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正義與邪惡的較量54 寫一點我的親身經歷

54 寫一點我的親身經歷

河南省 丁一

我是一名醫生,被大紅龍迷惑了幾年,看到村頭寫的標語和發給學生的傳單上說「全能神是邪教」,從此誰傳我信全能神我都不信。2004年,有位老姊妹來我家看病,拿著一本《話在肉身顯現》讓我看,我不但沒有看,而且心裡還煩她,心想:我才不上你的當呢!十多天後,老姊妹問我看沒看,我說沒空看!她看我不高興就把書帶走了。2005年,我姐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來傳我,我不但不接受,反而指責她說:「你瞎能!弄不好公安局把你抓去你就不能了!把你抓去誰都不管你。」我姐笑著說:「你先看看是不是真道。」我說:「你上當了,我不能再上當,再說我跟你能比嗎?我是個醫生,要是因信邪教被抓不丟死人嗎?」我又狠狠地把她教訓了一頓,她一點也沒有反感,還是滿帶笑容繼續跟我說:「是真是假你看看,你別煩。」我被纏得沒辦法,又看到她不斷地來我家,我無論怎樣說她都不煩,而且她又比我年長十多歲,我心軟了,說:「如果是真的你就信吧,我不管你了,但你別再傳我信了,我太忙。再者,我丈夫看見你就煩,你沒看見嗎?」因我喜歡我外甥女,她人品好,還年輕,心想:你咋不傳你女兒呢?光來傳我,有本事讓你女兒信,她信我就信。從此我姐也不敢再來傳我了。當年年底我姐真把我外甥女傳過來了,我外甥女信了兩個月後就天天來傳我,那時我天天忙著給人看病,她就一直在我家等我,一瞅我有空就給我讀神話,我根本不在意她讀的是啥,一直持續了十多天。一天上午,我給幾個病人掛上吊瓶後,去屋裡整東西,我外甥女拿出MP3機子放神話詩歌:《放下你的觀念來尋求神的顯現吧》,我仔細聽了這首歌的內容,心裡猛地一驚,這詞語人可寫不出來呀!於是就對她說:「把機子定住,今天我學學這首歌。」我越聽越動心,越覺得是真神的發聲,晚上我開始看神話,全能神說:「當你翻開此書時或許帶著研究的意思,或許帶著接受的意思,不管你是什麼態度,我還是希望你將此書看完,不要輕易地放棄他。」「作為相信有神的每一個人都應站在正確的立場上來考察問題,都應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來接受神的新作工、新說話,否則,會被神淘汰的。」我就存著一個尋求的心來讀全能神的話語,白天有空就看,晚上天天看到很晚,越看越定真這是真神的發聲,我淚流滿面,恨我自己瞎眼,我信神卻不認識神,如今神又一次道成肉身,發聲說話已經很久了,我卻不知道,神藉人幾次來傳我,我都不接受,反而聽信大紅龍的謠言怕上當受騙,但神卻不記念我的過犯,又藉著我外甥女來拯救我這個被大紅龍迷惑的無知之人,我認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決定從此要跟隨全能神。我天天高興、激動,覺得自己太幸運找到了真神,便想傳福音讓人都知道真神又一次道成肉身來拯救人了。

