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正義與邪惡的較量38 全能神的愛與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征服了我

38 全能神的愛與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征服了我

山東省 麗麗

往事不堪回首,回顧自己因抵擋全能神、攪擾攔阻人接受真道險些喪命的一幕,至今仍心有餘悸!若不是全能神對我極大的寬赦與憐憫,我這個抵擋神的罪魁真不知早死在什麼地方了!是全能神那帶有權柄、能力的話語,讓我看到了神的偉大與神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從而將我這個悖逆之子征服、拯救到了他的寶座前。

1999年秋後,我負責的教會中有人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雖然我沒有正面接觸過傳福音的人,但我早已聽說中華大陸又出現了一個「派別」,說耶穌已重返肉身作了新的工作,並且還是女性。因此,我便瘋狂地否認、定罪、抵擋,到處去勸說那些已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趕緊勒馬回頭,別再受「假基督」的迷惑上當受騙了。為了不讓弟兄姊妹接觸信全能神的人,我把從一些反面教材中看來的、從帶領那兒聽來的反面宣傳的話在教會中大講特講:「傳全能神福音的都是黑社會的人,他們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他們還綁架人,若不聽他們的就要被打斷腿、割掉舌頭;他們的書裡有迷藥,一看就能被迷住,想出也出不來;他們傳福音之所以那麼有勁,都是因為有後台在花錢僱著他們……」儘管我聲嘶力竭一遍又一遍地傳講著許多駭人聽聞的謠言,封鎖著教會,「保護」著群羊,但教會中還是有不少人陸續歸向了全能神,這令我心急如焚但又無可奈何。

2000年春天,在我們所負責的一處教會中,有一同工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另一同工則離棄教會回了家,並且此處教會中也有一些弟兄姊妹信了全能神。看到這一境況,我們幾個同工都特別著急,一致商定儘快再找出兩個同工接替他們的工作來看管教會、守護羊群,實施「亡羊補牢」。一天,我們讓當地的一個帶領安排好聚會點,定好了聚會時間,並召集了多名骨幹人員,然後又約定一個弟兄開車來接我們。然而,令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們驅車趕往聚會點的途中卻慘遭車禍,車上六個人當場就死了兩個,其中一個是年輕的傳道人,另一個則是當地教會的帶領,我當時被震得昏迷不醒,什麼都不知道了……等我醒過來,看到眼前發生的慘禍,我驚呆了!心裡不禁產生疑問:我們信靠耶穌多年來得到的都是平安、祝福與恩典,今天怎麼會突然臨到這麼慘重的禍患呢?並且還是發生在去聚會的路上,死去的人也不是一般的信徒,都是「忠心事主、竭力護教」的人,這到底是為什麼呢?我滿腹困惑,不停地在心裡問耶穌:主啊!我不明白這是你的懲罰還是你的管教,但我知道發生這件事絕不是偶然的,肯定是出自於你,其中必有你的心意。當時我並沒有明確答案,也沒有從車禍中悟出什麼,只知道主既然留下了我的性命,那我還要繼續走主的路,堅守主的道。一個月後,我出院回到了家,本地信全能神的人又來給我傳福音,可我卻依然堅信傳言,生怕被迷惑而防備他們、躲避他們。一天天過去了,一年年過去了,我越來越感覺自己已無路可走,身上已沒有一點兒聖靈作工,靈裡特別枯乾,只有靠唱聖經詩歌來勉強度日。那時,我一遍遍地唱《詩篇》22、63篇:「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為什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唉哼的言語?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你不應允;夜間呼求,並不住聲。……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尋求你;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每當唱起這些詩歌,我心裡就有種說不出的淒涼、無助與孤獨之感,感覺神已離開了我,已經向我掩面,再也不搭理我了。並且這幾年來,那起車禍的經過我始終深埋在心底,從未跟任何人透露過,因這對我來說一直是個「謎」,我並不清楚其中的答案,而且我更怕教會裡的弟兄姊妹知道後會接受不了,會「擾亂」他們追求主的心。我將這一切深深地埋藏在心底,獨自品味著那起車禍帶給我的傷感與痛苦,只是竭力地用《詩篇》23、116篇中的話「我雖然行過死陰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主啊,你救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淚,救我的腳免了跌倒……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來寬慰、激勵自己,驅散內心的陰影與痛苦。儘管如此,我心靈深處的淒涼與無助還是如同影子一樣與我朝夕相伴,總也揮之不去,我感覺自己已失去了主的看顧與安慰,整天像浮萍一樣漂流無依、孤苦伶仃,只是在信念中等待、等待……

