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13 大紅龍就是殘害人的惡魔

13 大紅龍就是殘害人的惡魔

江蘇省 謝蘭

1972年我才20歲就加入了共產黨,成為了一名中共黨員。當時我感到非常榮幸,因在我心目中,是共產黨給人民帶來了幸福,所以我要為黨多做貢獻,來報答黨的恩情。然而在殘酷的事實面前我才發現共產黨不僅不能給人幸福,反而是殘害、整治人的惡魔!

1984年劃分街道時缺人,因我是黨員,所以原街道主任推薦我做新街道主任。我接手工作的時候,街道組織連我在內共四個人:一個文書,一個會計,還有一個負責抓計劃生育。街道除了一把掃帚,別的什麼東西都沒有,我只能白手起家。街道沒有綠化,我就組織人自己動手栽樹木,沒有路,我們自己動手鋪水泥板,整天忙得吃飯都不正常。我們沒有辦公的地方,街道雖有一塊空地,可我們一分錢沒有,幾經周折,我們與辦事處的建築隊協商,讓他們先把房子建起來,以後我們再還錢。1985年房子蓋好了,我們終於有辦公的地方了,並且還有多餘的房子租給群眾做生意,街道逐步走上正軌。1987年我們用房租錢把蓋房子的錢還清了,還剩下一部分錢。於是我又與建築方商量,投資5萬多元建幼兒園,先付一萬元,房子建好後再還剩餘的錢,同年12月份幼兒園建成並開學。就這樣,我和大家廢寢忘食,不分酷熱嚴寒地幹,沒人喊過一聲累,任勞任怨。我們忠心地為「黨」賣命,每月工資只有三十元,但想到只要能為黨做貢獻,自己再苦心裡都甘甜。1993年至1994年我們街道又蓋了一千二百多平方米的門面房,辦了一個縫紉廠,開了一個洗澡堂,街道越來越紅火,老百姓生活越來越好。

2010年10月份,政府要求舊城改造,要棚戶區拆遷,我們街道居民都是樓房,不在拆遷規劃範圍,但拆遷辦看好我們街道屬繁華地段,有豐厚的利益可圖,於是,拆遷辦主任姜×與我們街道辦事處黨委書記李××(是姜×的姐夫)串通好,對我們實行強行拆遷。當時政府公布的拆遷條款是:拆遷每平方米不到800元,要錢的一次性算清,不要錢的回遷戶按新建房價,每平方米還要拿出許多錢才能有住房。因我們街道本不在拆遷範圍,屬強行拆遷,條款又如此不公平,這對老百姓來說如同晴天霹靂,老百姓都不同意搬走。於是黨委書記李××找我談話,讓我帶頭搬走。我說:「條款如此不公平,我走了群眾怎麼辦?我天天都與他們見面,怎麼向他們交代?你再和拆遷辦談談(那時我不知道他和姓姜的串通好了),對老百姓寬鬆點,每平方米再多給點錢,回遷的居民有一平方米給一平方米,不要叫老百姓加錢,這樣群眾工作也好做,只要群眾願意走,我家隨時可以搬走。」我心想:他會給點面子,再讓點利給老百姓。誰知拆遷辦辦事員趙×揚言:「我寧願把錢砸給法院起訴你們,也不會多加錢給你們。」老百姓憤恨不已,有的年齡大的都哭了,無奈我們是平民百姓,在強權面前沒有絲毫辦法。就因為我沒同意帶頭走,沒兩天拆遷辦就把我家強行拆了。那天我們都上班不在家,聽說我家房子被拆,我趕緊回家,看到門口圍得水泄不通,有拆遷辦的、城管的、法院的、公安局的,還帶了二十多個地痞流氓,近四十人。此時,爬上屋頂的人拿著大捶,正在上面亂砸,門窗已全被砸爛。我急忙制止說:「你們不能砸,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當時有兩個公安局的人吼叫道:「什麼違法啊!」他們不顧群眾反對,上來就把我的雙手扭到後面,用手銬銬了起來,強行把我推上警車,帶到市區法院逼我簽字。我說:「我死也不簽字!」後迫於群眾壓力,又把我放了。有些老百姓看到我被抓,嚇得趕緊簽字搬走了,沒搬走的都遭到了它們的毒手。居民王××已經七十多歲,大紅龍在她家門口挖了個大坑,連門都沒法出去,還強行對她家斷電、斷水;大紅龍還在居民季××家門外打樁,把房子震了一個大口子。季××說把房子震倒了,家裡人要是被砸死怎麼辦(當時季××一位七十多歲的老母親還有妻子、兒女都在屋裡)?這時,衝上來兩個地痞說:「怕死你搬走啊!」季××說:「協議沒簽好,我是不會走的。」兩個地痞不由分說,掏出刀就往季××屁股上連捅五刀,剎時血流滿地,後來季××被迫遷走;居民章××當時剛做過乳腺癌手術,家庭條件極其困難,又沒有可搬的地方,他們強行把其從屋裡拖出來,把房子拆了;我們街道的幾個地痞流氓、地頭蛇,大紅龍對他們卻二話不敢說;居民陳×是老黨員,抗過日,打過仗,看到共產黨腐敗透頂,不出兩個月就被活活地氣死。看到這一幕幕,我心痛不已,這就是我心目中的黨,我二十多年為它拼死賣命,最終被它殘害,無有安身之處。大紅龍的狗官為了個人利益,不擇手段殘害人民,絲毫不顧群眾死活,真是惡魔顯形!2012年春節前,老百姓全部被迫搬走,分房子的時候,地痞流氓和平民百姓一樣的房子卻多分一套,也就是給了他們兩套房子,從中更讓我看到共產黨崇尚邪惡、欺壓良善。當時雖有人組織上訪,可連回音都沒有,真是「天下烏鴉一般黑」,這讓我感到人間的不可生存、淒涼悲慘,黨哪裡是為人民謀幸福,分明是打著「為人民服務」「造福百姓」的幌子到處招搖撞騙,純屬一幫土匪、黑社會!以往我幼稚地認為共產黨是可以依賴的,是值得我為它灑熱血、獻一生的,現在我才看清共產黨所倡導的一切全是騙局,我們都被大紅龍騙了!大紅龍見我沒有利用價值了,就逼我退居二線。我拼命為共產黨賣命,到頭來竟落得如此下場,想想都心酸。年底,這些政府官員因得利春風得意,獎賞幾個拆遷有功的小鬼,並安排這些人到南方旅遊,就在去旅遊的路上出了車禍,女魔頭許×當場身亡,其他幾個重傷。老百姓得知後都高興地說:「人不報,天報,老天自有公道!」大家紛紛買鞭炮慶賀,的確看到了惡人必遭報應!這件事也讓我這個從小就受無神論教育的人感受到了老天爺的存在。

