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5 被摧殘的青春

——大紅龍殘害幾代中國青年的鐵證

四川省 小丁

我是一名退休教師,也是一名共產黨員,我長期與青年人打交道,曾以自己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而自豪。自2007年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以後,通過吃喝神的話語、經歷神的作工,我才認識到在大紅龍手下幾十年的工作,是犯罪、是作惡,是為大紅龍殘害青年一代效了力、幫了忙,我後悔,我自責啊!現回顧幾個歷史片段,讓我們一起認識大紅龍是如何在青年人渾然不知中狠下毒手的。

殺一儆百的整風反右

1957年底,我剛踏入師範學校的大門,就遇上了整風反右運動。運動開始,縣委的一位宣傳部長講:「你們中學生只管『鳴放』(說心裡話,對黨提意見),幫助黨整風氣,對黨不愛也不會被劃成右派,不打棍子,不戴帽子,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我們十六七歲幼稚的年輕人信以為真,就在小組「鳴放」、班上「鳴放」、學校大會上「鳴放」,把心裡話都說了出來。記得在一次全校舉行的大會上,十幾個人「鳴放」,我們班就佔了三個人。一個說「工農生活差別大」,一個說「肅反工作有報復現象」,還有一個說「共產主義像拋出去的石頭,由低到高再由高處落下」。這些言論,我認為都是事實,沒有什麼錯,然而在大紅龍眼裡這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言論。幾天後學校對這些言論進行批判,口誅筆伐。小組批、班上批、全校大會上批,勒令這些人寫檢討,認罪悔改。「黨」外表是說不打棒子、不戴帽子,背後卻對這些說實話的學生實行監視,更可惡的是到了次年暑假時學校將這些同學全部「剷除」,開除回家了。其他同學有的因挨了批判丟了面子,便自動退學。剛開學時全校共有12個班,600人,開除回家30多人,佔5%,加上自動退學不來的,到這年秋天整頓班級時,只剩下10個班,500人左右了!這場「整頓反右」運動迅速席捲全國,其實它是在向國民宣告:「老百姓,你們對我大紅龍只能說好,不許說壞,只能歌功頌德,不許有反面意見,若有反面意見就憋著,若說出來就革你的命!」整風反右是針對那些對共產黨有不同意見的人,也是給那時的青年一代當頭一大悶棒,目的是殺一儆百!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從那時起我們都學會了防備,有什麼事都藏在心裡,不敢說真話了,我們青年人也學會了虛偽,學會了表裡不一。直到現在這些陰影還種在我們心裡,我們變得謹小慎微,什麼事都不表態,等候觀察,總是怕「槍打出頭鳥」!這一招為大紅龍一統天下、獨裁專制掃清了一切障礙。從此,萬馬齊喑的社會局面就這樣開始了。

唆使青年人犯罪的文化大革命

1966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開始了。這時,我在一所中學任教,一貫以「革命動力」自居的我看到《人民日報》登出的《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論,認為是大顯身手的時候了,不久便在學校組建「紅衛兵」,發動「革命小將」口誅筆伐衝向前線,接踵而來的便是鋪天蓋地的大字報貼滿學校的每個角落,矛頭指向那些有「歷史問題」的教職員工,認為這些人就是所謂的「牛鬼蛇神」。就在這年秋天我們去了北京,接受這次運動的「最高統帥」毛魔頭的檢閱。這是我首次到北京,說是去接受檢閱,不如說是去遊山玩水。在北京的十多天裡,我們遊逛了北京的幾大風景區,要問有什麼收穫,不如說是白紙一張,空跑一趟。

1967年春,才知道我們的「大方向」錯了,應該把矛頭對準「黨內死不悔改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誰是這一鬥爭對象呢?當時我們「紅衛兵」內部出現了意見分歧:有人說,學校校長是,因為教育界長期有一條黑線在統治,他不是,誰是?有人說,他是跟著跑的人,是黑線的執行者。我是後一種意見的支持者,所以被稱為「保皇派」,從此我說話便沒人聽了。最後經工作組拍板,決定揪出校長,讓「革命小將」打頭陣。花了一夜功夫,第二天一早,只見校長的門上、窗子上、走廊裡、過道間都是打倒走資派校長的大字報,昔日作為「革命動力」使勁鬥「牛鬼蛇神」的校長,一夜之間就被「革命」的對象打入了「牛鬼蛇神」的行列,關進了「牛棚」。

