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29 全能神拯救我脫離了大紅龍體制這個大染缸

山東省 小石

我曾在一家韓資服裝企業任廠長,因著工作的特殊,常跟企業上司與一些國家重要部門人物打交道,看著他們處理事的方法,自己耳濡目染地學會了一些處世的經驗與「成功之道」。剛開始,我還為自己能有幸接觸這些人、學了些「真本事」、能遊刃有餘地在這個社會上立足而感覺很榮幸。自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藉著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才看到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從而明白真理,掙脫了撒但的捆綁與轄制,得著了神極大的拯救。

我們公司之所以能在當今這個企業競爭相當激烈的「戰場」上站立住,事事比較順利,除了有一定的韓國名譽方面的實力影響外,主要是老闆吩咐經理每逢一些重要節日(如中秋、春節等)都給工商局、稅務局、環保局、海關等部門的主要人物送禮,對這些重要部門的官員就像上供拜菩薩一樣地供奉著,哪一個都不能落下,哪一家都得拜到,一旦對哪家有疏漏,他們便會利用手中職權給公司出難題,甚至隨意勒令停產或沒收營業執照等等。而只有滿足了他們,才能保證公司受到「照應」,不至於遭到一些人找事找茬。因此,我從中看出了「成功祕訣」,就是「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也就是在這個世界上要辦成事離開送禮、拍馬溜鬚當官的這條途徑就休想事業成功,休想安穩!我雖只是一個應聘廠長,是拿別人工資的,企業的資金歸攏、收支支配與我無關,即使送禮打點那些部門的花銷也與我無關,動不了我的肉,我也不心疼。但當我看到了企業老闆的「成功祕訣」之後,為了穩定自己在這個公司的位置,我也學會了溜鬚當官的,對上司笑臉相迎,違心地奉承、誇讚他們,以此獲得他們的好感,保住自己的地位。而且借用職務之便,我也像國家那些重要部門的官員一樣以權謀私,給人辦事同樣接受別人的送禮。我們公司有個進廠多年的老縫紉工,因頸椎、腰椎有病,想調換一下工作,可輕快活她嫌工資低,重活她又嫌累不能幹,便找到了我,讓我給其在車間裡安排個又輕快、又掙錢的活。我便利用職權安排她做了質檢員,也「理所應當」地收受了她的禮物;公司的幾個燙熨工嫌工資低,要求老闆漲工資,否則就辭職到別的地方去幹,我為了自己的工作好幹,就說服老闆把他們的工資漲了,他們心滿意足地留了下來,同時我也從中得利,還收了他們的禮。面對他們的恭維與送的各種禮物,那時我感到很驕傲,感覺自己所做的這一切也享受了「實惠」,認為「有權不用過期作廢」這話很現實,我就該這樣做,既自己得了利,還落得個人情,這一舉兩得的事何樂而不為呢?

後來,我發現這些處世之道雖然被我接受、慣用,當時也滿足了肉體,但我卻感覺活在這樣一個環境中運用著這些處世哲學我心裡感到很累,為了溜鬚拍馬,天天戴著假面具,像哈巴狗一樣奴顏婢膝地猛搖尾巴討主人的歡心,向老闆陪笑,屈意逢源地吹捧、恭維、察言觀色、趨炎附勢,使我的心靈、人格、尊嚴深深地受到挫傷並且不得不掩埋在沒人發覺的最深處。久而久之,我厭煩了這樣的環境,厭煩了這樣的偽裝和假冒,而且我也看到,公司老闆雖然也把這些「成功之道」運用得手到擒來,但他們也是身不由己地活在這些痛苦煩惱中。因公司的服裝全是出口訂單,一部分面料是從韓國直接進口,一次,因著這個訂單的交期比較急,與韓方定的事本來就倉促,各個環節都是急中出錯,結果韓方往這邊發面料時實際重量與提單上的數有點誤差,寫錯了一個字,不能完全對起來,因此被中國海關扣押。負責公司貿易方面的孫××連跑幾趟磨破嘴皮也沒把韓方轉來的服裝面料提出來,他一再向海關提起這些年的「交情」(指送禮),但海關官員卻一再抓住這是韓方出了問題,不是我們公司逢年過節給其送禮就能解決的,得另想辦法,也就是只有罰款即「送錢」才能解決問題。公司方負責人因為怕耽誤了交期自己負不了這個責任,只好硬著頭皮向老闆彙報。老闆當時聽了很上火,說:「真麻煩!中秋節、春節等各節日你們不都處理好關係了嗎?高檔的衣服、銀行卡,你們不都親自送去了嗎?為什麼出一點小小的差錯就這麼難辦?還至於罰款嗎?」孫××談出了海關的意思是要錢。因為服裝訂單很急,耽誤了交期就不是海關讓交的「罰款」那點損失了,而是與客戶的信譽、違約金的巨額賠償,也就是涉及整個公司的利益與前途。各方面的壓力導致老闆焦頭爛額,最終再三考慮,只能忍氣吞聲,交上錢,滿足海關的藉機敲詐,不能因小失大。後來不得已再交給海關一筆錢,這批面料才從海關那提了出來。此時我才看到在這物慾橫流、金錢至上的社會中,所有人的處世之道無非就是圍著錢、權、利轉圈,都是互相利用,以達到滿足個人利益為原則,而所有人又都生活在無法擺脫的虛空煩惱中,沒有人能擺脫得掉。

