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 各類書籍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40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的今天

40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的今天

河南省 高見

我今年五十六歲了,曾是肺癌和肝癌的晚期患者。原先我什麼也不信,是一個外邦人,後來因著神特別的高抬與恩待,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到現在已將近三年的時間了。在這近三年的經歷中,我深深地體會到全能神的救恩太大、太實在,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對人就是愛,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

2005年夏天,同村一個老姊妹來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並給了我一本神話書——《羔羊展開的書卷》。當時,我出於好奇走馬觀花地看了幾篇,因著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就不再看了。幾天後,當老姊妹問我神話看得怎麼樣時,我怕她常來家裡談論此事,就騙她說我有空就看。雖然我棄絕神,拒絕了神的救恩,但神不忍心看著我離他而去,不久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將我拉到了他的面前。

就在2006年3月,我本已痊癒的肺病突然發生病變。經檢查我才知道我得的是肺癌和肝癌,並且已經到了晚期,最多只能活半年。聽到這個噩耗,我猶如五雷轟頂,頃刻間淚流滿面,心裡徹底絕望了,只感覺人生苦短,死亡離我太近太近了……在親人的勸說、安慰下我開始接受治療。在治療期間,我結識了主治醫生的父親,在與他的交談中我得知他信耶穌,並且還是教堂裡的長老。他勸我去教堂信耶穌,說耶穌能醫病趕鬼,能讓死人復活,只有信耶穌我的病才有希望治好。聽了他的一番話,我彷彿看到了生還的希望,於是,我決定去教堂信耶穌以求得生路。沒想到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同村那個老姊妹的耳朵裡,她馬上來到我家給我交通,說:「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到教堂裡信耶穌!你知道嗎?教堂裡的人守的是神以往作過的恩典時代的工作,現在是末世了,神又作了新的工作,神的名已不叫耶穌,神也不再作耶穌那步醫病趕鬼的工作了,而是以全能神的名作話語的工作,我們信神得跟上神的新作工,這樣才能得著神的救恩,得著末世基督——全能神賜給人的生命。」接著老姊妹又給我讀了兩段神話:「記住一點!神不作重複工作,耶穌的那步工作已經完成了,神以後再不作那步工作了。……若是神在末世還顯神蹟奇事、趕鬼醫病,跟耶穌作的一模一樣,那神的工作就重複了,那耶穌的工作就沒有意義、沒有價值了。所以神一個時代作一步工作……現在這個時代神作的工,主要是供應人生命的話語,揭示人的本性實質及敗壞性情,除去人的宗教觀念、封建思想、老舊的思想,人的知識、文化,這些都得經過神話語的揭示得著潔淨。神在末世是用話語來成全人,並不是用神蹟奇事來成全人,藉著說話來顯明人、審判人、刑罰人、成全人,讓人在神的說話當中看見神的智慧、看見神的可愛、了解神的性情,藉著神的說話看見神的作為。」「現在或許你很想得到生命,或許你很想得到真理,不管怎麼樣,總之你還是想找到神,找到能使你有依靠的神,使你得永生的神。你要想得永生必須先得了解永生的來源,必須先知道神到底在哪裡。……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著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聽到這兒,我心想:是啊,我想進教堂信耶穌就是為了找到能使我有依靠的神,能從神得著生命,可現在神不在教堂裡了,我還去那信神不是白信嗎?既然這書上說末世的基督能給人帶來生命,能讓人得著永生,我不如先看看這本書,看看末世的基督是怎麼賜給人生命的。

