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48 全能神拯救我從大紅龍的蒙蔽中甦醒過來

山東省 奮起

我原是一名教師,以往深受大紅龍宣傳的迷惑與毒害,總認為國家政府好,對國家充滿希望,還引以為豪地為其效力,把它的流毒灌輸給每一個我所教過的學生。尤其是我退休後享受著國家發給的退休金,更感覺自己是在國家的「恩寵」中度過了60多個春秋。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每當讀到神揭示大紅龍的相關神話時,我總認為神話說得言過其實,認為只要我們不犯法、不參與政治老老實實地吃喝神話來改變自己,國家是不會像神話所揭示的那樣對待我們的,所以我在內心深處還是進入不了真理,對大紅龍的實質與本來面目沒有一點認識與分辨,對黨和國家卻充滿嚮往,願意依靠「黨」活著。直到後來,藉著大紅龍對我的殘酷逼迫與迫害,我才看到自己沒有真理實際,一直被其牢籠欺騙著,才看透了它的真實面目與本性實質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大惡魔。

2003年4月24日上午,我正在家裡修改弟兄姊妹寫的文章,忽然聽到一陣門響與急促的腳步聲,當我朝窗外望去時,只見一大群派出所的人闖了進來,我雖對大紅龍沒有真實的恨惡,但弟兄姊妹早就跟我交通過中國逼迫宗教信仰的事實,一向在安逸中生活的我沒想到我能遇到環境。當這一大幫警察突然闖進來時,我驚慌失措地趕忙放下眼鏡、扔掉手中的筆將文章藏好。剛一開門,一女警就朝我厲聲呵斥:「你被指控是信『東方閃電』的,你簽字吧!」因對大紅龍的實質沒看透,認為簽了字也不會把我怎麼樣,我便簽了。沒想到,緊接著它們便不容分說開始抄我的家,把我的五間房子翻了個亂七八糟,甚至連廁所裡的煤堆都翻遍了。由於緊張驚嚇,我的心臟病犯了,我便想找救心丸吃,大紅龍以為我在找重要東西,便寸步不離地監視著我。正在這時,我突然想到我脫下的褲子裡有一部和姊妹聯繫工作時用的傳呼機,心想:萬一這時傳呼機響了那就壞了。我越想越害怕,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並趕快抓起外褲想把傳呼機藏起來。但大紅龍一直不離我左右,我只好用智慧把傳呼機藏在它們已經搜查過的房間裡,這才鬆了一口氣,心想只要它們找不著傳呼機,姊妹就不會有危險,然後我就坐在那裡等著事態的發展。正在這時,我二十多年沒犯的呼吸衰竭病又突然發作,我本以為大紅龍會看在我是一個有病老人的份上能就此收手,但事實再一次證明我錯了。它們看到我犯病,不但置之不理,還厲聲訓斥說我是裝病!當它們看到我確實喘不過氣來憋得直翻眼時,不得已才讓人把醫生喊來,但它們並沒就此收手,而是繼續在屋裡屋外到處翻找證據。正當醫生給我診治時,一女警手拿傳呼機及一張姊妹給我的紙條大聲喝道:「老實交代!」看見它們翻出了東西,我心裡難受極了,病情也隨之加重,只能在心裡極力呼求神保守。因醫生說我病情嚴重,不能行走,所以當天它們沒把我帶走,只是強行掰開我因病無法張開的拳頭,把著我的手在一份材料上簽了字。資料上寫著:只給四天的時間治病,不許出門,四天後抓進監獄。雖然名義上是給我四天治療時間,但在這四天中每天我都被帶去派出所審問,天天逼著我說出神家的事情,試圖抓住帶領把神家工作徹底拆毀。經過幾番折騰,本來虛弱的我在審問過程中多次因坐不住想躺下,他們都不允許,並且每次都讓我步行走回家(離派出所很遠)。在這四天的接觸中,我第一次感受到大紅龍對人沒有絲毫同情與憐憫,冷漠如同畜生,以往總是被它們的口號與外表迷惑,今天終於看到了它們的真實面目。