2010年夏天,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第一次去姊妹家聚會,接待家姊妹做了飯菜來接待我們,吃飯時我就覺著不好意思,因為那天我是空著雙手去的,什麼也沒買,心想不能白吃人家的飯呀,等下次再來,我一定得給人家捎點禮物,「來而不往非禮也」嘛!下午我就把自己心裡的想法跟弟兄姊妹談了,我本以為弟兄姊妹都會贊同我的觀點,可大家卻跟我說:我們來在神面前,不需要世上的那套處世哲學,一切應從神領受,搞接待的弟兄姊妹能這樣做,都是甘心樂意不求回報為還報神愛而做的……說得我一臉愕然,才意識到原來在中國這片土地上還有不被世俗污染的這麼一片天地、這麼一班人!真是令我耳目一新!還有一次,我接觸到教會帶領,看她天天忙著跑教會,也不掙錢了,穿的衣服也有些過時,我就從家裡拿出了自己的幾件衣服,聚完會,等弟兄姊妹都走以後,我把衣服拿出來給帶領,說:「你穿上試試,看這幾件衣服合不合身?」我本以為她會滿臉笑容地收下,可我又錯了,帶領沒有試穿,反而跟我說:「姊妹,我的衣服夠穿,謝謝你的幫助。」之後又耐心地和我交通:「咱在神家跟在世上完全不同,在世上對當官的溜鬚拍馬、阿諛奉承才能吃得開,如今我們來到神面前,人人平等,都是受造之物,沒有地位高低之分,神家的所有人都在追求辦事合乎真理有原則,如果做帶領的辦事沒有真理原則,有了還要,追求虛浮的世界潮流,在弟兄姊妹中間任意索取,像大紅龍官員一樣利用職權以權謀私、勒索貪佔人的財物,這就屬於撒但性情,是遭神厭憎的,因神是聖潔的,神末世的作工要徹底潔淨人、拯救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把蒙拯救的人帶入神掌權的國度時代。在神的家裡我們都是在追求脫離撒但的敗壞與捆綁,棄絕撒但的處世哲學,做任何事情都要擺正存心,憑神話做人,這樣才能得著性情變化蒙神拯救。」之後她又帶我看了幾段神話:「撒但敗壞人是藉著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裡面,成為人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人在社會上奔走了幾十年,若你問他:『你在世界上活這麼大歲數,獲得這麼大的成就,你主要是靠什麼名言?』『最關鍵一條,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人的生活人的辦事,人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裡面,幾乎沒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人成功的座右銘,行事的手段,每個人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裡、血液裡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哪個在世界上有成就的人都有他的成功之道和祕訣……人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每個人的血液裡都流著撒但的毒液……人如果認識神有真理了,那才是活在光明中,人的世界觀、人生觀轉變了,才是根本的變化,人有了人生的目標憑真理做人,絕對順服神憑神話活著,心靈深處感覺踏實亮堂,心裡沒有一點黑暗,完全釋放自由地活在神面前,這才獲得了真正的人生,是有真理的人。另外,你所有的真理是從神話中來的,從神那兒來的,整個宇宙萬物的主宰——至高的神稱許你,說你是真正的人,你真正活出人生了,神稱許你,這不是最有意義的嗎?這就是有真理的人。現今在撒但管轄的世界上,幾千年的歷史整個人類誰得著人生了?都沒得著。因為什麼?他們都是抵擋神的人,他們的人生的根據、生存的依據完全是出於撒但的,是從撒但那兒接受來的,正好跟神的話是對立的,所以他們正是抵擋神的種類,遭神咒詛,他們沒有人生可言。」「撒但的邏輯已成為人的生命了,人為這個為那個,都是為自己,人都覺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就是這樣,所以人活著就得為己,『千里來做官為的吃和穿』,這就是人的生命、人的哲學,也代表人的本性。這句撒但的話正是撒但的毒素,作到人裡面成了人的本性了,撒但的本性就用這句話顯明出來了,完全代表了,這種毒素成了人的生命,成了人生存的根基,幾千年來敗壞的人類都是受這個東西支配活到現在。

