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正義與邪惡的較量16 昔被大紅龍坑騙墮落痛苦 今蒙全能神拯救喜樂幸福

16 昔被大紅龍坑騙墮落痛苦 今蒙全能神拯救喜樂幸福

福建省 智明

我從小信耶穌,是一名婦產科醫生,在某縣從事計劃生育「四術」(引產、放環、人流、結扎)手術二十多年。剛步入工作崗位時,受大紅龍「做好計劃生育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造福於人類,造福於子孫後代」等謊言的灌輸,我深感從事這項工作的神聖與肩負的責任之大,所以特別積極,對於上級領導的「指示」都是言聽計從,在工作上兢兢業業,並自認為是在造福人類,不敢有絲毫怠慢。沒承想我已被大紅龍利用,成為其殘害老百姓的幫凶、工具,淪為扼殺人生命的劊子手。是全能神的恩待與拯救,讓我在2004年3月聽見了末世的福音,藉著神話的揭示與對照,我才認識到原來大紅龍所實施的計劃生育這一國策,其實就是在不擇手段地搶奪百姓的財產,又慘無人道地坑害百姓,以至於中華大陸不知有多少家庭因此分崩離析,又有多少人因此命喪陰間,這哪裡是在造福於人民?可嘆大紅龍實在太陰險惡毒!我願把自己在計劃生育工作中的所見所聞揭露出來,以便弟兄姊妹得以看清大紅龍的邪惡實質,不再被它的謊話謠言所迷惑,能儘快接受全能神的救恩。

從八十年代起,大紅龍就開始嚴抓計劃生育,並以是否遵行計劃生育這一「國策」來決定職工的去留、領導的升降。在這種變態政策刺激下,領導為大展宏圖各顯身手,專門成立由生產隊的計生員(專門提供信息與帶路)、村級的計生管理人員、鄉(鎮)級的計生辦、縣級計生局、分管計生的副縣長、縣委書記等多層機構組成的一支支聲勢浩大的計劃生育「突擊隊」或「專業隊」(幾十個人或上百人,有隊長、計劃生育專用車、廣播和大喇叭),以監督、落實這一所謂的「國策」。他們有的扮演「白面」,負責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有的扮演「黑面」,發現老百姓違反「國策」(如不按時交罰款、做手術等)就去包圍抓人,抓不到本人就將其親人抓去拘留,不給吃、不給喝(餐餐要家人送)折磨其肉體,直到交款或本人出來做手術為止,要麼就抄家,把家裡的糧食、電視機、牲口等值錢的物品都搶走,甚至把房子瓦片掀掉、房梁柱鋸掉,有的就算做了手術還照樣罰款。簡直就是一群流氓、土匪,將人逼得走投無路、無家可歸,但老百姓怎麼鬥得過大紅龍惡魔呢?只有忍氣吞聲的份。每當看到幹部把老百姓家裡的東西載來時,我內心異常糾結:老百姓這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呢?這是造福人類、造福子孫嗎?但我中毒至深轉念又想:這些老百姓的思想太頑固了,國家還不是為了老百姓長遠的利益著想?真是不識抬舉!結果我對領導幹部的安排一呼百應,他們去抄家、去抓人、把計生對象帶來,我們隨叫隨到積極配合做手術,老百姓多數想跑但跑不掉,不做也得做,就是提前兩個月懷孕(以准生證所定的時間範圍為標準),即使已懷孕了八九個月的也被抓來引產。孕婦被打引產藥,孩子生出來多數是死的,有的還活著,但醫生就將其扔在地板上,蓋上幾張紙,讓其慢慢死去,彷彿那只是個小動物。記得有一個孩子哭了七天才死去,後來主任就說:「這樣的情況以後就要在孩子快要出來的時候,從頭部再打一針孩子就會立即死掉。」我剛做手術時,心裡有犯罪感(因我信主,只有晚上到主面前認罪),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還沒誕生就在我們手中結束了,可想到「國家的政策」心中的犯罪感又蕩然無存了,時間久了也就習以為常了。大紅龍強行實施計劃生育「手術」,不僅扼殺將要誕生的一個個新生命,對老百姓的健康也是極大的摧殘。多數計生對象都是被強行推進手術室,有的被按住手、按住腳強行給結扎,其實計生對象在不配合的情況下做手術是很危險的,容易留下各種後遺症,但這也是司空見慣的事:有的手術後腹部切口感染膿腫不能癒合,又清瘡排膿又換藥二十、三十天;有的病人哭訴說結扎後腰酸、腰痛、下腹痛、喪失勞動力,放環後常出血,被家人棄絕或得其他病痛等,但我們只是像聽故事一樣,沒有絲毫的同情心。一次,一孕婦引產藥打進去後,肚子痛了三天三夜不能躺不能坐,只能趴在產床旁邊,不能吃飯只能喝點水,肚子一陣一陣地痛,一直哭叫(引產比正常分娩更痛苦),但醫生絲毫不搭理。有時老百姓身體虛弱乞求暫緩手術,但怎麼乞求都無濟於事。即便我知道有的可以不用做結扎手術或引產、人流術,用其他方法照樣可以,但不敢反映,怕被穿小鞋。大紅龍無法無天、慘無人道、仗勢欺人,老百姓有冤也無處訴,在這裡人都跟動物一樣隨便被蹂躪,沒有絲毫的人權。我看見一個40歲左右的男性結扎後,隨即就喪失性功能,下身常陣發性地疼痛難忍,雙下肢萎縮、扭曲,走路要用枴杖,醫治無效導致生活不能自理,結果老婆跑了,兒女也給別人養了,他要討個說法,被計生幹部百般推脫,求告無門只有自認倒霉。又聽同事說,縣醫院有個大月份引產的病例產後大出血,醫生要求家屬先交錢再輸血,後因搶救無效死亡,而醫生卻謊稱說這是很罕見的「羊水栓塞」,發生率只有萬分之一,沒辦法防患,然後又改病例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對方就這樣冤死,還得掏醫藥費,像這類事各個地方都有。