四天後,我被正式拘留,在派出所裡它們又來審問我,當時我身體虛弱得想坐在長椅上,這時有六七個大紅龍爪牙朝我怒吼:「過來,不許坐!」我走過去,它們幾個人便把我圍起來,我站不住了想蹲下,它們也呵斥著不允許。這時我的病又發作了,躺在地上憋得直蹬腿,民警非但不管,還冷酷無情地說:「裝病,還不老實,熊樣,不交代罪狀判你刑、勞教你!……」後來醫生過來了,檢查之後告訴它們我的病情嚴重不能再動,民警在醫生跟前不動聲色,可等醫生走後,它們便架著我的胳膊強行將我拖到警車上押送拘留所。在虛弱中我告訴它們:我家裡還有兩個癱瘓在床不能自理的病人需人照顧,希望你們能派人去照看一下。當時它們承諾派村委會的人去照看,我又一次愚昧地相信了它們的鬼話,認為警察說話應該是算數的,它們承諾了就一定會去做,再說,這不是別的,是兩條人命啊,我還以為它們的人性未完全喪失。

但在事實面前我再一次失敗了,自從我被它們強行抓走後,家中的兩個癱瘓病人——老母親和丈夫根本沒人照顧,他們三天三夜都沒吃沒喝,母親大小便全在床上,五天後死去。當時是村裡挨家挨戶查「非典」時才發現的,為此村書記才把我從看守所領出來。一進家門,看到此情此景,我怒火中燒,想起神話說:「殺人不眨眼的魔王……凶殘已極……」「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經受了『老魔王』的踐踏卻毫無一點知覺,總是與神對著來或對神不冷也不熱。話語說了有多少,誰曾認真對待?不明白神的話也不著急、不渴慕,從未對『老魔鬼』的實質有真實的認識。活在陰間、地獄認為是活在『海底宮殿』中,受著『大紅龍』的迫害自以為在接受國家的『恩寵』,受著『魔鬼』的嘲弄還認為在享受肉體的高超的『技藝』,這班齷齪卑賤的窩囊廢!慘遭不幸也不知曉,在這樣的黑暗社會總是禍不單行,從來也不醒悟,自我恩待、奴隸的性情何時脫去?為何不體貼神的心?就這樣的壓迫、這樣的苦難都默默地認了?難道不想著有朝一日能將黑暗變為光明?不想著把委屈了的正義、真理都重新挽回嗎?就甘願看著人把真理都棄絕、扭曲事實的場面而不管嗎?甘願忍冤下去嗎?甘願做奴隸嗎?甘願與亡國奴一同滅在神的手中嗎?你的心志在哪兒?你的志氣在哪兒?你的尊嚴在哪兒?你的人格在哪兒?你的自由在哪兒?你甘願讓你的一生為『大紅龍』這魔王而肝腦塗地嗎?你甘願讓你的此生被它而折磨死嗎?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為何不將自己的一生早早地交給神?還是猶豫不定,何時能完成神的工作?就這樣毫無目標地受欺受壓,到頭來空活此生,何必匆匆來又匆匆地走呢?為何不留下點什麼寶貴之物而獻給神呢?千古仇恨都忘卻了嗎?」此時才看到神話揭示得一點不錯,以往自己撇開神話,總用自己的觀念想像來看待這個國家與社會,認為國家政府好,自己還享受著國家政府發的退休金,還得靠著國家政府和黨吃飯,今天藉著經歷這樣的環境我才看到,老百姓的生命在大紅龍的眼裡根本就不值一文錢,根本得不到尊重與保護!它們明知我家裡有兩個癱瘓在床不能自理的病人,幾天不照顧就會餓死,但它們為攔阻我信神,不僅沒有一點惻隱之心地抓捕我這個有病之人,還活活地把我母親和丈夫撂在家裡讓他們因無人照顧而餓死、渴死!大紅龍真是太殘忍了!這就是幾十年來我一直認為的「好」國家、「好」政府!是它用花言巧語迷惑了我,使我忘記神、否認神,而把它放在心裡當生存的依靠來敬拜,它剝奪了我一生百分之九十的汗水酬勞,還給我點滴,卻又藉著謊言迷惑把我帶入享受肉體否認神話的黑色浪濤之中,而我卻絲毫不覺醒,還對它感恩戴德。我今天才看到,它們以往所宣傳的「為人民服務」都是謊言,都是掩蓋其罪惡的花招!是神的到來把大紅龍抵擋神的惡魔本相顯明了出來,又藉著這樣的環境喚醒了我,讓我真正看到了大紅龍凶殘的惡魔實質。藉此環境我看到自己沒有真理實際,對老惡魔的實質看不透,大紅龍說句謊話應付承諾一聲,我就認為它們還有人性,就相信它們,真是看到自己不根據神話看事就沒有真理原則,今天倒東,明天倒西,沒有立場。只有神話是真理,是不可更改的事實,更是人生存的本錢!我感謝神藉此環境喚醒了我,我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堅決為神站住見證,絕不當猶大出賣神家利益。

