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40 信全能神我才找到了真正的親人

40 信全能神我才找到了真正的親人

我是一個癱瘓在床的病人,今年61歲。我並不能為神做什麼,但我願把自己多年來信神的經歷和感受交通出來,願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能從我的經歷中看到全能神的可親可愛,早日來到全能神的家中與親人團聚,早日享受到全能神為他所愛的人類預備的豐盛宴席,享受到全能神為人類所帶來的祝福!

我是從81年開始信神的,後來就一直堅持聚會、禱告,盼望主早日來接我上天堂。在主的看顧之下,我的身體一直很健康。但在89年底,疾病不知不覺臨到了我。我先是手痛、腳痛,後來全身各處關節痛,禱告也無濟於事,吃啥藥也不見好,痛得我坐在床上哼哼咳咳的,手腳也不知放哪兒好,更是不知怎樣躺著能舒服點兒。在極度的痛苦中,我也曾想到過死,但神開啟我,使我想到了約伯:一夜之間他失去了家產、兒女,病痛也臨到了他,妻子、朋友都譏笑他。臨到約伯的不僅是肉體的痛苦,更有精神上的折磨,但他卻沒有否認神的存在,仍能順服耶和華,為耶和華站住了見證。相比之下,我這點痛苦又算啥?就這樣,在病痛的折磨中我度過了兩年的時光。兩年後,我的病情越來越重,走路開始一瘸一拐,平時我只好待在家裡。本來親戚朋友、左鄰右舍因我信耶穌就很少到我家來,我有病後更是沒人過來了,偶爾見面時都譏笑我說:「你信耶穌怎麼還病成這樣?你信的耶穌不保佑你啦?」面對眾人的譏諷,我說:「我信神不是為今生得平安,而是為將來得永生。」話雖這樣說,可心裡仍然盼望有一天主能給我治好病,也盼著給主作見證,讓那些嘲笑我的人抱愧蒙羞。到了96年,我的病更加嚴重了,徹底癱在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都由老伴兒伺候著。

97年,兩個兒子都下崗了。小兒子借了別人7萬元準備開店鋪,一個月後人家就把錢要回去了,還反咬一口說我兒子欠他10萬元錢,並且告了公安局。公安局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我兒子抓走了,並說:「拿兩萬塊錢,否則別想放人!」天啊!我們去哪找這麼多的錢呀!我已經病了好幾年了,家裡的錢早花得差不多了。我們家無權無勢,這可怎麼辦哪?我心裡默默地禱告:「主啊,我為什麼會遇上這樣的事呢?這世上就真的找不到說理的地方了嗎?求你看顧我們吧!」一肚子的冤屈使我們老倆口悲痛欲絕。沒辦法,老伴兒只好東挪西借,湊了兩萬元把兒子贖出來了。以後的生活更拮据了,只能靠老伴兒那點兒可憐的退休金維持生活。更讓人傷心的是危急時刻左鄰右舍不肯伸手相助,就連親戚朋友一個個也遠遠地躲著我們,沒有一個知心的朋友,心中別提有多難受了!

這些難熬的日子我們都挺過來了,但隨之而來的、也是我意想不到的竟是教會弟兄姊妹們的棄絕。她們的所作所為對我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弟兄姊妹來為我的病禱告,一個姊妹對我說:「你肯定還有罪沒認清,把罪認清了你的病就好了。」我就開始一條一條地認,一連半個多月,除了把以往的舊罪認了一遍外,還把每天犯的新罪擺在主面前求主饒恕,甚至怕主不赦免,有的罪我一連認了好幾遍,我認為我的罪已經認完了,可病情就是不見一點好轉。來的弟兄姊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對我說:「你肯定是被神棄絕的罪人,是被神咒詛的人,要不你的病怎麼好不了呢?」這些話如五雷轟頂,我頓時呆愣在那裡,心想:我真的是被神棄絕、是被神咒詛的人嗎?主真的不要我了嗎?想到這些,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奪眶而出。從那以後,她們就再也沒來看過我。我一個人躺在床上常常以淚洗面,回想起親戚朋友的棄絕,左鄰右舍的冷嘲熱諷,再想想自己以往認為最親的弟兄姊妹也不來了,我心裡此時倍感人世間的淒涼、人情的淡漠。「我連一個親人都沒有了……」我心裡不停地默念著。老伴兒也信耶穌,他勸我說:「想開點兒,別人不來,咱倆讀聖經、禱告。咱們還有耶穌呢!有耶穌比有什麼不強?」是啊,我還有耶穌呢。聽了老伴兒的話,我的淚水才止住了。