兩個多月後,我外甥女的丈夫聽到大紅龍的宣傳,就認為她信的是邪教,逼迫她不讓她再信,把她的神話、詩歌本燒了,我得知後覺得他不明白,想著給他談談他就明白了。這時,教會的一個姊妹通知我倆去聚會,我去問外甥女:「你能不能去?」她說:「我丈夫不在家我就能去。」到了中午12點我們聚完會各自回到家,她丈夫就問她:「你幹啥去了?」她說:「看麥子去了。」因她說不清楚,她丈夫就懷疑她去聚會了,對她又罵又打。她婆婆來喊我說:「他們兩個打架呢,你去拉吧,我拉不開。」當時我怕丈夫打我沒敢去,一會兒她婆婆又來了,哭著說:「你要是不去,我兒非打死她不可,你快去吧!」當時我看躲不掉了,又怕我外甥女真的被他打死,就去了,剛走到屋後就聽到外甥女的哭叫聲和她丈夫的打罵聲,我趕緊進屋,看見她丈夫正騎在她身上打她的臉,嘴裡還罵著說:「我打死你,看你還信不信這邪教!」我一看外甥女的臉都被打腫了,它還這樣打,我的火怎麼也壓不住了,就上去打了它一巴掌,它反過來惡狠狠地往我頭上打了一巴掌,打得我當時頭一矇,眼裡直冒金星,當我正想去還手時,又被它掐住了脖子,它使勁往死掐,掐得我支撐不了,坐在地上不能動彈,一個勁地嘔吐,它又反過來打我外甥女,我無能為力,站也站不起來,最後我咬著牙跪在地上抓住它的腳往下拽,我外甥女藉機站起來與它打,它更是凶猛了,我眼看著外甥女連連挨打,好心疼,就慢慢地扶住床咬著牙用自己的身子護住她,這時她婆婆和婆家姨來了,把它拉開了,它還不住地罵我們,我一看它罵我就想與它拼了,於是隨手拿起一把螺絲刀想與它拼命,她婆婆看見了說我想把她兒子打死,把螺絲刀奪了過去,還吆喝我打她兒子了,強拉著我讓我回家,我怕我丈夫知道了再打我,就忍氣吞聲地回家了。我外甥女的丈夫硬帶著她去離婚,到了地方大紅龍問他們為啥離婚,她丈夫說她信邪教。這一說不得了,大紅龍也不說他們離婚的事了,就開始針對我外甥女信邪教來處理,大紅龍又問她丈夫:「她與誰在一起信?」它丈夫說:「跟她媽和她姨。」大紅龍就把我外甥女扣留,隨即又把她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裡大紅龍一直追問她信神的事,她都不承認,大紅龍沒辦法定她的罪就拘留她,最後大紅龍又問她:「你姨信嗎?」她說:「我姨是個醫生,她不信,沒空。」

這時鄰居都議論,這次我外甥女又坐監又挨打,出來之後非離婚不可。她丈夫和婆婆怕她真離婚,三個孩子沒有媽,又找惡人出主意,惡人讓他們天天來我家鬧,鬧得我家的日子沒法過,我女兒(15歲)實在忍受不了,就與它們罵,我兒子(7歲)也與它們講理,它們還用磚頭砸我兒子。一天,我丈夫下班回來,看見我們娘仨都在哭,我才告訴他真相。第二天我和丈夫去地裡看麥子回來,她婆婆又截住我罵,我實在受不了就與她講理,她拿起磚頭就砸我,我丈夫攔住她讓我趕緊走,她又用磚頭砸我丈夫,我丈夫也不還手,我實在看不下去就與她打了起來,我長那麼大沒跟人打過架,拿起磚頭不敢砸她,反倒讓她咬了兩口,到現在還有痕跡,這時她兒子出來與我丈夫打了起來。我丈夫也沒有與人打過架,她兒子一拳打在我丈夫的眼上,頓時眼睛就起了個大疙瘩,肉打爛了,鼻子也流血,滿臉都是血,這時我丈夫一脫衣服要與它拼命,周圍的人也不敢拉架,我一看要出人命,就不住地呼求全能神,拼命抱住我丈夫的腰說:「咱不能與它拼,咱還有孩子呢,咱死了孩子那麼小咋辦呢?」我又拉又勸把丈夫拉回了家。我外甥女的婆婆又到處吆喝我信邪教,還褻瀆神,辱罵神,鬧得好多村子都知道了,都說我糊塗,信啥邪教呢,有福不知咋享受,都嘲笑我,另眼看我,親人也指責我,說我丈夫因著我信神也挨打。我剛開始信神時我丈夫還支持我,這時聽見到處宣傳我信的是邪教,他氣得天天罵我,我覺得他因我信神受了委屈,想著就讓他出口氣吧,他罵我也不吭聲,但我心裡痛苦萬分,天天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十多天瘦了一圈,心中的苦楚對誰說?誰能理解我?這個世界哪有公平?我有冤無處說,只有全能神的話語來安慰我,這時我想起了神話詩歌:「1 神對弟兄姊妹都滿懷希望,相信你們不灰心、不失望,不管神怎麼作,你們都如一盆火,能忍耐到底,直到神作工完全成就。神對你們沒有別的要求,只希望你們都忍耐,別急於求結果。2 配合神把該作的工作都作好,誰也別打岔,誰也別攪擾,神會向你們顯明顯明一切的,當神的工作完成之後,帶著你們的功勞到神前去交賬,我們雙方互相成全,這不更好嗎?3 神讓你知道的、領受的是他的心意,不讓你考慮神以後的工作,你們只管相信神,隨著神的引領行事,實際難處實際處理,別難為神,你們該做的你們就去做,只要能在神現時的作工裡就足矣!4 神帶領你們走的路是神的工作,也是神早已命定好的,使我們有緣走到今天,真是天大的福氣,雖然我們走的路並不平坦,但我們的友誼地久天長地久天長、流傳萬代。5 不管是歡聲、笑語,或是傷心、流淚,都作為我們美好的回憶吧!你們該知道神的工作之日並不長久,神的工作項目很多,不能與你們常相隨,但我們的舊情還是依舊的,願我們的往事能成為友誼的花朵成為友誼的花朵。」那段時間就是這首神話詩歌激勵著我,使我有勇氣生存下去。

