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正義與邪惡的較量36 大紅龍政黨是一夥殺人不眨眼的惡魔集團

36 大紅龍政黨是一夥殺人不眨眼的惡魔集團

河南省 禾子

令老百姓膽顫心驚的河南省兩名上訪人員被殺案,雖已過去20多年,但至今還在民間流傳著。若不是我親身經歷、親眼目睹,說啥也不會相信這樁既恐怖又令人吃驚的謀殺案,竟是共產黨政府夥同公安局一手製造的。

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農民。1980年,政府給我們當地每戶人家都發了一本法律知識書,目的是讓老百姓都學法、懂法、守法,當時我還以為政府讓我們用法律保護自己,看來政府挺關心愛護老百姓的。沒過多久,同街坊的周××看到這本書上有一條法律條款:私人房產以土改時為準,就是說土改時你所擁有的房產,不管多少都歸屬個人所有,任何國家機關、單位或個人不得干涉。周××拿著這個條款讓我看,說這是國家的法律,明文規定,我們的冤案有地方申訴了,黨和政府會為我們撐腰。我倆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另外8個人,我們十個人都是以前做生意擁有一些房產,在土改時一半房產讓共產黨給分了,留下一半歸自己。誰知,1980年我們僅有的一半房產也讓本地鄉政府給霸佔,翻修之後賣給別人。我們這些人都是因有房產曾被劃成地主,雖說1980年地主帽子摘了,但仍受人歧視,連鄉政府也強霸我們僅剩的一半房產。今天有了國家政府制訂的政策,我們就開始找鄉政府說理,鄉政府負責人說已經改造賣給別人了,現在沒辦法。找了很多次,也沒結果。後來我們找得他們沒辦法,於1984年鄉政府按房產的四分之一退賠,佔我的十二間房子只退賠三間,每間作價500元,退賠1500元,分兩批到位,當時只有我接受退賠,其他人都沒接受,因退賠太不合理了,若是接受就等於結案。

這件事拖到1990年,周××與魏××覺得這事太冤枉,但又十分相信共產黨,因為共產黨常常喊著「為人民服務是黨的宗旨」,又說「人民當家作主」等,所以他們兩人便開始發動我們十個人集體上訪。我們先到鄉裡,鄉裡不理睬,又到縣裡,縣長李××直接說:「這房子你們也不用找,也不用要,這是共產黨佔的,你向共產黨要,受害的還是你們,輕則罰你們,重則命都保不住,我勸你們還是回家重新開始掙錢吧!」縣裡不行,我們到省裡找到法院梁院長(熟人關係),梁院長說不管這事,把案子介紹給省環保廳,廳長讓我們每個人把房產情況都寫寫交給他,說要來調查。為了得到結果,我們10個人在鄭州等了半個月。那時是冬天,又沒有多少錢,晚上我們都擠在省科學院大門口那間房子裡,看大門的有爐子,我們整夜坐在那裡,誰熬得受不了了,就在沙發上躺一會兒,白天到賓館裡、食堂裡拾點有錢人吃剩下的飯菜,過著乞丐的生活。每天早上派一個人去環保廳看調查結果,半月過去了,還是那句話:「沒調查好!」這時我們才知道上當了,他們是在拖我們,拖得我們沒想了就拉倒了。我們商議決定去北京國務院,若都去,錢也是問題,最後,我們都湊湊錢,讓周××一個人去北京。飽受欺壓、欺騙的周××找到了國務院,看到國務院高大的院牆外,站著荷槍實彈的武警,周××不顧一切地跑到一個武警跟前,雙膝跪下,因過分激動,跪下後竟說不出話,那個武警急得拍拍他:「別急!別急!」好大一陣子,周××才緩過來勁兒,說明來由,武警把他領到屋裡,按一下鈴,樓上下來一個當官的,周××把情況說一說,那人打了一個電話,正在那兒開會的李××省長來了,給周××寫了一頁信後,交代說:「你回去找鄉長,他就給你解決。」周××如獲至寶,像是遇到了包青天,高興而歸,他做夢都沒想到北京這一行,厄運也悄悄降臨。

