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35 記我舉步維艱的謀生路

——真實揭露大紅龍敲詐勒索、搶奪擄掠的事實真相

山東省 韓語

我是一個普通的農民,為了養家糊口,為了攢錢使兒女早日成家,我和丈夫一心想腳踏實地地幹一番事業。我覺得當今社會是法治社會,國家改革開放搞活經濟,只要不違法,靠著自己辛勤的勞動,無論幹什麼工作都能掙到錢,換來美好幸福的生活。對於國家培養的公安人員我也特別敬佩,認為它們都是些秉公執法為老百姓辦實事的好人。然而,在幾年的謀生路程中,我卻嘗盡了這些所謂「秉公執法」的公安人員對我的摧殘折磨與壓搾欺侮,使我徹底看清了這些「執法人員」的惡魔嘴臉,看清了在共產黨這個邪惡政黨獨裁統治的國家,要想平安度日簡直比登天還難!

1996年,我和丈夫開始做收購廢品的生意,我們知道不管做什麼事都要遵紀守法,營業之前我們把所有的手續、執照都辦理齊全了,滿以為這樣就可以安安穩穩地做我們的生意。可後來幾番「不平凡」的事屢屢臨到我們,這讓我徹底看清了我所敬佩的公安幹警實際就是一群土匪惡霸!有一天,我們收了8斤廢銅(是符合收購標準的),但收完不到十分鐘,三個穿制服的警察來到我們收購站問:「你剛才收的是什麼?」我說:「收的是廢銅。」它們強硬地說:「這是小偷偷的,小偷早把你供出來了,你這是屬於銷贓!」這一番話將我弄得莫名其妙,還沒等我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它們就強行把我丈夫抓到了派出所,還說要按銷贓罪罰我們2000元,還把我們剛收的8斤廢銅全部沒收,我們不交錢它們就不放人。沒辦法,我們只能按它們的要求交錢,但它們不給我們開收據。營業以來,我們第一次平白無故地栽了這樣的跟頭,我幾天都回不過神來,更弄不明白自己是怎麼犯的銷贓罪。後來得知,是派出所提前和這個賣廢銅的商量好了,藉故來有意罰款敲詐錢的。雖然我們的手續齊全,但我們沒給它們送禮,也沒請客,所以它們就找茬,這次是給我們一次警告。聽到這些,我的肺都要氣炸了:這是什麼執法人員?分明是一夥蠻橫不講理的「皇家」土匪!它們這些惡棍以公平執法的幌子隨意給人安插罪名,定人什麼罪就是什麼罪,說罰人多少錢就罰多少錢。這一下子罰我們2000元,我們得收多少廢品才能掙回來呀。

還有一次,我收了1斤8兩銅(是線包上拆下來的銅),派出所所長又來了,說要檢查,我辯駁說:「我手續齊全,合法收購,有什麼可檢查的。」這次它又要強行沒收這1斤8兩銅,並說是非法收購,我無奈地說:「你們這樣的不讓收,那樣的也不讓收,到底讓我們收什麼樣的?」它也不管我講什麼,就是要罰錢,這一次又無緣無故地罰了我們4000元。做著這個生意,不交又不行,不交就不讓營業,交吧,真是冤死了,讓它們逼得我死的心都有。此時,我心裡對政府、對公安再也沒有了信任與敬佩,只有咬牙切齒的痛恨!我看到在它的權下生存太難了,你想憑自己的勞動生活根本辦不到,它們處處宰割你、搜刮你。從這以後,我為了使自己能有點活路,每次逢過年過節都得給它們送禮,得把派出所的四五個管事的惡棍打點滿意,若是哪次忘了誰,它們就厚顏無恥地直接打電話要。即使這樣還不行,它們仍經常到我們的收購站巡邏,看中了什麼就拿什麼,若不讓拿,過後它就會沒事找事,給你小鞋穿,讓你沒法過。我真是領教了這夥惡魔的土匪強盜的做法,將人折磨、敲詐得太厲害了!

