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 各类书籍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30 大紅龍統治之下遍地是黑坑

30 大紅龍統治之下遍地是黑坑

福建省 心語

我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平時以種菜為生,一家老小的生活都是靠夫妻倆起早貪黑辛勤勞動才得以維持,像我們這樣沒錢沒勢生活在最底層的人,生活平平安安還能勉強度日,若要有個什麼病、什麼災就擔不起了。可是在大紅龍黑暗的國家裡,禍患總是不期而遇,然而最可怕的還不是這些禍患,而是那數不清的黑手人患,大紅龍國家遍地是黑坑,讓人防不勝防。

2007年5月的一天凌晨,我丈夫像往常一樣將菜拿到市場去批發,四點多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輛突如其來的大貨車軋斷了一隻腳。到醫院後,我才發現他的傷勢非常嚴重,整個腳皮全部脫落,只剩下腳骨裸露在外,但護士只是用紗布做了簡單的包紮,隨即打電話通知醫生。按常理,像我丈夫這樣的危急病人是要立即動手術搶救的,可醫生根本不管病人的死活,仍照著正常的上班時間來上班。醫院的救護車雖然把病人送進了醫院,卻沒有醫生救治,這跟把病人放在大街上有什麼不同呢?救護車所收的費用要比一般的出租車高出許多,我們之所以出高價叫救護車,就是為了搶時間,看見丈夫在病床上痛得直叫喚,我心裡又急又氣……好容易挨到8點鐘醫生終於來了,但醫院還是沒有立即動手術,而是等我和妹夫簽完字,交了錢,一切手續都辦好之後,十點鐘才將我丈夫送進手術室,整整耽誤了五六個小時。丈夫在醫院治療了兩個月,這期間賬是每天結算的,如果不交錢或拖欠藥費,醫院當天就會把藥停掉。兩個月後,我丈夫的腳還沒恢復好,但醫生卻耍心機讓我們出院,我不放心多次問醫生,他都是那句話:「沒事,可以出院,出院掛一下吊瓶就可以了。」我就聽信了醫生的話,去辦了出院手續,結賬時發現總賬單跟之前每天的賬單對不上,很多藥根本就沒用過,還有病人的護理費,上面寫的一級護理更是沒有的事,都是我們自己照顧,空調只開了5天卻按一個月的錢收,還有很多不知名的費用,算起來至少多算了一千多塊。我看完單子就把這些情況跟肇事的司機說了(因是他付錢,當時看他人性還可以,家裡也很貧窮),之後又去問醫生,醫生表態說會把多算的錢退回,可到最終也沒退。丈夫出院後還是不能走路,隔一天就得去醫院掛瓶,掛了半個月不但沒有好轉,反而又發炎了,我們不得不再次去找那個醫生,他檢查後說:「還要再切除掉一寸長才不會感染到裡面去,如果再感染到裡面,半條腿就都沒有了。」聽醫生說得這麼可怕我不敢耽延,立即讓丈夫住進了醫院,醫院當天就要我們交4千塊錢,可我家裡已沒錢了,前兩年生小兒子被罰款1.2萬元,實在拿不出錢來了,萬般無奈只好到處借。當時我認為對方(司機)會出這些醫藥費,就去找他要,可他不認賬,我便去問律師,律師說:「賬結清了,出院就跟對方沒關係了,如果沒出院住一年他都得付。」可我們農村人哪知道這些啊,我上了醫生的當了!後來又花了近一萬塊的醫療費(我們種菜人一年的收入也就一萬左右),而醫院卻什麼責任都不擔,我們不僅要承擔全部的費用,還要忍受再次手術帶來的痛苦。當時有人建議我去告醫院,我知道我沒錢沒勢根本鬥不過醫院,只得「打落牙往肚裡吞」自認倒霉。

