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正義與邪惡的較量27 經歷嚴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

27 經歷嚴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

——為神作響亮見證

江蘇省 楊毅

神說:「你們真恨惡大紅龍嗎?」面對神的這一要求我從沒有真實的進入,相反,在我心目中一直把大紅龍奉為「大英雄」「大救星」,認為它們是值得尊敬、愛戴的好警察,是見義勇為的活雷峰,對它們我是特別羨慕,崇拜有加。然而,神最知道我的心思,更知道我的缺少與需要,他奇妙地擺設了一次特殊的環境,使我真正認識了心目中偶像的真實面目,帶領我背叛、棄絕了大紅龍,將心給了神。

2004年大年初二,因教會工作緊急,路又遠,我必須早起趕車,要不就不能趕個來回。也許是我起得太早,加上過年路上行人特別稀少,所以大街上顯得格外清靜,只有清潔工在大街上清掃過年燃放的煙花爆竹皮。因著我一心急著趕車,可街上又不見一輛出租車,我就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恐怕錯過打車的機會。當我快走到清潔工跟前時,藉著路燈的光線我才看見她掃地揚起了很多灰塵,我自然地繞她而行,誰知她竟把我當作張貼野廣告的報告了環保局(過後聽說的)。很快環保局的人開車來了,因我眼神不好(近視),加上攔車心切,我上前攔下了環保車,當我站在車前才發現攔錯了車,我向他們道歉後,他們也很禮貌地說「沒關係」,就開走了。不一會兒,這輛車又追上我,問我剛才攔車幹什麼,我說:「不是跟你們說攔錯車了嗎?」他們說:「我們懷疑你是貼野廣告的。」我說:「你們看見我貼野廣告了嗎?我貼的野廣告在哪裡?」不容我申辯,他們三個人一擁而上,強行搜查我的包。我包內有一份工作安排,一個轉交線索本,一個記事本,錢包裡有錢、一部手機、一個傳呼機(已不用),還有一些日用品等。他們看包內沒有野廣告,但仍是不放我走,說我是信神的。隨即,他們就給政保科打電話,政保科是專管宗教治理的。不一會兒,政保科來了四個人,他們一看我包內的東西就知道我是信全能神的,不容分說就把我強行塞到車裡,然後把車門鎖死,唯恐我跳車逃跑。

沒過多會兒,車便駛進公安局大院。到了屋內,大紅龍把搜到的傳呼機當線索守著,還有一部手機是正用著的,可它們打開一看,竟顯示電力不足,接著顯示已沒有電,打不開,充電也充不進去。當時我還挺納悶,早上起來時才拔掉電源的,這會兒咋沒電了呢?這時,我才看見神在奇妙地擺佈一切,同時也使我明白了那句神話:「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我對神在主宰擺佈著一切更加充滿了信心。這時,大紅龍指著包裡的東西問我:「你是不是從這個接待家庭出來去那個接待家庭的?從你帶的這些東西來看,你是一個離開家盡本分的人,春節也沒回家,你不是一般的人物,肯定是帶領一級的,而且還是一個大帶領,因小帶領沒有傳呼機和手機,你說我說的對不對?」我回答說:「我聽不懂你們說的是啥。」「那你是裝不懂!」它們吼叫著。它們看我不按著它們說的承認,就對我拳打腳踢,並強行揪下我的帽子,扯掉我的圍巾,拽掉我的手套,只許我蹲著與它們講話,只要我不承認,它們就往死裡打。面對這一切,我很想跟它們講理、辯論,我到底犯了什麼法?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此時,我想起上面曾交通過,在大紅龍國家沒法講理,大紅龍不講理。我迷茫了,但又不甘心忍受這樣的「待遇」。正當我不知如何實行時,神開啟我在人證物證面前死不承認是最高智慧。此時,我感覺得裝瘋裝傻,這麼實行才有智慧,既然大紅龍不許我講人話,那我只有講傻話了。它們看到我胡言亂語、瘋瘋傻傻,就拿出工作安排《臨到環境該交代的幾件事》給我讀了起來。它們原以為,我會因它們知道我是裝瘋而心虛、害怕,不敢再裝瘋了。誰知它們越讀我越高興,因神開啟我只想到工作安排中的一兩句話,經它們這樣一讀,我明白了工作安排更多方面的要求,對異象更透亮了,與神配合的心志也越大了。

