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2 大紅龍泯滅了我的人性全能神恢復了我的良心

雲南省 楊明

全國人民有一個共同的喜好,就是每當吃晚飯時打開電視觀看7點整準時開播的央視金牌欄目《新聞聯播》以及隨後的《焦點訪談》,雖然《新聞聯播》幾十年如一日地陳詞濫調,前十分鐘為共產黨歌功頌德,各種會議勝利召開、閉幕,中間十分鐘是國內各行各業一派欣欣向榮的繁榮景象,最後十分鐘是國外政局動盪,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落後面貌。但老百姓仍是樂此不疲,絲毫看不出大紅龍貶低別人、抬高自己的陰謀詭計。《焦點訪談》更是老百姓心目中最信任的講真話的節目,因為幾十年來都是那令人緊張的音樂一出,緊接著打出五個大字「用事實說話」,老百姓一直對這五個字深信不疑,所以這兩檔欄目的收視率一直居高不下。但是老百姓哪裡知道這些新聞節目中所播放的都是經過政府審核、包裝、處理後的假新聞呢?誰又知道政府播放這些假新聞的目的是為了掌控老百姓的思想,讓大眾按著國家的步伐走路呢?

我是一名中國大陸邊疆省分的普通記者。我出生在一個並不幸福的下層草根家庭,因著家境貧寒和父母的離異,從小我就很自卑,但我學習特別用功,優異的成績使我贏得了掌聲和羨慕。在學校裡,這個社會被形容得如何繁榮昌盛、正義、可愛,這個國家被吹捧如何歷經滄桑後蛻變為如今的盛世大國,而外國是如何混亂、如何反華、如何強權……天真的我以為世界真的是這樣。老師又教育我們要「愛國、愛黨、愛人民!」學校要求我們為建設四個現代化,建設民主、富強、獨立的中華民族而奮鬥終生!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年少的我看到的卻是,周圍有太多不公、太多讓人覺得義憤填膺的黑暗……於是,我萌生了想當記者的志向,為的是能把握話語權,揭露社會的黑暗面,為老百姓鳴冤叫屈、伸張正義!讓社會更加光明!那時在我年輕的心裡充滿了嚮往正義、光明的渴望!之後我便選擇了新聞專業,但自從踏入這一行,學校、教科書上就給我們灌輸「新聞媒體是黨的喉舌」,要建立「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也就是一切要以黨的利益為中心、要為黨說話……即便這樣的教育如雷貫耳,但我心中仍然充滿理想,幻想自己能成為一名針砭時弊、臥底打黑、掀開驚人內幕的媒體正義之士……然而,現實中我卻發現這一切不過是我幼稚的白日夢而已。

經過層層篩選、百裡挑一進入媒體後,我的鋒芒漸熄。媒體內部的「新聞紀律」相當嚴格,幾乎隔一天就下發一篇《報道提示》,要求各媒體絕對服從,被提示到需要注意的新聞事件便是各媒體不可逾越的雷區,若膽敢跨出半步輕則罰款,重則寫「小楷」(讓媒體寫悔過書);這板子要是打在個人身上那就吃不了兜著走——辭職是小事,被趕出行業後還得寫入檔案通知各單位終身不得錄用,甚至成為政治犯被判刑的也屢見不鮮。記者如果敢私自透露真相,就等著「喝茶」吃牢飯了。有一位記者叫高應樸,2009年底因為在自己的QQ上寫了幾篇批評重慶打黑行動的日記,觸犯了當時的政要,不久便被逮捕,祕密判刑三年,而且不許其上訴,更不許對外公開,高應樸的妻子還按照重慶有關領導的要求寫了書面保證絕不向外界透露此案的實情。現在高應樸仍在服刑中,但外界卻一無所知,他的鄰居朋友問起高的下落,高妻只敢說她丈夫在伊拉克做生意。在中國共產黨這種畫地為牢、禁錮思想的強權管制下誰還敢報道社會的黑暗面?誰還敢伸張正義?誰還敢不向著共產黨說話?它讓媒體說一,我們不敢說二,它讓媒體說誰壞,我們就是明知道事實真相也不敢說好,否則我們的飯碗和前途都要毀於它的手中。

