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5 大紅龍窮凶極暴……全能神救恩浩大讓我死裡逃生

謝恩

我出身於官宦世家,父親是原紅三軍第九師參謀長,一次戰役中第九師幾乎全軍覆沒,父親是三個剩存者之一,後來做了大學校長;伯父是某省第一書記,文革時是陸海空三軍司令員,雖然他們為新中國的誕生立過汗馬功勞,但最終都遭到了慘死的命運。而我更是因著沒有隨從大紅龍作惡,搞得家破人亡,一輩子到處流浪,居無定所,若不是神在暗中保守,我都不知被它折磨死多少回了。

中國最大的魔頭毛澤東,為了鞏固政權達到長期控制人民作威作福的目的,一生中作孽無數、罄竹難書。1957年他排斥異己將大批知識分子打成反革命右派,我父親也是受害者之一,在運動中被打成反革命後送到監獄勞改,一直改造到2003年死在監獄裡,終年98歲。1966-1976年,大紅龍發動了文化大革命——大清洗運動,當時我是一林廠總部的一名普通工人。由於形勢的需要工人必須成為革命組織,於是我成了紅衛軍總部的聯絡員兼保衛幹事,我的工作就是到各個單位安排領導到現場接受批鬥,今天批鬥這個,明天批鬥那個,整天鬥來鬥去,搞得烏煙瘴氣的,我實在看不下去,就氣憤地說:「這是什麼鬼運動?天天搞鬥爭開批鬥會,生產沒人管。」就因這幾句話,被人打小報告,領導馬上開會研究開我的批鬥會,理由是反對毛主席的革命運動。有一個同事來通知我,要我第二天在大會上做檢查,我妻子(已懷孕6個多月)聽後叫我趕緊逃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當晚我就爬上火車逃到伯父家避難。第二天它們知道我逃跑了,就把我妻子抓去囚禁,待她生下孩子二十天後就天天挨批鬥,最後被活活地鬥死在批鬥現場。至今我都沒見過孩子,妻子的墳在哪裡也不知道。當時我伯父被毛澤東任命為某省第一書記,也是國家副主席林彪的死黨,有一天林彪祕密命令我伯父擊毀周恩來坐的專機,我伯父沒有照著做,第三天林彪就派飛虎隊將我伯父一家包括傭人全部殺光,而我則因兩天前被伯父派到其他地方辦事才倖免於難(如今才知道是神奇妙地保守了我)。

此後我一直東躲西藏到處打短工艱難度日,最後當上泥瓦匠,到了1972年,國家打擊地下包工隊運動開始了,派出所通知我說:「你的組織關係移到某鋼鐵廠,你要去工廠上班,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無奈之下我又回到鋼鐵廠工作。半年後武鬥形勢愈演愈烈,派系鬥爭逐漸升級,我被調任為沒人願意幹的保衛科科長,因為領導都被打倒了。我任職一個月後又成為被批鬥的對象,每天批鬥半小時,不僅要戴高帽子,脖子上還要吊一塊鋼板,我受不了這樣的非人折磨,就跟它們爭辯了幾句,沒想到上來一夥人不由分說對我一頓鋼筋亂棍打,我的頭蓋骨都被打碎了,五天五夜不省人事。等我醒來已是第六天的中午了,對立派知道我醒了,馬上派人把我從部隊醫院抓到看守所,並誣陷我指使手下的人打了對立派的人,說我以前是反革命分子,現在新賬老賬一起算,一關就是一年零九個月。到1974年,七四·二十一號文件(王洪文批示《狠狠打擊打砸搶分子》)下來把我列為打砸搶分子,判了七年徒刑,送到某礦廠勞動改造。在改造隊裡我更是看到大紅龍慘無人道的惡行:犯人白天完不成生產定額任務,晚上就要挨批鬥、毒打,幾乎每天都有批鬥,大紅龍讓犯人打犯人,稱這叫以毒攻毒,以利於犯人的改造。因我被當作政治犯,它們就把我和國民黨的軍、警、特關在一起,這些都是重要人物,是重點批鬥的對象,天天都開批鬥會,直到刑滿又把我趕回老家。