一天夜裡兩點多鐘,我正熟睡,派出所的人突然來敲門,我慌忙打開門,只見有五六個惡警已經將我們的廢品攤圍了起來。有一人問我:「你兒子呢?」我以為兒子出事了,便說:「他出去了,出了什麼事?」它們吼道:「你兒子犯大錯了!」它們這一句話簡直把我嚇懵了,而它們也不說我兒子犯了什麼錯,就滿屋子找我的孩子,找不到就開始像土匪一樣搶拿我們收購的廢品,看什麼好就往它們的車上裝,而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們裝。第二天,它們又把那些廢品送了回來,說這些東西不值錢,又開始挑銅、鋁之類的,那次它們至少拿走了2000元的廢品,但卻一直不提我兒子犯大錯的事。直到我兒子回來後才知道事實的真相。原來,我兒子與同學在晚上發現路邊停著一輛車,車上有一男一女,女的赤身裸體,他倆發現後想見義勇為,那男的見有人發現了,開車就跑,我兒子和同學就在後面追,一直追到刑警大隊,原來這人是刑警隊的,出去不幹正事。等到了刑警隊後,它們又反過來抓我兒子和他同學,兒子的同學被刑警隊抓著了,而我兒子跑了,所以當天晚上,這夥惡警就藉故來襲擊我家,誣衊我兒子犯了大錯,栽贓陷害孩子是非法跟蹤刑警人員,這夥惡棍真是厚顏無恥,顛倒黑白,賊喊捉賊!

還有一次,我嫂子賣蘑菇時撞壞了一個賣包子的人的自行車,我丈夫去幫忙處理。撞壞了咱就賠錢吧,誰知去了以後,賣包子的人找了一個穿便衣的警察,見我丈夫去了,那人二話沒說就打了我丈夫一拳,我丈夫不知它是警察,隨即還了他一拳頭,將它的鼻子打出了血,它氣急敗壞,掏出手銬就砸在我丈夫頭上,當場把我丈夫的頭砸破了。這時,我丈夫知道它是警察,就說警察不該用手銬打人,他就想奪過手銬作為證據要告他。誰知,事後我丈夫卻在派出所一直被扣留了九天,非讓他承認是他先打的公安人員,否則就不放人,手銬也被它們騙去了,並引誘說:「承認了不就沒事了。」我們實在熬不過它們,我丈夫只好違心地承認是自己先動手打的警察,雖然承認後被釋放回家,可第二天,這夥警匪又以我丈夫毆打警察為罪名將其拘留了半個月,並罰款3700元,而對我丈夫被打傷頭的事它們卻隻字不提。眼看著這些惡警們無法無天、明目張膽地欺壓人、敲詐勒索人卻不敢反抗、講理,我心裡簡直氣憤不過,可又無可奈何,胳膊擰不過大腿,雞蛋碰石頭只能自找苦吃。通過這事,我真看到大紅龍的衙門就是為這些貪官污吏、強盜惡霸開的,中國的法律也是為土匪惡霸搾取、搜刮老百姓設立的,根本沒有維護老百姓權益的法律!在中國權就是法,那些執政掌權者就是法,它們「人嘴兩扇皮,咋說咋有理」,老百姓只能在它們的「法」的管制下忍氣吞聲、艱難度日。