可大紅龍還是不放過我,到年關的時候,大紅龍知道我是個醫生,有錢,又來抓我,但我不在家沒被抓走,它們又到我丈夫上班的地方給我下了傳票,我丈夫接到傳票又開始罵我,他怕丟人就托人給大紅龍送錢把事了了。從此以後他不讓我再說信神的事,我也不敢與弟兄姊妹接觸了。2007年2月份,一個姊妹想看看我的情況,假裝來看病,當時我丈夫正好在家,我裝著給姊妹看病偷偷說了幾句話,還怕我丈夫看出破綻,又去廁所裡裝著給姊妹送手紙說了幾句話,姊妹鼓勵我不要灰心,多多依靠神,我說我知道,你們別冒險來我家了,萬一讓我丈夫看出來,不知他要怎麼對你們。從此弟兄姊妹也不敢去我家了,我也只能在丈夫上班後偷偷看神話,總盼望著有一天我能自由地信神。

後來神給我開闢了出路,我給包工程的幾個人做飯(當時我丈夫去上班,家裡病號也少了),就藉機偷著去聚會,兩個多月後又做了教會帶領,每次我剛到家丈夫也隨即回來了,所以他都不知道。我兩個女兒笑著說:「媽,你真會算時間,哪一次都是這樣。」我心裡知道是神在保守我。2008年元月份,教會又讓我做講道員,我怕被丈夫知道不敢接這個託付,神又給我開闢了出路,一個20多年未見的高中同學來找,讓我跟她跑保險,於是我就背著丈夫名義上去跑保險,其實去盡本分。一個多月後,有個弟兄告訴我丈夫說我到他家裡講道去了,他知道我又去信神就審問我,我看實在瞞不下去了,就說了實話,這時他氣急敗壞,流著淚指責我:「人家打你那麼狠,我也跟著挨打,公安局來抓,還花了錢,都讓你把人丟盡了,你也不傻,我想著你這下可改了,誰知道你又背著我去信了,我怎麼找了你這個不爭氣的女人……」說著哭著,頭往牆上撞,我一看他氣得厲害就不敢吭聲,嚇得心怦怦跳,這時他一腳跺過來,把我從床這頭跺到了床那頭,並問:「你還信不信?」我看他在氣頭不能硬著來,就用智慧說不信了。他又說:「改不改?」我說改。他說真改假改,我說真改,他才不打了,我的大腿被他打得黑青,好多天才好。