這年秋天,「紅衛兵」在「最高統帥」的指示下,走出學校闖入社會「鬧革命」,他們被封上「左派」的桂冠,吃的是「支左飯」,穿的是「支左衣」,登上「支左鞋」,坐著「支左車」,扛起「造反派」的旗,唱著「造反有理」的歌,今天在這裡鬥當權派,明天在那裡揪走資派,意氣風發、忙得不可開交。舉國上下,就在這批「革命小將」掀起的造反洪流的衝擊下,揪出了各部門各單位的所謂走資派,其中全國最大的走資派劉少奇、鄧小平也被束手就擒了。哪裡知道這批小將就在一派凱歌聲中捲入了武鬥的漩渦,當時我校六年級的一個班是學校的先進班,加入武鬥隊的有17人,班上所有幹部,有的做了政委,有的做了司令,有的做了參謀,還有幾名小隊長,餘下的人除幾個身體不好的之外,一律編入宣傳隊,做了武鬥隊的後勤兵。他們南征北戰,哪裡需要就在哪裡出現:去廣元搶過軍火,在合豐戰場做過側面配合,在思依戰場做過支援……他們以「功臣」自居,揚言「老子們是從前線下來的」。口裡叼著一支香煙,大搖大擺走在街上,霸氣十足。餓了,喝令「端飯來」、「盛酒來!」晚上睏了,接管旅店一說就妥了,來時兩手空空,走時帶上看上眼的東西,留下一張白條便妥。百姓見了,都得後退三步,讓他們三分,沒人敢說個「不」字。這些年輕人狂起來了,陶醉於這種不可一世、橫行霸道的瘋癲中,希望這種日子能多過幾天。可是光陰似箭,不覺就到了1968年的秋天,「最高統帥」的「七二三」佈告下發了:全國各地所有的紅衛兵武器一律上繳,拒不上繳的以窩藏罪論處,並警告小將們說「現在是你們容易犯錯誤的時候了」。上司魔頭的指令像晴天霹靂打得小將們暈頭轉向,有人迷茫,有人消極,有人抱怨,有的說「天哪,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們」;有的說「反正我們的大方向沒有錯,有點小錯算不了什麼」;有人說「聽天由命吧,有啥辦法」。是的,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掌管之中,他要按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校這批十六七歲的小青年萬萬沒有想到,從紅旗下的花朵到革命小將,再到後來一部分人成為階下囚,一個判刑,一個得神經病而死,兩人交群眾管制,其餘的人三年不得招工,不可參軍。再看全國各地經歷文化大革命的青年人,有誰能脫逃這一不幸的歷程呢?北京的聶元梓、蒯大富,四川的江海雲等造反派頭頭,有誰逃脫這一厄運呢?這批年輕人犯罪的根源是什麼?背後的黑手又是誰?這是人所看不透的,只有末世來在人間作工的實際神才為我們揭開了這個祕密,神說:「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涼,人心惶惶,將人玩弄得牛頭馬面,醜陋不堪,沒有一點原來聖潔之人的痕跡……」大紅龍魔頭這夥幫凶就是邪靈的總代表,正是這夥邪靈來在人間攪擾,興風作浪,將人玩弄得牛頭馬面,折騰得都失去了人性,不知自己到底在幹什麼,尤其是青年人正血氣方剛,魔王利用青年人的年幼無知、放蕩、妄為、不受約束、猛撞猛幹等致命弱點,來為其效力,揪出了一批為其完成了「使命」的所謂的「走資派」,將這些人打入冷宮,有的放到鄉下勞動改造,有的投進監牢被活活折磨致死,有的被監視,搞得整個中國人心惶惶、膽戰心驚。原來小將們只是魔王手中的一顆棋子而已!魔王完成其借刀殺人的目的之後,便將小將們一腳踢開,這些小將們對其中原由渾然不知,只是任其擺佈。但是這一代青年人最好的青春年華就在批鬥、廝殺中荒廢了,他們失去了學業,喪失了人性,扭曲了人格……魔王太陰險!借刀殺人,嫁禍於人,這是惡魔慣用的伎倆,用心何其毒也!