氣急敗壞的大紅龍見這招沒治住我,立時獸性大發,對我採取酷刑逼供。它們把我銬在一個固定的鐵椅子上,讓我既蹲不下又站不起來,把我那隻沒戴手銬的手放在鐵椅子上,用鞋底砸我的手背,直到手背變成青紫色為止,它們又用穿著皮鞋的腳在我腳趾上來回轉動碾壓。有六七個男人對我施行暴力:一個男人專打我的關節部位,用力捏我的關節,致使我一隻胳膊一個多月都不能抬;另一個男人一把抓住我的頭髮使勁搖我的頭,然後使勁往後背一拉,讓我眼望著天,並惡狠狠地說「你睜大眼睛看看天上到底有沒有神」;臉上挨的巴掌更是數不清。之後,它們把我送到關押犯人的牢房裡,捏造謠言對那些犯人說:「她專門破壞別人的家庭,有好多家庭都被她拆散,她是騙子,專騙老實人,騙人錢財,擾亂社會治安……」有一犯人問:「她不是個傻子嗎?」「她那是在裝瘋賣傻,她想逃避法律的制裁,你說你們誰有這個心眼,誰要說她傻,那他就是頭號傻瓜。」經大紅龍這麼一迷惑,所有的犯人對我所受的殘害不但不說大紅龍慘無人道,反而說我受的刑太輕了,還說像這樣壞的人槍斃了才好呢!在監獄裡有監規,是所有犯人天天背讀的。監規內容是:認罪伏法,不准挑唆他人犯罪,不准拉幫結夥,不准打架鬥毆,不准欺壓凌辱他人,不准栽贓陷害他人,不准搶吃、強佔他人的物品,不准戲弄他人,要打擊牢頭獄霸,若發現違背監規的要及時報告管教和巡視,不得隱瞞事實,不得袒護他人犯罪,監規要達到人性化管理。可大紅龍卻帶頭挑唆犯人折磨我,讓那些犯人天天戲弄我:零下八九度的天氣,把我的鞋子給潑濕了;偷偷在我的飯裡加生水;晚上睡覺的時候把我的棉襖泡在水裡;常常半夜掀我的被子,拽我的頭髮,不讓我睡覺;搶吃我的饅頭;強行讓我刷廁所,讓我睡在廁所邊;又強行把她們吃剩的藥灌進我嘴裡,不准我上廁所……我若有一點不聽她們的,她們就會聯合起來打我,若有管教或巡視看見,她們就趕緊避開或假裝沒看見。若有幾天犯人沒折磨我,管教和巡視就問犯人:「這幾天那個憨妮變精了是不是?我發現你們倒變憨了,誰要是把憨妮變精誰就能得到減刑。」今天如果不是我親眼看見、親耳聽到、親身體嘗,我怎麼也不會相信大紅龍在背後竟是如此黑暗、可怕、恐怖,大紅龍掌權竟是如此地慘無人道、弄虛作假、兩面三刀。正如工作安排上說:「住幾天監獄,受點肉體的苦,讓我真實看清撒但惡魔的醜惡面目,認識大紅龍權勢的邪惡,認識黑暗世界的恐怖,這也是信神的一方面功課。如果沒有這樣的環境臨到,誰能認識大紅龍的恐怖與邪惡呢?誰又能真實地背叛大紅龍而將心歸給神呢?過去人都崇拜撒但、崇拜邪惡勢力,如果沒有大紅龍的殘害,怎能恨惡大紅龍呢?」人的交通裡說:「……大紅龍在哪裡掌權,哪裡就有戰爭,就有階級鬥爭,就有殺戮、迫害,就有謊言欺騙……大紅龍的黑手在哪出現,哪里就有邪惡勢力橫行……大紅龍就是黑暗與邪惡的禍根。大紅龍罪惡滔天,所說所作的都是蒙蔽人、欺騙人、敗壞人、殘害人、屠殺人;大紅龍所鼓吹的、宣傳的全是欺騙人、敗壞人的鬼話,都是邪說謬論。」從工作安排與人的交通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藉著大紅龍效力是讓我看清它的醜惡面目、邪惡靈魂與滅絕人性的撒但本質。如果沒有這樣的環境,我不但不恨它們,還特別崇拜它們,把它們看得多尊貴、偉大、神聖。今天我才看清這夥惡魔的醜惡嘴臉,它們正是披著人皮的活撒但,人面獸心,是地地道道的邪靈投胎,是一群連畜牲都不如的野獸。它們外表宣傳、提倡的很公正也很動聽,事實上全是欺騙人、蒙蔽人的鬼話,是它們美化自己、偽裝正義、欺世盜名的一種手段。監規上明文規定要人性化管理,可背後它們卻禽獸不如,整人治人、無中生有、造謠陷害、嫁禍於人、借刀殺人。今天親身體嘗、親眼目睹這一切,我才從內心對它們產生真實的恨惡。它們想藉著折磨我的肉體讓我背叛神,可它們萬萬沒想到,它們越折磨我,越使我看清它們的惡魔面目,越使我恨惡自己瞎眼愚昧被大紅龍迷惑苦害至今,越從內心恨惡它、棄絕它,同時也讓我明白了愛神所愛、恨神所恨的真意,知道了啥叫背叛撒但將心歸給神。