後來,大紅龍仍不放過我,又把我押進了看守所,一進看守所,女獄警就扒光了我所有的衣服,當時我穿的是毛衣,它們卻只給我換上線衣褲,光著腳穿一雙大拖鞋,然後把我單獨關在一個監室裡,裡面有一個水泥炕,廁所也在裡面,本來身體就虛弱的我此時凍得直哆嗦。晚飯時它們只扔給我一個黑饅頭,又特意派兩個犯人輪流看著我。看著眼前的情景,耳邊還不時地傳來大紅龍毆打犯人的棍棒聲、叫罵聲,讓人聽了毛骨悚然。在這樣的環境中,遭受著這樣的待遇,我一夜未眠……第二天早上開飯時,餓了一夜的我很想吃點東西補充一下虛弱的身體,可看見的只是一碗白水煮的爛蘿蔔湯,儘管難喝極了,但飢不擇食的我還是大口大口地喝了進去。這時牢門開了,獄長喊我的名字,將一副鋥亮的大手銬銬在了我的雙手上,當時虛弱的我渾身異常的冷,這時神體恤我的軟弱,興起外監房的一個犯人給我披上一件長身棉大衣,我拖著虛弱的身體被帶進審訊室。審訊室裡有一個大圈椅,這是特為犯人準備的,等我坐進去又橫綁上一根棍子。審訊內容和在派出所時一樣,讓我說出其他弟兄姊妹和帶領工人的名字,但神保守我沒能使它們如願以償。

我在看守所裡度過了難熬的23天之後,大紅龍才把我放了出來。本以為回家後就可以自由一些,沒想到大紅龍的確是惡鬼的化身,總是陰魂不散地纏著我,派出所的人今天來給我照相,明天來讓我寫檢查,市公安局的大紅龍還經常來我家給我訓話:「共產黨打江山你以為容易嗎?是用血汗換來的,你們還想爭奪?」原來這些魔頭這樣制裁信神的人,是因為它懷疑人信神是要奪它的江山社稷。這幫魔鬼真是不通靈,自從有人類歷史以來,它什麼時候看到信神的人爭奪過世上的權力地位與江山社稷?什麼時候看到哪個基督徒做過皇帝?其實大紅龍的目的不在於此,最主要它是怕人類都認識了神、跟隨了神,神拯救、得著人類,人都明白了真理,對它的謊言欺騙都有了分辨,不再崇拜它把它當神來敬拜,所以才一直攪擾破壞神在地的工作。