我知道在家是不能再信神了,可我知道我信的是真神,我不甘心,這時神話在心裡開啟我:「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你別因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丟掉真理,別因為一時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嚴、你一生的人格。你應當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這樣庸俗地活著而且一點追求目標都沒有,這樣還不是虛度嗎?你能得著什麼呢?你應當為一個真理而捨棄一切的肉體享受,你不應該為一點點享受而丟掉所有的真理……」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決定離開家信神,看看可愛的兒子我怎麼也捨不得離開,我心裡痛苦萬分淚流滿面,徘徊、憂慮、不能入睡,哭了幾晚還是不想離開兒子和女兒,我哭著在神面前禱告:「神哪!求你給我開闢出路,讓我多拿點錢,我帶著兒子去信神盡本分。」神看我肉體軟弱,情感太重,要斷送在惡魔的手裡,又用他的智慧來帶領我走出家門。一天,我兒子放學回來,就問我:「媽,這幾天神家的姊妹咋不來咱家了?是不是你背叛神了?」我說:「兒子,我哪背叛神了,你爸又知道我信神去了。」他說:「看神多剛強!這點困難就把你嚇倒了,你忘了『不白活一回,再難不後退』?」我問他:「兒子,如果神讓我去為神家作點工作,你也離不開我,那我去哪裡呀?」他說:「當然去神那裡呀!別管我。」我說:「兒子,我走了以後,你想不想我呀?」他說:「想是當然想了,但我能控制住,你要知道,撒但就在神的腳下,神一定得勝,等神勝利歸來,咱倆再會師。」這時我淚水一連串地往下流,他用手給我擦著淚說:「看你這個弱女子,別哭了,趕緊吃飯去。」他拉著我讓我坐下吃飯,又說:「先別吃飯,咱倆在神面前起誓。」他就用左手舉起我的右手,斬釘截鐵地說:「神哪!如果我們兩個背叛你,任你處置,天打五雷轟。」我一聽他說出這話,嚇得我也不敢再哭了,心想:這哪是這麼大的小孩子說的話呀,這不全是神的開啟帶領嘛!我不敢再在家裡,怕觸犯神斷送了自己的兒子,因我太愛我兒子了,於是我就走出了家門。

出來之後,我天天想孩子,白天與弟兄姊妹在一起,晚上想孩子,不知流了多少淚。一次,我看到一個接待家庭的孩子與我兒子同樣大,就想起了我兒子,我忍不住淚水一個勁地往下流,接待家庭看著我也不知怎麼辦好,一直說:「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這時我才強控制自己說:「姐,跟你沒關係,都是我情感太重了,看見了你孫子,我就想起我兒子了。」雖然這樣說,但我裡面特別難受,恨不得立即回到家與我兒子團聚,甚至認為信神太難了,乾脆回家算了,但一想我若回家再想信神就更難了,萬一大紅龍再盯上我,把我抓走了怎麼辦,就不敢回去,心裡備受煎熬,這時神開啟了我,使我想起了神話詩歌第537首:「1 人如果在裡面總有異象存在,裡面便透亮、踏實了,對這些事能定準了,你會說:『神他不是害我……仍是在拯救我,仍然在體貼著體貼著我的軟弱……我相信神是拯救。』2 你若真有這個異象,就不至於跑了,你會想到你良心過不去,你的良心受譴責,想想你自己所得的那麼多恩典,聽了那麼多話,能白聽嗎?誰跑你也不能跑,別人不信你也得信,別人棄絕神,你得維護,你得見證神,別人毀謗神,你不能毀謗神。神對你再不好,你也得對得起他,你應該還報他的愛,你得有良心,因神是無辜的。他從天來在地上作工在人中間,已是受了極大屈辱了,他是聖潔的,沒有一點污穢,來在污穢之地,他得忍受多大屈辱?作工在你們身上,還是為了你們,作工在你們身上,還是為了你們,你得有良心!」神話使我看到神的愛太大了,更覺得我不能離開神,不能背叛神再回到那個魔鬼窩裡,那樣既斷送了自己,更對不起神對我的拯救。