大紅龍嘴上講計劃生育是為國為民,但狐狸的尾巴怎能藏得住呢?在事實面前,我看到它們全是為錢、為利,甚至為此而不擇手段。領導幹部打著秉公執法的美名,喊著「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造福人類」的口號,到處敲詐奪取老百姓的錢財、物品,少則幾百、幾千元,多則幾萬元,甚至隨便抄家。為了滿足私慾,他們不惜採用卑鄙手段,上下串通一氣,底下的幹部去鼓動老百姓生孩子,說現在計劃生育政策放寬了,不用罰款了,可當孩子生了以後,計生辦就通知罰款幾萬元,若不交罰款就又採取抄家掠奪、拆房子。那時領導每年都拿一次「四術」的空表叫我們捏造百姓的名字填表,造假一張表就等於做了一個計劃生育的手術,這樣既能超標完成任務名列前茅又能將上面撥下來的款給瓜分,然後再拿多餘的名額瞞天過海地從老百姓那詐取錢財,兩面手法玩得爐火純青。我們是屬於計劃生育服務中心,工資、設備都是由財政局提供的,給老百姓做「四術」手術本來是免費的,但為了增加收入,後來我們也開始藉此撈錢了:結扎從免費變成一個收費100元;原來結扎不用給打針,現在也給打;人流不用吃藥的也給吃藥和打針;一年四次的檢測,本來在崗的人不用檢測,只檢不上班的人即可,但為了賺檢測費我們就通知全部都要來檢測;近五十歲的婦女原本不用做結扎,但為了完成任務,為了賺手術費我們也給做了,不該做手術的也做,這是屢見不鮮的事;有的既是結扎對象但又懷孕,按理先做人流等休息半個月後再做結扎,而領導則要求不管老百姓疼痛或能否承受二次手術,就兩個手術一起給做了,這樣既省事又能賺錢,當然我們也能從中得到好處;有的剛生完孩子,子宮還未復原就給結扎,有時在做結扎中發現卵巢小囊腫,其實順便給割掉就行,可我們硬是要收一千元錢才做手術,不交錢就不給割等等。對這些邪門歪招老百姓根本不知情,只有任宰任割的份。開始,我也不贊同計生辦的這些做法,也替老百姓抱不平,可為了保住飯碗,另外也經不住金錢的誘惑,我也不敢說什麼。如今回想起來,大紅龍真是邪惡無比,純屬惡魔,把人殘害成這樣子卻還偽裝得那麼高尚。