此後,大紅龍不住地對我威逼、騷擾,使我的生活始終不得安寧。一天夜裡,一姊妹急匆匆地來送信說大紅龍又要抓我,讓我快離開家,躲到遠的地方去。因丈夫長年癱瘓在床必須請保姆照顧,我便連夜去找保姆,但他們一聽我是大紅龍監視的對象,誰都不願來。沒辦法,我只得託朋友開著車把我和丈夫帶到北京租房住下,那年跑出去躲了五個月花了一萬多元。以後的十年裡我經常被大紅龍追捕得東奔西跑有家難歸。有時實在沒地方躲,就住進醫院小病大治,花費很大。這十年來,大紅龍害得我家破人亡,東躲西藏,連親戚朋友都不理解我,經常指責我,說是我害死了母親。因著經常躲環境,一躲就是大半年,所以總是過不上正常的教會生活,也不能正常地吃喝神話,生命受到極大虧損,心靈裡備受熬煉。這十年當中,每當我痛苦軟弱的時候,我就想起神話說:「就神在大紅龍居住之地作了這麼大的工作,若拿到別處,早已有了很大的果效,人都好接受,而且對於那些信奉『上帝』的西教士來說太容易接受了,因為有耶穌一步的先例,所以在別處神沒法成全他的這一步得榮的工作,就是人都支持,國家都承認,神的榮耀沒有『著落』,這就是作這一步工作在此地的極大意義。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難處是人也都不理解你們,不管是親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們。當神『不要』你們時,你們在世上根本沒法生活下去,但就是這樣,人仍不捨得離開神,這是神征服人的意義,是神的榮耀。你們今天所承受的高過歷代的使徒、先知,甚至高於摩西、高於彼得。福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得著的,得付許多代價,那就是你們得具備被熬煉的愛,具備極大的信心,具備神所要求達到的許多真理,而且能夠面向正義,不屈不撓,而且有至死不變愛神的心,需你們的心志,需你們的生命性情變化,你們的敗壞得醫治,接受神的一切擺佈,不埋怨,甚至能順服至死,這是你們該達到的,是神的最終目的,是神對這班人的要求。……所以你們對神要充滿信心。總之,神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都是為了你們能夠有資格接受他的產業,與其說為了神自己的榮耀,倒不如說是為了拯救你們,為了成全這班在污穢之地受害至深的人,神的心意你們該明白。」神的話語支撐著我在這十年當中挺了過來,這樣的逼迫環境不僅使我看到了大紅龍就是抵擋神與神為敵的撒但惡魔,從而對這個政黨有了分辨,也使我體嘗到了神在大紅龍國家拯救人的艱難與神對人類的愛。神道成肉身來在大紅龍國家這樣的惡劣環境中作拯救成全人的工作,實在是冒著極大的危險,如果不是因著神對人的愛,神沒有必要非得道成肉身,也沒有必要在這個無神論國家作征服的起首工作,神可以在西方信仰自由的國家中作工,但神知道,如果神不親自道成肉身來與大紅龍爭戰,被大紅龍奴役幾千年的中國人根本就沒有機會得著神的救恩,因為大紅龍太惡毒、抵擋神太瘋狂,謊話連篇太詭詐,除了神以外,任何人也看不透它的惡魔實質,更沒法征服它。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更看到了神的全能智慧,神不動一槍一炮,只用話語就作成了一班受盡逼迫患難、寧肯捨棄一切也願緊緊跟隨神的人,這不正是神的大能嗎?藉此經歷,我明白了神在大紅龍國家作工的意義,看到神末世道成肉身選擇大紅龍盤臥之地作工在我們這些深受大紅龍毒害的人身上,是為了藉大紅龍效力來喚醒人的心靈,讓所有的人看透撒但惡魔的醜惡嘴臉,從而背叛它、棄絕它。藉著事實與真理的對照,我看到了自己狂妄自大、藐視真理,沒有事實臨及就難以接受神話真理,根本沒把神的話當作造物的主的話來對待,一直用自己的觀念在反駁神的話,看到人太需要神借用大紅龍做襯托物效力來成全了,否則人就不容易認識自己深受大紅龍毒害的抵擋神的本性。如今,我恨不得神馬上懲罰大紅龍,把它打到無底深坑,我在神前立下心志,誓死跟神走到底,不管大紅龍如何逼迫也要傳福音見證神。

通過十年的親身經歷,今天我才看透大紅龍著實可恨!親愛的弟兄姊妹,願我們奮力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本分來還報神的愛。我也真心奉勸那些準備考察真道的弟兄姊妹千萬別受大紅龍謠言的轄制、迷惑,多多靜下心來考查真道,千萬別錯失神末世來拯救人這千載難逢的大好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