持續了一段時間,到了八月十五,看到世上走親戚的一個小姑娘與我二女兒年齡差不多,我又想起了我二女兒,淚水不住地往下流,心裡恨自己不是個稱職的母親,人家的孩子都有母親照顧,可我卻狠心把孩子撇在家裡,她才16歲,還要照顧弟弟,她平時就怕她爸,不敢跟她爸說話,我不在家女兒不知怎麼過,我實在對不起她,三個孩子我都虧欠,都對不起,我越想越心酸,飯也吃不下。我就翻開神話詩歌第539首:「你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你到底要得著什麼?你到底是怎麼愛神的?……現在人與人之間還有肉體關係,還有血系血系相聯,到以後都打破了,信與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敵對的。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是順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毀滅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還哪有父母、兒女,哪有夫妻關係,這些肉體關係都因著信與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斷絕了!都因著信與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斷絕了!」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神的話句句扎在我心裡,心想:是的,我總是虧欠我的兒女,我什麼時候說過虧欠神呢,神造了我,又給了我一切,我的生命都是神給我的,今天神又拯救我,我還給神的是什麼呢,我首先虧欠的是神,我不再流淚,立志要還報神愛。到了冬天,我住的家庭姊妹去市裡給她兒子買棉襖回來,我一看,又想起了兒子,心想:我不在家,也不知孩子瘦成啥樣了,我在家的時候,總怕他冷,照顧得無微不至,他爸和他姐能照顧好他嗎?我越想心裡越不是滋味,總擔心孩子受苦,這時剛好第34輯講道交通下來了,弟兄在講道裡談到:「有一個姊妹出去傳福音,半年多沒回來,最後有一個機會回家了,看見自己孩子那小臉漆黑,衣服破、髒得要命,沒人給洗,沒認出來,不知道是自己的孩子,最後他丈夫告訴她:『咱那孩子在那外邊玩呢,你沒看見嗎?』她說:『我沒看見,我看見一個挺髒兮兮的,不像咱孩子。』『那正是咱們的孩子。』她就流淚了,說:『呀,你看看我為神花費,自己的孩子也沒功夫照顧。』但是這孩子啥病沒有,長得更結實,有神的祝福,髒點不算什麼,身體好。那你說人要是把他照顧好了,你敢說他保證不長病嗎?如果人把他照顧得乾乾淨淨,但是他長病,身體不好,你說哪個有價值呀?神照顧人,神養人,這個就有祝福、有價值,人照顧得再好也不行。所以說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必須得認識到啊,神主宰一切。」我一聽,放心了,因哪個人都在神的手中,神在看顧保守著,他雖然受點苦,他的命在神的手中,因神主宰一切,一切都應交給神。在神的開啟引導下,我慢慢地不那麼想孩子了,整整熬了三年多才不流淚了,才把孩子完全交託給了神。

今天,我才真正看到了神對人都是愛,都是拯救,只有神最愛人,若神不用智慧拯救我,我早就被大紅龍給苦害死了,早不在人世了,我也更加看透了大紅龍的反動實質與真實面目,它迷惑人、斷送人,無惡不作,還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不讓人接受真道,讓人都跟著它下地獄,誰要是接受真道,它就給你定罪為反對共產黨,要革你的命,它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出來盡本分這幾年,我接觸到的弟兄姊妹中,有很多都是因大紅龍的逼迫、追捕有家難歸,常年流浪在外,想親人卻不能相聚,不知流了多少淚,受了多少苦,有些弟兄姊妹為了維持生計只能靠撿破爛為生,家裡人還不理解;有的弟兄姊妹的家人聽大紅龍說我們信的是邪教,他們就逼迫不讓信,又是打又是罵;有的弟兄姊妹的親人受大紅龍的迷惑不明事理,為大紅龍效力賣命,在網站上作假見證來迷惑人,定罪全能神教會是邪教,導致很多人不敢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還說我們這些信全能神的人瘋了、傻了,家也不要了,孩子也不要了,走火入魔了,真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昧著良心說瞎話。請問:大紅龍能讓我們這些跟隨全能神的人出來對證嗎?它怕我們這些人把它的老底揭穿,所以就竭力地毀謗造謠加定罪,來掩蓋它們的罪惡,妄想取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而神的智慧永遠都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這次作工就是用它來作襯托物、效力品的,把它的所有罪惡證據都搜集完,讓它盡情地表演,讓人類都看見它的真實面目後,神就用他的大能把大紅龍徹底毀滅,神會讓每個人都親眼目睹,這一天馬上就要到來!

親愛的弟兄姊妹,咱要擦亮眼睛,識破大紅龍的詭計,千萬別再上它的當,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吧!現在神在中華大陸的工作就要結束,錯過機會將終生遺憾,全能神時時刻刻都在期盼著你的到來,來接受他的救恩吧,若到災難臨到時再信就一切都晚了,醒悟吧!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