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正義與邪惡的較量39 是神的審判刑罰帶領我走上了人生正道

39 是神的審判刑罰帶領我走上了人生正道

河南省 渺小

我從小就很崇拜那些有名望的人,每當我從書上或電影上看到那些名人、偉人和各種「英雄」人物的事蹟時,心裡就特別羨慕他們。尤其看到有的人死後多年至今其名還在、精神仍存,還被後人紀念流傳、崇拜效法,更覺得他們這些人活得有價值,真沒白活一回。於是,我早早就為自己定下做人的目標:要做個不平凡的人,留名於世,被後人紀念。在這種人生觀的支配下,我學習特別刻苦,在思想上也表現積極,爭取做老師眼中的「三好」學生,做同學眼中羨慕的對象,所以我的學習成績一向非常拔尖。但沒想到高考後我卻只被一所農技學校錄取,我覺得這樣的文憑太低,不利於以後的發展,就主動放棄開始複讀,第二年,我如願以償地考上了一所全國重點大學,而且成績是全縣第一,當時還上了電視,我一下子成了新聞人物,也成了全村人關注的焦點。此時我覺得自己真是天之驕子,想著只要我繼續努力,將來出人頭地、留名於世也不是什麼難事。上了大學後,為了實現我做人的目標,我追求知識與地位的慾望更大了,在班上爭取當班長,做優秀班幹部,在學習上爭取拿獎學金,而且為了能得到更高的文憑,還雄心勃勃準備考研攻博修雙學位。正當我全心追求知識,準備以後在世上大有作為時,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臨到了我。

那是1996年大二暑假期間,我姐姐和姐夫來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對於我這個從未聽說過有神也不相信有神的人來說,他們所傳之道並不能被我認同,只是因我喜愛看書,便把他們送給我的兩本神話留了下來。在看神話時,我感覺這書與我以往所看的其他書籍完全不同,書中的內容都是我從未看過也未曾聽過的,裡面有很多詞語既新鮮又陌生,我都看不懂,可不知怎麼回事,不明白我也願意看,而且還越看越想看,僅兩個多月的時間我就把這兩本書看了三遍。雖然剛開始我對神話還看不太明白,但正如神話所說的:「神的話是向所有的人說的,你願意看就開啟你,不願意看就不開啟你,神是向飢渴慕義的人開啟,是向尋求他的人開啟。……神說了這麼多話,你應盡所能地吃喝,不知不覺你就明白了,不知不覺聖靈就開啟你了,聖靈開啟人往往都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在你渴慕尋求的時候開啟你、引導你……」當時因著聖靈奇妙的作工,我在讀神話的過程中不知不覺還是明白了一些。從神話中我知道了神已第二次道成肉身來到人間,正在作審判刑罰、征服人類的工作,而且他要從整個敗壞人類當中拯救出一班人,然後就開始賞善罰惡毀滅世界,凡不信的都得滅亡,只有被他末世作工得著的人才能剩存下來進入下一個時代——千年國度時代,享受神賜給人的祝福、應許。尤其是當我從神話中看到神給長子的祝福與權柄很大時,我動心了,想想在世界上即使我能出人頭地那也只是暫時的,到最後還得被毀滅,若是現在能好好信神追求作個長子,將來得著神賜給的祝福與權柄豈不更有價值嗎?這時,我才對信神感興趣了,開始走上了信神之路。

為了信神能信出個名堂,1997年10月我索性放棄了學業開始操練傳福音。雖然那時我對聖經一竅不通,也不知道福音怎麼傳,但是面對這些難處我並沒有退縮,而是開始苦讀聖經,不明白的地方多聽多問,平時還注重多裝備神話。同時我又暗立心志:將來一定要成為一名出色的傳道人,像倪柝聲、宋尚節那樣被後人讚賞。一段時間的裝備後,我開始嘗試著傳福音見證神,一個人、幾個人、十幾個人、幾十個人……因著神的恩待,我傳福音越來越有果效。轉眼間到了1998年,神的福音工作在中華大陸推向高潮,當時聖靈大作工,有許多福音對象都得著了異夢或啟示,我傳福音得人更是易如反掌,體嘗聖靈作工快慰與感受聖靈作工奇妙的我更是信心百倍、勁頭十足。2000年6月份,各地都成立了傳福音主攻隊,主攻城市的福音工作。當時我所在的省分只有一個主攻隊,隊員多達四十多人,比一個一線隊的人員還多一倍,並且在這些隊員中多數是有信神根基、有傳福音經驗、有特長與恩賜的人,我做夢也沒想到竟讓我這個沒信過一天耶穌的人擔任了主攻隊隊長。我心裡特別感激神的高抬,同時也感到無比自豪,暗暗攢足了勁:我一定要好好與神配合把福音工作抓起來,與一線指揮比一比看誰得的人多。