直到2003年的一天,一姊妹又來傳我信全能神,並拿來神話讓我看,她誠懇地對我說:「你從來沒有看過神的話,你咋就知道不對呢?你先認真地看一遍,若覺得有道理你就信,若覺得無道理,我就把神話拿走再也不來傳你了。」姊妹的真誠打動了我的心:是呀,這本書我從來沒看過,根本不了解書中究竟都說了些什麼,為什麼還那麼無根無據地抵擋、定罪呢?何不看看之後再下斷案呢?此時,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催促著我:看看吧,就是不對也能知道怎麼個不對法!接過神話,我讀的第一篇是《全能者的嘆息》,全能神說:「在你的心中有一個天大的祕密是你從未覺察到的,因為你活在了沒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靈被那惡者奪走;你的雙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陽,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顆閃爍著的星斗;你的雙耳被欺騙的言語堵塞,聽不到耶和華打雷般的聲音,也聽不到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眾水的聲音。你失去了本該擁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賜給你的一切,進入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沒有救助的力量,沒有生還的希望,只是在掙扎、在奔波……從那一刻開始,你就注定被那惡者苦害,遠離全能者的祝福,遠離全能者的供應,走上一條不歸路。千萬聲呼喚難以喚醒你的心、你的靈,你沉睡在惡者的手中,被那惡者引誘進入了無邊的境地,沒有方向、沒有路標。……你全然不知你到底來源於何處,為何而生,為何而『死』。全能者被你看為陌生,你不知其來源,更不知其對你所作過的一切。從他來的一切都被你看為仇視之物,你不知道珍惜,也不知道其價值的所在。你與那惡者同行……共同『對付』曾是你生命源頭的神,不知悔改,更不知自己已到了滅亡的境地。……

當黎明到來的時候,東邊亮起了一顆晨星,那是從未有過的一顆星,他照亮了寂靜的星空,燃起了人們心中熄滅的燈火。這燈火使得人們不再寂寞,照亮了你也照亮了他。但是只有你仍在那黑夜中沉睡,聽不到聲音,看不到光亮,覺察不到新天新地、新時代的到來……全能者的眼目巡視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類,聽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號,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無恥之態,感覺到的是人類失去救恩的無助與惶恐。人類拒絕他的看顧自行其道,躲避他眼目的鑒察,寧願與那仇敵一起嘗盡那深海中的苦澀滋味。……

世間中的一切都在全能者的意念之中、眼目之下瞬息萬變,人類從未耳聞的東西突然來到,而人類擁有已久的東西又會在不知不覺中消失。沒有人能測透全能者的行蹤,更沒有人能感覺到全能者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他的超凡在於他能感覺得到人所不能覺察得到的東西,他的偉大在於他是被人類棄絕卻又是拯救人類的那一位。他知道生與死的意義,他更知道受造人類該有怎樣的生存法則,他是人類生存的依據,也是人類再次復活的救贖者。……

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沒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沒有目標地生存著,只有傳說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這個信念在沒有知覺的人身上遲遲不能實現,然而,人還是這樣盼望著。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

