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正義與邪惡的較量35 一個罪孽之子的懺悔

35 一個罪孽之子的懺悔

黑龍江省 趙華美

良苦的用心末日的忠告喚醒沉睡多年的人

難補的污跡痛苦的回憶在敲打著我的良心

不知所措中顫抖著祈禱捫心自問深深地懺悔

……

每當聽到《懺悔》這首詩歌時,我都禁不住淚如泉湧,痛苦、悔恨、自責的心情難以言表,痛恨自己瞎眼愚昧不認識神的作工,成了攔阻小羊進入國度的惡狼,成了抵擋全能神作工的罪魁禍首,痛恨自己麻木痴呆,雖多次遭神管教,還不反省,反而變本加厲地抵擋全能神。若不是全能神極大的憐憫與拯救,我早就死於非命。在此,我只有將自己的污跡、罪惡行徑暴露在弟兄姊妹面前,讓弟兄姊妹引以為戒,從而能衝出謠言的牢籠早日來到全能神面前,以彌補我給神帶來的傷痛與對神的虧欠。

我原是靈恩派有名的同工之一,負責管理××地區三廠、七廠等多處教會。1999年初,上面帶領把我們幾個有名的同工召集在一起說:「你們趕快查找聖經,寫出反駁『東方閃電』的材料,寫得越厲害越嚇人越好。只要能攔住大家信全能神,咋編都行,說什麼也不能讓大家進『東方閃電』,因為『東方閃電』的人離開聖經了,是異端、邪教,我們這樣做也是為主盡忠保護群羊。你們要抓緊一切時間趕快編印出反面宣傳材料,然後發放給各教會。」

為了防止弟兄姊妹被「異端」擄去,我大發熱心,和幾個同工不分晝夜地查找聖經,一句句一條條地編造起來,經過七天七夜煞費苦心的精心炮製,一本關於「論東方閃電是邪教」的反面宣傳材料終於出爐了。我們遵照帶領的話在材料裡加入了大量危言聳聽的話,如:那些「東方閃電」的人可厲害了,是經過專門訓練的,他們是黑社會,有刀有槍,你一進到他們那裡就別想出來,你要出來他們就整瞎你眼睛、割掉你耳朵、打斷你的腿、砍斷你的胳膊……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謠言、謬論迅速在弟兄姊妹中間傳播開來,弟兄姊妹信以為真,都不敢接觸「東方閃電」的人了。反面宣傳材料很快地達到了預期的「效果」,我也像立了大功似的高興得不得了。雖然為打印這些材料(包括路費、電話費)花掉了我個人一千多元積蓄,但我認為這錢花得值,主會紀念我的「功勞」的。從那以後,我便不知疲倦地奔波忙碌在抵擋全能神的路上。

一天,我聽說附近一個教會來了兩個信全能神的人,便急忙拿起反面宣傳材料,騎上自行車前去攔阻。正過一段馬路時,突然車子不知怎麼一歪,失去了平衡,我一下子就從車子上摔了下來,自行車也壓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胳膊當時就磕青了,右腿肚子被車蹬子劃掉了一塊皮,滲出血來。「主啊,我是為你作工啊,是怕小羊被『東方閃電』擄去才急急忙忙往那趕的,你怎麼還讓我摔跟頭呢?哦,一定是撒但的攪擾,主絕不會這樣待我。」我邊想邊站起來。由於車鏈子摔斷了,我只好推著車子一瘸一拐地趕到了目的地。一進屋,看見其中一個姊妹正在講著呢,我氣得大聲吼道:「誰讓你們來的?真不要臉,竟敢公開偷羊,太大膽了!今天非給你點顏色看看!」我一邊罵著一邊拽起那個講道的姊妹的上衣,照著她的左臉就是一巴掌,另一個姊妹見我動手打人,趕緊上前護著,此時我已失去理智,又照著她的前胸猛擊一拳,只見這個姊妹一個趔趄撞到了門上,差點栽倒,沒等她站穩,我就連推帶扯將她們二人趕出了門。儘管這樣我還不解氣,又衝她們吼道:「下次敢再來就打斷你們的腿!」看著她們眼裡流著淚淒然離去,我沒有產生絲毫的惻隱之心,也沒感到自己做得過分,而是暗自慶幸:終於保住了主的羊。