最讓我痛恨的是2001年春天,我丈夫和兒子到××市發貨,他們走到××時,被××派出所強行攔下,我們的手續樣樣齊全,它們卻無中生有,又編造莫須有的罪名聲稱我們是個體營業,不許發貨,因此強行扣押了我們價值七八萬元的貨物(還打了我兒子幾拳),只讓我丈夫和兒子開空車回家。之後,這些嗜血如命的惡鬼便將我們的一車貨物給私自賣掉了,並且分文不給我們!面對它們如此明目張膽地搶奪霸佔,我簡直憤恨到了極點,始終咽不下這口氣,七八萬元這可不是個小數目,這對於我們這些小本經營的商戶來說簡直是個天文數字,不知要出多少苦力才賺到這些錢。一想起這事,我氣得都要窒息、崩潰,真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2002年我找到一個律師,給他1200元律師費,經過市法庭開庭審判,結果只判給了我46000元,並沒有賠償我們全部的廢品錢,當時我嫌錢太少不要,市法庭就警告我,若現在不要,過了這一段時間一分錢也沒有了。我想再次上訴,就又給了律師1000元,讓他幫我打官司,這時正值2003年非典時期,律師也藉此理由推託說非典時期交通不便,找人又找不到,便勸我說:「算了吧,你還是拿著那46000元吧。」最後我思前想後,若這樣僵持下去,它們真會一分錢不給我的,因為它們已喪盡良心,純粹是一夥人面獸心的畜生,是一夥無惡不作的流氓強盜。於是,我沒再上訴,而給律師的那1000元錢他也不給我了。最後,當我去××派出所拿錢時,它們只給了40600元,那近6000元又被它們強行扣壓佔為己有。手裡拿著本該屬於自己的血汗錢,我的心痛苦難忍,自己辛辛苦苦掙的錢,為什麼拿得這麼不容易?法律的公正在哪裡?公平在哪裡?我們想憑辛苦勞動謀生怎麼這麼難?它們為什麼窮追猛逼,讓我們這些平民老百姓沒有生存之地呢?我的心為此長期受壓抑、受痛苦,始終不得釋懷。

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後,我聽到第361首神話詩歌唱道:「中國人歷時幾千年的奴役生活,將人的思想、觀念、生活、言行、舉止都束縛得毫無一點自由,幾千年的歷史將活活的、有靈的人都折磨得猶如無靈的死人一樣,人都生活在撒但的屠刀下……人都生活在撒但的埋伏圈裡,被困在其中無法擺脫,受著污鬼的擺佈。人就在這樣的陰曹地府裡生活了幾千年。神要改變人,神要拯救人,將人從死人的墳墓裡拯救出來,脫離陰間、地獄的生活。」又看到人的交通中說:「在中國,革命黨、革命家是怎麼產生的?因為他太窮,他看見地主、資本家有錢、有地位,他嫉妒,他也想得到,用合理的手段他得不著,他沒有人家有本事,沒有人家會管理、會賺錢,但他又想得到這些東西,那該怎麼辦?他就要採取暴力,用革命的手段煽動人起來反抗、起來造反,最後把資本家、地主的腦袋抓過來一刀砍下來了,這叫啥?這就叫革命。……革命就是割腦袋,殺頭!把資本家、地主的腦袋割下來之後,他們的土地、他們的財產就歸革命家所有了,歸革命黨了,沒收了。人類敗壞到一個地步就開始屠殺,人類之間互相屠殺,圖財害命。現在在這個世界上如果想掙點錢容易嗎?不容易吧。你要是掙的錢多了,你就有遭到革命的危險、殺頭的危險,人可以把你的孩子綁架,然後讓你花錢買、花錢贖,這是不是革命手段哪?你們說革命的手段符不符合真理呀?不符合真理,這是撒但的強盜邏輯。那你們反對革命嗎?你反對革命,他們就說你是反革命,你就要被殺頭,那你就危險了。在這個世界上你想站在正義一邊,你得冒一定風險,有殺頭的危險。你們說這個人類是不是挺邪惡呀?你想說句公道話都有危險,都得找個合適的場合說,這個世界是不是挺險惡?如果你不追求真理,那你說不定哪天就被魔鬼吞吃了,殺害了。不追求真理,那死得多慘哪!在世界上邪惡人類是專門找老實人欺壓,專門欺負老實人。惡人是怎麼富的?就是專門欺負老實人、敲詐老實人,從老實人身上搾油,搜刮民脂民膏來填飽他們的肚子。這個世界有公平嗎?沒有公平。」經歷了大紅龍執法者一次次的敲詐勒索、搶奪擄掠,我真實體會到大紅龍國家就是人間地獄,大紅龍就是一夥土匪強盜、流氓集團,它喪盡天良,無惡不作,是專門殘害人、吞吃人的活鬼!中國人民幾千年來都受它的奴役,受著它的壓搾、掠奪,過著暗無天日、毫無自由的地獄生活。而我的經歷是千千萬萬個中國百姓的苦難人生,是多少個生活在大紅龍的獨裁統治下之人的生活紀實,如今我才認識到,若不是全能神的憐憫與看顧,我在這幾年的殘酷折磨中不知早死在什麼地方了,我雖曾多次痛不欲生,但心裡總感覺有一種力量在支撐著我,讓我能勇敢地活下去,現在我明白了,這都是全能神在一直看顧保守著我。在大紅龍的欺壓下,我雖失去了很多錢財,精神上也受到了許多打擊,但現在回想起來這都是全能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如果沒有這些痛苦磨難,我不會這麼輕易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也不會感覺光的寶貴。藉著大紅龍的反面效力,才使我徹底看清了大紅龍的惡魔實質,認識到只有全能神能拯救人脫離黑暗,能帶領人進入光明,若沒有全能神的拯救,那人永遠沒有出頭之日,只能眼睜睜地被它們折磨死。