讀著讀著,我被全能神的話語抓住了,心裡強烈地感覺到這就是神的親口發聲,是造物主的聲音!我感動得哭了,邊哭邊讀,讀完這篇神話時我已是泣不成聲了,就像是迷失了多年的孩子終於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中一樣,感受到的是全能神在向我聲聲呼喚,聲音是那樣的親切而有力,又是那樣的語重心長、情深意切。神話的字字句句撫慰著我那顆受傷的心,敲打著我麻木已久的心靈,審判著我多年來抵擋神、棄絕神的悖逆行徑;神的話道出了人失去神生命供應的淒涼與無助,又道出了神那為人哀愁、憂傷的心聲。神雖厭憎這個麻木無知覺的人類,但又對這個悖逆的人類滿了寬容、憐憫、等待與拯救……此時的我悲喜交集,為自己能親眼看到神的親口發聲而高興萬分,為自己能再次回到神的懷抱而激動、流淚!又為自己抵擋神、棄絕神的種種惡行而懊悔、自責:我這個狂妄無知之人,面對神的新作工,既沒親身經歷過,也沒親耳聽過,更沒有尋求、考察過,就道聽途說、人云亦云,憑著觀念、想像盲目地加以定罪、批判、毀謗,甚至為了達到控制人、牢籠人的目的,一個勁地散佈、傳播那些捕風捉影的傳聞來恐嚇弟兄姊妹,極力阻撓、攪擾他們接受真道。不僅如此,在這幾年裡,神曾差派多少弟兄姊妹來傳達神的佳音拯救我,卻都被我無情地拒之門外,並給以冷眼、諷刺、毀謗、定罪、褻瀆。更可悲的是,就在我瘋狂地抵擋神、棄絕神的同時,還口口聲聲喊著要聽主的話,要忠於主耶穌、護衛主的道……回想自己抵擋神、棄絕神的一幕幕,我心如刀絞、悔恨萬分,恨自己太瞎眼、太愚頑,不認識神!這麼多年來,我在翹首苦盼神重歸的同時卻與那惡者共同對付、抵擋著早已歸來的耶穌——全能神,以至於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像我這樣一個瘋狂抵擋、罪孽深重的人,早已是該滅亡的對象,可今天神沒有按我的罪過來待我,反而一次次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用他的話語開啟我、感動我,讓我親耳聽到了他的親口發聲,親眼看見了神的來到而重見光明,有了生還的希望,這一切都使我看到了神是那樣的偉大,又是那樣的超凡!神的度量真是海闊天空,神的愛長闊高深!面對神的聲聲呼喚以及神的拯救,我深深體會到神的手是那樣的溫暖而有力,神對我還是那樣的憐愛,神那博大的胸懷、溫柔的愛與安慰一直在溫暖著我、感動著我,我不禁聲淚俱下,俯伏在神面前向神訴說衷腸:「全能神哪,你的寬容與憐憫終於讓我聽到了你的聲音,看到了你對我的愛與拯救。這麼多年來,雖然我悖逆抵擋你,但你一直在默默地忍受著我的棄絕、毀謗,苦苦地等待著我的回轉。當我背棄你時,你為我憂傷、著急,當我被撒但殘害而痛苦無助、彷徨之時,你又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神啊,在人世間唯有你能拯救我,唯有你的話語能安慰我,能給我帶來生命、帶來光明,神啊,你就是那重歸的救主耶穌,就是那從亙古望到永遠,曾從罪中救贖人類,今又重返肉身來拯救人類的獨一真神!只是我太瞎眼又太狂妄,雖巴望你的歸來卻不認識你,一直棄絕你的來到,拒絕你的拯救,如今你用你的話語打開了我的靈眼,喚醒了我那麻木的心、死去的靈,使我聽出了你的呼喚之聲而回到了你的懷抱,享受你愛的溫暖、生命的供應,不再感到淒涼無助、孤獨彷徨。神啊,我真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痛悔,當初真不該作惡抵擋你,給你帶來太多的傷痛。神啊,我以往的過失無法挽回,只願在今後好好地順服你、聽你的話,不再作惡抵擋你……」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便認真地讀神話,由於我裡面的宗教觀念太多,不容易放下,為此我每天多數時間都是吃喝神話,手捧著神話一邊讀一邊哭,心裡真是悲喜交加。當神那帶有權柄、威力的話語每解決我的一個觀念時,我都會欣喜若狂,不住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當神那嚴厲、扎心的話語審判揭示我的敗壞、悖逆時,我會自愧蒙羞、懊悔不已,為自己的種種罪行以及那骯髒、可憐的靈魂而感到痛苦、自責;當神那鼓勵、勸勉的話語安慰我、指引我可行之路時,我又信心百倍,為自己能擁有這脫離撒但權勢走人生正道的機會而感到榮幸萬分……隨著不斷吃喝全能神的話語,在聖靈的開啟光照下我對各方面真理越來越明白,裡面的宗教觀念也一一被真理擊垮、攻破,像以往我所認為的「神不可能重返肉身作工」,「神更不會道成肉身成為女性」也在神的話中被徹底攻破了。雖然神在末世以道成肉身的方式來作工,並且還取了女性的形像,這大大超出了我的觀念、想像,使我曾因此成為神的仇敵,但正是神這不合我觀念的作工使我認識到了神的智慧奇妙,看到了神對人類真實的愛與拯救。在律法時代,神是以靈的方式作工,當時的人都沒法靠近神的靈,而且神的靈也不容人觸犯,凡直接抵擋神的立時被擊殺,沒有一個人能存活下來。在末世,若神不道成肉身,還以靈的方式來作工,按我對神的抵擋、定罪來說,不早就被神擊殺、毀滅了嗎?哪還有機會存活在人世間?正因著神的道成肉身擔諒了我的軟弱,我才得以活到今天,得著神末世的拯救之恩,道成肉身的神的確是敗壞人類最大的需要,是造物主對受造之物最大的憐憫,否則敗壞的人類將沒有一個人能蒙神拯救的,都將因著抵擋神而倒斃在神烈怒的懲罰中,這是不爭的事實。而神末世道成肉身成為女性更有意義,不僅扭轉了多少年來人觀念中「神是男性、神也只能是男性」的錯謬認識,讓人看到神道成肉身不僅能成為男性,還能成為女性,完全了神在人心中的形像,而且讓人認識到神原本是無形無像的靈,根本沒有性別的劃分,只是因著工作的需要而道成肉身取了不同的形像而已。我越看神的話就越著迷,但這並不是因為這話中有「迷藥」把我給「迷」住了,而是這話中有我從未聽過的真理,有我不曾耳聞的奧祕,有我從未得著的生命,有我人生當走的可行之路!此時我看清了,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弟兄姊妹能不受任何攔阻地接受神的作工,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弟兄姊妹能忍受一切痛苦、羞辱傳講神的末世福音,這並不是因為有後台花錢僱用他們,也不是他們失去了理智、人性,而是因為他們聽見了神的親口發聲,看見了神的末世救恩!他們的不顧一切都來自於神話語的力量!他們的鍥而不捨來自於聖靈的作工!並且,我從與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接觸中發現,他們根本不是黑社會之人,也沒有做過任何綁架人之事,更沒有打斷過誰的腿,割過誰的舌頭,相反我看見的卻是他們為傳報神佳音常常遭到宗教界的打罵、驅趕,為了讓人歸向神能一次、十次、二十次地給人見證神的作工,看到的是他們為那些打罵自己、拒絕神作工之人禱告求神感化、拯救他們,是他們為自己沒能將人帶到神面前辜負了神託付而內疚、痛苦、自責……他們的活出、他們的愛心在當今社會中是絕無僅有的。因這是來自於神的愛,來自於真理的活出,他們是末世神旨意的通行者,是全能神之愛的傳遞者,與他們在一起我看到了神的救恩是實際的,是真實的,神的話語完全能把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徹底變化、潔淨。此時,我對全能神的作工更加定真了,已不再有任何疑惑了,以往聽信的那些聳人聽聞的謠言也都在事實面前不攻自破了。