在爭強好勝的心理支配下,我的心一直都繃得緊緊的,對工作絲毫不敢怠慢,把每一個福音線索都帶到神面前禱告,並和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商量、分析、研究,幾個月下來,線索的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每月的福音果效都往上攀升,而且有一個月的果效竟然真的超過了一線。當時我高興極了,覺得自己大有發展前途,心想:若是我們隊的福音工作一直有果效的話,說不定我還會被提升呢。果然如此,年底我竟真的被提拔為一線指揮,從此我負責的工作範圍更大了,得人也更多了,有時打開一個派別一下子就過來幾百人。隨著地位的提高,工作果效的顯著,再加上弟兄姊妹的羨慕,我整個人都飄起來了,覺得自己真是沒白活一回,看來要成為一個不平凡的人物,像倪柝聲、宋尚節那樣留名於世並不是什麼難事。我越來越欣賞自己,覺得自己比別人有才華、有指揮能力、有智慧、能看透事,並時常在弟兄姊妹中間見證自己是怎麼指揮工作、怎麼分析線索的等,而且我的奢侈慾望也越來越大,向帶領要求用好傳呼、好手機,認為像我這樣的有功之臣就該享受比別人高的待遇……因我在罪惡的泥潭中越陷越深,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神家撤消了我的職務,並安排我到另一個一線隊傳福音。

撤換下來後,我猶如從天上一下子墜入了無底深坑,情形一落千丈,以往趾高氣揚的我此時沮喪到了一個地步,心想:沒有地位了我還怎麼被成全?若不能被神成全那我還有什麼前途可言!為此我時常暗自流淚,心裡苦不堪言,覺得沒臉見人,尤其不願見到那些自己認識的弟兄姊妹,即使有時實在避不開了,我也很少跟他們說話,總想一個人呆著。記得有一天,一個弟兄對我說:「聽說你抓過主攻隊的福音工作,還做過一線指揮,工作還挺有果效的,沒想到咱們今天在這兒見面了。」聽了這話,我心裡特別難受,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以避開這尷尬的場面。下午靈修時,那個弟兄的話還一直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攪得我神話也看不進,詩歌也不想唱,便獨自一人出去消愁解悶。當走到長江邊時,我看著過往的船隻和翻滾的長江水,覺得自己活得好累,真想一死了之,但又覺得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去不但不能流芳百世、名垂千古,反而還會臭名昭著、遺臭萬年,這樣豈不白來世上一回?想到這裡,我又不甘願就這樣輕易離開人世……天漸漸地黑了,我只得拖著沉重的雙腿又回到了接待家庭。晚上,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只覺得自己的前途暗淡無光,非常渺茫,不知以後該何去何從。我越想越難受,不願再想下去,但又無力擺脫這些心思的困擾,就打開燈拿出神話隨手翻看,正好看到神話上說:「你若只追求被神成全最後得福,那你這樣的信神觀點不純正。……我說過讓我的作為在全宇中公開,我要在全宇作王掌權,而在你們身上的託付是讓你們去見證神的作為,不是讓你們作王去向全宇顯現。讓神的作為顯滿宇宙穹蒼,讓每個人都看見,讓每個人都承認,這是針對神自己說的,而人該做的就是見證神。」「你信我的本職工作就是為我作見證,對我忠心無二、順服到底。在我未開展下一步工作以先你當怎樣為我作見證?你又怎樣對我忠心、順服?你是在你所盡的功用上盡忠心還是甩手不幹?你是寧肯順服我的一切安排(哪怕是死,哪怕是滅亡)還是中途逃走,逃避我的刑罰?我刑罰你也是為了讓你為我作見證,讓你對我忠心、順服,也可以說,現在的刑罰是為了下一步工作的開展,為了以後工作的暢通,所以我勸你還是聰明點,別把個人的性命、把你生存的意義當作一把不值錢的沙土,你能知道我以後的工作到底是什麼嗎?我以後怎樣作工、怎麼開展工作你知道嗎?你應知道你經歷我作工的意義,更應知道你信我的意義。」神話語的審判使我一下子清醒過來,我明白了人信神的本職工作乃是為神作見證,對神忠心無二、順服到底,藉著人實際地經歷神的作工,把神的作為見證出去,讓整個人類都能認識神、敬拜神,讓神的榮耀顯滿宇宙穹蒼,讓神在全宇作王,這才是人信神該有的追求目標。而我所追求的卻完全與神的心意背道而馳,從信神到現在我一直都把「作長子、得福分、掌王權」當作自己追求的目標,把「出人頭地」「留名於世」當成今生做人的標準,認為只有這樣活一生才有價值、有意義,才算不枉活一世,並且我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竟打著擴展福音見證神的旗號來顯露自己、見證自己,以此達到讓人崇拜、仰望的目的,妄想成為人心中的偶像來與神爭奪人。