接下來,為了賠償問題,我們又用高價請了一個女律師,我們把情況全告訴她,她當即就說:「車主也承認全是他的責任,當時他開車時在打瞌睡,而且你的腳又傷得這麼嚴重,是完全能賠20多萬的。」我心裡非常感激,還天真地認為她是我們用錢請來的,肯定會幫我們說話。可就在快開庭時她就與先前不一樣了,盡幫對方說話,我們不知如何是好,就去問別人,別人就問我們:「你們有沒有送錢給她?」我們說:「沒有,我們已經付過工資了,怎麼還要送錢?」他就說:「現在都是官官相護,都是要錢的。」此時我已沒錢了,可為了打贏官司不得不去向人借了1000元送給律師,她一邊說「這錢我不能要」,一邊卻把錢收下了,還假惺惺地說:「我先給你保管著。」之後她說話的態度就明顯不一樣了,說「儘量能多賠點,營養費、扶持費、兒子撫養費都多賠點,要是算起來也有17、18萬」,我們什麼都不懂,心想要能賠這些也可以了,還是感恩於她。接著她便帶我們去見一個女法官,當時法官對我家的難處也深表「同情」,還說:「按法律規定至少能賠二十多萬。」我丈夫看法官人還挺好的,就想請法官和律師吃飯答謝她們,當時兩人都回絕了,我們心裡非常感激她,心想遇到好人了,正如人說的「法官就是為人民服務的父母官」。但這樣的想法很快就被現實給沖垮了,法官又告訴我:「你丈夫要多吃營養,像你們鄉下自己家養的全方鴨、雞、上排、豬腳……這些給他吃最好。」我聽出她的意思了,第二天,就把家裡養了一年的一隻全方鴨還有其他一些土產做好送去給她。她又繞著彎對我說:「我在鄉下也認識了一個朋友,我一去她家,她就做糯米給我吃,很好吃。」我一聽,第二天又去店鋪買了20斤糯米送去。這兩次送東西,我還能通得過,心想:她若能幫我們公平合理地把官司判下來,送這些東西也不算啥。可到真正開庭那天,法官和律師又被車主收買了(後來車主跟我說的),她們倆盡為車主說話,最後判下來只賠償十萬元。我實在不服,粗算了一下最少也得賠二十萬,單做假肢的錢就得12萬,還有我丈夫、兩個兒子的生活費等,一天按5元算,兩項加起來就有20多萬,其他的賠償費還不算,法院根本就沒有按法律規定的條款來判。我就對法官、律師說:「怎麼賠也不止這些……」那女法官硬邦邦地回了一句「你可以上訴」,並一個勁地袒護車主,我就說:「不給可以,我要上告。」此時車主就很無奈地對我說:「其實我也去了不少錢,請保險公司吃飯、送紅包,還有法官、律師同樣也要請吃飯、送錢,這些都是向親人借的,你如果再上訴,我也沒地方借錢了,就只好去坐牢了……」聽了他的一番話,我心軟了下來,又想即使官司打贏了賠20萬,也要被這些當官的吃掉,親戚也勸我說上告要花更多的錢,還要有關係,而我既沒錢又沒勢,在面對「法官吃完被告吃原告」這麼一個邪惡社會裡,只好放棄上告的念頭簽了字。法官見我們簽了字就說:「明天錢就會打給你。」一個星期過去了,一分錢都沒打來,我丈夫就去問法官,她答應幫我們問一下,可過了兩天還是沒錢。為了儘快拿到錢,我丈夫便答應法官到過年時送她一個豬腳,但東西沒送到她手,她是不會搭理的,我再次給她送禮,她當天下午就把錢打來。我怒在心頭口難開,心想:這些人太黑了,兩邊吃,簡直就是一幫土匪。

在大紅龍國家黑坑的事真是太多了。一次,我兒子耳朵摔了一個口子,我帶他去醫院包紮,護士看了一下便拿塊紗布包住,隨即就收了6元的手續費。接著輪到醫生出招了,她假惺惺地說「要用美容線縫針,這樣不會留下疤痕」,我問要多少錢,她說醫療費要1454元,我說:「就那一個洞要那麼多錢,我還是到別的地方包紮一下就可以了。」她說:「到別的地方還要做CT,還要住院觀察,算起來也差不多。」真是天下烏鴉一般黑,我們只好就範。當時共縫了17針,只用了一根美容線,一根145元,可醫院卻收了290元,換兩次藥去了300塊,還有很多手術根本就沒做也照樣算錢,最後一結賬花了1754元,真是太黑了!另外有一個大姐,她女兒身上摔破了一點,僅縫了五針就去了500元,大姐說:「現在的醫生真是土匪,心太黑了!」