一天,我在吃喝神話時又看到全能神說:「有些人說宗教裡的那些人沒有聖靈的同在與作工,而且羞辱神的名,那神為什麼不把他們滅了,至今還容讓他們猖狂呢?這些表現撒但、流露肉體的人都是無知的小人,都是謬妄的人,在他們未明白神到底是如何作工在人中間以前是不會看到神的烈怒臨到的,當徹底將他們征服之後,那些作惡的人都會得到報應的,沒有一個能逃脫那忿怒的日子。現在不是懲罰人的時候,而是作征服工作期間,除非有些人做些破壞經營的事,對這樣的人分做事的輕重不同而予以合適的懲罰。」讀到這裡,我心頭猛然一震,一下子想到了那起車禍:為什麼我們在去聚會的途中慘遭車禍致使兩人喪命?不正是因我們合夥抵擋神、攔阻神的新工作而遭受的懲罰嗎?想想那時若不是神用車禍阻擋了我們抵擋神的腳步,真不知會有多少弟兄姊妹被牢籠在我們手中不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不知會有多少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被我們打罵、迫害甚至送交官府……此時,那個深埋在我心底令我難解又讓我不堪回首的車禍之謎徹底被全能神的審判之語揭穿,給了我一個準確的答案。這時,我又拿起《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一書,心想:我們合夥抵擋神遭遇了那麼大的車禍會不會記載在這書上呢?查尋中,我不僅看到了記載當初我們出車禍的內幕詳情,而且還看到了《寫在前面的話》中說:「這些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中赫赫有名的人因定罪神的作工,攔阻神的旨意通行,都遭受到神的懲罰,甚至遭咒詛而死亡,難道不值得人深思嗎?若他們抵擋的不是神,誰能懲罰他們、奪去他們的性命呢?若他們真是屬神的人,誰有權力能從神手中奪走他們的性命呢?難道你不承認神是公義的嗎?」「他們的心愈來愈剛硬,享受了神的恩典還要控制神的選民,連神選民該有的自由選擇的權利都不給,他們正是主耶穌所預言的那些惡僕。神對於這種人也是根據他們的表現而採取了不同程度的懲罰,也給過他們悔改的機會,但他們有的人變本加厲、死不悔改,神就取締了他們的性命。那些受到懲罰就收斂或停止了作惡的,神並沒有奪取他們的性命,仍在等待他們悔改。」這些話使我心驚膽戰,對那起車禍的內幕更明白了:當神作新工作時,許多人因著不認識神的作工都做了抵擋神的事,但神並沒有將所有悖逆他的人都懲罰,而是根據人的表現採取了不同程度的懲罰,只取締了那些瘋狂抵擋神、定罪神而死不悔改不可挽救之人的性命,這是神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的充分體現,更是神憐憫人、拯救人的實證說明。本來,我們因合夥抵擋神才遭遇了車禍,而我卻倖免於難,這不是我不該死,而是神給我留了悔改的機會,看我能否醒悟、悔改,這更讓我看到了神不僅有慈愛、憐憫,更有咒詛、威嚴、烈怒。想想在那起車禍中死去的兩個人,其中一個男的,他性情極端狂妄,曾自稱是先知,有先知的靈,並瘋狂抵擋神的末世作工,極力攪擾、攔阻人接受真道,是個地地道道的邪靈,是死不悔改的敵基督;而另一個女的則是當地的大帶領,1998年她曾接受過全能神的作工,後被原派別的人拉了回去,從此開始大肆抵擋、破壞、攪擾神末世福音的擴展,就在出車禍的前兩天,她還將一個給其傳福音的姊妹攆走,且到教會裡說了許多毀謗、褻瀆神的話。神是聖潔、公義不容人觸犯的,神作事向來都是讓人心服口服加眼服,神正是根據他們作惡程度與不可挽救的本性實質取締了他們的性命,他們所受的懲罰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回顧那起車禍的前前後後,我彷彿看到了神滿帶著烈怒、威嚴的面容,不禁驚恐不已,為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而懊悔、痛恨,又為自己能有幸得到神的寬容、饒恕而感激不盡,我戰戰兢兢地仆倒在神面前向神懺悔:「全能神哪,以往我作惡多端,抵擋你、定罪你,攪擾、攔阻你的福音擴展,按我的所作所為也該遭你擊殺、咒詛,但你卻對我寬容、忍耐,給我留下了這口氣息,讓我有幸在你話語的審判刑罰中認識自己的悖逆、抵擋,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並讓我能在有生之年得著你的拯救,看見你的公義、聖潔、尊貴、威嚴與烈怒,面對你的厚愛與拯救之恩,我深感自己不堪不配,我只有將這愛銘記在心,用自己的實際表現來報答你。」