藉著吃喝神的話,再藉著事實與真理的對照,我如夢方醒,似乎自己一下子到了世外桃源,看到全能神教會真是在這個黑暗社會中所找不到的一片淨土!同時又使我蒙羞加慚愧,看到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想想自己之所以給姊妹衣服,主要是因為她是帶領,的確是為了討好她,而且等弟兄姊妹都走光了再拿出來,這種行為、作法不就是在運用撒但的處世哲學「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嗎?這不跟世上背後送禮給領導以便得到領導的關照一樣嗎?在大紅龍權下我被薰陶敗壞多少年,哪裡知道神家是如此聖潔,帶領不僅沒接受我的「賄賂」,反而憑著愛心給我交通真理,這與大紅龍的官員貪污腐敗、唯利是圖的形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真是一個嶄新的天地,是神聖潔國度的體現,更是神的話、神末世的作工在人身上達到的變化人、潔淨人的果效!我不禁從心裡發出讚美:神啊!真感謝你揀選拯救了我,使我明白了處世哲學原來是來源於撒但的敗壞,知道這些處世哲學都是讓人追求肉體的吃穿、錢財、地位及個人的肉體利益的,的確是以「為己、利己」為原則,完全是撒但捆綁人、控制人的枷鎖!其實這些東西即使人絞盡腦汁地得到了,享受得再多所換來的也是心靈的黑暗、虛空。在世界上,人憑著撒但的處世哲學活著感覺再現實、再能吃得開心靈也是痛苦無助的,因為這些處世哲學不是人類心靈的真正需要,反而只能使人的心靈越來越黑暗、詭詐、虛偽、圓滑,越來越自私卑鄙,為了個人的利益不惜敲詐勒索、以權謀私,像大紅龍一樣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控制人,把人都牢籠在自己的權下,讓人永遠為其效力。在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人心中沒有神的地位,人與人之間除了暴力就是更加圓滑詭詐的處世哲學,否則人根本沒法立足。而我一直活在撒但的權下受著撒但的苦害,還認為是「成功祕訣」,深受大染缸的污染,還自以為是掌握了立足的武器,其實哪裡知道,當這些東西學到手時,人性良知早已腐蝕,變得老奸巨滑,笑裡藏刀。神話真理的供應與滋補使我明白了神末世的作工原來就是這樣潔淨人、拯救人,只有憑神話做人,活出真正人的尊嚴與樣式才能得到神的稱許。因為人是神造的,又是神把人放在地上,一直在滋養供應著人,讓人能得以存活。撒但用這些處世哲學來教導人,使人都否認神的存在,憑它的話活著,導致整個人類都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都在供奉著撒但,追求著虛空的東西,使人越來越敗壞、墮落,只有神能拯救人,撒但只能敗壞人,使人陷入罪惡的汪洋大海中直至被它吞滅。正如人的交通中所說:「現在我們接受神的作工明白真理了,雖然明白得不深,但對反面事物、對出自撒但的東西開始有分辨了,並且看見人類憑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法則活了幾千年,最後得到的是啥?後果是什麼?那是虛空加痛苦、虛空加悲切,是不是?那撒但的法則那麼實用、那麼現實,為什麼憑它活著帶來的是痛苦、是虛空呢?因為它不是真理,它不是來源於造物主的。只有造物的主、只有真神才是全能的,他能祝福人類,因為人是神造的,不是撒但造的,撒但祝福不了人類,是神造了人類,只有神能給人類帶來幸福,只有神能給人類帶來真正的供應,只有神能給人類安排最好的歸宿,撒但沒有這個能力,所以,人憑撒但的哲學活著,憑撒但的法則活著,只能帶來痛苦,只能帶來悲哀,只能帶來死亡,這是我們看見的結果。」(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二集·什麼是生命進入與生命進入的路途》)

隨著實際經歷神的作工,吃喝神的說話,我漸漸明白了一些真理,對這個黑暗邪惡的世界越來越看透一些,看到受這個國家的教育薰陶、黑暗社會的污染只能使人越來越敗壞、邪惡,沒有盼望,沒有歸宿,最後只能走向滅亡。今天,神的末世作工向我顯明,使我越來越體嘗到神愛的拯救、真理的寶貴與深奧,看到了一個受造之物只有達到蒙神拯救真實敬拜神才不白活一回。後來,我毅然決然辭掉了這份工作,投入到福音工作的擴展中,把神從天帶來的救恩傳給每一個還在撒但權下受苦、受蒙蔽的有心有靈之人,為還報神愛盡上自己的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