我再給大家介紹一下《報道提示》的具體內容,實質就是政府提醒媒體把最近發生的貪官黑幕、群體性事件、大紅龍的負面報道等一律刪除,如2012年兩會期間《報道提示》中要求刪除一切「關於境外媒體涉及中央領導的負面報道」,如「雲南省代表大會期間嚴控負面新聞」,又如「浙江省永康市發生大規模嫖宿學生處女事件,涉及多名人大代表和企業家,各媒體只能採用官方通稿」,堅決刪除「選美小姐變市委祕書 網友發帖質疑被拘十天」「湖南麻陽三官員偷拍縣委書記受賄視頻」等等此類的新聞。這樣的刪除指令數不勝數,又如晉寧連環失蹤案報道,現場記者明明了解到失蹤被害人數已達上百人,但打出的新聞字幕和報紙版面上,必須按官方通稿統一口徑報道11人被害。所以我們經常能看到一些不倫不類的假新聞,只要大家稍加注意就能發現其中的破綻,就如2010年8月13日四川省綿竹市清平鄉發生的一次大規模的泥石流,新聞報道中是這樣說的:「凌晨12點30分發生災害,479座民房被掩埋,只有7人死亡。」我們可以想想,夜裡12點正是人們在睡夢中的時間,近500所民房被突如其來的泥石流掩埋,卻只有7人死亡,這樣的謊言只能騙三歲的小孩!但這些「潛規則」就是媒體的「新聞法」!中國共產黨想盡一切辦法掩蓋自己的黑暗面,卻美其名曰此舉是「為了建設和諧社會」,實際上就是蒙蔽老百姓!傻子都知道,一個國家要想國泰民安就得從打擊犯罪、整頓貪污腐敗開始,這樣才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而我們國家搞「和諧」社會是摀住老百姓的耳朵、蒙上老百姓的眼睛,讓你看不見、聽不見政府裡的黑暗內幕,不管共產黨怎樣胡作非為,只要老百姓不知道就不會起來鬧事,這樣社會就「和諧」了。