大紅龍在我身上這招不行又選那計,它們找背叛神的猶大來戳穿我,誘勸我背叛神。我親眼看見這個忘恩負義的叛徒帶著大紅龍去抓捕弟兄姊妹,又聽見它說誣陷、毀謗、褻瀆神和捏造的話。此時,我氣憤得差點失去理智,真想上去掐死它。因著猶大的出現,我不由得又有些傷感,感到懊悔虧欠,因為神家每次要求我們禱告咒詛猶大,我只是走走過程,從沒對這類人發自內心地恨過,也沒認真地按神家的要求實行過,今天我親眼看見、親耳聽見才明白神的心意,才看清猶大的實質是可咒可詛的,這些人正是神話所揭示的「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橫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的一類人。這該死的叛徒告訴大紅龍,說我是個完全正常的人,就是在裝瘋,因傳福音有原則,不傳神經不正常的人,並說我看它時眼裡帶著凶光。因著猶大的出賣,大紅龍開始對我施行更重的刑訊。猶大站在一邊說:「活該受這苦,不領我的情,還用眼睛瞪我,不知好歹,受死你也不多。」面對猶大的惡毒,我從心裡恨透了它,但又有幾分傷心,有想哭的感覺,但我知道此時神的心更難過,因為它們背叛的畢竟是神呀!我不能哭。我在心中默禱:「神啊!我願讓你得著我的心,雖然我現在不能為你做什麼,但我願意在大紅龍面前、在猶大面前為你作得勝的見證,讓它們徹底蒙羞,以此讓你的心得著安慰。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變得更堅強,有淚往肚裡流,絕不能讓它們看見我的眼淚,我應該為得著你而高興,因為是你擦亮了我的眼睛,讓我看清它們抵擋你、背叛你、拆毀破壞你作工的撒但本質,使我長了分辨,使我愛憎更分明,使我在熬煉中看見你智慧的手在擺佈一切,我願與你繼續配合直到你得勝為止。」作完禱告,我心中有一股無窮的力量,有一種不為神作好見證誓不罷休的精神。我知道這是神加給我的信心與力量,是神對我的特別保守、特別感動。大紅龍想利用猶大來讓我背叛神,但神是智慧的神,若沒有猶大反面的襯托,也不能激起我立志要滿足神的心志與信心;沒有猶大的出現,我對這類人的實質仍看不透;若不是猶大的襯托,我對神的智慧就沒有真實的認識,不知神是怎樣主宰萬有、調動萬有來為成全子民效力的。這就是神用智慧打敗撒但的鐵的事實。

大紅龍為了把我變成一個「正常人」,不惜花費人力、物力、財力,到處打聽能指證我信神的證據。三個月過去了,它們的奔波仍是空勞無獲。最後它們使出了殺手鐧,聽說有一高人,凡抓來的人經它三招一過,沒有不招供的,凡經它審理的案子,沒有不按它的路線走的。