我的野心太大了,我的存心真是太卑鄙了!神有神的要求,我有我的追求,而我卻置神的要求於不顧,只顧追求自己的理想,這樣信神能從神的作工中得著什麼呢?又怎能滿足神的心意呢?今天神擺設這些環境,就是為喚醒我這顆麻木痴呆的心靈,讓我認識自己錯誤的追求目標,能從迷霧中走出來,走上真正的人生之道,這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可我卻不理解神的良苦用心,還活在消極中誤解神、埋怨神,甚至還想以死來反抗神,躲避神的審判刑罰。我真是沒有一點良心理智,太傷神心了!此時我俯伏 在神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藉著你的審判刑罰我才認識到自己不對的信神觀點與所走的錯誤道路,認識到了自己的卑鄙存心,同時也看到了自己的人生觀是多麼的荒唐!我信神卻不知追求真理,而是被地位名利沖昏了頭腦,被它捉弄得死去活來、神魂顛倒,有地位時我就到處顯露自己、見證自己,不知自己是老幾了,失去地位就像挪去自己的命一樣,覺得活著沒有絲毫意義,我真是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我的所作所為早已傷透了你的心。神啊,今後我再也不願追求這些與真理相違背的東西了,我要為你活一次,積極配合你的福音工作,體貼你的心意,把更多的在黑暗中摸索尋求見不到真光的人帶到你的面前,不管以後我有無地位,也不管結局如何,我都願在你的福音工作上盡上我的全力。」此後,我又逐漸恢復了往日的信心,重新投入到福音工作中。

雖然這次的熬煉已使我認識到人信神應該見證神、愛神、滿足神,不應圖謀個人利益,但因這些認識還沒有成為我生存的根基、成為我的生命所是,所以當神再次擺上環境檢驗我的時候,我仍是不堪一擊。那是2002年2月,區裡要成立五至七個一線隊,我又「官復原職」被提拔為一線指揮。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把握好機會,絕不能再像以往那樣了。於是,我在福音工作上更加用心賣力,每一個線索我都親自安排,並親臨現場指揮,而且還時常向有經驗的指揮討教學習,採納別人傳福音果效好的方式方法,然後再綜合運用發揮。因著神的恩待,在新的開發區我們這個隊的工作果效非常顯著,有時一個月能傳過來上千人,各地成百上千的線索也直往外冒,甚至國外的人也有被傳過來的。由於我對自己的本性實質沒有什麼認識,不知不覺又開始老病復發了,總覺得自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神的福音工作離不開我,內心的優越感怎麼也壓不下去,這時我已不再滿足於做一線指揮,而是追求做總指揮,甚至還萌生了出國傳福音的念頭,並且這種慾望在我心裡特別強烈。此時我內心已自我膨脹到了一個地步,對誰都不服,就連帶領也不放在眼裡,無論他們交通哪方面我都不接受,還在背後拆他們的台,在弟兄姊妹中間說他們如何不會安排事,用的人、用的家不合適等;平時弟兄姊妹做事稍不如我意,我就發火教訓他們,動不動就用地位壓人,並開始貪享地位之福,拿教會的錢買零食、化妝品、西服等。神豈能容讓我這樣隨意撒野、任意妄為,我再次被撤換了。當時我感到特別委屈,在心裡跟神理論:論哪方面我都不比別人差,像我這麼稱職的指揮為什麼要撤換?……因著我抵觸情緒太大,對神不順不服,遭到神嚴厲的管教,隨之我就得了甲亢病,呼吸非常困難,被弟兄姊妹送到醫院後我已癱軟如泥,但腦子卻很清醒,知道是自己觸犯了神的性情,我心裡害怕極了,不知道自己能否活下來。此時我再也狂不起來了,而是在心裡一個勁地向神認罪悔改:「全能神啊!是我的悖逆激起了你的怒氣,我落此下場完全是你的公義,我抵擋你就該受這樣的懲罰。你高抬我盡本分是讓我藉此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蒙拯救,更好地見證你的作為,可我卻不務正業、不思進取,不知體貼你心還報你愛,而是站在高位上作威作福,作點工作就目空一切,認為自己了不起,成天轄制人、教訓人,誰都不放在眼裡,並且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竟敢在背後拆台攪擾你的工作,還狗膽包天亂花教會錢財,按我所作所行實在不配活在你創造的天地間,就是你現在取締我的性命也是我罪有應得,我絕無怨言,因我抵擋你就該死,如果你讓我繼續活下去我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以後永遠為你花費,為你的福音工作獻出我畢生的精力!」因著神的憐憫和眷顧,幾個小時後,我竟能從病床上下來行走了,我知道這是神的大能,心裡非常感謝神!雖然神寬容了我,給我留下一口氣息,但因我過犯累累且對自己沒有真實的認識,所以神那公義的審判刑罰並沒有離開我,隨後帶領又通知我回老家反省。