在這種奇特的「治國方針」下,我們媒體所能發布的新聞無非就是一些被「和諧」了的、無關痛癢的官樣文章。老百姓關注的所謂「民生新聞」、「社會新聞」根本就看不到,能看到的要麼是些雞毛蒜皮、張家長李家短的街邊新聞,要麼是作秀裝樣、名不副實的愚民手腕,再不就是經過多方審查在某些部門允許的範圍內丟出去的幾個無關大局的「社會小丑」,供百姓吐口水,成為轉移社會各階層視線和憤怒的飯後談資。由於現在各種政府腐敗、集體嫖娼、攜款潛逃的事件頻發,各種刑事案件陡增,但《報道提示》一篇接一篇地來,所以我們媒體能說的「話」就太少了。不知大家有沒有發現,現在你拿起一張報紙看到的廣告幾乎佔據了60%-70%的報紙版面,報紙早已失去了它的意義,而電視上除了廣告之外就是弄些吃喝玩樂的東西來麻痺大眾,最近央視耗巨資拍攝了13個月,隆重推出了一部飲食系列片《舌尖上的中國》,就是把各地的美食怎樣製作告訴給人們,引導大眾全身心地投入到「吃」裡面。可見政府為了轉移老百姓的視線真是費盡心思啊!其實,我們每天都會收到大量的老百姓打來的反映社會黑暗面的爆料電話,每當接到這類電話,聽著他們哭泣著訴說自己的冤屈,每當目視到那些來我們單位門口喊冤上訪的可憐群眾,每當看見網上那麼多企圖借助網絡鳴冤、發洩不滿的憤青們,我才發現我什麼都不能做,年少時懷揣的夢想已化為泡影,我的正義感和那點良心被這個國家的政權壓制得幾近消失,我敢怒卻不敢言,我憤恨卻不敢聲張,我越來越沉默了……我心裡可憐的是這些不明真相、懷抱「正義」幻想的老百姓以為媒體就是青天大老爺,以為只要見諸媒體事情就能有所轉機,呼籲一千遍,狼就能變成羊,多麼幼稚的想法!他們哪裡知道我們媒體是姓「官」的呀!我們媒體工作者的口和手中的筆不能由自己掌控啊!他們更不知道那些《新聞法》《報道提示》根本就不可能讓我們把百姓的心聲反映出來!那些「用事實說話」「反映老百姓的心聲」只不過是句虛假的廣告語而已。也許有人會問,現在也有很多媒體和個人敢指責政府啊,難道它不管嗎?不是不管,而是不想管。因為大紅龍顛倒黑白、倒行逆施的行為早已惡貫滿盈了,受它苦害的人太多了,大量懷有不滿情緒的人便借助網絡揭露真相,發表對大紅龍的憤恨。大紅龍則是一方面加快屏蔽速度,一方面稍微透露一點,但「這一點」卻是大紅龍採取的「捨卒保車」的變通策略,因為它知道自己很無恥,如果再不給群眾講兩句話發洩一下,人們遲早是要起來採取行動推翻它的。現在整個社會就像一個沸騰的水壺,大紅龍只是把蓋子揭開,允許冒出一點熱氣,這都是為了避免整壺沸水不斷地湧出來不得已而為之。但是,如果哪個人或媒體的言論「過了格」,就一律鎮壓、格殺勿論。

入行後我才知道,讓我們的社會如此「和諧」「充滿陽光」的操控者原來是「宣傳部」。所謂的「宣傳部」就是大紅龍的核心機構「黨委」內部的重要部門,是專門負責實施「黨管新聞、黨管言論」的狗腿子,從中央到地方,層層設控,監管並操控所有的言論,所以在中國根本就沒有言論自由。所有的媒體每年都被限定一個分數,一旦某媒體不聽話報道了不該報道的東西,觸犯了新聞紀律就要被扣分。一旦分被扣完,該媒體就面臨關門「下課」的悲慘結局!在如此鍘刀高懸的情況下,沒有幾家媒體敢得罪「衣食父母」,也沒有幾個記者敢「出軌」,而是甘於做個討好獻媚的走狗。2013年1月初,《南方周末》風波,正好應驗了這個潛規則。《南方周末》是中國敢揭露大紅龍的報紙之一,常年以來都被監控打壓。就在前幾天,該報與其同盟的另一家報紙《新京報》因為不聽「宣傳部」的要求和指令,《南方周末》最高領導下台,甚至連維護他們的廣東省宣傳部部長都被趕下了台,《新京報》也受到嚴厲批評。這是在殺一儆百,給我們所有的媒體提個醒,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我們媒體工作者的正義之心和人格就這樣被大紅龍蹂躪、泯滅了!各級「黨委」不僅藉著「宣傳部」控制媒體,還把它的觸角延伸到任何一個可以伸到的角落。學校、機關、單位、組織……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有「黨委」,他們會藉著大會小會給人洗腦。而「宣傳部」還負責收買文人、寫手,專門撰寫頌揚大紅龍的馬屁文章,然後引導輿論,就是叫這些文人胡扯瞎編掩飾它自身的腐敗墮落,這些寫手便是「和諧社會」的「建設者」!「宣傳部」則是我們這個「和諧社會」的「策劃者」!想必大家再看到此類文章時就知道它的「研製」過程和目的了吧。