有一天來了四個警察,它們對我說:「今天給你換個家。」接著便把我押上押運犯人的車,它們把我的手銬在背後,用一個頭罩罩住我的頭。看那陣勢,我認為它們要把我拉到外面偷偷地槍斃了。此時,我想起信耶穌時唱的歌:「從最早的初期教會開始,跟隨主的人要付出高的代價,千萬個靈胞為福音而犧牲,從此才得著永遠的生命,為主殉道,為主殉道,我已作好準備為主殉道。」今天我終於明白了這首歌,跟隨主的人要付出高的代價,我也作好準備為主殉道了。誰知上了車,我無意中聽到它們的對話,好像是要把我拉到別的地方審訊。啊!原來不是要槍斃我,我還作好殉道的準備了呢!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不知什麼原因,它們把罩在我頭上的頭罩帶子勒緊了,馬上我就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心想:難道大紅龍真的要讓我死掉?這時,我又想起當初跟隨耶穌的門徒能為福音而犧牲,這次我也不能當孬種,就是死,我也不求它們給解開,更不向它們投降,但是我卻控制不了頭和身子,沒知覺地倒在了它們身上,它們見狀,趕快解開我頭上的罩子。我嘴裡吐著白沫,然後嘔吐,好像肚子裡的五臟六腑都要吐出來一樣,頭昏,眼睛也睜不開,全身好像癱瘓了一樣,嘴裡總有一根黏糊糊的東西連著肚子,好像有東西吐不完。本來就很虛弱的我,經這麼一折騰,我感覺自己不行了,隨時都有停止呼吸的可能。死亡再次向我逼近,痛苦中我向神禱告:「神啊!你要我為你作死的見證,我願順服你,我願以死來滿足你,我知道在神名裡死去的人不是死了,乃是睡了,我相信你無論怎樣作都是公義的,願你保守我的心能順服你的擺佈。」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車子開到了一個賓館,我被人架到賓館的一個全封閉的房間裡。我聽到(我已睜不開眼睛)周圍有很多大紅龍的爪牙在看著我、議論我,說見到我就是見到了當代的劉胡蘭,讓它們開了眼界,真是好樣的,比劉胡蘭還劉胡蘭。聽了這些話,我因神得勝而自豪!我因神加給我信心與順服而向神發出讚美!我看到了全能神必勝,撒但就在神的腳下!此時,我忘記了疼痛,為神能得著榮耀而倍感欣慰。

不一會兒,它們所崇拜的會斷案、會審人的高手來了。一進門,它就叫了起來:「那個憨妮呢?讓我看看!」這個野獸走到我跟前一把抓起我,在我臉上左右開弓來回幾十個巴掌,又在我胸前、後背重重擊了幾拳,之後又用它的皮鞋打我的臉。經它這麼一打,我嘴裡、肚子裡那種吐不淨的感覺沒有了,頭也不那麼昏沉了,眼睛也能睜開了,癱瘓的四肢也逐漸恢復知覺,身體也開始有力氣了。緊接著,它又凶狠狠地抓住我兩個肩膀讓我背貼在牆上看著它的臉回答它的問話,它看我不理它,就用辱罵、毀謗、褻瀆神的話來刺激我,用最下流、最卑鄙的手段來調戲我,還說:「我有意用你的肉體和靈魂所不能承受的來折磨你,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讓你受的是一個正常人所不能承受的苦,最後讓你哀求我放過你,那時你才能說一句人話,命運不在神手中而在我的手中。我讓你死你馬上就得死,我讓你活你就能活,我想讓你受什麼苦你就受什麼苦,你的全能神也救不了你,只有向我們求救你才有活路。」面對一群卑鄙、無恥、下流的流氓、野獸、惡魔,我真想跟它們拼了。「天地萬物原來為神所造,供神享受乃是理所當然,魔王厚顏侵佔,撒但罪惡滔天,千萬靈胞當奮起。」我奮起個啥?我這裝瘋不是在裝孬種嗎?我連一句高舉神、見證神的話都不敢說。此時,我裡面有無聲的怨言,我後悔裝瘋,我快要憋不住了,即使我不裝瘋也快讓它們給氣瘋了。面對一群瘋狗,我不服,我有怒氣,我想吶喊,我想罵它們:「人是不會向狗求饒的。」我認為我這是有正義感,誰知我越這樣想裡面越黑暗,不知不覺失去了聖靈作工,禱告沒話了,詩歌也想不起來了,遇事也看不透了,也不知該咋實行了,我這才開始害怕了。我趕緊退到靈裡省察認識自己,此時神審判的話臨到了我:「你們都把心中高大的神當作耶和華來敬拜,把看見的基督當作人處理,你們的理智太差了,你們的人性太低賤了!你們並不能把基督永遠看為神,僅是偶爾高興之時把他拉過來當作神來敬拜,所以我說你們並不是信神的人,而是一夥扮演抵擋基督的幫凶。」(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是的!我把天上的神看得太高了,把基督卻看得太渺小了,我崇尚的是勢力、權勢,不是基督的卑微,更不是神隱祕作工的智慧。神是用他的智慧來打敗撒但,神是以他的卑微隱藏來顯明撒但的本來面目,捕捉懲罰惡者的證據,我卻憑撒但的哲學看待基督的作工,總想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認為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為啥我們臨到環境就該任憑它們擺佈呢?信神的人就該受欺、受壓、受窩囊氣嗎?因著我的本性狂妄,不服人,更不願受人的欺壓,我才不把基督智慧的作工放在眼裡,才不把基督的卑微隱藏看為寶貴,反而認為自己和它們拼了才是有正義感,豈不知大紅龍就是想用激將法激起我對它們的反抗之心,從而抓住我裝瘋的證據,好讓我承認信神的事實,以便定我的罪。如果我真的憑血氣跟它們拼了,那不正中它們的詭計了嗎?真感謝神對我及時的刑罰保守了我,使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認識了自身的大紅龍毒素,也認識了神的所是、神的實際,對神的作工異象更透亮了。若沒有神智慧的作工,我不會認識基督的卑微隱藏和實際地受苦付代價拯救人,面對大紅龍這夥惡魔的追捕、逼迫、殺戮,面對整個人類的棄絕、論斷、定罪、毀謗,基督都默默地承受著,仍在作著他的拯救工作,神的性情太美麗、太尊貴,而我面臨大紅龍的迫害卻想反抗,以悖逆抵擋神來維護自己所謂的尊嚴,以不服、埋怨來對抗神,這不成了撒但大紅龍的幫凶了嗎?在神的作工中,我看見了大紅龍的陰險、狡詐、惡毒、罪不可赦,也領略了神話語的權柄勝過顯神蹟奇事的權柄。