感謝全能神的拯救,使我這個罪不可赦的悖逆之子能有幸經歷他的作工,接受他話語的刑罰審判,並且在經歷神的作工中,我已深深體會到是神的道成肉身給了我蒙拯救的機會,是肉身中的神發表的話語將我徹底征服,全能神就是重歸的耶穌,就是獨一真神,全能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唯有接受全能神口中的話語,順服他的刑罰審判,才能有新的行路方向,才能得以潔淨、重生,得著神永遠的救恩。末後的基督——全能神正是人進入國度的大門,是人達到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今天,不管人對神的作工有多少不理解,對末後的基督有多少觀念,但只要人肯尋求、考察,都會因著神話而轉變舊的觀念對神產生新的認識,因末世基督所發表的真理正是人所有觀念的剋星。正如全能神所說:「人都是藉著接受他的審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藉著他口中的話才逐步認識他的,都是在抵擋的過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罰的過程中而得著他的生命供應的……」「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著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你若不尋求末世的基督供應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遠不可能得著耶穌的稱許,永遠沒資格踏入天國的大門,因為你是歷史的傀儡,是歷史的囚犯。」如今,全能神在肉身中的工作即將結束,他在中國已征服、拯救了一班人,我這個悖逆之子能有幸存留下來成為神征服、拯救的對象,這實在是神對我特殊的高抬與恩待,我願在這最後的日子裡,盡自己的微薄之力來見證神的作為,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來報答神的拯救之恩,以此來安慰神的心!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