其實,新聞媒體也是大紅龍各個利益集團、派別廝殺對決的陣地,政府部門最擅長製造假新聞,更擅長借助公眾的力量清除異己。就如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打黑英雄」王立軍,電視上曾播放過他繳獲一個地下兵工廠的畫面。事實是這樣的,王立軍調集了重慶千餘名特警乘專列趕赴重慶的秀山,把秀山包圍起來,央視記者架好攝像機對準王立軍,王局身穿黑色皮大衣,用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拿著對講機,擺好姿勢,衝著對講機喊:「大家準備好了嗎?開始行動!」特警們立刻如天兵天將出現,疑犯見狀便丟盔棄甲落荒而逃,警方大獲全勝。其實,哪有什麼地下兵工廠啊?就是幾個農民弄兩把銼刀和老虎鉗,並沒有查出槍支,為了弄假成真,王局當即下令讓各個分局「繳槍」,很快幾千支鏽跡斑斑的槍就弄過來擺好了,央視記者再次架好攝像機開拍:看看!這就是地下兵工廠啊,造了這麼多槍!「電影」就這樣拍成了,然後在各大電視台一播,從此王立軍便成了央視塑造出來的風靡一時的「英雄」,成了老百姓心目中的正面人物。這樣的「勞模」「英雄」「三八紅旗手」在新聞中比比皆是,現在大家知道了這些新聞是如何炮製出來的了吧!但是到了2012年,薄熙來、王立軍等人與中共高層對立,不久便被「法辦」,之後的新聞輿論立刻又倒向了另一邊,開始揭露王立軍是怎樣整人治人的,一位曾協助王立軍拍「電影」的公安分局副局長後來被其提拔,再後來因得罪了王立軍被拿下,說其是黑社會的保護傘,關了一年多,被打得遍體鱗傷,據此人透露,當年那幾千支從地下兵工廠「繳獲」的槍都是十多年前收繳的,從各區縣分局調來的,而且王立軍給他們下達了指標,每個分局必須送來多少,就是為了充數、拍電視。另一位江北分局的刑警支隊長更慘,在一次抓捕行動前,他忘記了通知王局去「拍電影」,讓王局帶著槍,拿著對講機,準備好攝像,然後第一個衝進現場!結果,他擅自行動了,王局很生氣。再就是一個普通案件,王局卻非要把他包裝成黑社會,把很多不相干的罪行套在這名嫌疑犯身上,這位隊長提出了不同意見,後來被邊緣化,發配到邊遠區縣萬州,讓他去搞當地的區委書記和區長、公安局長的黑材料,再後來被拿掉,關押了幾個月,被打斷了左側鎖骨。「王局」倒台後像這樣的負面報道如雨後春筍一般地冒出來,「王局」頃刻間由一個「英雄」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這就是媒體的「力量」!而老百姓也早已看透這些權權相爭的幕後黑暗,調侃說「你是公僕還是黑社會,關鍵看你有沒有站錯隊。」若站對了隊,能跟中共穿一條褲子,黑社會就成了「公僕」的光輝形象;若站錯了隊,不與中共一個鼻孔出氣,黑社會就成了黑社會了。可悲的是,我們媒體被捉弄得就像一個見風使舵的跳梁小丑,一會跳到這邊,一會又跳到那邊,醜陋極了,我們在共產黨的強權下完全喪失了人格、尊嚴!我們的人性完全泯滅了!

我雖然身為記者,但我從來不看新聞,更不相信媒體說的一切話。大家想想,《新聞聯播》《焦點訪談》這樣的欄目那更是國家監控的重中之重,它敢報道實情嗎?它敢說一句實話嗎?絕對不敢!這時,我想起了上學時老師說的話,要「愛國、愛黨」,我不由得怒火中燒,試問:這樣的充滿虛假、謊言、強權、腐敗的黨,讓我怎麼去愛?這麼黑暗的國家,我又怎麼能愛得起來呢!