周××回到家,同伴們看到李××省長寫的信,都很興奮:冤案可要昭雪啦!等到周××找到鄉長把信遞過去後,鄉長滿臉怒氣,一眼沒看就把信撕得粉碎。周××傻眼了,撿起撕碎的紙片,沮喪著回家了。就在周××又去找鄉長的時候,鄉長一個電話,縣公安局的人把周××抓去了。三天後聽說周××回家了,一個50多歲高大的漢子竟變得不會說話、不知道吃飯,大小便失禁了,兩天後突然身亡。魏××聽說後,氣憤不過,到鄉政府大吵,這一吵不打緊,隨後該縣公安局也把魏××抓去,也是三天時間,縣公安局通知魏××妻子說:「你丈夫有病,快來接!」又一個好端端身體健康的人,僅三天便成了行屍走肉、一個沒有知覺的植物人。我見到魏××時,他妻子攙著他,慢慢走著不會說話,連人也不認識了,大小便失禁,兩天後與周××一樣氣絕身亡。我們活著的8個人再也不敢告狀了。這件事如晴天霹靂,令我們不寒而慄,共產黨對上訪者大開殺戒,就像當初李縣長所說:「重則命都保不住!」

以後的日子,我是在驚恐中度過,敢怒不敢言。直到2000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的心靈才有了依靠,那死亡的恐懼才得以解脫,心中的怨恨和愁苦漸漸被神撫平,通過吃喝全能神的話才找到這件慘案的謎底。神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涼,人心惶惶……」讀著全能神的話,回想當初從學法到上訪,從被威脅到目睹同伴被殺害,我才有所感悟:原來我所崇拜、信賴的政黨正是天上與神敵對的邪靈的投胎,是一群欺壓人民、屠殺人民的「幽靈」,無論它外面說得多好聽,打的幌子再好看,都掩蓋不了其惡魔的實質。回想共產黨的口號: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是共產黨拯救了中國人民,推翻了萬惡的舊社會,共產黨是代表廣大人民群眾最根本利益的政黨……什麼執政為民,立法為公,還標榜什麼自由、民主、人權,什麼公民合法權益,全是騙人的鬼話,是愚弄人民的伎倆!給人治死,還要讓老百姓為它歌功頌德,擁護它,信靠它,真是太陰險!太毒辣!太狡猾!

一天,我聽到上面交通上說:「大紅龍掌權就是撒但掌權,大紅龍就是惡魔呀,我們看見凡是惡魔掌權那就是殺人不眨眼,惡魔手裡拿的就是屠刀,殺人成性,惡魔不就有這麼句名言嘛,死一個那是災難是悲劇,死一百萬人只不過是個數目。」對照那一次的謀殺案,我徹底明白大紅龍政黨完全是靠殺人來維持它的統治,它根本不把中國人當人對待,誰若觸犯它敢揭它的短,亮它的醜,誰就得遭殃,誰不服就整死誰,「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它們連我們這些無辜可憐的上訪者也不放過,而且手段如此殘忍,實在令人髮指!現在再看看它做的事,從中央到地方,從省長到鄉長,從政府到公、檢、法,上下串通,互相勾結,狼狽為奸,狠下毒手,竟用高科技手段殺人滅口,真是駭人聽聞!這樣的黨真是邪黨,這樣的政府是比黑道更黑的惡魔集團!本來我們的房產都是祖上留給我們的產業,卻被政府霸佔,現在既然法律有明文規定,那麼我們要求退還或賠償完全是正當的,是法律給我們的權力,它們不但不按法律給予合理解決,而且還暗下毒手,這樣的黨,這樣的政府簡直就是一群野獸、強盜,無法無天!如今,在中國這片土地上生長的人都是有話不敢說,有冤無處訴,到處都是天怒人怨,哭聲遍野,生靈塗炭,血債累累,這些都是這個邪惡政黨的野蠻統治造成的。

我信全能神這十來年,藉著讀神話、過教會生活,與弟兄姊妹在一起,和睦相處、互相扶持,我體嘗到了神的愛,雖有缺欠、軟弱,但都以神話為實行原則,互相擔諒包容,認識自己,追求做誠實人。弟兄姊妹之間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相處親如一家,在這裡我找到了依靠,找到了盼望已久的公平公義,心裡平安喜樂,自由釋放,在世界上生活了幾十年,從未體嘗過這樣的生活,真是兩種感受、兩種境界,天地之別,對比鮮明!中國人民的苦難,老百姓的疾苦,人間的淒慘萬狀,早已達到神的眼目之前,哀哭之聲神早已垂聽,現在神正在尋找一班真心渴慕他顯現、受苦受難的人,在降災毀滅這罪大惡極的大紅龍之前要做成一批得勝者,將其帶入下一個嶄新的時代。願所有在大紅龍權下受苦受難、蒙受冤屈的人都能接受全能神的末世救恩,感受到神家的溫暖和來自上天的真愛!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