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正義與邪惡的較量24 慘遭大紅龍半個世紀苦害 幸蒙全能神拯救嘗到甘甜

24 慘遭大紅龍半個世紀苦害 幸蒙全能神拯救嘗到甘甜

——一位年近八旬老人的血淚史

河南省 馬南

在你的心中有一個天大的祕密是你從未覺察到的,因為你活在了沒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靈被那惡者奪走;你的雙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陽,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顆閃爍著的星斗;你的雙耳被欺騙的言語堵塞,聽不到耶和華打雷般的聲音,也聽不到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眾水的聲音。你失去了本該擁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賜給你的一切,進入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沒有救助的力量,沒有生還的希望,只是在掙扎、在奔波……」這段神話就像揭謎底一樣,揭開了我70多年迷霧般的生活,人世間的蒼涼,大紅龍慘無人道的欺騙和迫害,更證實了只有神是愛,只有神能給人間帶來真光!為了使所有在世界上迷失方向、漂泊流浪、經受大紅龍苦害的同胞們能早日醒悟過來歸回神家,不再受大紅龍任意欺壓、殘害,能識破大紅龍的陰謀詭計,下面我把自己一生的經歷敘述給大家。

我出生於1936年,今年已77歲了。在我六七歲的時候父親不知了去向,母親為了生活改嫁到山西,我在鄭州跟姥姥相依為命,當時正好趕上了1942年河南大飢荒,姥姥給人做針線活,每天早出晚歸,晚上回來時帶回來一小把野菜,我們一天就吃這東西,餓得我天天在床上哭,白天餓急了就到街上撿些花生皮、瓜子皮之類的塞到嘴裡充飢。在那個年頭,有許多人被活活餓死,而我那麼小卻活了下來,如今想起來真不可思議,如果不是神的看顧保守哪還有今天的我。

1948年我12歲,共產黨為了發展經濟穩定政權,就把我們這些兒童召集在一起成立了一個工人學校,在那裡開始教我們識字,管我們吃住,當時我們打心眼裡感激共產黨,是它給我們帶來了這樣的好生活。在那裡我們接受了大紅龍編造的一整套理論,如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唯物主義辯證法等,並說我們都是無產階級,都是受壓迫者,現在是工人階級,是革命的先鋒隊,以後就是黨和國家的接班人,只要聽黨的話跟黨走,最終我們就會走向共產主義,從而實現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美好生活。並且還時時教導我們要講革命、講政治,不忘階級苦,不忘階級仇,要時刻堅持階級鬥爭。當時我們自豪地想:萬惡的舊社會終於過去了,是共產黨給我們帶來了新的希望。慢慢地我們的思想改變了,「人的祖先是從猿猴演變而來的,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鬼神之說,信神是迷信活動必被歷史所淘汰」,這套邪說謬論被植入心底。與此同時,學校又經常讓我們唱歌頌毛主席、歌頌共產黨的歌曲,同時還常給我們講革命先烈的故事,讓我們向他們學習,將來報效祖國報效黨,把生命和青春獻給黨。當時我們太小太單純,大紅龍藉此將他們的詭計種在了我們的心中,當時我們還感覺很正當、很高尚,感覺這樣活著才是最有價值、有意義的一生。正如神話所說:「在人幼小的心靈裡早就種下『無神論』的瘤種,教育人『學科學、學技術,實現四個現代化,世上根本沒有神』這些謬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著『靠我們辛勤的勞動來締造美麗的家園』,讓所有的人都從小做起,準備報效祖國,無意之中將人帶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勞(指神手托著整個人類的功勞)毫不遲疑地安在自己頭上,但從來也不覺羞恥,從來不覺著有羞恥之感,而且還恬不知恥地將神的百姓搶回其家中,而自己卻如老鼠一樣『蹦』在桌子頂上,讓人把它當作『神』來敬拜,這等亡命之徒!