作為一名記者我不敢說真話,也不能說真話,只能隨波逐流,我若「出軌」帶給我的將是不盡的災難!為此我的心裡矛盾、掙扎……我兒時匡扶正義、打擊邪惡的夢想被現實撕得粉碎,行業的黑暗使我原本的一腔熱血消失殆盡。雖然我心裡一百個不服,但我還是不得不屈服於國家的黑暗統治!面對這樣一個龐大的黑暗集團,我無力回天,我的心涼了……麻木的我每天例行公事地面對各類採訪,無非就是替別人粉飾吹噓兼打廣告,然後等著邀請單位的紅包,只要有錢,一切都好辦。採訪大紅龍的各種會議更是簡單,大紅龍的會議都是台上唸稿子,台下打瞌睡,互相糊弄,全是浪費時間、走形式。那些所謂的新聞鏡頭、新聞照片究竟有多少是真實的?據我了解,包括我自己在內,很多時候都是讓被採訪的人擺好造型才拍照,甚至把面對鏡頭時講什麼話都告訴對方,如同演戲,而記者很多時候就扮演了導演的角色。客觀地說,大紅龍的官員雖然沒什麼真本事,但演技還是高超的,演什麼像什麼。每當開什麼兩會、黨代會,我們媒體內部便如臨大敵,因為這是我們「喉舌」發揮作用的關鍵時刻。老百姓以為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就能體察民情、反映民聲了?錯了,這些能到省會、北京開會的全都是在大紅龍內部嚴格篩選出來的,是大紅龍「最放心、最滿意」的一群人。這些人平時說官話,開會就穿著民族服裝裝成群眾樣。這裡面又隱藏著多少權錢交易、權色交易啊?你說這些代表委員能說什麼、敢說什麼呢!

在我寫稿子的時候,只要涉及高層領導的新聞,那就要使上渾身解數,掏空一切人類的詞彙形容領導的美好形象,並要詳細報道好領導嘴裡吐出來的每一句「重要」的廢話。如果把領導的名字、官級、排位寫錯了,你的「後來」會無法想像,這事就涉及到自己的仕途了。至於老百姓提供的爆料,可以選幾個無關痛癢的話題表示一下親民。而上訪鳴冤的,就是我寫了,領導也不會批,還要被批評,說我政治覺悟低,帶上「破壞社會和諧」的帽子。更何況,我們要自負盈虧,發這麼多新聞那廣告放在哪?所有事情都必須圍著「經濟」和「領導」轉才是王道。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聽到各種新聞的真實內幕,各種腐敗的醜惡嘴臉,各種聳人聽聞的不幸慘劇,我漸漸地習以為常了。我起初的滿腹正義被幾年的工作「經驗」磨得無棱無角了,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我像變了一個人,我學會了「大智若愚」,學會了辦公室哲學,學會了人際交往,懂得了取悅領導,因為不會這些,那就無法在這個社會中生存;若想升遷,得有「裙帶關係」,還得有姿色敢「潛規則」,得鞍前馬後拍著領導的馬屁,得昧著良心整人治人,得有滿嘴謊言還心不跳臉不紅的定力。愚昧的我看不透這社會黑暗的實質,在一次次被領導血噴、諷刺、打擊、否定後,還硬著頸項參加了「民主」選舉,真是不識時務,其實職位早已內定了。漸漸地,我學會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各人自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見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就這樣,我向這個邪惡的世界妥協了,被大紅龍一步一步地毒害、侵吞。每當我看見新來的同事滿嘴「我認為」自以為聰明時,我就替他捏把汗,這小子看來不懂行情,行情是什麼?行情是領導說的才是永遠的「偉大、光明、正確」,但如果同事變得「沉默是金」了,我就知道「他上道了」;每當我看見有人還抱著「新聞理想」,意氣風發想要扶助殘弱時,我就知道,他要麼剛畢業,要麼就是沒吃夠苦頭,反之若對群眾總是面露難色推三推四時——我就知道「他上道了」;每當我看見一個憤世嫉俗的怨婦變成一個文靜的女記者,或一個活潑的男記者變得自閉了,我也知道——「他上道了」。而我自己在這個政權的蹂躪下同樣變得自私冷漠、桀驁不馴、貪婪麻木、惡毒詭詐、狗眼看人低……