對於滿肚子壞水的大紅龍官員來說,它們搞邪門歪道的能耐顯然不同凡響。蓋計生大樓時,包工頭說:「包蓋計生大樓也要拿錢給領導。」人員調動也是領導發財的門路,我們單位原本只有四個人,上班的時間多數都是泡茶、聊天,空閒得不得了,後來增加到近二十人,連不會做「四術」手術的護士和中醫生、賭博迷也調來了,一個縣長的小舅子整年都沒有露過面,工資照拿不誤,獎金還一分不少。這其中全是錢權、肉慾的交易(有點長相的就出賣肉體,甚至公開在辦公室打情罵俏)。上級領導還常常打著「來參觀指導」的旗號,用公款住賓館進酒家大吃大喝玩女人,走時還得拿走名煙、名酒、名茶等禮品,官當得越大款待得越好,送的禮品價錢也越高。領導幹部還通過開假發票(主要是以接待費和送禮品的名義,這樣查賬時無法抓到把柄)來中飽私囊,所以每年各個地方的接待費都很多,中國就被稱為「吃大國」。在這樣邪惡、腐敗、沒有公平而是錢權欺壓的環境裡,我也從原來的心靈受控告變成麻木地隨從這股邪惡的社會潮流,為了錢財、飯碗,幹了許多坑害老百姓的事,即使也禱告,可還是勝不過罪惡的引誘。看到同事的丈夫都當官,我也學會了送禮,學會了溜鬚拍馬,後來如願以償,丈夫從原來的股長一直提升到後來的鎮長。隨著地位的高升,身邊的人立時對我畢恭畢敬,溜鬚、奉承、送禮的也愈來愈多,逢年過節送禮的更多,各種名煙名酒應有盡有,紅包少則幾百多則上萬,我們還藉著權力之便以報假賬、開假發票等手段迅速斂財。有一次,一個包工頭為了討好我丈夫,將一棟三層半的房子半賣半送隨便算個幾萬元就讓我們拿到手(對外要賣三十萬左右),而且手續都齊全。於是我就注重享受,穿名牌,用高檔的物品,越來越貪婪,野心越來越大。做一個小小的官就能撈到這麼多油水,就如此的墮落、腐敗、黑暗,更何況那些更高等級的官員呢?

可是,在這金錢、地位、物質享受都得到滿足的同時,我的內心卻越來越虛空,甚至恐懼,我在納悶:這不是我所要追求的嗎?為什麼我得到了反而更不快樂?而且我一直在三自教堂聚會,非常熱心地作工,如參加唱詩班、傳福音、扶持軟弱的弟兄姊妹等,可在這裡我經常看到牧師、長老與教堂負責人及出納員之間嫉妒紛爭甚至大大爭吵;有時他們又拿祭物去餐館吃吃喝喝;每次禮拜完後就公布××、××奉獻多少錢,言外之意是要讓沒奉獻的人要奉獻,有奉獻的人多奉獻。後來又聽到原宗教科科長說「蓋禮拜堂××牧師受賄幾萬,××禮拜堂負責人受賄二十萬」,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會這樣?這裡跟官場沒什麼兩樣,我感到心灰意冷。於是就脫離三自和幾個弟兄姊組成家庭聚會,我們幾個就在一起禱告,求主來解決這一切的難處,而且堅持每個星期一天一夜禁食禱告,但幾個月後教堂還是那麼亂,我還是沒路可走,我大失所望,心靈極度痛苦,活在彷徨與恐懼之中,覺得這樣活著不如死掉算了。就在此之時,全能神的救恩臨到了我,全能神說:「只有神自己來了,又將新的工作作在人中間了,人才能徹底從撒但的權下出來得到解脫,人才能有新的生活、新的開頭,否則,人永遠活在舊的時代裡,永遠活在撒但老舊的權勢之下。神帶領一次時代,人就得釋放一部分,人就隨著神的工作向新的時代邁進,神得勝了,那就是跟隨他的人也都得勝了。」「……在恩典時代按手禱告鬼就從人身上出去了,但人裡面那些敗壞性情依舊存在,人的病是得著醫治了,人的罪是得著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脫去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沒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沒有除去,仍在人的裡面存在。……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在神話的光照之下,我明白了以往為什麼會陷在罪中不可自拔,過著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生活,更明白了為什麼牧師也墮落得讓人大跌眼鏡。原來我只是享受了主的救贖,但敗壞本性還沒有脫去,因為這工作耶穌還沒作,所以我們都活在罪中,也無力得勝罪惡,只有耶穌回來了再作一步工作把我們的敗壞本性徹底根除、潔淨,這樣我們才能徹底脫離黑暗活在光明之中,這就是為什麼我信主了,也得著榮華富貴了,卻依然虛空痛苦的根源所在,只有得著真理了才能得享真正的平安。看到救主耶穌已經回來,又要在我們身上作潔淨變化的工作,我欣喜若狂,心靈得到極大釋放。