被打發回家後,我的情緒很低落,情形一直下滑。想著當初自己因信神放棄了學業,本想大幹一番有所作為,有朝一日成為人皆仰慕的對象,可我萬萬沒想到自己勞苦奔波多年後不但沒有如願以償,反而還落得個病身子被打發回家,我感到自己的處境很淒涼,嫌神對我沒有愛,刑罰我太重,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受不了這個打擊,特別是看到自己的同學有的出國留學回來攜妻帶子,有的開公司做老闆在大都市有轎車洋樓,有的當校長,還有的是教授,可我如今青春已過,沒家沒業,兩手空空,一無所獲,什麼也不是……我越想越心酸,越想越難受,不由開始後悔自己當初的選擇,後悔以往的撇棄花費與付出,甚至還埋怨神為何要揀選我,但又不敢輕易離開神,害怕神的懲罰臨到,怕自己的疾病再次發作。痛苦熬煉中,我只有呼求神的幫助,求神拯救我,神再次引導了我。一天,我在《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這篇神話中看到神說:「你當知道,你該怎麼對待今天這所臨到你的一切,或試煉或苦難,或無情的刑罰或咒詛,臨到這一切,你都應當作慎重的考慮。……對這一次又一次的猶如狂風暴雨的猛烈的侵襲,僅是採取輕慢的態度,有時甚至冷冷地一笑,露出你那滿不在乎的神情,因為你從來沒想過,為什麼屢遭這樣的『不幸』,難道是我對人太不公平了嗎?是我專挑你的毛刺嗎?雖然你的想法並未像我說得這麼嚴重,但你那『神態自若』的神態早將你那心海世界刻畫得維妙維肖,不用我說,你內心深處隱藏的僅僅是不近人意的謾罵與人幾乎看不見的縷縷憂傷之感。因著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感覺太不公平,因此而謾罵;因著試煉而感覺世界的荒涼,因此而充滿惆悵。你並不把這一次一次的擊打、管教視為最好的保護,而是將其看作蒼天的無理取鬧或是對你的合適的報應,你,太無知了!……那些在你看為殘酷的責打並沒有將你的心改變,也並沒有將你的心佔有,而是將你的心刺傷。你只是將這『殘酷的刑罰』視為今生的仇敵,卻並沒有得著什麼,你,太自是了!你很少認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是認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說我總是對你挑毛揀刺。事到如今,你對我說的、對我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別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並不比別人聰明,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沒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實,你根本不是什麼有理智之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麼,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麼,所以我說你甚至比不上一個對人生毫不覺察但卻仰賴上天的賜福而種地的老農。你對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顧,竟然不曉得有知名度,更沒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但我還要告訴你,就你這不學無術的『才子』也終將斷送在自我欣賞的小聰明裡,受苦的是你,受刑罰的也是你……我勸你還是在這大好的時光裡、在這難得的機會來到之時學點什麼,別來糊弄我,我不需你用你那諂言來騙我,你尋求我並不都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自己!」