就在我即將沉淪於這個罪惡的汪洋大海的時候,2009年5月,朋友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起初,我根本不相信,覺得是天方夜譚,心中各種猜測都有。朋友勸我看看全能神的發表,我一目十行,傲氣十足地評價糾錯,第一遍看「神話」只覺得話語過於嚴厲,對人並不友好。但感謝神憐憫無知的我,在無數次掙扎和懷疑後,在無數次聖靈的開啟帶領後,我看出了「神話」的與眾不同——如同利劍刺中人心靈深處的隱情,讓我從自以為是的雲端跌進了全面自我否定的低谷,我才發現自己的真面目——就是撒但的化身,早已是滿身污穢!

神話說:「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神話一針見血地將這個世界的黑暗與撒但是如何泯滅人性裡尋求正義、嚮往光明之心的詭計揭示出來。我不禁陷入回憶之中,回想少年時代的我曾經滿腔熱情,心裡也嚮往光明,也想做一個好人,想帶給別人更多的幫助;但是通過學校的教育和社會潮流的傳染我的良心逐漸失去了功能:學校經常教育我們長大後要「愛國、愛黨、愛人民」「是祖國把我們養育大,以後要報效祖國」,學校的說教使我把祖國當成了「親媽」,一心想為「親媽」做點貢獻;學習了新聞專業後學校又一個勁地用教育的方式暗示我們,以後要聽黨的話,一切看黨的眼色行事;進入媒體行業後黨就直接封了我的口,我只能任其擺佈,漸漸地我失去了做記者的初衷,我開始順應這個社會潮流,同他們一起應付、一起做假新聞,可憐到只為錢活著;而且在這個大染缸裡,我逐漸地「傳染」上許多壞習氣,我變得左右逢源、圓滑世故……漸漸地,社會的黑暗看多了,各種行業的潛規則知道多了,我的心由憤憤不平的激蕩到無力回天的無奈,再到習以為常的麻木,最後完全被其吞噬、同化!我已經被撒但敗壞得失去了自我,失去了起初的模樣,良心——這人性裡最寶貴的東西已悄悄地離我遠去……神話使我猛然醒悟,也使我後怕,撒但的詭計真毒辣呀,在外表上我們的眼睛所看到的是周圍的生活環境在日新月異,世界越來越繁華,生活水平在不斷提高,好像人類的文明在進步,而我們的肉眼看不到的是撒但藉著各種手段將原本神造人時給人的嚮往正義、光明的良心、人性全部抹殺掉了!人若失去了人性就變成了衣冠禽獸了,寫到這裡,我禁不住嘆了一口氣,這個人類哪裡是進步了,完全是倒退了,墮落了!怪不得現在社會越來越黑暗,世態炎涼、世風日下呢!原來都是撒但敗壞人的結果啊!我作為其中的一員也一直在受著撒但的蒙蔽、苦害,沒有人生的目標、沒有追求的方向,在這污泥濁水中我卻渾然不知,活得悠然自得,若不是神話將我點醒,我至今仍身陷泥潭。當我為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痛苦不堪時,神的話又在安慰我:「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神話如涓涓溪流滋潤著我這顆受傷已久的心靈,又如慈母一樣撫慰著我悲痛的心,給我安慰、給我供應,使我感到了溫暖和依靠!使我有了掙脫撒但黑暗權勢的力量!