當時我的病情非常嚴重,整個胸腔疼痛難忍,並且大口大口地吐痰,有時候因著吐不出來憋得我兩眼發直,出氣都困難,身體也非常虛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更別說走路了,因此,我只好躺在床上看神話,老姊妹也常來給我交通。一天,我在神話中看到:「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神的話語真甘甜!神話就是特效藥!羞辱魔鬼和撒但!摸著神話有依靠,神的話語速效救心!萬事皆無一切平安。」當時我雖然不知道疾病臨到神的美意是什麼,但看了這些話後,我覺得自己有了依靠、有了希望。後來每當我因病痛的折磨痛苦難受時,一想起神的話,我心裡立時就得到了安慰,就這樣,神的話伴隨我度過了那段痛苦難熬的日子。當我的病情有些好轉後,老姊妹就給我交通讓我參加聚會,我心想:我要是去聚會,別人就知道我信神了,肯定會說我一個有頭有臉的大男人竟會搞迷信活動,我不能因著信神讓人背後說閒話小看我。因此,我不願意參加聚會。老姊妹就耐心地給我交通:「信神的人必須得過教會生活,得吃喝神話、交通神話,只有藉著聚會交通,人才能更多地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這樣信神才能蒙神稱許,得到神的看顧保守。你顧慮重重、怕這怕那正是撒但給你送的意念,是撒但攔阻你來到神面前所施行的詭計。咱們既信神,就應該把一切都交給神,讓神來主宰安排。」聽了老姊妹的話,我又看到神話說:「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我這才明白,我既然走信神的路,就得有真實的信心,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我不能因著怕別人說閒話、小瞧自己而放棄唯一能使我得生命的機會。在神話的激勵下,我便開始參加聚會。此後,藉著幾次聚會和弟兄姊妹在一起吃喝交通神話,我感覺聚會交通確實比自己一個人看神話明白的要多,嘗到了點甜頭後,我越來越願意聚會了。後來,我從神話中明白了神拯救人的心意,認識到作為一個接受神救恩的人就當與神配合,把神的作工、神的心意傳揚出去,使更多的人能接受神的作工,得著神的拯救,於是我便加入到傳福音的行列中。我傳福音得的人越多,我的病恢復得也越快,隨之我信神的事在村裡也逐漸公開了,那時候我也就豁出去了,心想:管他外人怎麼看、背後怎麼說,只要能滿足神、我的病能得醫治就行。

在此期間,我從神話中知道了神是萬物的主宰,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是為了拯救人,還知道了什麼是信神、什麼是盡本分及盡本分的意義等方面的真理。特別是看到神話說「信神就是為了讓你這個人能順服神,能夠愛神,盡到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這是信神的目的。必須達到認識神的可愛,認識神的可敬,認識神在受造之物身上作的工作是拯救、是成全,這是信神起碼該具備的。信神主要是從肉體的生活之中轉入愛神的生活當中,從活在天然裡轉到活在神的所是裡,從撒但權下走出來,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能夠達到順服神不順服肉體,讓神得著你的全心,讓神成全你,脫離撒但的敗壞性情。信神主要是為了讓神的大能、讓神的榮耀在你身上顯明,來通行神的旨意,成就神的計劃,在撒但面前能夠為神作見證。信神不應該是為了看神蹟奇事,也不應該是為了個人肉體,乃是為了追求認識神,能夠順服神,像彼得一樣順服至死,主要是為了達到這個」,從神話中我明白了,信神不是為了得恩典,不是為了病得醫治或個人肉體得平安,而是為了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能夠從撒但的權勢下走出來,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達到順服神、愛神為神作見證。這時,我才認識到我信神完全是為了得恩典,為了病得醫治,並不是為了愛神、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我這樣的信神不合乎真理,也不能滿足神的心意。認識到這些後,我就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不管我的病好與不好,我都願與神配合,要盡上自己的本分來滿足神。為了能使更多的人來到神面前,我整天收集一些有關傳福音的資料,沒事就琢磨用哪些神話、結合哪些例子給人談,並且針對傳福音中遇到的問題找相應的神話吃喝。當時神也特別恩待祝福我,我不但傳過來十幾個人,我的病也恢復了不少,走路有點勁了,臉色也好看多了,吐痰的次數也明顯減少了。藉著這次經歷我認識到,人信神只有擺對觀點真心與神配合才能蒙神稱許,神的恩典也會不知不覺地伴隨著人。