感謝神,雖然人都棄絕我,但神時刻顧念著我,從未丟棄我。2002年底的一天,北風呼呼地刮著,冷颼颼的風從窗戶縫裡擠了進來,雪花不時地打在窗戶上。「咚、咚、咚。」聽到有人在敲門,我很驚訝:好幾年沒人來我家串門了,親戚朋友也早已斷絕了來往,這會是誰呢?老伴兒打開門,我看到走進來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她說道:「我是信主的,聽說你們也信耶穌,我心裡特別想來看看你們,不知你們是否介意?」聽說她也是信主的,我們就高興地接待了她,因為我想起了聖經上說的要接待遠方的來客,不知不覺中就接待了天使。看著她被刺骨的北風吹得通紅的臉,我趕緊說:「你上床蓋上被子暖和暖和吧。」她沒有上床暖和,只是坐在了我的床邊,我握住了她那雙手,冰涼冰涼的,看這樣子,她是走了很遠的路。我想:這麼冷的天,一般沒人出來,她不怕寒冷為信主的事來到我這兒,這肯定是神差派來的,神知道我們一直沒人管,今天差派人幫助我們來了!我如同見到了親人一樣,心裡特別高興。她言談舉止落落大方,就像見了熟人似的問寒問暖,還和我談了談我的病情,後來談的更多的是信耶穌的事。我們談到了約伯,她說我們應該學習約伯的順服,別埋怨神,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該順服神、滿足神。臨走時她說有空還來看我。我依依不捨地把她目送到門口,此時,有一股暖流湧上心頭,感激的淚禁不住流了下來,主並沒有忘記我!過了兩天,姊妹又來了,對我說:「有兩個姊妹也想過來看看你,行嗎?」我急忙說:「行,讓她們來吧!」第二天,她帶來了兩個姊妹,我很高興,更讓我和老伴兒驚喜的是,她們說:「全能神又作了新的工作,不再醫病趕鬼,而是用話語來潔淨人的罪性,使人達到與神相合。」這時我才明白為什麼以前禱告病情也不見好轉,原來神已作了新的工作,舊工作早已結束了,現在全能神是作審判工作的,來更徹底地拯救人。當談到「耶穌已重返肉身,而且是女性時」,姊妹問我能不能接受,我說:「能接受,神按他的意思行事,人不能測透。」談完後我們一起作了禱告,在場的幾個人都哭了,我更是激動萬分,看到主沒忘記我,還差派他的使者把這個大好消息告訴我。我又回到了神的家中,看到了待我如親人的弟兄姊妹,我多年的憂傷與痛苦一下子煙消雲散了。我曾經埋怨過神,誤解過神,可是神卻沒有丟棄我,今天又一次拯救了我。回想以往,親人棄絕,世人譏笑,本以為弟兄姊妹該親如一家,可他們也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棄我而去。只有神的愛勝過一切,神愛我到今天,我激動地不知該說什麼,像離家多年的孩子重新回到了母親的懷抱,我又一次流下了激動的淚水。接著,我們開始在一起吃喝全能神的話,享受神為我們預備的豐盛宴席。我終於回到了神的家中,終於見到了我的親人們!

有一天,吃過午飯後,我和老伴兒正等著姊妹來聚會,偏偏這時我想解大便,老伴兒怕影響下午的聚會,總是催我。他越催我越著急,一不小心竟然蹭到了被子上。看到這些,老伴兒更是急得滿頭大汗。碰巧,這時姊妹敲門進來,看見此景,她說:「大伯,別著急,我來幫你。」只見她拿起了衛生紙,二話沒說,沒皺一下眉頭,用衛生紙擦了擦,等處理得差不多了,還說:「等散會後,我再把它用水洗一洗就乾淨了。」散會後,姊妹真的留了下來了,把被子洗得乾乾淨淨,我和老伴兒都不知說什麼好。我知道這都是因為全能神的愛的緣故,是全能神的愛臨到了我。在後來的一段日子裡,類似這樣幫助我的事真是太多了,如:餵我飯、餵我水、收拾屋子、幫著洗衣服……弟兄姊妹待我如親人一般,這是我做夢也沒想到的呀!

幾個月過去了,我盡情地享受著全能神的恩典。現在我藉著吃喝神話明白了很多的真理,知道了很多靈界的奧祕,我已沒有了煩惱,沒有了痛苦,每天我和老伴兒一塊兒學詩歌、讀神話,心情無比舒暢,這樣的生活太美好了!遺憾的是老伴兒還得在家照顧我,不能出去傳福音,也不能把這天大的好消息告訴給弟兄姊妹。但凡事都有神的美意,我們不能為神盡上別的本分,但我們可以在家裡作點力所能及的接待工作。這段日子裡,能盡上接待的本分老伴兒特別高興,他說:「神這樣愛我們,我幹不了別的,能搞接待這是全能神的高抬。」

聽弟兄姊妹說現在傳福音很難,人都怕受迷惑不敢接受。我聽了這話心裡非常難受,特別是聽到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對全能神誤解的話,如:「東方閃電」只要年輕人,不要老年人;他們是騙人錢財的,他們是騙吃騙喝的……這時我心中更是難受。我是一個有病在床的人,今年六十多歲了,神不但沒有丟棄我,還通過弟兄姊妹把我找回神的家中,因為神的心意是把人從撒但的黑暗勢力下拯救出來,使人的生命性情得到變化,成為一個真正聖潔的人。再者因給我看病,我家生活已相當拮据,哪還有錢被他們「騙」?他們還「騙」得了什麼好吃好喝的呢?說是我們搞接待,實際上弟兄姊妹自己花錢買些菜、饅頭回來我們一塊兒吃,這又怎麼能說是「騙」我們呢?這些都是我親眼所見、親身感受到的,我實實在在體嘗到了全能神對我們的愛。

我想和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們說:「快快來到全能神的家中吧!別在外飄泊了,這裡才是我們的根,才是我們盼望已久的天堂。來到全能神面前,你才會找到真正的依靠、真正的人生;你才會找到真正的愛;才會找到真正的親人、真正的家!」

河北省秦皇島市 白得恩口述 趙芳整理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