進入教會後,我看到弟兄姊妹雖然還有敗壞流露,但人人都注重認識自己、背叛自己、改變自己;在神家中,實行的是真正公平公正的民主選舉,只有既有真理又有人性的弟兄姊妹才能做帶領工人;弟兄姊妹單純可愛,有啥說啥,就算有敗壞流露,也能因著神話的教導彼此包容饒恕,相互理解;所有人同心協力,都在為傳揚國度福音配合神拯救人類的工作而盡著各自的本分。弟兄姊妹之間不分親疏長幼、不分地位高下,所有的人都一律平等;越是帶領工人,反而越做眾人的僕人。這些都是在如今這個敗亡的世界裡聞所未聞的,完全與這個物慾橫流、金錢至上、貪官橫行的邪惡世界形成鮮明的對比!我又看到人的交通中說:「做誠實人要說真話辦實事,要單純敞開,與人相處要彼此尊重、順服、體貼、照顧、擔諒、包容、忍耐、饒恕,要知恩必報,不虧欠人……這些都屬正常人性所是……」(摘自《座談紀要·認識自己的真意》)「只有先做誠實人,就成了對的人,人有了良心理智,有了人的尊嚴與人格,這樣就有了人的樣式……所以說,做誠實人是達到性情變化的前提,是做人的根本,是做人的基礎。」(摘自《座談紀要·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必須抓住的四個指標》)這些交通使我心裡深受感動,原來在神家所倡導的、教育給人的都是正面事物,也是當今這個邪惡世界所不再提及的正常人性該具備的真理!我明白了在神家裡就是要學習做一個真正的人!這正是我年少時曾追求嚮往的,也是我後來迷失後所失去的,如今我又找到了!藉著吃喝神話,使我明白了活出正常人性的原則,以往狂妄的我習慣對人呼來喝去,自從進入神家後我開始學習尊重別人;以往自私的我只顧自己,但現在我學習體諒別人的難處;以往我得理不饒人,好與人斤斤計較,現在我學習寬容饒恕別人;以往我喜歡譁眾取寵、顯露自己,現在藉著神話的審判刑罰讓我看清了自己的醜相,願意低調做人;以往我奉行「只佔便宜不吃虧」的撒但法則,現在對於別人的幫助能知恩圖報,不虧欠別人……越在教會裡聚會我越覺得自己人性裡缺少的東西太多了,我很想多多地實行真理,生怕被神的作工落下!

漸漸地,我的看事觀點發生了改變,神話揭示了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怎樣認識神,怎樣認識自己,怎麼分辨邪說謬論,怎麼看透人的實質,怎麼做事有原則,怎樣成為誠實人……數不清的功課等著我學,而我也在一次次的審判刑罰中稍有了變化,每次的實行真理都使我心靈深處享受到踏實、快樂,我越來越嚮往光明和正義,我渴望得到這些真理。我能感覺到神的話在一點點地喚醒我那沉睡已久麻木的心靈,我的良心、理智在悄悄地恢復著。與神話越親近就越恨惡那些黑暗邪惡的勾當,越實行真理就越想遠離那些污穢虛假的人群……那些讓人噁心肉麻的共產黨的「官樣」文章我再也落不下筆了,那些以前昧著良心敢幹的事情我不敢再做了,那些虛偽的追求不再成為目標,因為我不想做對不起我的神的事!我再也不願與這個敗亡的世界同流合污了,我要在神話的帶領之下與它分別為聖!雖然我經歷尚淺,用神話來說,還不成人形,但三年多的種種經歷與所見所聞,讓我定真這就是真神、就是真道!神話說:「被征服與被成全都是為了作人,使人恢復人原有的模樣,脫離撒但的敗壞性情,脫離撒但的權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四)》)「所謂成功的路就是恢復受造之物原有的本分、原有的模樣的路,是恢復的路,也是神從始到終作的全部工作的宗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神的話使我對神的作工更明白了,撒但是在想方設法敗壞人,神卻在竭力拯救人;撒但用各種詭計打擊人的良心,泯滅人的人性,神卻用他的話語喚醒人的良心,恢復人的人性!這是一條恢復之路,是正與邪的較量,是毀滅與重生的鬥爭,也是人類中最偉大的工程,最正義的事業!這一切更堅定了我走這條人生正道的信心!