兩年後,我被分配到紡織廠上班,成為了一名紡織工人,我的工作是接線頭。我們一個人負責四台機器,一天下來得跑六七十里路,三班倒,一天加起來得幹十個小時,後來慢慢地生活越來越差,工作越來越累,我們睡不好、吃不好,累得太狠打瞌睡還要挨批評。有一次,我不小心說了一句「下輩子不幹紡織工」,結果被領導知道了,批評我「思想落後,不講政治……」後來我們都是敢怒不敢言。

九年後,我經廠裡介紹,結識了比我大兩歲的丈夫,他是一名軍官,在山東某炮兵學校當教官,從此開始了我人生中最痛苦、最難忍的長達44年之久的噩夢般的生活。我們的生活不是我們自己夫妻不和造成的,而是大紅龍慘無人道的迫害而強加的。結婚後,他回到山東繼續他的工作,而我還在紡織廠上班,當時共產黨為了實現政治目的和自己的幻想,搞起了「大躍進」「浮誇風」,要「兩年趕超英,三年趕超美」,以至於三年人為的大飢荒席捲全國,餓殍遍野,民不聊生,數千萬老百姓死於大飢荒。在這樣的背景下,領導們為了自己能在國際上爭口氣,還大量出口糧食,置百姓的生死於不顧,並喊著說:「讓人民勒緊褲腰帶!」當時,我們一個人一個月僅分給28斤糧食,每次都不給夠,大家整天餓肚子,晚上經常餓得睡不著覺,餓歸餓,白天照樣還要上10多個小時的班,走六七十里的路。業餘時間還要參加運動,如大四清、小四清、反左、反右,運動一個接著一個,簡直不讓人有喘息的機會。好強的我在工作中要爭先進當第一,就拼命多幹活,後來實在走不動路了,渾身腫脹,經檢查才知道得了浮腫性肝炎,休息調養了半年才康復。當時有好多人都是因這病死去了,而我卻活了下來,真是神的看顧保守。

好不容易熬到了1965年,我被調到了山東某紡織廠,與丈夫得以團聚,心想著以後有一個幸福安穩、吃穿不愁的日子,誰知,噩夢般的生活才剛剛開始。文化大革命的惡浪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當時丈夫是副連長,他的連長是一個很正直的人,在當時被定為當權派,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天天定時定點挨批鬥。當時我看到批鬥的人把他拉到台子上,兩個胳膊往後一架,兩個人拉住胳膊,一個人按住頭,批鬥的同時,一群人上去拳打腳踢,我看了一次害怕就不敢再看下去了。批鬥會一天好幾次,天天如此,並且不准他回家,想回家還得請假獲准,後面還有人跟著。他的家人也被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最後,這個連長實在受不了肉體和心靈上的雙重打擊,在請假回家的過程中找了一根繩子藏在衣兜裡,晚上趁人不備吊死在炮庫的倉房裡。他死後他的妻子成了精神病,到處亂跑,又哭又笑,往日那個美滿幸福的小家庭七零八落,他的兩個兒子淪落街頭成了小乞丐,到處跑著撿西瓜皮、瓜子皮吃。

連長死後,政治批鬥的矛頭就指向了我丈夫,原因是他的上司作風不好,而他性子直說了真話,結果得罪了領導,他被扣上了「連長的黑參謀長」的帽子,他們還說他是胡宗南(國民黨)的乾兒子。所有莫須有的罪名都往他身上扣,他的敵對方想把他也安個反革命的帽子把他整垮整死,從此以後他也天天挨批鬥,大會小會少不了。

