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正義與邪惡的較量34 艱難上訪中讓我看清了大紅龍國家的黑暗

34 艱難上訪中讓我看清了大紅龍國家的黑暗

——一個慘遭不幸之人的自白

河北省 王蘭

以往,在我心中一直認為共產黨人民政府能夠為百姓辦事,公安局能為社會、人民保平安。誰知事實卻不像我所想的那樣,在我們家遭受惡人殘害、經歷了幾年的上訪生活之後,我才知道大紅龍怎樣苦害人,從上到下受賄,徇私枉法、欺上瞞下,一片黑暗。

2004年2月5日上午8點,我兒子(24歲)去給臨村一人家修房子,在回家的路上被6個人攔住毒打後殺害(因其中一人的母親把她的外甥女介紹給我兒子,我兒子不同意,所以其一氣之下把我兒子打死了)。直到9日上午才在一口機井裡發現我兒子的屍體,頭上有大包,鼻孔、喉嚨有血以及染紅的衛生紙,右胳膊上節被打斷,渾身有血傷,慘不忍睹!經法醫鑑定,當時是被頭朝下扔進水中窒息而死的。

當時我們打算結案後再掩埋屍體,可縣公安局的兩名副局長非逼著我們趕緊火化,還恐嚇說:「如果不火化,我們到時候用汽油把屍體點了!」無奈之下我們才將屍體火化。誰知,過後他們卻一直沒有答覆,後來才知道他們逼著火化就是為了早日結案。我就去縣裡找副局長理論:「我兒子被人害死,你們為啥不查明原因?」他與公安局股長畢×當時就把我的材料一把扔在地上,坐車就要走,我就攔在了車前不讓他們走,我說:「我就是來問問,人死了你們怎麼不管?你們讓火化了,你們得給我個說法!」股長畢×氣焰囂張地吼道:「我們就是不抓人,看你一個平民百姓能怎麼著?走開!」當時他們派人硬把我拉到一邊,開車揚長而去。後來我才知道,打死我兒子的6人中,一個是村委書記的獨生子,這個書記為了使兒子逃脫罪責,早就給市公安局的熟人送禮了,另一人在本地本來就是個地痞,仗著兄弟6個人在當地一帶為非作歹,公安局的人也向著他們,並且這6個殺人犯的家人一共給公安局送了至少一百多萬元的禮。所以,公安局的人即使知道人是他們殺的,也根本不追究。

看到他們對這事根本不管不問,2005年7月4日,我就去北京上訪。可我去了以後,信訪辦的人不但沒有接我的案子,馬上就給駐京辦打電話,駐京辦竟把全國各地的上訪人員都聚在九進莊,然後通知當地人員派人去接回原地。縣公安局股長畢×(因收了錢就造假案)跟駐京辦的科長說:「她兒子是跟人家小孩子鬧著玩,無意中掉進了井裡淹死了,當時幾個孩子最大的還不到16歲(他的意思是不到判刑的年齡,事實上6人都是20多歲的人了,而且有的都已經結婚了)呢!」駐京辦的人根本就不解決問題,一連4次用詭計打發我走,第一次是把我扔在了公交車上不管我了,第二次把我送到一個賓館說讓我先等著,可賓館根本不讓我進,後來我在保安室裡坐了一夜,第三次他們又說把我帶到某地解決問題,誰知一人領我坐上公交車,他提前下車後把我扔在公交車上,第四次駐京辦的三人開著小車拉著我,把我拉到一個窯廠裡,後來他們藉上廁所的機會開車跑了,把我扔在了那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當時我已身無分文。他們企圖將我不聲不響地困死在那裡,這就是以往我認為的「人民公僕」,能為百姓辦實事的政府。因為我兒子的冤還沒申,我還不能死,就只能靠吃樹林裡的野果以及撿路邊溝裡的東西維持生命。

2005年8月11日,我們夫妻二人到河南省委上訪,我們到大門口詢問:到哪上訪?工作人員幾點下班?一公安惡警(警號是0108××)不容分說抓住我就是一頓毒打,它們以「在省委門口鬧事」為由將我們倆一直關押到晚上。隨後通知我們縣公安局,公安局局長派人把我們接回縣裡,並以「上訪攔截領導的車,妨礙公事,非法鬧事」為罪名非法拘留我們半個月(沒有拘留證),並給我們拍照,還在縣電視台和報紙上作反面宣傳,官員們還說這是殺雞給猴看,警告群眾不要上訪,如果上訪就得像我們一樣被拘留。