氣急敗壞的大紅龍見我死不招供,就把我一隻胳膊擰在背後,另一隻胳膊擰在脖子後面的背上,然後用力拉,把兩隻手牢牢地銬在一起。不到半小時,豆大的汗珠就順著我的臉頰流了下來,流得我睜不開眼睛。它見我還是不回答它的問話,就把我打倒在地,然後提著我手上的手銬把我從地上拉起來,立時我的胳膊像斷了一樣,當它使勁拽手銬時,我疼得幾乎要斷氣了。隨後,它又把我摔在牆上,讓我靠牆站著。汗水模糊了我的雙眼,疼得我渾身都在冒汗,連鞋都濕了。本來就很虛弱的我此時已經虛脫,只能用嘴喘氣。惡魔在一邊看著我,不知它看出了什麼,也許是怕我死掉,它忙扯一把衛生紙給我擦汗,又接一杯純凈水餵我,不到半小時就給我餵一次水,擦一次汗。我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什麼樣子,肯定很可怕,因我只能張著大嘴喘氣,鼻子好像已失去了呼吸的功能,嘴唇乾裂,全身的力氣都用在喘氣上。這時,我感覺死亡再次逼近我,可能這次我真的要死掉了。就在這時,聖靈開啟我使我想起跟隨主的路加是活活被吊死的,我就在心裡翻來覆去地念叨著:「路加活活被吊死,我也要做路加,我要做路加,做路加……神要熬煉人到『九死』一生,我作不了九死一生的見證,這到『三死』我就要真的死掉了,那我就現在為神作死的見證吧!我什麼也不想了,只等著咽下最後一口氣來為神作死的見證。」就在我疼痛難忍、奄奄一息時,突然聽到其餘的大紅龍爪牙藉著猶大又抓來別的弟兄姊妹,聽說還抓來一個弟兄。我想:弟兄受的苦肯定比我更大,此時我的疼痛立時減去了一半。我在心中一直默默地為他們禱告,求神保守他們能在大紅龍面前作得勝的見證,千萬不能做猶大,因我不想再有任何一個弟兄姊妹與我受同樣的苦。也許是聖靈在我裡面的感動,我一直不住地禱告,越禱告越受激勵,不知不覺忘記了自己所受的痛苦。這也是神的智慧安排,是神在體貼我的軟弱,帶領我在最痛苦的時候挺了過來。那天夜裡,我已不在乎大紅龍如何對待我了,對它的問話我更是沒入耳。它們見我一直不理它們,就用拳頭打我的臉,用手指纏住我鬢角(這個部位最疼)的頭髮使勁地拽。我的耳朵被擰腫了,面部也變形了,屁股和大腿讓它們用厚木板打得變紫、脫皮了,腳趾也被它們用木板砸得變黑。它們給我打吊背六個小時,當打開手銬時,我左手大拇指下面被手銬勒得肌肉分開,只剩下皮包著骨頭,兩個手腕被手銬勒得起滿了黃色水疱,手銬已無法再戴。這時來了一個女的(它們的頭),對它們說:「這個人不能再打了,馬上要出人命了。」