回家後才知道我的父親(是養父,原糧食局局長)從我被抓判刑後就精神失常,已瘋了7年,我釋放回來四個月後便去世了。我因被打成破壞分子,不願回原單位上班,就被分到糧食局做普通工人,我想這下好了,不當官不惹事,做一個老實本分的公民,可在大紅龍權下豈有安穩的日子過呢?不到半年我又一次受迫害。本車間主任兩歲半的兒子突然失蹤,因他兒子經常來我家玩,就硬說是我把他兒子賣了,其實孩子失蹤那天我根本不在家,可怎麼解釋他們都不聽,反而利用在市公安局當大隊長的表叔濫用職權把我軟禁在公安局一天,然後又叫人作偽證誣陷我,還對我嚴刑逼供,用板凳砸我的背,用繩子把我捆起來狠打!最後因找不到任何證據,才被迫將我放出,並警告我只許回家不許亂走,更不許對別人說它們打過我,過後又叫它舅子帶黑道的人來恐嚇要把我打死。這期間,為我作證的人都被它們陷害了,我單位的同事趙××被它們打斷右手、何××被開除、我的乾兄弟家的東西被砸光。我的一個同事得知這一情況後勸我趕緊到外面去避難,說車間主任家勢力太大,提醒我要特別小心。無奈之下我又一次離家,逃到我師傅家避難,靠給人治病維持生計,一段時間後我的醫術小有名氣。可大紅龍並沒有放過我,在某市到處貼佈告懸賞抓我,聽人說我在農村,大紅龍幾次穿便裝到我師傅家來抓我,謊稱是我的朋友,可都沒得逞。某市公安局與某縣公安局就聯合起來到我師傅家抓捕我,我趁它們不注意從後山坡趟水過河逃到對面村子(文革期間我曾在那一帶行醫救人),當晚有人告訴我,大紅龍知道我逃跑後,把師傅和他侄兒子用手銬銬著跪在照壩上直到天黑。大紅龍還對村民誣陷造謠說我在本市強姦十多個小女孩,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並威脅說如果師傅不把我交出來就把他帶到市裡去,我不想連累師傅,就對來的人說明天叫它們來抓我,我不跑了。第二天天還沒亮它們就來了,在村口放了三聲槍,將整個村子的人都吵醒了,我被它們五花大綁捆起來,當時很多人都哭了,很多的鄉親們把我送出村子好一段才回去。抓我的人是某區公安局和某縣公安局的,一到市裡就把我押到市打辦,一個姓童的公安人員對我說:「你的人還沒到,案子已到我這裡,我也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但也沒有辦法,你就帶人勞動吧!」我憤憤不平道:「我根本沒有做這些壞事,幹嘛要去幹活?」它就發火說:「你沒幹壞事也要關你半年!」就這樣我被帶到市公安局的一個看守所關了起來。一個月後,我氣得病倒了,全身紅腫吃不下飯,它們把我帶去檢查,醫生告訴它我患了肺氣腫、胃潰瘍,最多只能活兩三天,它們怕擔責任當場把我放了。我不敢回家就流浪到了外省(這是神又一次奇妙地保守了我)。

1980年-2003年我一直流浪在外不敢回家,直到2003年,我想自己的年齡大了,那些事情也過去這麼多年了,該作個了斷了,再說我也想回去看看年邁的老母親(養母),就帶著妻子和女兒一起回到老家。沒承想當地政府早在1983年就把我的戶口取消了,而我母親已在1985年去世,房屋也被政府沒收。當時,我不禁高喊:天吶!這是什麼世道,真是不讓人活呀!我的內心無比酸楚、痛苦。我找同事把我帶到派出所說明情況,但派出所根本不買賬,還警告我同事少管閒事!過後我又多次找當地政府辦戶口都沒有辦成,逼得我走投無路、欲哭無淚,政府部門這些官員、警察的卑鄙無恥行為令我深惡痛絕!