幾天後,我又帶著反面宣傳材料去七廠宣傳,正在路邊走著,突然一輛夏利車直奔我而來,嚇得我不知所措,腳一滑一下子掉進了路邊的坑裡,摔了個四腳朝天,那輛車擦著坑邊撞在路邊的樹上停了下來。我雖沒傷著,但已被嚇得魂飛魄散,新買的羽絨服也被樹枝劃了一道長長的口子,我又心疼又生氣,但對自己所做的事卻絲毫沒有悔悟之心,反倒認為:都是「東方閃電」這幫人鬧的,害得我差點丟了命,以後不管在哪見到這幫人就狠狠地打他們,一定要好好出這口氣!七廠沒去成,我只好回家了。回到家,沮喪的我驚魂未定,一頭栽倒在床上痛哭起來,心裡喊著:「主啊,我是為你的緣故才去看守群羊的,為什麼總有不測發生,讓我整天提心吊膽?主啊,難道是我信心不夠嗎?主啊,你知道我對你是忠心的,求你保守我,加給我力量。」

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聽說三廠教會有二十多個人被「東方閃電」的人「擄」去了,我又趕緊帶著反面宣傳材料急急忙忙地趕到了三廠教會。經過我一番宣傳、恐嚇、威逼,終於把這二十多人搶回來了。這次我非常高興,心想一定是主垂聽了我的禱告,幫助了我。於是我哼著主歌,坐上了回家的崗田三輪車。「當跑的路我已跑盡,當打的仗我已打完,從此以後必有公義的冠冕……」我正高興地唱著,突然一輛大卡車發了瘋似的向我乘坐的三輪車直衝過來,只聽「哐」的一聲,我乘坐的三輪車被撞出了七八米遠,我只覺得腦子「嗡」的一聲就從車裡摔了出去。等過路人把我扶起來時,我真不知自己是死了,還是活著,像個木雞似的呆呆地戳在那裡。「還好沒傷著,真是撿了一條命,老天爺真是有眼哪!」過路的人七嘴八舌地議論著,這時我慢慢才回過神來,一步三挪地回到了家。失去了主的看顧保守,我心裡空蕩蕩的,癱倒在主前哭訴著:「主啊,你在哪裡?你為什麼離我而去?主啊,求你告訴我,為什麼禍患總是不離開我,我該怎麼辦呢?」這次禍患過後,我心裡很茫然,也很失落,不知什麼地方得罪主了,抵擋全能神也不像以往那麼積極了,我陷入極度的軟弱之中,心裡巴望主能給我個清晰的引導。

一轉眼到了深秋,我在本教會接待家認識了一個弟兄和兩個姊妹,因他們都是這個接待家的親戚,我也沒在意就自然地和他們攀談起來。我發現他們說話謙和,舉止大方,不但人性好,而且生命經歷也很豐富,對神的認識也深刻,我從心裡生發出一絲羨慕,就決定和他們多交通幾天,多得點,回去好供應弟兄姊妹。

在這樣的心態下,我和他們在一起交通得很融洽,他們交通了人信神得認識神、明白神心意等方面的真理,使我特別得供應。就這樣,五六天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當他們講到舊約記載的是耶和華作過的律法時代的工作,新約記載的是耶穌作的恩典時代的工作時,我隱約感覺到他們好像是「東方閃電」的人,因為我早就聽說過「東方閃電」專講三步作工的事,我立刻警覺起來,心想:他們可千萬別是「東方閃電」的人,若是的話,那還有一步沒說出來,等他們說完再作打算,如果他們不說第三步工作就不是閃電派。

俗話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沒想到怕什麼來什麼,我的擔心不幸被言中了,他們還是說出了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就是第三步工作——用話語審判潔淨人的工作,還說這是應驗啟示錄。聽到這裡我一下癱軟了,「完了,我怎麼送上門來了呢?原來這麼多天我一直在虎口裡呀,咋一點也不知道呢?他們就是『閃電』派的,這可咋辦?」此時我腿也抖,手也哆嗦了,心想:「這次我是非死這兒不可了,他們肯定不能放過我,因我前些日子還打過他們的人,他們本來就是邪教,能不報復嗎?可是此時天色已晚,想走也沒車了。主啊,我幾次沒死在車下,卻要死在這夥人手上了,難道這是你的意思嗎?我真要因此而殉道了嗎?」正在我驚恐未定時,弟兄建議休息一下。「這下有機會跑了,現在不跑等待何時!」我想藉著上廁所找機會跑,可兩個姊妹要陪我一塊兒去,我想:「這下完了,這是看著我的,如果跑不成被追回來,後果會更慘。還是先裝老實點,等熬到天亮再想辦法坐出租車跑。」