血流成河的「六·四」事件

前邊走了虎,後面又來了狼。文化大革命過後,自稱是中國第二代領導人的鄧魔頭登台了。它利用手中的權力,垂簾聽政,支持自家的親人及高幹子弟,藉開放搞活經濟之機,抓住兩類物資的剪刀差價格,大發國難財,搜刮民脂民膏,人民恨在心中,看在眼裡,敢怒不敢言。一批批有責任感、正義感的青年人站出來了,特別是北京大專院校的學生一邊高呼「打倒貪官」、「打倒腐敗」的口號,一邊抬起「該死的沒有死,不該死的死去了」的橫幅標語上街遊行。幾天之內全國各地的高校學生紛紛響應,形成了全國範圍內的大學潮。1989年6月2日前後,全國各地的學生代表數千人來在天安門廣場集會,要求政府交出貪官,懲罰官僚,不達目的絕食不休。魔頭們怎能容讓學生揭露他們,便殺氣騰騰,凶相畢露,於6月4日深夜,趁已經絕食三天的學生筋疲力盡之時,政府派坦克、裝甲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進行碾壓、機槍掃射,當即血流成河,屍骨遍地,為了不露馬腳,不留現場,又使用日本鬼子侵華時採用的化學藥物毀屍滅跡,這就是震驚中外的「六·四」事件。二十多年來,大紅龍對其荼毒生靈的惡行一直封鎖消息、實行高壓政策,隱瞞實情,不准走漏一點風聲……全能神說:「歷代以來的罪孽都一筆一筆地與它算清,神絕不放過這罪魁禍首,將它徹底滅絕!」這夥殺人的魔鬼,使那些無辜的學子慘遭毒手,從此再無人敢向政府提意見,苦難的中國人再次學會了奴顏婢膝、逆來順受!

「貓論」將青年一代帶入地獄

這個屠殺青年學生的魔頭上台後,還提出了臭名昭著的「不管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簡稱「貓論」)的荒唐謬論,乍看起來是為搞活經濟,是國富民強的好辦法,我也曾為這一論調鳴鑼開道,在青年學生中廣為宣傳。實踐證明,這一邪說謬論是要人昧著良心理智,喪失人格,要人不擇一切卑鄙手段去抓錢,是極端自私自利的表現。它和老撒但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反動理念如出一轍,並不是什麼新鮮貨,誰接受誰受害,特別是青年人一旦接受過來,很快就能將其毒害並帶往地獄。

請看下面的事實:

「貓論」,它可以讓假冒偽劣商品充斥市場,因而才有假藥和毒奶粉的出現;「貓論」,它使貪官越來越多,屢禁不止,甚至高層人物就是大貪官、「大老虎」;「貓論」,使買官賣官盛行,名正言順地使這部分人「先富起來」;「貓論」,可以使死囚犯買回生命,只要捨得花錢;「貓論」,可以使人見錢眼開,有奶便叫娘;「貓論」,可以使人不顧廉恥,男盜女娼,無所顧忌;「貓論」的危害還可列舉出很多很多……總之,「貓論」是鴉片,是砒霜,是腐蝕劑,它使人道德敗壞、人性惡毒,社會污穢黑暗,失去光明,正邪不辨,良莠不分。

全能神揭示說:「人生活在十八層地獄裡,猶如被神打入地牢一樣,永不見光,封建思想已將人壓制得喘不過氣來,人都窒息了,毫無一點反抗之力,只是默默地忍著,忍著……從未有一個人敢為正義、公平而奮鬥、站立,只是在封建主教的牽打捶罵中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人從來沒想起來找著神而享受人間的快樂,似乎人被擊打得猶如秋後的落葉一樣,枯萎、黃瘦,人早已喪失了記憶,無可奈何地生活在稱為人間的地獄裡,等待著末日的到來,好將其與地獄同歸於盡,似乎人所盼望的末日是人的『安享』之日。」中國幾代青年人都被大紅龍的執政掌權者玩弄、摧殘,這些魔頭對青年人只是利用、只是管制,只是當成手中的槍炮和棋子,魔頭與青年一代之間只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關係,沒有一絲的愛護與栽培!幾代中國青年在魔頭的整治下已完全改變了起初的模樣,青年人的理想、熱情、嚮往光明的心志在共產黨的打壓、愚弄下喪失殆盡,青年人裡面的歷史使命感、責任感也都消失了,變得人云亦云、隨波逐流、走到哪兒算哪兒,沒有主見、沒有方向、沒有目標地生存。這是幾代青年人被魔王摧殘的結果!以致現在很多人明明知道全能神是真神也不敢接受,因為他們怕走錯了政治路線;有很多人在等待觀望,因為他們怕政府制裁……大紅龍的殘酷迫害摧毀了人裡面嚮往正義、嚮往光明的心,人都變得唯唯諾諾、審時度勢、畏縮不前。當真神來作工的時候,人都因懼怕大紅龍的淫威而不敢迎接真神的到來,人都寧願將自己的前途毀掉,也不敢觸犯老魔王!不敢與邪惡勢力爭戰!

同胞們,只有來在人間作工的全能神帶來了愛與憐憫,只有神才能拯救這個敗壞的人類,也只有神才能除滅這幫惡魔,才能使無辜善良的百姓重新獲得新生!讓我們共同發出肺腑的激情,道出我們赤誠的心聲:迎接神的再來!寶愛神對我們的拯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