同年10月9日,中央領導到河南檢查工作,縣公安局令鄉幹部、派出所共18人分兩班輪流住我家10多天,限制我上訪。11月14日,我又去北京公安部上訪,公安部的人就給省廳駐京辦的打電話,省廳裡的人把我拉到離北京公安部不遠的聚源賓館裡,在賓館他們對我毒打,並軟禁我21天。後來打電話派我們當地派出所的民警把我押回來,隨後又把我鎖在了派出所的鐵籠子裡一夜。

2006年3月8日,一村委書記(與其中一殺人犯是老表)到我家,看到我沒在家,就以為我又上訪去了,他問我丈夫我上哪了,我丈夫說我走親戚去了。他聽後一拳打到我丈夫的心口,當時就把我丈夫打倒在地上,我丈夫報了警,派出所的人來到後什麼也沒說,反而警告我丈夫不讓亂說話。

3月10日,我又去北京上訪,想著一定得為我死去的兒子討回公道。可我還沒到信訪門口,就被我們縣派的5名惡警攔住,在大街上對我一頓毒打,被帶了回來,還說我報復陷害當事人。我兒被害我上訪無門,還被這夥「人民衛士」毒打,說我陷害當事人,中國真是沒有說理的地方了嗎?

之後村委書記氣勢洶洶地到我家進行敲詐,向我們要上訪接我回來的路費,讓我們拿兩萬元,還威脅我說:「如果不給,我找人上你家打你,讓你年都過不好。」真是惡魔當道!家裡也實在沒什麼錢,後來也沒給。

這時它們又使出了一個陰招,想用好處收買我,讓我不再上訪。2006年8月5日,我們鄉派出所的警察與一村委主任送到我家500元錢;第二次是2006年農曆12月26日,鄉黨委書記和另兩名鄉幹部又送到我家500元錢、兩袋麵粉、一床被子,「關懷」我讓我過好春節。但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我很清楚。當2007年3月3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訪時,才到北京南站就被人截住給拉了回來,接到了某賓館。之後派出所所長、鄉長又非法把我關押軟禁在敬老院裡8天。期間我丈夫在家,他們怕我丈夫上訪,就把我丈夫也關押起來。

後來鄉黨委書記、政法書記等3名幹部聯合對我們使出更毒辣的一招——設罪害人。他們說要給我們1280元化肥錢。頭兩次給的錢,我給他們出了兩個條子(共計1000元)。這次給徐×出了個1280元的條子,原本說是救濟我的錢,可哪裡知道這些錢是他們為陷害我們夫妻倆設下的圈套,使我們夫妻二人坐了3年的牢。鄉及村幹部11個人共同作假證,說我敲詐勒索錢財2280元。2007年8月在縣法院開庭審理的,後發了判決書,判我們夫妻二人每人勞教3年。因我們不服判決,提出上訴到市中級人民法院,市中院發回重審,縣人民法院根本就沒有審理,我坐了9個月的牢,我丈夫坐了11個月的牢。坐牢期間每天不見陽光,一頓飯一個小饃吃不飽,在監獄裡我患上了白癜風、膽囊炎。後來他們允許我們二人取保候審,但必須有我4家親戚的簽字,保證我們在家裡,哪裡也不能去,如果我要是離開家隨時把我親戚抓走。縣人民法院書記員和審判員對我威脅說:「你兒子的事不要講了,坐監的事也不要講了,你無論再上哪裡上訪就抓你的4家親戚,你若再上訪就再勞動教養你們3年!」