面對大紅龍的種種惡行,我才知道啥叫慘無人道,啥叫黑暗勢力,啥叫陰險毒辣,啥叫偽裝欺騙。此時,我才想起神揭示大紅龍抵擋神、逼迫神的話:「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想起神話再結合現實,使我更加認識神的作工,定真神的話語就是真理,真實地看清了大紅龍黑暗、邪惡的惡魔實質,看透了它們逆天而行、倒行逆施的反動本質。它們只許人跟隨它走邪道,不許人信真神走正道,對那些賣淫嫖娼、貪污受賄、坑矇拐騙的睜一眼閉一眼、不管不問,而對基督與跟隨事奉基督的人那是狠下毒手、趕盡殺絕,妄想取締神的作工,讓人都敬拜它。它們仗著手中的權勢到處橫行,任意剝奪人的自由、人權,到處偽裝粉飾、欺世盜名來掩蓋它們的罪惡行徑:外表打著信仰自由的旗號,暗地裡到處抓捕、鎮壓、迫害、殘殺信神的人;外表宣揚公正守法做情繫人民的父母官,背地裡卻為自己的野心、利益不擇手段地殘害、欺壓、蹂躪百姓,甚至將人都置於死地。從外表上看,它們把信全能神的人帶進的是高級賓館,其實裡面卻是施酷刑殘害人的人間地獄、陰曹地府。它們包下來的賓館客房一天24小時不拉開窗簾,門口派人把守,不許任何服務人員進來,也不讓任何人看到它們施酷刑殘害人的場面。它們熬我五天五夜不許我睡覺,不准我坐下或蹲下,只讓靠牆站著,不給我吃飽飯。有一個大紅龍的頭子來看我,一腳把我踹到桌子底下,拉出來又是一拳,打得我嘴一個勁地往外流血,它為了掩蓋其暴行趕忙把門關好,不許任何人進來,然後扯下一團衛生紙幫我擦血跡,趕緊倒水把我臉上的血洗掉,把地上的血拖乾淨。我有意把血留在白色毛衣上,等它們把我送回看守所時,它們卻對犯人說我毛衣上的血是在精神病醫院作鑑定時留下的,經鑑定一切正常,純屬裝瘋,說我這幾天都是在醫院裡呆著的,我身上的傷與血都是神經病人打的,它們沒有打我一下……在這血的事實面前,在這殘酷的背景下,我才徹底識破這些「人民警察」「大英雄」「活雷鋒」的假面具,看清它們的本來面目就是人面獸心、心狠手辣、陰險狡詐、弄虛作假、愚弄人民,它們所做的一切全是欺騙、全是迷惑、全是假相,真是窮凶極惡、十惡不赦!今天若不是神智慧的安排,我怎麼也看不透它們的邪惡本質,怎麼也不會相信它們是如此卑鄙,還能顛倒黑白、善惡不分,我還會為它們歌功頌德,根本不承認神話揭示的是事實。正如上面的交通所說:「有不少弟兄姊妹一開始對大紅龍不反感,也不恨惡,后來被抓進監以後,遭到大紅龍一頓毒打、一頓酷刑,從那以後開始恨大紅龍了。……要不然現在的人,他老顛倒黑白、不知好歹,他不知道誰是拯救他的,誰是他的仇敵,誰是苦害他、迫害他的,他不知道。」是的!今天我親眼目睹、親身體嘗,我才看透大紅龍的醜惡嘴臉,卑鄙、邪惡、下流!喪盡天良!在這種環境中也讓我深深體會到神的公義、聖潔、光明與美善。在我每次最痛苦的時候,神都開啟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讓我效法歷代聖徒為主殉道的精神,當我生命奄奄一息時,又讓我聽到有人被抓,加倍地感動我為之禱告,讓我忘記了自己的疼痛。在大紅龍的襯托下,我看見只有神才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話語是至高無上的真理,基督就是權柄的象徵,是正義的象徵,是最高權力的象徵,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他在主宰一切,擺佈一切。同時,我也看見了自己的缺少:基督的卑微顯明了我的狂妄,基督的實際顯明了我的渺茫,基督的智慧顯明了我的觀念與悖逆,基督的愛使我蒙羞慚愧、無地自容,基督的拯救、引導使我愛憎更分明。想到這些,我立志發奮做人跟從神,把牢底坐穿也得為神作得勝的見證。