神話如同利劍句句刺透我的心,使我不得不回想自己被撤換的前前後後:自從當選一線指揮後,因著福音工作有點果效,我就把自己看得比誰都高、比誰都好,傲氣十足,誰也看不起,甚至還敢亂花教會錢財,神家及時撤銷了我的職務,我又心存抵觸不服不滿,隨後又得了甲亢病,接著被打發回家反省……這猶如狂風暴雨的猛烈侵襲並沒有將我的心喚醒,也沒有將我的心改變,而是將我的心刺傷,我採取的態度是消極、埋怨、反抗,跟神講理、翻老賬,我真是太狂妄無知了,簡直不可理喻,真是枉費了神的一片苦心!神道成肉身作工在我們中間,為我們獻出了所有、付出了一切,而我還給神的有幾多?神從我究竟得著了什麼?直到如今我也不理解神的良苦用心,只會發怨言,自己的慾望破滅了就開始後悔以往的選擇,後悔以往的付出與花費,埋怨神刑罰我太重。我不禁反覆責問自己:難道我內心這縷縷憂傷之感與不近人意的謾罵就是我對神的回報嗎?如今我對神所說的與神在我身上所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為什麼我屢遭這樣的「不幸」?為什麼我不但沒有得到自己希望得到的名譽、地位,反而身敗名裂?……此時,我才認識到並不是神有意跟我過不去,而是我的本性難移,非得神這樣作才能將我的性情變化,因我從小就受撒但毒素的薰陶,野心勃勃慾望太大,一味地追求出人頭地。若沒有神這一次次的擊打管教,沒有這樣的病痛臨到,我永遠不會認識自己,不會看到自己信神多年竟然對神沒有一點愛與信,與神的關係完全是一個赤裸裸的利益關係,在神面前暴露的全是無恥之態;若沒有神這一次次的擊打管教,沒有這樣的病痛臨到,我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的撒但性情會越來越膨脹,最後只能與神敵對被神懲罰。這時我才感到神作的真是太好了,在這看似「殘酷」的責打中卻包含著神的良苦用心,正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是對我最好的保守。雖然臨到我的是無情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帶給我的是心靈的痛苦與肉體的病痛,但對於我這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來說,只有神這樣的作工才能使我的敗壞得潔淨、性情得變化,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顯明嗎?這不是神賜給我的最實際、最寶貴的東西嗎?這不比那些外邦人所得的錢財、地位更有價值、更有意義嗎?雖然我失去了青春與肉體的享受,但卻免去了撒但更多的苦害,也使我有幸明白了神六千年的經營宗旨,並親身經歷了他的作工、體嘗了他的拯救,領略了神的公義性情,找著了前人所未得著的真道,我還有什麼怨言可發、有什麼理由拒絕接受呢?

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不再埋怨神作得太過分,也不再害怕自己的疾病復發,而是感謝神對我的拯救之恩,並重新在神前立志:今後一定要好好追求真理,甘願順服神的一切安排,無論何時都不離開神,就是死也不再回到撒但的陣營裡。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一直反省自己,將自己的過犯一條一條地寫下來公布於眾,讓弟兄姊妹能從我身上看見神的公義性情,能夠吸取我失敗的教訓,引以為戒,並在神面前流淚懺悔,求神再施憐憫給我盡本分的機會,同時我又在神話中尋求真理,解決自己身上存在的敗壞問題,免得以後再舊性復發、老病重犯。一天,我在神話中看到神說:「人有撒但的本性在世界上就是追求知識、追求地位、追求學問、追求出人頭地,如果在神家裡就追求為神花費、忠心,最後得冠冕、得大福。人信神以後如果沒有真理,沒有性情變化,走的肯定就是這條路……」「現今在撒但管轄的世界上,幾千年的歷史整個人類誰得著人生了?都沒得著。因為什麼?他們都是抵擋神的人,他們的人生的根據、生存的依據完全是出於撒但的,是從撒但那兒接受來的,正好跟神的話是對立的,所以他們正是抵擋神的種類,遭神咒詛,他們沒有人生可言。雖然他們盼望什麼流芳千古呀,流芳百世呀,永垂不朽呀,永垂千古呀,都是鬼話,其實他們早被神咒詛了,永不超生,無論是什麼名人名言,在神那兒根本就不成立,他們死了以後都在十八層地獄裡面受懲罰。」此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所崇拜的那些名人、偉人和各種「英雄」人物都是遭神咒詛的對象,他們死後都在十八層地獄裡受懲罰呢,什麼流芳百世、永垂不朽,這些都是撒但騙人的鬼話。