後來,教會安排我在村裡帶兩個小組,我心裡特別高興,認為既然讓我帶小組肯定是我比別人強,並暗立心志準備大幹一番。為了幹出個樣讓人能對我刮目相看,我整天琢磨如何帶領弟兄姊妹傳福音多得人,還與小組裡的一個姊妹來了個比賽,看誰得人多、得人快。因著我只顧傳福音卻不顧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導致弟兄姊妹在盡本分中只考慮如何能多得人,卻不注重認識自己進入神話實際,結果我不但沒有因傳福音有果效得到帶領的高看與誇獎,反而挨了帶領的對付,說我作工作不注重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不合神的心意,是別出心裁,是狂妄自大、目中無神的表現。帶領還針對我的情形讀了一段神話:「你們這些做帶領的人總想別出心裁高人一等,搞個新花樣讓神看看他的本領到底有多大,卻不注重明白真理進入神話實際,總想來露一手,這不正是人狂妄本性的流露嗎?……不管你的存心是什麼,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對神的性情不認識,對神的心意不明白,你就容易觸犯神,容易觸犯神的行政,這是每個人當警惕的。」在神話的審判刑罰中,我看到自己確實是狂妄自大、目中無神。我作著神家的工作,不是按著神的要求帶領弟兄姊妹認識自己進入神話實際,而是帶著自己的狂妄野心,想利用傳福音多得人來與人比高低,以此來顯露自己,證實自己的本領,得到眾人的高看與誇獎,我這樣做確實是在搞新花樣,是神最厭憎的。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後,我告誡自己以後得嚴格按照神的要求盡本分,不能再任著自己的性子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了。

2007年教會選舉時,我被選為教會配搭。隨著託付的變動,我滿足肉體的機會少了,我的悖逆也隨之暴露出來,我也因此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當年春天,我家搬遷墳地,我雖知道神厭憎人搞迷信活動,也知道現在神拯救人的心意很急切,神家工作要緊,該以神家利益為重,但我還是硬著頸項置神的心意與神家託付於不顧,一門心思地投入到操辦喪事之中。事後我的舊病一下子復發了,連續輸了四天液才稍有好轉,當時我意識到這是神的刑罰管教,可悖逆的我並沒有因此而醒悟。沒過幾天侄子辦喜事,我又把託付丟在一邊幫著操辦喜事。隨後,我的病情再次加重,又輸了兩天液。神兩次的刑罰管教使我體會到神的性情真是公義、威嚴、不容人觸犯。後來我從神話中看到神說:「有些人明知故犯,明知現在走世俗不好,有損自己的生命,耽誤生命長進,但他非要做……明知神不喜悅就該放棄……」「我心願你們都能快快起來與我配合,時時和我親近,不能一朝一夕。我的手總得拉著你們走,打著你們走,推著你們走,勸導你們走,呼籲你們前行!你們就是不明白我的心意。自己的觀念、世界的纏累攔阻太嚴重,不能與我有更深的親近……」神話喚醒了我麻木的心。神厭憎人走世俗是因為這些世俗纏累影響人與神的正常關係,影響人的生命長進,干擾人盡本分,人若不脫去這些就會斷送自己的生命,失去蒙拯救的機會。可我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理解神的良苦用心,任著自己的性子一意孤行,為滿足自己的肉體置神家利益於不顧,我真是太悖逆了。此時,我才明白神刑罰管教我是為了拯救我脫離肉體的敗壞,讓我擺脫世俗纏累,能更好地追求真理、追求生命長進,能更快地達到性情變化蒙神拯救,並不是有意讓我受苦與我過不去。神若不這樣作,我會一直活在肉體纏累中越陷越深,不僅生命受虧損,還會任著自己的性子做出更多悖逆神的事,以致失去得真理蒙拯救的機會。想到神用心良苦來拯救我,我卻一味地活在肉體中,不知體貼神的急切心意,我感覺虧欠神太多、太沒有良心了,不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懊悔,並在神面前立下心志,願意脫去這些世俗纏累遠離惡,不再觸動神的怒氣。