回到屋裡,我說啥也不坐在裡邊,堅持坐在門口,目的是觀察他們的行動,一旦對我不利,拼死也得跑。我心裡盤算著,眼睛還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只見弟兄從廚房拿來一個半尺來長的水果刀,這下我臉都白了,「完了,完了,莫非知道了我給他們編黑材料真要割我的耳朵?也許他們這會兒發現我聽道不如前幾天精力集中了,想給我個下馬威。主啊,求你救我脫離這虎口吧!」沒想到弟兄從桌上拿起一個蘋果,削起蘋果皮來,這下我的心才稍稍放鬆一些。「姊妹,吃個蘋果吧!」弟兄笑著對我說。看著弟兄的舉動,我心裡想:「他們也不像是那麼殘暴的人呀!」可又轉念一想:「不行,還得警惕,這夥人狡猾著呢,也許是偽裝,可別上當。」我小心地把蘋果放在桌子上,但眼睛還是沒離開弟兄的手,這時弟兄又把手伸進了衣袋裡,我又緊張起來,「哎呀,要掏槍了,這下真要動手了,主啊,我今天真要為你殉道了!」此時我恐懼緊張得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只見弟兄從衣袋裡掏出一個手帕來擦著手。我的心又從嗓子眼落到了肚子裡。「看樣子今天晚上他們不會動手了,因我沒反駁他們呀,裝得挺聽話的,哼哈地答應著,也許能逃過這一遭。」正在我坐立不安時,姊妹遞給我一杯水,我剛有點鬆弛的神經又緊張起來了,「又完了,用刀子戳怕我喊,用槍打會有聲音,乾脆用藥毒死沒動靜,這夥人可真黑!不能喝,這水裡肯定有毒,不能上當。」想到這,我堅定地說:「我不喝。」姊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說:「哦,太熱了,我給你涼一涼。」說著就用兩個杯子對倒了幾下,並在另一個杯子裡留下一點水,輕輕啜了一口,說:「不熱了,你喝吧,姊妹。」這回我倒是把水杯接過來了,但沒馬上喝,想看看這個姊妹能不能死,她要不死我再喝,黑社會的人心狠手辣,也許搭上一個陪葬的也不足為奇。我心裡邊思量邊觀察著姊妹,等了一會兒也沒什麼反應,我這才放心,三口兩口地把水喝乾了。其實我早就口乾舌燥了,因為剛才嚇得老是一個勁地淌汗。

我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回想剛才的一幕幕,自己那神經過敏的樣子,還哪像個信神的,我這不是把神給信沒了嗎?又想到對方那樣的真誠,我還這樣防備,我的臉不覺紅了起來。這時天色已晚,大家就都休息了。我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思緒萬千,這幾天的情景就像放電影一樣一幕幕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從他們這幾天的表現中我也沒看出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相反,看到的卻是他們非常有理智,說話和氣,待人真誠。說真的,從他們的活出看,我真的比不上他們,交通時遇到我不能理解的,他們總是循循善誘,從不動血氣。他們這幾天唱的歌是那樣的感人,聽了真能喚起人對主的愛,他們交通對神的認識方面也確實對人有幫助。這幾天他們對我的關懷也是無微不至,這種實實在在的愛也不像是裝出來的呀,愛不是出於神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難道我抵擋錯了?不可能吧,主耶穌十字架的救恩創始成終,只等主再來接我們上天堂就行了,怎麼還會再作一步工作呢?想到這兒,我迷茫了。「主啊,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但我相信你必會引導我,這幾天,我心裡太恐慌,盡靠自己的小腦瓜了,不知依靠你。主啊,我錯了,我願意把自己交給你,是對是錯你帶領我,指給我當走的路。」我在心裡默禱著。