我沒有真理,看不透問題的實質,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人生,雖信神卻不按神的要求做人,而是把屬世界、屬魔鬼之人的追求當作自己的人生目標,把名人、偉人當成自己效法的榜樣,豈不知他們都是嚴重抵擋神的人,因為他們本是受造之物,理應敬拜神,這是人的天職與本分,而他們這些人不但不敬拜造物的主,反而把自己的形象樹立起來讓人崇拜、仰望,讓人的心中都被他們的形象佔有,這在神眼中是最悖逆的行徑,是最嚴重的抵擋神。當初撒但被打下來就是因為它本是一個受造之物卻不敬拜神,而是逆天而行,與神分庭抗禮,結果被神打到半空中。人類被它敗壞後,它又把各種毒素灌輸給人,使人越來越敗壞,越來越狂妄,越來越邪惡,越來越抵擋神,那些所謂的名人、偉人都是撒但敗壞人所利用的工具,他們所倡導、宣傳與追求的都是與真理相敵對的。如今我之所以信著神還在抵擋著神,都是因為「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出人頭地,流芳千古」「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等這些撒但的謬論、鬼話已成為我的生命,成為我生存的根基了。當我憑這些東西活著的時候就變得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爭強好勝、誰也不服,野心通天、不能自約,信神之前我追求在世界上做名人、偉人,信神以後換湯不換藥,我又想在信神的人中間成為被人仰望、崇拜的對象,撒但想超過神,讓人都敬拜它,我被它同化後也試圖改變自己的命運,一心追求出人頭地,為自己留名。豈不知我追求這些就是在被撒但操縱、掌控,也是在自我欺騙、自我愚弄,我追求的根本就不是什麼真正的人生,而是畜生,是鬼生。

那麼作為一個人該怎樣活著才是有意義的人生呢?我心裡渴求能儘快明白這方面的真理,期盼自己能早日活出一個真正的人生。於是我又開始尋找這方面的相關神話,看到神說:「或許在『三步工作』一謎向人類公開之後便會相繼出現一批對神有認識的人才,當然我希望這樣,而且現在我正在著手這個工作,希望在不遠的將來看見更多的這樣的人才出現,成為三步工作的事實的見證人,當然也就是成為見證三步工作的創始人。……我還是希望那些真心追求的人都能得著這個祝福,這是千古以來都沒有過的工作,也是人類發展史上沒有過的創舉。……凡是能達到『認識神』的那就是最終有神最高榮耀的人,是唯一有神權柄的人,這是現在的工作也是以後的工作……認識神的人是有資格接受神祝福、承受神應許的人,對神沒有認識的人是沒有資格接受神祝福、承受神應許的人;認識神的人是神的知己,不認識神的人就不能稱為神的知己,神的知己是可以接受神的任何祝福的人,若不是神的知己就不能勝任任何一項工作。不管是患難、熬煉或審判都是為了達到讓人在最終能認識神,能順服神,這是最終要達到的唯一果效。」「之所以說真實愛神的人才是活得最有價值、有意義的人,才是真正信神的人,是因為這些人能活在神的光中,能為神的工作、為神的經營而活,不是活在黑暗之中,而是活在光明之中,不是活在無意義的生活之中,而是活在被神祝福的生活之中。愛神的人才是能見證神的人,才是神的見證人,才是被神祝福的人,才是能承受神應許的人。愛神的人是神的知己,是神所愛的人,是能與神同享福分的人,這樣的人才是存活到永遠的人,才是永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的人。神是叫人愛的,是值得所有人愛的,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愛神,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為神作見證,都能與神同掌王權。真正愛神的人,因著是能見證神的人,是能為神的工作獻上全力的人,所以這些人都是能走遍天下而無人敢抵擋的人,都是在地上能掌王權而轄管眾子民的人。這些人是從世界各方走到一起的人,是從世界各方而來的不同語言、不同膚色但有相同的生存意義、有相同的愛神的心的人,都是有相同見證的人,是有共同心志、共同願望的人。愛神的人走遍天下,見證神的人橫貫全宇,這樣的人都是神所愛的人,都是神所祝福的人,這樣的人永遠活在神的光中。」從神話中我認識到能成為一個認識神、愛神的人,成為神三步作工紀實的見證人,才是神所愛的人,才是神的知己,是與神同心合意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人,這樣的人才能活出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因為這些人是為通行神旨意而活,是為真理而活,是為人類最正義的事業而活,所以神祝福這樣的人,稱許這樣的人,這樣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這也是神六千年經營工作的結晶,也是神最希望看到的一班人。