就在我走投無路之際,神卻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2008年因特殊情況到了另一個省,感謝神的高抬與大愛,讓我有幸在此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聖靈的帶領下開始參加教會生活,和弟兄姊妹一起吃喝交通神話,從中我明白了這次神道成肉身主要是發表真理拯救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只要人追求真理就能蒙拯救,但因我被仇恨沖昏了頭腦,一直想著復仇,無法安下心來追求真理。一次我有事回老家,就想伺機報仇,然而在那守了三天卻沒等到人,反而遭到神幾次嚴厲的管教——昏死過去,心裡才感到害怕,知道神全能、鑒察一切,神可敬可畏,神厭憎我的任意妄為、胡作非為,於是我放棄了報仇的念頭,下決心安靜在神面前認真反省自己、尋求真理解決問題。後來,我看到神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從神話中我明白了只要大紅龍惡魔在地掌權一天,就不可能有公義、光明之說,不可能有民主、人權可言,不可能有人的出頭之日,更不可能有平安、幸福的日子,到處可見的是惡魔橫行霸道、鎮壓人民、狠下毒手、黑雲壓城、血雨腥風的恐怖場面,隨時可聞的是民不聊生、怨聲載道、家破人亡的血淚淒涼之事,在這裡無有人的自由安身之處,無有人的安寧溫暖之日,人只能被它欺壓、蹂躪,只能活活地被它摧殘、折磨而死,大紅龍的罪惡真是罄竹難書。我的父親、養父、伯父、妻子、朋友見證了大紅龍的罪惡行徑,這是歷史所不能磨滅的烙印,我這一生遭遇的痛苦災難,其根源就是大紅龍統治給我帶來的,但大紅龍泯滅人性、狠毒無比,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人怎麼能鬥得過惡魔呢?我若憑血氣出手復仇,恐怕喪命於黃泉的不是它們,而是我自己。回顧文化大革命期間,因著大紅龍的黑暗暴政統治,多少人慘死在它的屠刀之下,那真是鼓吹革命、推崇暴力、恐怖震懾、草菅人命、家破人亡、哭聲遍野的黑暗年代,人們所訴說的都是慘遭不幸、撕心裂肺、泣不可仰的歷史悲劇,而大紅龍正是歷史悲劇的總導演、罪魁禍首,它給人民造成了巨大災難。再看當今社會,因著大紅龍的黑暗獨裁專制,仍有多少人慘遭它的迫害無路可走,這仍是個無法無天、橫行霸道、官官相護、顛倒黑白、仗勢欺人、專橫跋扈的黑暗世代,人們所訴說的仍是痛苦酸楚、悲憤不平、催人淚下的淒涼景象。我的事例就是個鐵證,在文化大革命中我慘遭迫害,如今事隔幾十年早已真相大白,大紅龍不但不道明真相,仍助紂為虐、掩蓋事實、壞事做絕,逼得我走投無路,大紅龍掌權真是烏煙瘴氣、民不聊生,它真是地地道道吞吃人、殘害人的惡魔。