雖然我們被放了回來,但不知什麼時候他們給我們夫妻二人安了個罪名,我們又成了全國聯網批捕的逃犯,這樣我們就沒辦法出門了,只要一出門就會被抓,但我們倆毫不知情。這夥惡魔為了限制我們,真是煞費苦心!2008年5月11日,我又去省廳上訪,剛到省廳信訪辦,領了表,就被當地派出所的惡警抓住,帶到了派出所,他們給我照了相,說我是批捕在逃的人,讓我摁手印,我不摁,他們就打我,用腳跺我,說我是個犯人。後來我們鄉派出所的民警趕到還說讓我摁手印,騙我說摁了手印就把網上在逃犯的信息給消掉。之後我們縣公安局與鄉派出所的民警把我押回,送進了縣拘留所,甚至把我當成重犯對待,戴上了手銬、腳鐐,我遭受著殘酷折磨,在看守所裡暈倒了4次,有病也不讓看,後來省裡來檢查,才拉我到縣醫院看病,花了1500元,還都是我自己的錢,甚至在醫院治病時還一直戴著手銬。之後他們把我和殺人犯關在一起,讓我在裡面幹活,因我身體實在太差,給我分的活我每天都不能按時完成,殺人犯說我幹活慢,就毆打我,每次都是打得鼻青臉腫,警察卻不管不問,我真是受盡了虐待!

在這幾年的上訪中,我們共花了十三四萬,有時我們在外撿點飲料瓶子維持生活,每天省吃儉用的。我把所有的家當都用在了上訪上,請了5個律師,花了3萬多,但每個律師也都是只收了錢而沒有為我說話。我經常風餐露宿,還被這些官員苦害折磨得了一身的病,高血壓、慢性腸炎、胃炎、白癜風都是在上訪的日子裡留下的病患。幾年裡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淚,被大紅龍毆打了多少次,得了一身的病,家裡又是一窮二白,可我仍不甘心。2009年,我和丈夫來到了縣公安局找局長反映我們因上訪被關押在看守所,但他們不管,無奈我們又去縣委找縣委書記,看大門的說縣委書記沒在家,後來縣委副書記打電話讓派出所的人強行把我們夫妻二人拉到了訓誡所,關押了一天一夜。在訓誡所,他們對我們大肆恐嚇:「你們還去縣委嗎?這一次是訓誡,第二次是拘留,第三次是勞教!」

面對如此殘酷的現實,我曾多次仰天長嘆,也曾多次想到以死了結此生,為什麼本是原告的我會落得如此下場,難道真的就沒有說理申冤的地方嗎?在那種背景下,我心裡很是絕望,充滿了淒涼、委屈、無助,我不再期盼有人能為我申冤,不再奢望給兒子討個說法了,更不再相信世上有公義存在,因為在這樣的國家討說法真是比登天還難,軟弱無力的我幾乎要癱倒了,真的沒有勇氣再次尋找光明。然而,就在我走投無路之時,在我精神一度陷入低谷之時,全能神的救恩臨到了我,全能神的話讓我知道在大紅龍國家根本沒有公義存在,神的話幫我揭開了世界邪惡的根源,也是神的話使我看到了一絲光亮,更看到了曙光,感謝全能神。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沒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沒有目標地生存著,只有傳說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這個信念在沒有知覺的人身上遲遲不能實現,然而,人還是這樣盼望著。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當人大聲求告之時,我背轉臉面,不再忍心目睹下去,但人的哀哭之聲我怎能聽不見呢?我要撫平人間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親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殘害我民,不容仇敵再任意妄為……」當我看到神那如慈母般溫暖的話語時,我心裡才出現了久違的安慰,也看到只有神最愛人,神今天就是來拯救我們這些受苦至深的人的,是來撫平人間的不平的,更是來幫助我們脫離這黑暗世界的壓制的。如果沒有神的拯救,也許我已不在人世,也許我還會繼續上訪,會繼續遭受撒但的苦害,最終以失敗告終,家破人亡。多虧神的拯救,我才看到人的生死都在神手中,那些惡人活著也只是暫時的享受,最終神會賞善罰惡,將那些作惡抵擋神的人都毀於地獄之中。

後來,每當我聽到第170首經歷詩歌:「看人間淒慘萬狀,哪有人生光明路!……」總是思緒萬千淚流滿面,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心裡不覺感慨萬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在這人吃人的黑暗社會中,我上哪找到公義?何時看見光明啊!我早已經被撒但吞吃,早已經死在了大紅龍的苦害之下,是全能神的到來讓我這個在黑暗中艱難喘息的苦難人得見光明,有了生存的希望,更使我看見了只有公義的全能神能撫平人間的不平,能將這污穢的舊世界洗刷淨盡,唯有全能神是人類走向光明路的唯一希望,因此,我盼望基督的國早日在地上堅立,公義早日掌權!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