竟有這麼多不可思議的問題,真是讓人難以置信,但又不可否認。

接著弟兄又說:「恩典時代已經結束了,神又道成肉身作了新的工作。」我一聽這話,火又上來了:「我只承認主駕著白雲來,因為帖撒羅尼迦前書4章16-17節上說『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弟兄溫和地說:「別生氣,咱看看主該不該來。撒加利亞書14章4節記載:『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眾所周知,橄欖山早在91年就已裂開,這是主來的預兆。經文都應驗了,你說主該不該來?」「如果從這方面看,主是來了,但我怎麼沒聽見那些聲音呢?」我說。另一弟兄說:「『呼叫的聲音』就是傳神末世作工的聲音,弟兄姊妹去你家傳,不是呼叫的聲音嗎?『天使長的聲音』指各宗各派帶領封鎖教會的聲音,說你們不要與『東方閃電』的人接觸,更不要聽他們的道等等。『神的號角吹響』是指末世基督的親口發聲,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凡有耳的都當聽!弟兄,你仔細想想,難道你真沒聽到這些聲音嗎?」我仔細一想,覺得是這個理,心中的抵觸也慢慢消失了。論到主來是靈體還是肉身來,弟兄查閱了馬太福音24章27節:「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路加福音17章24-25節:「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這兩處經文都說「人子」降臨,那肯定不是靈體,而是道成肉身。我想:也對,神若不是道成肉身來,怎麼會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呢?後來我又問道:「聖經上說『血肉之軀不能承受神的國。』你們怎麼說是肉體得救呢?」弟兄說:「『血肉之體』是指被撒但敗壞後的人說的,因我們都是經敗壞的亞當、夏娃的後代,都是敗壞後的血肉之體,所以必須得經過神末世這步除罪的工作,使敗壞後的肉體變化成聖潔的身體,才能承受神的國。」聽到這裡,我不僅得到了啟發,還特別後悔:以前為什麼就不先聽聽別人的講解呢?而是一直持守聖經到今天,我真是瞎眼愚昧到了極點。

在我和傳福音弟兄的相處過程中,我看到他們的活出根本不像資料上所說的:手段陰險毒辣,強迫你接受,不然就下毒手……真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啊!回想這幾天來,無論我怎樣狂妄、自是、蠻橫不講理,他們都以極大的愛心和忍耐來寬容我,有時我態度生硬,對他們很不禮貌,但他們從不計較,仍是心平氣和地與我交通。這樣的活出,這樣的人性與那些資料上所說的怎能對上號呢?我開始懷疑那些資料了。就這樣,我又靜下心來繼續與他們交通,從而讓我明白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今天神的作工是繼律法、恩典之後的第三步工作,也明白了聖經不完全是神默示的,它僅是一本歷史書籍。正如神話說:「聖經並不全部是神親口發聲的記錄,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預言的記載,有一部分是歷代神所使用的人寫出來的經歷與認識。在人的經歷中摻雜人的看法、認識,這是難免的。在這許多書當中,有些屬於人的觀念、人的偏見、人偏謬的領受法,當然多數的話是出於聖靈開啟光照的,屬於正確的領受,但也不能說是完全準確的真理發表。他們對某些事的看法只不過是個人經歷的認識或是聖靈的開啟。……聖經所記載的都是當時以色列的事,都是當時以色列選民做的事,也就是耶和華作的事,所以以後聖靈對這事不責備,即使選上一些或刪去一些,聖靈雖然不稱許,但也不責備。聖經純屬以色列的歷史,也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的人、事、物多數都屬於實人、實物、實事,沒有什麼預表意義,當然除了以賽亞、但以理說的預言,或約翰寫的異象書。當初的以色列人都有知識、有文化,古文化知識相當發達,所以寫出的話比現在的人高。因此,他們能記載這些書並不是太奇怪的事,因為耶和華在他們中間的作工太多了,而且他們看見得太多了。」看了神的話,我更加痛恨自己,因我以前都是把聖經與神同等對待,認為信神就是信聖經,把神定規在聖經裡,不允許神在聖經以外作工,還拿使徒的一些書信來抵擋真神的作工,我真是無知、該死!

神的話就像一盞光芒萬丈的航燈,我越看越覺得心裡亮堂。神話說:「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因著這話我明白了神來在地上主要是來作工作拯救人,不是向人顯示他的肉身如何,他可以成為男性,也可成為女性,但同樣都能完成他的工作。我真恨自己以前憑大腦定規神的性別,更恨自己的狂傲自是,不明白也不尋求就盲目抵擋神的作工,封鎖教會,充當了敵基督的角色,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我這樣的悖逆,但神卻沒有撇棄我,仍竭力地拯救我,讓我看到了神對人無限無量的愛。

參加教會生活後,看到弟兄姊妹言談舉止都很端庄正派,交通真理、認識自己時單純敞開,並且神的十條行政中第四條明文規定,「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看到神話與這些事實,我認識到那些資料上說信全能神的人搞淫亂,純屬造謠、誹謗!

跟隨全能神不久,我把原派別的兩個弟兄傳了過來,但他們只信了幾天因定不真神的作工又退去了。就在這個時候,弟兄姊妹與我交通:「你還要繼續傳他們,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神期盼著每一個真心愛他的人都能歸到他面前。他們退去是因他們還不明白神的作工。」當我再次看到其他弟兄姊妹苦口婆心給那兩個弟兄傳福音時,我既沒看到兩弟兄挨打、也沒看到他們被挖眼睛、割鼻子。再一次證明我們上面帶領發放的資料上所說的「剜眼睛、割鼻子」全是誣陷、毀謗!此時,我更恨自己以前太仰望帶領,總認為只要是他們說的都是真的,都是對的。今天才知道是自己沒分辨、輕信了謠言,導致盲目定罪神的末世作工,充當了撒但的差役。我這樣的行為真是害人又害己!今天若不是全能神拯救了我,最終我遭神懲罰死都不知是怎麼死的。我感謝全能神用他那奇妙、智慧的作工,將我這個抵擋、悖逆的大惡人帶到了他的面前。神啊!我一定要在這餘下的光陰中來還報你愛,來體貼你的心意,盡上自己的本分!

河南省商丘市 馮剛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