接著,我又看到神話說:「因為神作的工作就是將贖回的、仍活在黑暗勢力下的、從未覺醒的人從魔鬼集聚之地徹底拯救出來,脫離千古之罪,成為神所喜愛的人,將大紅龍徹底摔死,使神的國得堅立,讓神的心早享安息,將你們滿腔的仇恨『毫不保留』地爆發出來,將那些發了霉的毒菌消除淨盡,擺脫這牛馬一樣的生活,不再做奴隸,不再被大紅龍任意蹂躪、任意指使,你們不再屬於這個敗亡的民族,不再屬於這個罪惡滔天的大紅龍,不再受它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將被神摧毀,你們站在神的一邊,是屬神的人,不屬於這個奴隸王國。對這個黑暗的社會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雙腳都踩在這罪大惡極的老古蛇身上,讓它永世不得翻身,不讓它再坑害人,不容讓它的過去,不容讓它再欺騙人,歷代以來的罪孽都一筆一筆地與它算清,神絕不放過這罪魁禍首,將它徹底滅絕!」神的話深沉有力,如慈母在對我吐露心聲,又如嚴父在教導我當走的路。透過神話的字字句句,我明白了,伸冤在神,報應在天,只有神才能毀滅大紅龍這個老惡魔,大紅龍歷代的罪孽神會一筆一筆地與它算清,神絕不放過這罪魁禍首,現在看見惡魔的巢穴已被神摧毀了,從神道成肉身來在大紅龍之地,神揀選了一班與他同心合意的人,它就已經徹底失敗了,它已經被神摔得粉身碎骨。但因著我們被大紅龍敗壞了,身上也滿了大紅龍的毒素,在神徹底毀滅大紅龍之前,我們這些大紅龍毒素必須先得潔淨,否則我們也難逃神公義的懲罰。神的心意是為了變化人、拯救人,為了讓人脫離這個罪惡之地,並不是讓我們與大紅龍同歸於盡,而是讓我們不要再憑大紅龍的哲學毒素活著,不再做大紅龍的奴隸走狗,而要憑神話活著,憑真理做人。在神話的帶領下,我的仇恨漸漸散去,我不再把大好光陰枉費在無意義的事上——復仇,而是憂神所憂、急神所急,竭力追求真理、盡好本分。因為現在災難越來越大,神開始懲罰大紅龍了,神的作工不等人,凡是沒來到神面前,沒得著真理的人只能跟老魔王一起毀滅,趁現在還有一點時間我要趕快裝備真理,預備善行來還報神的愛,我現在雖然不能做什麼,但神家工作需要配合的我都會盡所能,目前我在配合傳福音,把真心信神的人帶回神的家,不再遭受大紅龍的苦害,讓神早日得著一班神的見證人。

感謝全能神的拯救與大愛,在與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追求真理的日子裡,我生活過得特別充實、幸福,往日的憂傷、痛苦煙消雲散,我真實感受到只有神的話語能安慰我,讓我憂傷的心變得快樂,正如一首經歷詩歌中唱到:「什麼人最幸福?愛神的人最幸福。得著實際神的稱許,有了生存的意義,活在神的面光中,有神的看顧和祝福。啊!弟兄姊妹,這樣的人多幸福。……什麼人最幸福?神喜愛的人最幸福。活在神的話語中,心裡平安有喜樂,有了美好的盼望,走上了人生的光明正道。啊!弟兄姊妹,這樣的人最幸福。」感謝全能獨一真神,若不是神的看顧保守我根本不敢相信能活到今天,我能活著真是一個奇蹟!當年遭受大紅龍一次一次的迫害、追殺,千難萬險的生命歷程中,是神一次次奇妙的保守看顧使我倖免於難、死裡逃生;當年被大紅龍一次次慘無人道地毒打、折磨,生命垂危之際,甚至連醫生都說我只能活三天了,冥冥之中也是神加給的力量,使我得以存活,而且身體越來越健康;當我被大紅龍逼得走投無路,心生殺機復仇之時,緊要時刻是神嚴厲的管教,制止了我邁向死亡的腳步,使我蒙了神極大的保守和拯救。如今我的戶口問題也因教會中一個姊妹的幫助於2011年時辦好了,孩子的上學問題也解決了,生活中的一點一滴都讓我看見了神的愛與保守,我發自內心感謝讚美神!全能神就是真神,全能神就是全能的醫生,是他醫治了我的身心,給了我幸福、快樂的生活,他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宰者,只有真心來到神的面前俯伏敬拜,人類才有好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