2007年夏天,我家種了一畝多的葡萄樹。在葡萄未成熟之前,我心裡就開始盤算這些葡萄今年能賣多少錢,明年會賣多少錢,幾年以後能賺多少錢,以至於在吃喝神話或聚會時心也被此事佔有。到葡萄成熟時,結的果子不多,只夠自己家人吃,可我財迷心竅,一門心思想著掙錢,就丟下教會的工作去賣葡萄,結果一共就賣了四十多元,還收了一張五十元的假幣,不但沒賺著一分錢還賠了點。可我並沒有因此而醒悟,事隔幾天,我又撂下託付去給建築隊寫標語,掙了八十五元錢,沒想到我三女兒領工資時從銀行裡又取回一張一百元的假幣。這時,我才不得不反省自己:這假幣為什麼總往我家跑呢?看來不是我運氣不好,而是神對我的刑罰管教。此時,神審判的話語也臨到了我:「你們的心裡滿了慾望、錢財,物質充滿你們的頭腦。你們天天都在計算如何從我獲得什麼,天天都在計算從我得到的錢財、物質有多少,天天都在等待會有更多的祝福降在你們身上,讓你們享受更多更高的可享受之物。」「你們需要的不是真理、生命,不是做人的原則,更不是我煞費苦心的作工……」「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在神話的審判揭示下,我感到羞愧難當、無地自容。回想這段時間以來,我心裡確實充滿了錢財、慾望,天天都在盤算著如何能多掙錢,就連吃喝神話、聚會時心也安靜不下來,對神家的託付更是不當一回事,完全到了財迷心竅、見錢眼開的地步。為了得到錢財我寧肯得罪神,哪怕自己的生命、神家的工作受虧損也要滿足自己的慾望,我真是太渾了!神花費所有心思、付出所有代價將真理生命之言賜給我們,可我卻不知寶愛,也不好好追求,而是把錢財看得高於一切,甚至比得真理、得生命都重要。若不是神及時地刑罰管教我,我貪戀錢財的心就會越來越強,追求錢財的慾望也會越來越大,我離神也會越來越遠,最終只能被錢財斷送。感謝神的刑罰審判又一次保守、拯救了我。

2008年正月,我又經歷了一次神的審判刑罰,這次的審判刑罰使我獲益匪淺。由於我天性狂妄自大,在弟兄姊妹面前總愛顯露自己,總愛給執事、講道人提難題,以此來顯示自己的高明;在幾個執事當中,我總覺得自己比誰都強,把誰都不放在眼裡,特別是對年輕的講道人我更是不服,認為這樣的「嬌小姐」能講出什麼道來,對她們的交通我總是吹毛求疵,致使她們都受我轄制。然而,就我這樣的狂徒神怎能讓我一再放縱下去呢?不久,神公義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神家撤銷了我教會配搭的職務。當時,帶領還怕我消極,跟我交通說:「神家怎樣安排對咱都是成全,無論是被使用還是被撤換,咱都要追求真理,追求認識神、認識自己,這樣才能達到蒙神拯救被神成全。」聽後我不但不從正面領受,反而與其講理:「我本想好好追求在神家大幹一番,可你們說換就把我換了,這不是打擊我的積極性嗎?」我極力地為自己鳴不平,只覺得失去了地位就好像失去了一切,心想:不讓我盡本分了,那我不就完了嗎?還談什麼蒙拯救被成全呢?沒有了地位,我以後咋面對弟兄姊妹呢?我越想越覺沒面子,越想越消沉,無論帶領怎麼交通,我都聽不進去。聚會結束後,我拖著疲憊的身子面無表情地回到了家,忍不住大哭了一場,之後我來在神面前尋求禱告:「神啊!我因著被撤換落在黑暗中,現在我裡面很消沉,求你開啟光照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禱告後,我想起以往吃喝過的一段神話:「你只是將這『殘酷的刑罰』視為今生的仇敵,卻並沒有得著什麼,你,太自是了!你很少認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是認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說我總是對你挑毛揀刺。事到如今,你對我說的、對我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別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並不比別人聰明,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沒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我奉勸你,無論何時你都當記住,你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雖與我同生活,但你該知你的身分,別把自己看得太高了,縱使我不指責你、對付你,而且與你笑臉相對,但也不能充分證明你與我是同類,你,應當知道自己是『追求』真理的,本不是真理!」面對神句句嚴厲的審判之語,我捫心自問:今天神家撤換我真是在打擊我的積極性嗎?真是對我不公平嗎?於是,我靜下心來仔細反省自己平時的表現:多少次我在弟兄姊妹面前顯露自己,給執事、講道人提難題難為她們;多少次我對工人不服不滿,不把她們放在眼裡,對她們的交通吹毛求疵,轄制她們,攪擾教會生活;多少次當看到別人不如自己時,我就貶低、歧視,不能正確對待人。我作為教會配搭,不僅不能給弟兄姊妹帶來幫助、益處,反而處處攪擾、打岔神家工作,給人帶來敗壞之苦,像我這樣狂妄得沒有一點理智、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神家把我撤換正是神對我公義的審判刑罰,更是對我最好的保守與拯救。若不是神這樣的刑罰審判,我根本不會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不會低調做人,不會規規矩矩地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只能因我的狂妄本性而做出更多打岔攪擾神家工作的事,最終因抵擋神觸犯神的性情而落入神的懲罰之中。神這樣保守、拯救我,我不但不感謝神,反而為自己喊冤叫屈,埋怨神對我不公平,在神面前講歪理,我真是瞎眼無知、狂妄沒理智!認識到這些後,我不禁又一次痛哭流淚俯伏在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審判刑罰,使我從中看到你對我的愛與拯救。現在我已看到狂妄本性的確是我信神路上的隱患,隨時都能斷送我。從今以後,我要好好追求真理,變化自己的狂妄本性,不管以後有沒有地位,我都願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你。」在神的帶領下,我的情形很快得到了恢復。此後,我說話做事不那麼張狂了,並積極傳福音,見到帶領後我還主動提出若有需要我盡的本分儘管給我安排。沒過多久,帶領安排我去帶三個姊妹,儘管得知她們情形都不好,也不追求,但我還是欣然接受了。