我在單位裡整天不敢抬頭走路,生怕他們也給我扣上反革命家屬的帽子,也害怕自己有一天也會變成跟連長妻子一樣的下場,更害怕他也去尋死上吊。那段時間,我的心整天都提在嗓子眼上,提心吊膽地活著,整天像在刀刃上行走,最後我就一直請長假陪著他,不知過了今天,明天會是什麼樣。在那個年代裡沒有人能理解你,也沒有人敢理解你,你有冤沒處伸,有氣沒處撒,只好悶在心裡,在極度的壓抑和痛苦中我感覺度日如年,久而久之,我就滿身都是病。1970年底,我流產時大出血,暈倒後差一點死去,但奇蹟般地又一次活了下來,這是神又一次把我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從1965年到1970年,我丈夫被批鬥了整整五年,漫長的黑夜終於熬到了黎明,部隊結束了對他的批鬥。可是早晨的太陽還未出現,烏雲又遮住了天空,部隊不但沒有為受害者平反解決問題,中央卻又下發文件說讓這些在文革中被批鬥、被迫害的幹部從哪裡來還回到哪裡去。我丈夫當時是從農村來參軍的,當然還要讓他回到農村去種地,當時跟他有同樣遭遇的全國有40萬人,我當時聽了差點沒氣死。天哪!人間的公理何在,公平、公義何在?

我們不求什麼榮華富貴,只求過個安穩的日子怎麼就這麼難!我氣得哭笑不得,他從15歲就到部隊參軍,到現在已21個年頭了,他為國家奉獻了20多年啊!20多年的青春年華,為部隊作出了許多的貢獻,到如今竟落得個如此下場——批鬥後又被掃地出門。當時我才感覺到我們就像秋後的落葉一樣任風吹來吹去,像別人手中的棋子一樣被人擺弄著。和他關係不錯的戰友來找他,暗地裡說共產黨不好,太惡毒,對他不公平,而他卻還站在共產黨一邊說話,並說這些事都是下面人搞的,共產黨和毛主席永遠不會錯。我當時也是這樣看待的,只對那些苦害我們的一小撮人恨得起來,對中央和毛澤東還是像對待神一樣敬拜,當時我們怎麼也想不到我們所愛戴、擁護的領袖們竟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野獸、惡魔,它們殘害人的手段竟是如此高超、毒辣和卑鄙。我們是它們手中的工具,是它們搞政治的犧牲品和幻想的陪葬品,被它們活活坑死還要含著眼淚對它們說謝謝。正如神話揭示:「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從未對『老魔鬼』的實質有真實的認識。活在陰間、地獄認為是活在『海底宮殿』中,受著『大紅龍』的迫害自以為在接受國家的『恩寵』,受著『魔鬼』的嘲弄還認為在享受肉體的高超的『技藝』,這班齷齪卑賤的窩囊廢!慘遭不幸也不知曉,在這樣的黑暗社會總是禍不單行,從來也不醒悟……

當時,我想方設法找關係送禮將他調到河南一個發電設備廠裡,可是他的檔案裡有文革被批鬥時被栽贓陷害的黑材料,這真是雪上加霜,禍不單行,黑材料是政治上的大問題,關係到廠裡對他工作的安排,我想盡一切辦法也取不出來。果然,到廠裡人家沒法按他處級幹部的職務給他安排工作,就只好讓他去木工房裡幹活,後來又讓他去當門衛看大門,他當時才36歲,正是人生中施展抱負的好時候,卻像皮球一樣被人踢來踢去。再加上從部隊到地方後他看到地方比部隊還黑暗,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不擇手段,他看不慣就生氣,生氣就喝酒,三天兩頭地喝酒,後來就得了高血壓,再後來又得了腦梗塞,好不容易治好了,沒過幾年又犯了,他在病床上躺了整整四年直到去世。