可是,最近各大媒體瘋狂褻瀆毀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讓很多不明真相的弟兄姊妹受蒙蔽。作為一名記者,我真是義憤填膺,別的咱暫且不說,大家可以看看我這個原本被大紅龍「挖走」了良心的人的經歷與變化,事實勝於雄辯,到底誰是善、誰是惡?誰是正、誰是邪?相信每一個有良心知覺的人都應該很明白了吧!我們在這個泯滅人性的國家中常聽到這樣一句話:良心值幾個錢!這句話說明什麼?人們在這邪惡當道的社會風氣下都在褻瀆人性,在人的心中這些正面事物已被看為最不值錢的東西,這樣的結果是誰教化出來的?不就是那個邪黨嗎!打擊正義,崇尚邪惡,這不是它一貫的行事法則嗎!它對外大力鼓吹「信仰自由」,但實質上卻是假自由真限制!

我一看這些「新聞報道」就知道,這完全是大紅龍利用「謊言攻擊」引導輿論導向的詭計。這些謊言正是大紅龍收買的那些寫手杜撰出來的文章,為的是製造輿論,他們隨意造謠中傷、編謊陷害,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從來都是大紅龍的拿手好戲!而這些所謂的新聞,只要稍稍細看,就能發現頗多疑點,且前後矛盾,比如「新聞」中說「全能神教會斂財並專供上線享用」,但又在另一則新聞中說:「已逮捕了全能神教會的一個上層帶領,該帶領面色憔悴、身著寒酸,其家境更是十分貧窮。」請問,如果真如大紅龍所說,教會是在斂財為什麼這樣的上層帶領卻如此貧窮呢?在教會中,我們所有的書籍全部免費發放,對貧窮的弟兄姊妹神家還給予一定的幫補,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斂財之說完全是惡意污衊!「新聞」中還有大量栽贓陷害,列舉多起刑事案件全部嫁禍到全能神信徒身上,但據我查閱,這些聳人聽聞的「大事件」根本沒有在網絡上記錄過,都是些無中生有的空穴來風!

如果你是中國人,難道就忘記了文革的痛楚、「六·四」的慘烈了嗎?大紅龍什麼時候說過真話!它的宗旨就是鎮壓一切反對它的人,掩蓋一切對其不利的事實真相,它的罪狀罄竹難書!作為一個媒體中人,我敢負責任地說,在中國境內你永遠看不到事實真相!一切你們所能看到、聽到的「新聞」都是經過嚴格審查,是符合大紅龍最高統治階層利益的,其他的聲音必須一律封殺!所謂真相,是指事件的前因後果,各方觀點。但大紅龍始終都是一家之言,閉塞視聽,根本不容許對質,不容許真相的存在!這一切除了證明大紅龍是獨裁統治以外,還能得出什麼答案!

同胞們,醒悟吧!神的作工已接近尾聲,我真誠地奉勸對真相還不明白的弟兄姊妹,在這關係到自己前途命運、生死存亡的大事上,千萬不要被撒但的謊言遮蔽了雙眼,凡事都要親身考察才能得到事實的真相,道聽途說只能使自己被謊言毒害!但你也該明白,神為什麼這麼急切地呼喚?就是因為神拯救人的工作即將結束,一旦大災難降臨時,那所有的人都沒有機會了,就像當初洪水滅世時,神差派挪亞到處呼喊人進方舟,但是沒有人相信,當洪水發起神把方舟的門關閉之時,人們又去拍打方舟的門,撕心裂肺地呼救,但已經晚了,神拯救人的時候已過去了,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了……

今天只要我們能衝破黑暗勢力的阻攔,歷史的悲劇就不會重演在我們身上!同胞們,認真對待這件事吧,趕緊跟上神的腳蹤,免得耽誤了自己的前途同時又辜負了神的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