大紅龍欺騙了我幾十年,但我卻蒙了神的恩待,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從全能神的話語中我對大紅龍的反動邪惡有了一些分辨,全能神說:「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神話揭示得千真萬確,因我從小受大紅龍「無神論」的教育,什麼「世上從來就沒有救世主」「人吃的、用的都是黨給的」,教育我要報效祖國,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當我相信並接受了「無神論」的鬼話時,我就走上了無神、抵擋神的道路,把魔王當神並為其效力,我被共產黨迷惑得昏迷不醒,完全受它宰割、愚弄。大紅龍還有很多至理名言,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無利不起早」「笑貧不笑娼」等等,這些話全是謬論邪說,人憑這些鬼話活著,都成了魔鬼撒但相。當今社會吃喝嫖賭、包二奶的沒人管,還說是開放,是社會潮流;人信神追求做誠實人,追求活出正常人性,大紅龍卻黑白顛倒說是不正常,是反黨、反人民,瘋狂地抓捕、逼迫,大紅龍真是倒行逆施、逆天而行!是神話的揭示讓我看清魔王的嘴臉,分辨清楚什麼是醜惡,什麼是美善。如今大紅龍看到越來越多的人被神話語征服,跟從了全能神,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它的醜惡嘴臉都在棄絕它,它們便慌作一團、狗急跳牆,在網絡、電視上瘋狂散佈謠言,無中生有地捏造、毀謗全能神教會,妄想拆毀神的作工,豈不知大紅龍已無回天之力。神話說:「『當撒但猖狂已極、瘋狂專橫之時的時代』也正是神開始在地正式大作工的時代,接著便開始了毀滅世界的工作。也就是說,撒但越猖狂神的日子越逼近,所以神越說撒但猖狂,說明神毀滅世界的日子也越近,這是神對撒但的宣告。」從神話中看到大紅龍的氣數已盡,它再無什麼高超的技藝了,因它的詭計很快要大白於天下,凡是明眼人都能看清大紅龍的真實面目,都不願再受它愚弄、欺騙。我在此奉勸那些還在為大紅龍效力的,相信有神、相信上天有公道、相信有報應的同胞們,趁早棄暗投明,歸回正道,不要再為魔鬼賣命與神敵對了,若執迷不悟,繼續充當撒但的工具,做它的差役,只能成為撒但的陪葬品。我勸告那些誓死為魔王效力的人,不要再參與攪擾神作工、迫害神選民的事了,因神的性情不容任何人觸犯,抵擋神的惡事做得越多,受的懲罰將越重。因全能神說:「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