雖然我心裡願意滿足神,但肉體卻滿了悖逆。當看到聚會點離我家約有七八里路時,我雖然嘴上沒說什麼,但心裡卻不願意去,心想:路途這麼遠,來回得需要三個小時,整天這樣跑我怎麼能受得了呢?因著肉體不願受苦,帶小組僅僅一個月的時間,我就公然要求帶領給我調換聚會地點。因著我的悖逆,神的刑罰審判又一次臨到了我,我的病情再次加重,而且這次比以往都嚴重,我連路都走不動了,上氣不接下氣,還不停地吐痰,就這樣持續了半個月都沒有恢復過來。但我並沒有從中尋求神的心意,反而再次向帶領提出要求,說:「我這次犯病特別嚴重,實在帶不了小組了,請你另換別人吧。」這時帶領跟我交通說:「弟兄,今天這病痛臨到是神在試煉你,這是神的愛臨到了你。神試煉人是為了潔淨人的敗壞,也是為了成全人的信心與愛心。神是藉著病痛來檢驗你,看你能否對神忠心、能否背叛肉體滿足神,你不能因此而退縮。咱們應該效法約伯的信心,為神站住見證讓撒但蒙羞。」聽了帶領的一番話,我心裡一亮:對呀!這環境是神為潔淨我、成全我而擺設的,我不能再有任何要求,哪怕我有一口氣也要堅持到底。約伯失去了萬貫家產又渾身長瘡,他受的苦比我大得多,但他都不埋怨神,更沒有背叛神,在那麼大的試煉中他不僅能站住見證,而且還能讚美神,神從他身上得著了榮耀,撒但徹底蒙羞了。今天我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麼呢?這時我想起神話說:「全能神的作為大哉!奇哉!妙哉!……神的愛天天臨到我們,只有全能神能拯救咱,得禍得福全在於他,我們人無法決定。全心獻上必蒙大福,顧全生命的喪失生命,萬事萬物全在全能神手中。」神的話與約伯的見證給了我很大的啟發,我心裡頓時有了力量,願意豁出性命來通行神旨意、羞辱老撒但。此後,我每天上午輸液治療,下午去帶小組,儘管當時我走路一步一挪非常艱難,但我仍堅持去聚會。堅持了一個星期之後,沒想到奇蹟出現了,神將我的病痛全部挪去了,我的病徹底好了,我一點痰都不吐了,身體各方面都正常了,幾年來我從沒有過這樣舒服的感覺。現在我不但臉色好看了,身體也發胖了,而且我帶的三個姊妹也比以往追求多了。面對這一切,我心裡有說不出的喜悅與感激,這完全是神親自作工、親自帶領達到的果效。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