他是老幹部,看病原本是可以報銷的,但是他們廠當時倒閉了,看病的錢沒人管,家裡的錢也花光了,沒錢醫院立即停藥停針。我當時實在沒辦法,天天到他們廠裡找領導要錢看病,眼淚都快哭乾了,也沒要到錢。後來,我們盼來盼去盼來了一位「大救星」——原河南省省長李××,他隨廠領導來家訪,我突然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黨的「親切的關懷」。李省長問我們家有哪些困難,我說:「我有三個困難:第一,老幹部看病問題得解決;第二,住房的問題得解決;第三,子女的就業問題得解決。」李省長聽了後對廠領導說這三個問題一定要給解決好,特別是老幹部看病的問題必須得解決。誰知他走後一個問題也沒得到解決,這更讓我看到了大紅龍虛假欺騙的實質,沒想到這麼大的官說出來的話竟像颳風一樣,我的心徹底涼透了。鄰居們看到李省長來家訪都投來羨慕的眼神,而我卻眼睜睜地看著丈夫躺在病床上因無錢治療在家等死。這就是一個戎馬一生為黨和國家奉獻一生的老幹部的下場:躺在床上一動不能動,大小便不能自理,需要我24小時守在他身邊照顧他。那段時間我都快要崩潰了,就如活在地獄裡一般,看不到一絲希望,也看不到半點光明,我不知道人為什麼要活著,又為了得到什麼,人間的痛苦都是誰給帶來的,多少次我真想一死了之,但又想,我死了孩子們怎麼辦,床上的他怎麼辦,我只好拼命地鼓起勇氣活下來,但心靈和肉體都承受著極大的痛苦和煎熬。我不知自己還能這樣撐多久,自己何時才能解脫,覺得死去應該比活著快樂一些吧。

我痛苦地在他床邊陪伴他四年,他也在床上痛苦地躺了四年之後痛苦地死去了。生活給我帶來的除了痛苦就是絕望,我不知以後的道路該怎麼走,我的內心有一種天大的委屈和說不出的無人理解的滋味。正如神話所說:「死去的人帶走活著的人的故事,而活著的人又在重複著死去之人的歷史悲劇。人類不禁要問:我們為什麼活著?又為什麼要死去?是誰掌管著這個世界?又是誰創造了這個人類?難道真的是大自然的造化嗎?人類真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嗎?」「其實在神造的萬物中,人是最低賤的,雖然人在萬物中是主人,但在萬物中只有人在受著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經撒但百般地敗壞,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所以人的一生盡是撲朔迷離,從未享受過神為人預備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讓撒但糟蹋得破爛不堪……

丈夫死後,他們單位的領導來了說要寫追悼詞,我說如果寫必須按我的意思寫,他們說:「你說吧。」我說:「老幹部因無錢看病、住院而死。」單位領導說:「這……這不能那樣寫。」後來他們就寫:「某某同志為黨和國家戎馬一生,做出了許多貢獻……因病治療無效死亡。」我看了此話,又惱又恨,大紅龍把人逼死都不讓人說句實話。

辦完喪事之後,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中,感到一切都空蕩蕩的,想到死可能是一種解脫。從此以後,我天天都想到死及該如何死,是上吊還是喝藥,但是又想到丈夫看病時借人的錢還沒還,我還不能死。我整天昏昏沉沉,就如行屍走肉一樣活著,感覺幹什麼都沒意思,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十年。

2004年,我回老家給丈夫遷墳地,一個姊妹給我傳了全能神末世的福音,又送給我一本神話——《羔羊展開的書卷》。我打開書後,上面談到了神的三步作工,談到了耶穌,這時不禁勾起我童年的記憶:小時候雖然生活苦,可姥姥每到禮拜天都帶我到教堂裡作禮拜,在那裡我知道了耶穌基督,知道了他是愛和拯救,知道了他是為我們全人類釘在十字架而死的救贖主,我曾體嘗到了平安、喜樂、愛和溫暖。這麼多年過去了,人世間的苦難和滄桑已抹去了我對神的記憶,今天看到了耶穌基督的名字使我倍感親切和溫暖,眼淚不由得流了出來。我拿起神話捨不得放下,吃飯和睡覺都難以割捨,看神話使我忘掉了時間,忘掉了痛苦和憂傷,忘掉了人世間的一切煩惱,我彷彿走進了一個世外桃源、一個新天新地。這是我一生夢寐以求卻從未實現的一個夢想,多年來在痛苦的生活中掙扎,我已不再奢望人間有真理的存在,有光明的存在,我已把神忘記,沒想到已年過70的我能在有生之年又一次與主重逢,這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一件事啊!神沒有忘記我啊!我捧著神的話常常淚流滿面,禱告神也總是被神愛感動得流淚,彷彿幾十年噩夢今天才徹底甦醒過來了。我看到神話說:「當天使鼓樂彈奏讚美我之時,不禁勾起我對人的同情,我心頓時憂傷萬分,痛苦之情難以擺脫。……我要撫平人間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親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殘害我民,不容仇敵再任意妄為,我要在地上作王,將我的寶座『挪到』地上,使仇敵都在我前俯伏認罪。