同時我也明白了,就是我以往所崇拜的宋尚節、倪柝聲等屬靈人物也沒有活出真正的人生,因為他們都沒有經歷神末世成全人的作工,他們都不是對神有認識的人,生命性情都沒有變化,他們仍是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他們所作的工作僅是在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也是為神的工作效一步力而已,並沒有什麼值得人仰望、崇拜的。認識到這些,我從心裡不再崇拜這樣的人了,更不想再追求做這樣的人了,而是願意成為一個真正見證神、榮耀神的人。於是,我來到神前鄭重地向神起誓:「全能神啊!在你話中我看見了真正的人生,也看見了你六千年經營人類的良苦用心,我願立志追求成為一個認識你的人,成為一個見證你三步作工的受造之物,這是我現在的盼望與追求,我願為擴展你的國度福音而獻上我的所有,盡上我的全力,願你拯救我脫離撒但權勢,無論你怎麼刑罰試煉我都願意順服,若是我再追求名譽、地位,追求肉體的前途、命運,願你重重懲罰我,使我疾病復發,靈魂永不能超生!」

經過幾年的熬煉,我對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與神公義聖潔的性情有了些真實的認識,對神拯救人的心意也有所明白,追求的觀點得以扭轉,當我真正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後,我又被安排在本地的傳福音隊伍裡。這次我盡本分比以往低調多了,不再想著做什麼「人上人」了,也不想著出什麼風頭了,更不再像以往那樣只為了得到提拔重用而傳福音得人,而是覺得只要能把神的名見證給更多的人,使那些可拯救的人都能來到神面前接受神末世的救恩,讓神的心得到安慰,我心裡就滿足了。當我存心觀點擺對時神也特別祝福我,在傳福音見證神時,以往我不明白的神話因著聖靈的開啟不知不覺明白了一些,有時福音對象聽了也很受感動,享受到這些聖靈的作工,我心裡感到特別甘甜、特別榮幸。

後來,二線隊開始實行民主選舉傳福音指揮,我裡面的地位之心又開始蠢蠢欲動,我雖明知自己不配,但還是希望自己能被選上,可弟兄姊妹並沒有選我,我就想:他們不選我是不是都看不起我?別人都知道我以往的所做所行,以後我也許永遠沒有機會再當選指揮或者教會的帶領工人了……當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時,就趕緊禱告神吃喝神話,蒙神保守情形很快就扭轉過來了。神說:「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一個人是否是真心追求並不在乎人對其如何評價,也不在乎周圍的人對其看法如何,乃在乎其人有無聖靈作工與聖靈的同在,更在乎聖靈一段時間的作工是否使其性情有所變化,是否對神有所認識,若有聖靈的作工人的性情就會逐步變化,對信神的觀點的認識也會越來越純。」我從神話中明白了,神成全人不是根據人的地位有多高、名望有多大,人地位的高低、資格的老幼、受苦的多少都說明不了什麼問題,在神眼中有無真理決定一切,如果人不具備真理,到神賞善罰惡之時仍是受懲罰的對象,人對人的評價再高、看法再好,若被聖靈厭棄仍是一個信神失敗者。人只有得著真理、具備真理才能有好的歸宿,有真理才能走遍天下,才能把神見證好。於是,我非常坦然地接受了這個事實,願意老老實實地盡上自己的本分,並且在盡本分的過程中,當看到二線指揮在安排工作上有漏洞、偏差時,我再也不像以往那樣背後論斷、拆台了,而是正確對待憑愛心提醒、幫助。現在我雖然沒有什麼地位,也沒有人再仰望我,但我心裡卻特別踏實、平安,與弟兄姊妹配搭盡本分時心也越來越專一,靈裡也越來越有享受。如今我再也不願被撒但捉弄,不願再為那一文錢不值的名譽地位浪費自己的精力了,因為那樣活著太苦、太累了!今後,我只願把更多的活在黑暗中的人帶到神面前,還報神對我的拯救之恩,順服神的一切作工,追求得著神賜給人類的一切真理達到認識神、見證神!感謝神,是神的審判刑罰帶領我走上了真正的人生之路,沒有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願將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