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14 一名醫務人員的心靈覺醒

山西省 愛心

在多數人的眼裡,醫生的職業是令人羨慕的,然而,當我真正成為一名醫生被應聘到醫院上班時,我才看到了醫院的黑暗內幕。

在醫院裡,院領導制定了許多規章制度,表面上是實行人性化管理,其實都是擺設。為了賺更多的錢,醫院裡的科室都是承包制,醫院實行分級管理,院領導只管科主任,要的是不出事故,經濟效益好,至於科主任怎麼管理,對員工怎麼樣,院領導一概不聞不問,哪個科室收入好,哪個科的主任就是優秀科主任。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科主任要求員工對前來就診的患者必須採用從高級到普通的治療程序,治療方案要採用最賺錢的,藥品必須開貴的,而且規定員工每人每月必須開夠一定數額的藥品,否則就扣獎金,這樣的規定逼著員工只好想方設法向患者推銷各種沒用的昂貴的藥品。但是藥品所得的回扣都放在科主任那裡,員工根本拿不到一分錢。而且每到年底,醫院會統一給每個科主任發放回扣,金額起碼是五位數,具體是多少根本不讓我們員工知道。

在科裡,根本沒有什麼公平公義,什麼事都是科主任一個人說了算,科主任讓護士把那些費用大的、好操作的、好溝通的病人都安排在自己那裡,或者是安排給那些會溜鬚拍馬的人,這是在主任那裡忙不過來時才這樣安排,等她那裡忙完,還會從你手裡再要走;其他的員工就給安排難溝通的、難治療的、愛惹事生非的、容易擔風險的病人。如果員工和這樣的病人之間出了問題,患者要求退費或者故意找茬時,主任就把一切責任都推到員工頭上,要麼說你技術不行,要麼說你溝通能力差,藉此扣除員工的獎金裝進自己的腰包。其實主任的水平很一般,她就怕員工都比她強,所以就採取手段壓制員工的發展,從而提高自己的聲譽拉攏更多的患者。每次院外有學習班邀請科室裡的人去參加學習時,科主任總是自己悄悄去,不讓員工知道。在科裡,所有的規章制度好像都是給員工制定的,與科主任無關,員工病了不准請假,病得幹不了活坐那兒歇著也會被扣錢,上班時間沒事了翻翻專業書也要扣錢,臨時有事想調班也不允許,但這一切科主任卻可以自由隨便。有一次,我們這些員工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在一起商量著對付主任,要求她公開獎金數,讓我們知道獎金到底是怎麼算,但是真正調查誰要求公開獎金並讓我們各自寫建議時,我卻後退了,我知道和主任對著幹的後果是什麼,想到自己的飯碗,想到自己的前途、理想,我只能忍讓了,我鬥不過主任,又想到主任現在還比較器重我,我沒必要給自己惹事生非,何況在寫建議之前主任找我談話,也暗示我不要和她對著幹,所以那件事我最終選擇了放棄。果然那兩個直率提意見的員工最終被開除了。不過我也好景不長,因我在被開除的一個員工還未走時,和她在一起低聲閒聊被主任碰見了,主任疑心太大,懷疑我們私下說她的壞話,從那以後就不給我好日子過,我們之間產生了很多的不愉快,最後我也被迫離開了醫院。

信神後,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神話說的都是實情,我常常回想自己在醫院工作時的點點滴滴,在那裡,人與人之間沒有正常的人際關係,醫生與患者之間、醫生與醫生之間都是利益關係,沒有一點真誠與愛心,人常說「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泥巴」,在那裡就是一級壓一級,沒權的就好好聽話順服,別存著反抗的心。而我為了學技術,為了生存,也只能「入鄉隨俗」,違心地順從上級的「教導」與擺佈,一邊忍受著領導的冷言冷語、殘酷剝削,一邊拼命地從患者身上撈油水,在這個複雜的社會圈裡,人人都得遵守這樣的遊戲規則,否則就會被無情地拋出局外。天天這麼活著,我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形容自己,是可憐還是可恨,是可悲還是可憎?記得有一次,我兒子(剛出生四十天)病了,去我們醫院看病檢查,一位和我比較熟悉的大夫接診了我們,檢查完後就讓我們住院一週,說是肺炎,並指著片子裡陰影處告訴我那就是有炎症的地方,還說只有住院才保險,吃藥怕控制不住,發展得厲害就晚了。隔行如隔山,我不懂得這些,無奈只好去住院,結果帶的錢不夠,兒科主任說病房不給床位,非得讓交上全部押金才給住,我只好讓丈夫去拿錢,隨手就給另一個大夫打電話把情況說了一下,結果他告訴我像我兒子的這種肺炎跟感冒似的,沒那麼嚴重,吃點藥就行,根本用不著住院,我就按著這個大夫告訴我的藥給孩子吃後,三天後孩子的病就好了。後來又得知,片子上有陰影是因為小兒的肺部還未發育完全,喝口水拍都有陰影,那是生理現象。我心裡黯然惆悵,哎,這就是醫院,我騙了別人,別人又騙我。但是在醫院裡就需要這樣的專家,只有這樣的專家才能給醫院帶來效益,他們能把沒病的說成有病的,把小病說成大病,花小錢就能治的病非要讓你花大錢治,不管你得的是什麼病,凡醫院裡有的檢查項目都要想方設法讓你一一去做,美其名曰:「對患者負責。」在兒科診室裡,那些大夫們為了金錢,昧著自己的良心,殘酷地折磨著孩子幼小的肉體,讓他們承受那些毫無治療價值又與疾病無關的痛苦的折磨。人一進醫院就由不得自己了,因為醫院裡就規定哪些病就得用哪些藥,就得用哪幾種治療方案,若有大夫看不下去,那你只好走人,醫院要的是會掙錢的大夫,技術是一方面,但不是主要的,主要你得會誘導病人消費,得會從病人口袋裡「搶」錢。醫院不再是救死扶傷的地方,而是競爭激烈的商場、戰場。

藉著吃喝神話我才明白了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在被撒但苦害、愚弄,為肉體、為利益沒有尊嚴、沒有人格地苟活著,在這樣的黑暗世界裡沒有一個人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每個人在充當受害者的同時又在侵害著別人,所以人與人之間的爭鬥都是撒但的詭計,是撒但殘害人的手段。儘管人都感覺疲憊、痛苦,但如果沒有神的拯救,沒有一個人能憑藉著自己的力量來擺脫撒但。如今,神拯救了我這個在黑暗中苦苦掙扎的靈魂,來到神的面前,我感覺真輕鬆,我再也不愁為孩子看病的事了,再也不為自己經歷的不平事而耿耿於懷、受氣受折磨了,我相信這一切都在神的主宰之中,都有神的美意,神藉著這些黑暗的事物讓我對大紅龍更有分辨,從而能背叛、棄絕它,真實地歸回到神的寶座前。全能神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親愛的弟兄姊妹,神馬上要開始懲罰大紅龍,神不想讓他所造的人類都落在災難中,他正急切地呼喚著所有渴慕尋求他的人,趕快接受全能神的救恩吧!只有神是我們堅強的後盾,只有來到全能神的面前,我們才會有光明的前途、真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