自從丈夫的腳受傷致殘後,一家的生活重擔全都落在了我的肩上,無論嚴寒酷暑還是颳風下雨,我都得起早貪黑地幹活,苦不堪言。但神沒有忘記我這個苦命人,2007年10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神話說:「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所以人的一生盡是撲朔迷離……」「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但人總也不明白,從未將魔鬼當作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盡心盡意事奉著它。」還有上面的交通說:「世界沒有真理、沒有公義,太黑暗了,全是搞權術、搞勢力,誰勢力大,誰就掌權,誰就吃香,勢力小,你就得被人踩在腳底下,就受欺壓,沒人管你,要打官司得憑錢,得憑人。你看看,世界上就是比勢力,世界沒有真理、沒有公義,所以世界是黑暗的……」在神話的光照之下,我總算徹底看穿了大紅龍的醜陋嘴臉,原來大紅龍就是惡魔,自己在社會上之所以遭到司法、醫院等政府部門無情的掠奪,享受不到公民該有的合法權益,就是因為大紅龍在掌權,導致中國社會黑暗無比。大紅龍上台已經幾十年了,不但沒給人民提供該有的生活保障,反而勒索、搾取、巧取豪奪,將人逼上絕路。回想這一次次與大紅龍打交道的過程中,大紅龍的確太黑暗、太邪惡了,事實上,大紅龍國家從政府到地方,不管哪個部門,只會向人民搾取錢財,根本不為老百姓幹一點實事,更不顧老百姓死活:法院本應依法辦事,可它卻依錢斷案;醫務人員本是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可如今都成了趁火打劫的土匪。通過這一幕幕的殘酷現實,我看見大紅龍比土匪、強盜有過之而無不及,它們到處搜刮民脂民膏、仗勢欺人,實屬披著人皮的惡魔。老百姓在這樣一個惡魔國家中生存,上哪尋找人生的樂趣,只能無奈地忍受著大紅龍的宰割與蹂躪,可大紅龍還厚著臉皮標榜自己是「廉潔奉公、秉公執法」「為人民服務」「人民的公僕」……這些謊言與欺騙雖然荒唐可笑,但我卻被迷惑了大半輩子,被它賣了還為之歌功頌德。在神話的揭示之下,我明白了大紅龍就是想利用謊言來欺騙民眾,讓人被它殘害後還對它感恩戴德,真是陰險狡詐到了極處。

後來,我又通過吃喝神話明白了人是神造的,只有神對人的愛才是真實的愛,大紅龍不會愛人,只會坑害人、吞吃人,於是,我堅定信心,要跟隨全能神走人生的正道。感謝全能神,他不僅在神話上開啟我,讓我明白真理,也在實際生活中看顧我,為我排憂解難,我親身體嘗到神的愛是那麼的實實在在。2008年,我丈夫的腳奇蹟般地康復了,到了下半年就可以上班了,我心裡非常清楚,這一切都是神的愛,是神對我的眷顧。神的愛堅固了我的信心,也激發了我為神花費還報神愛的心,當生活負擔減輕後,我也有了更多盡本分的時間了。接著,神為了成全我,又擺設環境來加添我的信心,丈夫的另一條腿得了骨質增生,痛了兩三天,到醫院拍片後,醫生說要動手術,一次五萬多,而且還要動兩次手術,當時家裡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錢,於是我就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哪,自從跟隨了你,我已享受到你的愛無數,更看到了你的作為,我願把一切交在你的手中,不管臨到什麼環境,我都要守住自己的本分,只願你加給我信心。」禱告完,我心裡想到了一段神話:「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你從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這些事臨到就能看出你這個人到底愛不愛神,若愛神就能為神站住見證……」神話的開啟讓我明白了今天臨到這事有神的美意,為要檢驗我有無真實的信心與愛心而擺設的。我明白神的心意後決心為神站住見證,只願盡好本分來還報神的愛。奇妙得很,兩天後,我丈夫的腿居然一點都不疼了,又去上班了,至今都沒有再痛過。感謝神話語的引領,讓我又一次戰勝了撒但,得著了神的祝福。經過這事後,我對神更有信心了,對神主宰萬有也更有認識了,也更會依靠神了。我由衷地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恩待和憐憫,不僅將我從黑暗的世界中拯救出來,讓我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還賜給我寶貴的話語,讓我靠著神話的帶領健步走在人生的正道上。

親愛的弟兄姊妹,大紅龍統治之下遍地是黑坑,如今神來中華大陸作工就是為了拯救一班受其苦害至深的人,撫平人間的不平,為人伸冤,最終徹底結束這老惡魔的命運。可是大紅龍不甘心失敗,利用各種媒體攻擊、毀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妄想破壞神拯救人的工作,不讓人來到神面前蒙拯救而成為它的殉葬品與它一同被毀滅。今天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述說出來,就是為了撕破這魔鬼的醜惡嘴臉,讓大家看清大紅龍一點不差就是惡魔的再現,希望所有與我一樣受盡人間滄桑、有理無處說的人能夠醒悟過來,不要再被大紅龍的謊言欺騙了,我們只有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真理,才能享受真正的人生,因為只有神最愛人,只有神才是真正的公平、公義。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