後來我又看到神話說:「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但人總也不明白,從未將魔鬼當作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盡心盡意事奉著它。」藉著神話的揭示,我才恍然大悟,在大紅龍謊言、鬼話深深的「教導」之下,我的靈魂早已被它吞吃,雖信著主,卻竭力地事奉撒但,成為它的狗腿子。在它教育之下,我拿著屠刀卻引以為榮,我成了殺人工具卻渾然不知,我喪失了良心,喪失了人性,對手術的老百姓沒有一點體恤、沒有一點愛心不說,還心狠手辣愚弄人民,搜刮民脂民膏,是那麼的自私卑鄙,早已人不人、鬼不鬼,後又隨著官場邪惡潮流,竭力爭權奪利、貪污腐敗,儼然與魔鬼一副德性了,而這一切都是大紅龍給敗壞的,我被大紅龍賣了還盡心盡意地為之效勞,甚至無法自拔、在黑暗之中苦苦掙扎,想到這些我內心深處有按捺不住的憤怒與痛苦,大紅龍實在太卑鄙無恥了,實在該毀該滅!但我更看見了全能神的愛,是神愛的手在牽拉著我,將我從虎口中救出,藉著話語徹底掀開它醜惡的嘴臉,喚醒了我這殘缺不全的屍骨,讓我看清計劃生育的內幕,看清大紅龍的實質就是邪靈、惡魔,從而不再受它迷惑、被它蹂躪,更不願再做它的工具去殘害無辜善良的百姓。於是,我辭去了以往自認為「神聖」的工作,而投身於真正神聖的使命——傳福音的行列中。

雖然幾年的全職傳福音、盡本分沒能給我帶來分文的收入,我也因此失去了往日奢侈的生活,但我的內心卻得到了從未有過的安慰與釋放,往日的虛空、無助與提心吊膽的情形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雖然自己被大紅龍敗壞至深,但藉著吃喝神話、聚會與弟兄姊妹交通,互相取長補短,互相配搭事奉,敞開認識自己,憑神話活著,那些敗壞性情正逐步脫去。在神家裡,弟兄姊妹能說真心話,沒有距離,沒有隔閡,彼此相處心裡沒有擔心、顧慮,全是釋放,心裡感到輕鬆、快樂與幸福,我深深地感受到只有神家才有愛、才有溫暖,弟兄姊妹彼此相愛親如一家人。雖然我在外盡本分也挺艱辛,但基本生活所需一樣都不缺。有一次,一個姊妹看到我穿的鞋子不夠暖,就去買一雙鞋子給我,但她卻說:「是別的弟兄姊妹施捨的,只有你穿合適。」經歷了神的作工,嘗到了神的大愛,我這顆早已麻木了的、無情無義剛硬的心逐漸軟化了,從此「愛」在我心中開始萌芽,我願意去追求愛神、愛弟兄姊妹,追求活出一個真正的人的樣式來榮耀神。信神九年以來,我心中總慶幸自己能出來盡本分,總覺得是神的高抬與厚愛,心中從未後悔過,我真真切切地看見了神的話、神的作工的確都是在拯救人,神話語能恢復人的良心、理智、正常人性,讓人活出真正的人樣,神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唯有全能神才能拯救人,一點不差!

可是,當我們要將全能神的救恩告訴給在中國的每一個受害至深的同胞時,卻遭到大紅龍的百般逼迫與陷害,它們借用各個媒體顛倒黑白造謠攻擊、誹謗全能神教會,什麼「騙人錢財」「破壞別人家庭」「不信就將人致傷致殘」……聽到這些謠言,我心裡憤恨不已,大紅龍自己草菅人命、慘無人道,就如在計生辦裡所做的那些事,不全是它們的罪惡勾當嗎?它們不是一貫殘害老百姓的嗎?如今它們卻將這一切全栽贓給全能神教會,讓人害怕不敢接受真道,以此達到它繼續殘害人、吞吃人的目的,大紅龍真是邪惡至極!蒙冤受屈的同胞們!從我的事實經歷中,您還相信這樣的國家所宣傳、報道的嗎?還願意活在這血雨腥風的黑暗權勢之下嗎?如今神來拯救人,已是到了最末了的時刻,大紅龍抵擋神也已到了頂峰,已是罪惡滔天、天理難容了,神馬上就要降下大災大難滅絕大紅龍,讓它永不翻身!你就甘願與它一同殉葬嗎?快醒悟吧!回家吧!只有全能神才有愛,才有公平公義,才有真正的平安幸福!全能神在期盼你,在呼喚你:「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