雖然我跟隨全能神的作工時間不長,但我深深地感受到像我這樣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曾徘徊在死亡邊緣的人能有今天,全是神的愛,是神的審判刑罰看顧保守著我,一步步把我帶到了今天。當神的救恩臨到被我推託拒絕時,神藉著病痛將我拉回他的身邊;當我為了得福、得恩典而信神盡本分時,是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使我明白了信神該存的正確觀點;當我狂妄自大、不順不服時,是神的審判刑罰使我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從而低調做人,老老實實地盡受造之物的本分;當我被錢財沖昏頭腦時,是神及時的管教責打使我迷途知返,看到了自己的危險,明白了該追求什麼才有意義;當我被世俗纏累、體貼肉體而不顧神家工作時,神藉著疾病屢次來審判、管教我,使我認識到信神該敬拜神遠離惡,從而不敢再任意放蕩、遷就自己,對神有了一點敬畏之心……經歷中我明白了撒但就是利用名利、地位、錢財、肉體來引誘我、敗壞我、苦害我,讓我遠離神、抵擋神、背叛神,而神是以審判刑罰、試煉熬煉、責打管教的方式來拯救我,藉此把他的生命言語、所有所是作到我裡面,使我的敗壞逐步得到醫治,使我能擺脫撒但的苦害,徹底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儘管神的審判刑罰給我的肉體帶來的都是痛苦,但其中無不包含著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與神對我真實的愛。若沒有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不知自己會狂妄、墮落到什麼地步,也不知自己活在敗壞的肉體中會做出多少抵擋神、背叛神的事;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永遠也不會擺脫撒但的捆綁而歸服在神的面前。對於神的審判刑罰我認識得還很膚淺,但我確實感受到神的審判刑罰勝過神的憐憫慈愛,沒有神的刑罰審判就沒有我今天!

因我的水平有限,不能把神對我的愛、對我的拯救與我在經歷中的體會盡都表達出來,我只有用第614首神話詩歌來表達我的感受:「受點苦、受點約束對你們太有益處,若放鬆你們就把你斷送了,你上哪能蒙保守?現在你們因著受刑罰,因著被咒詛、審判,因著受許多苦蒙保守,要不人早就墮落了,並不是有意跟你們過不去,人的本性難移,非得這樣作才能將人的性情變化。現在你們就連保羅的理智都不具備,連保羅的自知之明都沒有,良心也不具備,對你總得壓著點,總刑罰才能將你的靈喚醒,最有益你們生命的還是刑罰、審判,必要時還得作點事實臨及作點事實臨及的刑罰,你們才能徹底服氣才能徹底服氣。你的本性就是沒有刑罰、咒詛就不肯低頭,沒有眼見的事實就達不到果效,你們人格太低賤,不值錢!若不用刑罰、審判難得將你征服,難得將你的不義、不服壓倒,你的舊性實在是根深蒂固,若將你們放到寶座上,你們就不知天高地厚,更不知何去何從,你連自己從哪來的都不知道,怎麼能認識造物的主呢?沒有今天及時的刑罰、咒詛,你的末日早就臨及了,更何況你的命運,不更是危在旦夕嗎?沒有這及時的刑罰、審判,你不知狂妄到什麼地步,這刑罰、審判將你們帶到今天,維持了你們的生活,你們不應該更好地接受今天的刑罰、審判嗎?還有什麼選擇呢?

感謝神的刑罰審判,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我能有幸經歷神審判刑罰的作工實在是我今生的榮幸與福氣。我經歷中的體會與認識完全是神的審判刑罰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我願將一切的榮耀、頌讚都歸於至高無上的全能神!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