來到全能神的家中,我心裡感到無比的甘甜與釋放,心裡的壓力沒有了,看見弟兄姊妹之間彼此相愛,沒有欺騙,沒有交易,雖都素不相識,但沒有隔閡、防備,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不必擔心會得罪哪個人,更不用擔心哪天會被人算計、欺負;每個人都按神話行,追求做誠實人,脫去身上的大紅龍毒素,誰若不實行真理,耍詭詐搞欺騙,弟兄姊妹之間就互相修理對付,互相幫助扶持;教會的帶領工人都是弟兄姊妹民主選舉出來的,都在眾人的監督之下盡本分,不論弟兄姊妹給其提什麼缺欠,都得虛心接受、順服,毫無打壓,若狂妄自大始終不接受真理,就會被眾人棄絕;當我流露敗壞時,帶領工人和弟兄姊妹都會耐心跟我交通,還問我能不能領受,聽明白了沒有,若不透亮再繼續循循善誘地給我交通……在全能神教會裡,基督是教會的頭,無論是帶領工人還是弟兄姊妹都是一律平等,每個人都聽基督的話,以基督的話為行事原則與做人準則。在這裡,我找到了活著的樂趣,也體會到了人生的價值與意義,以前的憂愁煩惱都逐漸消失,心裡充滿喜樂平安,真實體會到了全能神是人類唯一的拯救!在此,我真心地對尋求考察真道的弟兄姊妹說一句,不要再受大紅龍的蒙蔽了,大紅龍從始到終都沒說過一句對老百姓有益的話,它的所說所做完全是為了維護它的獨裁統治,是為了它能長久地控制、欺壓百姓,更是為了拉更多的人與它一起下地獄。弟兄姊妹,你還願在它的權下受欺受壓嗎?全能神已來拯救我們。全能神說:「就這樣的壓迫、這樣的苦難都默默地認了?難道不想著有朝一日能將黑暗變為光明?不想著把委屈了的正義、真理都重新挽回嗎?就甘願看著人把真理都棄絕、扭曲事實的場面而不管嗎?甘願忍冤下去嗎?甘願做奴隸嗎?甘願與亡國奴一同滅在神的手中嗎?你的心志在哪兒?你的志氣在哪兒?你的尊嚴在哪兒?你的人格在哪兒?你的自由在哪兒?你甘願讓你的一生為『大紅龍』這魔王而肝腦塗地嗎?你甘願讓你的此生被它而折磨死嗎?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為何不將自己的一生早早地交給神?還是猶豫不定,何時能完成神的工作?就這樣毫無目標地受欺受壓,到頭來空活此生,何必匆匆來又匆匆地走呢?為何不留下點什麼寶貴之物而獻給神呢?千古仇恨都忘卻了嗎?」「醒吧,弟兄!醒吧,姊妹!我的日子不會耽延,時間就是生命,抓回時間就是搶救生命!時間不會太遠!你們考大學考不上,可以再一再二地補習,可是我的日子不再耽延。記住!記住!這是我的良言相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