第二天,由於我的心安靜在神的面前了,也沒有絲毫的恐懼了,於是我決定弄個明白。我對弟兄姊妹說:「你們這幾天交通的內容我聽著也有一定道理,但我要問個問題,如果你們能交通明白,我就接受。」弟兄姊妹高興地說:「姊妹,你問吧。」我說:「我們因信耶穌已經得救了,耶穌的十字架救恩創始成終,怎麼還會有第三步話語工作呢?」針對我的問題,弟兄開始交通道:「姊妹,你說的『得救』是指耶穌已把我們從罪中贖出來了,就是藉著耶穌釘十字架將人贖出來,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下來,人不屬罪是因主為我們擔當了。但人未經救贖之前,撒但的毒素就已種在人裡面了,現在人只不過是被贖回來了,但人裡面那些污穢的東西還存在,就這樣污穢的人若不經變化就沒有資格見神的面。經上說:『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我們不妨回想自己所處的光景,可以說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完全聖潔了,因為至今我們還仍然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中,我們並沒有達到聖潔,只是因信稱義,是罪得著了赦免,這只能說神不按著人的過犯來對待人。而我們活在肉體中的人根本沒有合適的脫離罪的途徑,只忍耐背十字架,根本無法除掉罪根。所以說還需要神自己來作一步除罪的工作,今天全能神作的話語工作就是藉著話語的審判、熬煉、揭示把人裡面的所有敗壞性情都揭示出來,讓人心服口服,並在此基礎上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之路,以此徹底除掉人的罪。」聽了弟兄的交通,我心裡暗暗服氣,想想自己的光景,更加清楚靠自己的忍耐真是無法脫罪。這時弟兄接著說:「今天我們能有這樣的認識,都是全能神親自發表的真理給我們帶來的,是神作了第三步話語工作揭開了所有的奧祕,我們才明白了『三步作工』是神六千年經營計劃中最大的異象,是神拯救人類的核心。這三步作工就是律法時代的工作、恩典時代的工作和國度時代的話語工作。律法時代的工作是帶領以色列人生活,藉著頒布律法達到讓人知罪,恩典時代的工作是主釘十字架成為人的贖罪祭,以此來擔當赦免人的罪,國度時代的工作是藉著話語審判除掉人的罪,三步工作相輔相成、缺一不可,是一位神作的工作,也應驗了經上的話:神是初,也是終,是撒種的,也是收割的,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接著,弟兄又針對我提的問題讀了一段神話:「你只知道耶穌末世要降臨,到底他如何降臨?就你們這樣一個罪人,剛被救贖回來,不經變化,不經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嗎?就你現在的老舊人,耶穌把你拯救回來了這並不假,你不屬罪這是因著神的拯救,但並不能證明你沒罪、沒污穢,你沒經變化如何能聖潔呢?你裡面還盡是污穢,又自私又卑鄙,你還想跟耶穌一同降臨,有那麼美的事嗎?你信神少一步過程,只是被救贖,沒經變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親自作工來變化潔淨你,否則你只被救贖不可能達到聖潔,這樣你就沒資格與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經營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變化、成全的關鍵一步,所以,你一個剛被救贖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產業。」聽了神的話語和弟兄的交通我已是徹底心服口服了,我默默地低下頭,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裡面只有一個念頭:我真的是抵擋神了!這時我又想起了,自從我編反面宣傳材料以來,不是拉肚子就是頭疼,有時疼得我直撞牆,還遭遇三次車禍。原來這些都不是偶然,而是主的管教,可我卻不知醒悟,依舊瘋狂定罪、抵擋神的作工。今天在真理與事實面前,謊言不攻自破,讓我親眼看到我一直誹謗、定罪、抵擋的「東方閃電」就是真道。

此時此刻,我敞開的心又收緊了,擔心、恐懼又襲上心頭,回想自己過犯累累,編反面宣傳材料,毆打、謾罵傳福音的人,攔阻了那麼多靈魂歸向神,我這樣罪孽深重,主還能要我嗎?想到這,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我的哭聲驚動了弟兄姊妹,他們都擔心地詢問我怎麼回事,我就把自己如何抵擋全能神,又如何遭管教的事一股腦兒地說了出來。「主是不會再要我這個悖逆之子了!」我哭著說。「人不認識神都是被撒但殘害的,是撒但蒙蔽了人的眼睛,使人善惡不分,只要人能回轉,神的度量海闊天空,他的寬容憐憫高過諸天啊!」姊妹流淚安慰我說。說著姊妹又給我讀了一段神話:「抵擋神的人有許多,但在這許多人當中又有許多種不同的抵擋神的情形,信神的人五花八門,同樣,抵擋神的人也是五花八門、各有不同。對神作工的宗旨沒有清楚認識的人沒有一個能『得救』的,不管人以前如何抵擋神,但當人明白神作工的宗旨而且能努力去滿足神的時候,神就將人以往的罪一筆勾銷。」讀完了神話,姊妹又說:「其實神已經寬容你了,你臨到的三次車禍只是神的管教,神並沒有擊殺你,神的心意是要將所有可拯救的人都拯救回來。」

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又一次熱淚盈眶,感恩的淚止不住地流淌,此時我的心情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只求把自己的餘生完全獻給神,來彌補我以往的過犯。我捧起神話,隨即又和姊妹抱在了一起。就這樣幾番折騰後,我這個悖逆之子終於回到了神的家中。

親愛的弟兄姊妹,通過這次的親身經歷,我感受到了全能神無限的愛和拯救,也飽嘗了悖逆、抵擋、自是、瞎眼給自己帶來的苦果。所以我衷心希望那些被反面宣傳材料迷惑的弟兄姊妹能早日從迷霧中走出來,不要有太多的顧慮和懼怕,應相信神是我們的全能,只要我們真心依靠他,他必帶領我們衝破一切黑暗的轄制,引導我們明白一切的真理。親愛的靈胞們,大膽地尋求吧!快跑奔向全能神吧!因為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就是供應我們全部的神。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