通過吃喝神話,我漸漸地認識到我們人類以往和今天所受的痛苦都是撒但、大紅龍給我們帶來的,撒但把我們敗壞了六千年,我們已被撒但的毒素佔有了,我們已成了撒但的後裔、大紅龍的子孫,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自私、狂妄、貪婪、惡毒、詭詐等毒素。在與人交往中我們更是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條撒但法則活著,所以人與人之間沒有真愛,沒有包容,只有利益,而撒但、大紅龍卻把它自己作惡的罪證強加在他人的頭上,推在了資產階級和地主的頭上,從而使不同階級的人之間互相爭鬥、互相廝殺,而它卻冒充正義的天使趁機奪取政權。神是萬物生命的起源,人是神造的,而大紅龍卻鼓吹萬物都是大自然形成的,人是猿猴變的,從而使人從根源上來否認神,伺機竊取神在人心中的地位。在大紅龍統治中國的60多年中,人心越來越敗壞,越來越險惡,道德淪喪,世風日下,中國人僅有的一點良心理智與情義都蕩然無存,使人都成了衣冠禽獸,成了活鬼。今天全能神就是來徹底打敗撒但,結束它的命運,將人從撒但的手中奪回來。在末世神就藉著審判刑罰的工作,揭示我們被撒但大紅龍敗壞的根源和實質,同時把真理、道路、生命供應給我們,使我們憑著神話真理活著,活出真正人的樣式。

最近一段時間,當神的國度福音擴展達到高潮時,許多尋求真道的人都來到了神的面前,可是大紅龍這個惡魔不甘心失敗,依仗著自己手中的權力,肆意剝奪人的信仰自由,只許人為它們做奴隸,為它們的幻想而獻身,任它們宰殺、搜刮,不許人為真理、為正義而站立。它們在電視上、網絡上、報紙上大肆造謠攻擊、論斷、定罪全能神教會,面對此情此景,不禁勾起了我多年的仇恨,是它把我們這一代人愚弄得昏迷不醒,不知天日,現在又妄圖在臨死之時吞吃更多的靈魂,讓人都與它一同殉葬!我的一生都在受著大紅龍的摧殘苦害,被大紅龍愚弄了一輩子什麼也沒得著,非常希望那些仍活在大紅龍權下的同胞們看了我的經歷能早日回到全能神的面前,不要再相信惡魔的鬼話,要看清它說話的動機和目的,不再上當受它的迷惑。大紅龍所作的一切都是在欺騙人民,只為了永久地統治人民,好坐在人民的頭上作威作福,永享萬年。

全能神說:「因為神作的工作就是將贖回的、仍活在黑暗勢力下的、從未覺醒的人從魔鬼集聚之地徹底拯救出來,脫離千古之罪,成為神所喜愛的人,將大紅龍徹底摔死,使神的國得堅立,讓神的心早享安息,將你們滿腔的仇恨『毫不保留』地爆發出來,將那些發了霉的毒菌消除淨盡,擺脫這牛馬一樣的生活,不再做奴隸,不再被大紅龍任意蹂躪、任意指使,你們不再屬於這個敗亡的民族,不再屬於這個罪惡滔天的大紅龍,不再受它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將被神摧毀,你們站在神的一邊,是屬神的人,不屬於這個奴隸王國。對這個黑暗的社會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雙腳都踩在這罪大惡極的老古蛇身上,讓它永世不得翻身,不讓它再坑害人,不容讓它的過去,不容讓它再欺騙人,歷代以來的罪孽都一筆一筆地與它算清,神絕不放過這罪魁禍首,將它徹底滅絕!」「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朋友們,全能神一直在等待著我們的歸來,歡迎你們早日回家!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