有一次在提審時,有好多我沒有見過的大紅龍爪牙都來看我,議論我的事。無意中,我聽到那個所謂的審案高手說:「在經我審理的案件中,這個瘋妮是我打得最狠的一個,某某人(就是那個猶大)我三招都沒用完就招了,這個傢伙給她打吊背八個小時(其實是六個小時,它想顯露自己,怕頭兒說它無能)也不肯招。」又聽一個女的說:「那天晚上抓來的老夫妻倆,我們只是問問而已,打都沒打他們一下,還有抓來的其他人,我們都沒有打他們,你怎麼把這個女的打得這麼厲害?」原來,在所有被抓的人中,我是受苦最重的一個,就是猶大也沒有我受的苦重。為什麼我受的苦比他們都重、都多呢?難道是我比他們更敗壞?難道我受這苦不是神要我為他作見證,而是神對我的懲罰?也許我身上的敗壞太多了,已到了被懲罰的地步了?想到這兒,我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了。我知道我不能哭,我不能讓大紅龍看到我掉淚,若它們看見會認為我失敗了,可我怎麼也控制不住內心的委屈,眼淚還是不由自主地往外流。情急中,我只有呼求神了:「神啊!我現在覺著心裡很委屈,總想哭,願你保守我,使我在大紅龍面前不低頭,我不能讓它們看見我流淚。我知道我現在的情形不對,對你有要求、有怨言,但我不知咋做才能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願你引導我,保守我的心,使我能順服你的擺佈安排,不再埋怨你。我雖然知道無論你怎麼作都是最好的,但我現在還不能甘心接受這個事實,現在我的身量還達不到一切任你擺佈,願你引導我不再誤解你。」禱告時,一段神話在我腦海裡浮現出來:「我喝的苦杯你必須得喝(這是耶穌復活以後說的),我所走的路你必定要走,你要為我捨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我的眼淚立刻止住了,基督所受的苦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無法比擬的,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承受的,而我受這點苦就覺得委屈,埋怨神不公義,這哪有良心理智?怎配稱為人?之後,我又想到神話說:「……人本性裡敗壞的東西必須通過試煉解決,人裡面哪些地方沒通過就必須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煉,這是神的安排。神給你擺設環境,迫使你在這環境裡面受熬煉來認識自己的敗壞……」(摘自《座談紀要·試煉中應該怎樣滿足神》)邊揣摩神話邊反省自己,我明白了神安排的都是針對我的敗壞與缺少,正是我生命的需要。因我被大紅龍毒害太深了,在我的心靈裡一直把它當成「大救星」「大英雄」一樣崇拜、迷信,即使看了神的話也沒有改變對它的看法。雖是如此,我卻渾然不知。今天神給我擺上這特別的環境,就是讓我辨明誰是神,誰是撒但,是誰在拯救我,是誰在敗壞我,誰是我該敬拜的,誰是我該咒詛的。從此我才見到了真光,看見了真神,知道了光明與黑暗的區別。如果我不受夠多的苦,不受夠重的苦,我對大紅龍的認識、看法就不會改變,我裡面也不會產生真正的棄絕、真正的歸向。這些苦正是神對我的愛,是神對我的特別祝福。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裡頓覺敞亮,對神的誤解隨之消散,覺得今天我能受這苦實在是太有價值、太有意義的事!

大紅龍招數已用盡,可它竟沒有從我嘴裡掏出一個字。最後,它們服氣地說:「共產黨是鋼鐵做成的,信全能神的人是金剛石做成的,無論在哪一方面都要比共產黨高一級。」聽了這些話,我不由從內心為神的智慧作為向神發出歡呼和讚美!向神歸榮耀!全能神已得勝!這就是萬物都將歸服在神權下的真意。這時我才看到,共產黨算個啥,世上的一切政權算個啥,天上的萬物、地上的萬物都得歸在神的權下,不得有任何選擇,更何況一個小小的、作襯托物的大紅龍呢?

一天,有人來提審我,這次我看到它們所有的人都怪怪的,看著我說話但又不像是在跟我說話,好像在議論著什麼,這次的提審與往常一樣以失敗告終。之後,它們把我送回監室,在回監室的路上,我突然聽到它們好像在說一號要放我出去。聽到這話,我的心激動得快要蹦出來了,還有三天我就可以出去了!我終於可以走出大紅龍的魔窟了!我強壓著內心的喜悅,一分一秒地盼著、等著,感覺這三天就像三年一樣漫長。終於,一號到了!那天,我的耳朵和心時時都在關注門口有沒有人喊放我出去的話,一上午過去了,沒動靜;我把下午出去的希望定到百分之百,可是到了晚上還是沒有動靜。吃晚飯的時候到了,我再也沒有心思吃飯了,心中總有一種失落感,此時我的心就像從天堂一下子滑到地獄裡一樣。管教問犯人我為什麼不吃飯,有人反映說:「從那天提審回來她就沒怎麼吃東西。」管教說:「你們摸摸她的頭是不是病了?」有一女犯上前一摸,說我額頭很燙,正在發高燒。我真的在發高燒,而且是突然得的病,病得很重,當時我便栽倒了。燒越發越高,而且是在兩個小時之內。我哭了!所有的人包括管教都看見我哭了,它們都莫名其妙,面對一次次嚴重的酷刑我沒掉一滴眼淚,在它們的心中我是軟硬不吃、油鹽不進的人,打吊背六個小時也沒哼一哼,可今天沒有任何的重刑我卻流淚了,它們並不知道我的眼淚從何而來,反而認為我一定病得很重。其實,只有我和神知道其中的原因,是我的悖逆與不順服造成的,是我的盼望落空、希望破滅時感到絕望流下的淚水。我再也不願在神前立心志為神作見證了,更沒有勇氣了,我甚至更不願再接受這樣的考驗了。那天晚上我哭得很傷心,因我過夠了監獄裡的生活,恨透了大紅龍,更恨惡呆在這個鬼地方,我一秒也不想再呆下去了。此時,我感覺自己特別的委屈、可憐、孤獨,越想越難受,感覺自己就像大海裡的一葉孤舟,隨時都能被大海侵吞淹沒。此時,更覺得周圍的人陰險可怕,我不由得喊出:「神啊!快來救我吧,我現在已到了崩潰的地步,隨時隨地都有背叛你的可能,願你抓住我的心,使我能重新回到你面前,願你能再次憐憫我,使我能接受你的擺佈安排,雖然我對你作在我身上的看不透,但我知道你所作的一切都是好的,願你能再次拯救我,使我的心能歸向你。」作完禱告,我心裡不害怕了,我開始反省自己,這時神審判揭示的話臨到我:「你是要肉體,還是要真理?你是要審判,還是要安逸?你經歷這麼多作工,看見了神的聖潔與公義,你當如何追求?你到底該怎麼走這條路?你該怎麼實行愛神?刑罰審判在你身上是不是達到了果效?你是否對刑罰審判有認識,就看你的活出,看你愛神的程度!你嘴說愛神,你活出的卻是老舊的敗壞性情,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更達不到有良心,就這樣的人是愛神的人嗎?這樣的人對神是有忠心嗎?……就這樣的人能是彼得嗎?彼得之類的人是只有認識而沒活出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神話的審判如兩刃利劍擊中我的要害,我選擇的不是真理、生命而是肉體安逸。今天當神用事實向我提出要求,需要我用切實行動、實際的活出來滿足他時,我卻不幹了,我看見了自己可憐的身量,背叛神的本性根深蒂固,仍處在危險的邊緣。神要的是我果實纍纍的活出,並不是繁花朵朵的空洞誓言,可我在神面前只有認識並無實際,對神既沒有忠心也沒有真實的愛,更沒有彼得的順服,活出的全是欺騙、悖逆與抵擋,這不是背叛神的人嗎?不是神所淘汰的對象嗎?我越反省越害怕,越看到自己已到了危險的地步,因神的心血代價要在我身上歸於徒勞,無論怎樣修剪我仍不能結出果實。這時我再次來在神前重新立志:得不著神誓不罷休,牢底坐穿也不能再惹神傷心了,不能再辜負神對我的期望,不能再辜負神在我身上的心血代價。

過了一段時間,又有傳言說要放我出去,並說就是最近幾天。因著上次的教訓,這次我理智、冷靜了許多,雖然心中也挺激動,但願意來到神前禱告尋求,不再有自己的選擇,只求神保守我順服神的一切擺佈安排。幾天過去了,又是一場虛空,而且聽管教說關死我也不會放我走的,因我不說出家庭住址、姓名,就永遠地關押。聽了這些話,我心裡很難受,但我知道這是我當受的苦,神要我為他作這個見證,我願意順服神,迎合神的心意,我相信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這是神對我特殊的恩待與高抬。以往,雖然我也說把「牢底坐穿」,但那只是我的心志、願望,我並不具備這個實際。今天,我願意用自己的實際活出來作這個見證,讓神在我身上能得安慰。當我對大紅龍充滿仇恨,立志與它拼到底,真正作出把牢底坐穿的真實見證時,我看到了神的全能、奇妙作為,大紅龍突然無罪釋放了我。從此,我結束了兩年的牢役生活。

經歷了這場大患難,雖然肉體受了點苦,可我得的卻是百倍、千倍。我不僅長了見識、長了分辨,更長了身量,看透了大紅龍就是邪靈附體、惡魔投胎,是一夥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都是衣冠禽獸。同時,我也認識了神的全能主宰,對神有了真實的信心,認識了神的公義、聖潔、奇妙、智慧,體會到神為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和對我的保守,使我在這特殊的經歷中愛憎更分明。從今以後,我更願意把自己的一切完全交給神,堅定不移地追隨神,早日被神得著。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