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5 我的「演員」經歷

5 我的「演員」經歷

儆醒

我原是某林業局木材檢驗科的一名檢驗工人,現在是一名個體戶,也是一名所謂的基層黨員。1988年為響應國家號召,減輕企業和國家的負擔,我便停薪留職,自謀生路,開始從事木材生意,掙了些錢。後來,國家說:「為了造福子孫後代,造福社會,造福國家,要把荒山變成森林,實現生態效益、社會效益、經濟效益,讓老百姓發家致富……號召人民承包荒山自費造林。」我又一次積極響應,把我做生意的所有積蓄都拿了出來,承包了200多公頃的荒山,當年四月份簽訂合同,五月份開始造林,可萬萬沒有想到,到了七月份,林場來了個新場長,非說承包合同不好使,說:「那不是我定的,在我這兒,別人定的合同不好使。」要把合同作廢。那時我已投入了十八萬元的資金,便要求場裡退還資金,哪怕少給點兒也行,但場裡說啥也不給,這時所栽的樹苗正是需要撫育的階段,可林場領導下令不許動山上的一草一木,說:「你動一棵草就是犯法,是毀壞地上的植被……」其實他的險惡用心是明擺著的,就是逼著你退合同,把森林變成他的搖錢樹。新栽的樹苗不能及時得到撫育,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樹苗死掉,到秋天已所剩無幾。這期間我一直找領導交涉,但他們都是互相推託,把你「踢來踢去」,更讓人氣憤的是,場裡某領導竟然說:「讓他在那兒耗著,耗不起他就自動走了,最終山不還是咱們說了算嗎?他要是不走就讓他在那兒看著唄!」無奈我所承包的山白白地荒廢了四年。四年後換了個新場長,這時我找到他,說:「這麼耗著我耗不起,我也沒有生活來源,我提議在荒山上栽一部分山野菜。」他同意了,說:「正好總局支持發展林業經濟,我支持你,你幹吧,你得實惠我得政績。」就這樣,在接下來的七年時間裡,我先後投入資金累計五百多萬元(這些錢有從親戚那借的,有從朋友那抬的),通過努力,我所經營的各種山產品培植基地初具規模。就在這時,林場領導通知我:「在家等著別走,省裡要來人看你,說你的經營搞得好,來參觀參觀。」一時間我這林子沸騰了,來了好多高級轎車,前面警車開道,各個路口都有警察把守,省森工總局局長及各級領導等人親臨基地,我自然也成了新聞人物,廣播、電視、新聞、報紙都開始報道我的先進事蹟,我這林子也成了熱門話題。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一切活動後面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省森工總局領導為了從國家套取天保工程資金,想找一個現成的典型來為他們自己樹立政績,同時「落實」天保工程款的用處(也就是公報私囊),而我正是他們所要利用的最佳人選。面對此事我雖不願意,但因自己是在他們的權力管轄範圍之內,我非常明白如果不配合他們這場騙局,我將會落得個什麼下場。

接下來的日子裡,在各級領導的安排下,我開始接受媒體的採訪,配合錄製新聞專題片等節目,而這一切都是在他們的精心安排之下,都得按著他們的意願來說話、做事。明明是我自己這些年付出努力使基地形成規模,可錄製新聞時卻得說是他們精心培養的結果;基地建設期間,明明他們沒給投入一分錢,也沒人過問有什麼難處,反而處處刁難你,想法從你身上榨油水,可錄製新聞時卻得說有資金的支持、政策的扶持、領導的關愛才使基地有了今天這樣的成果,使一個農、林、水企業明星脫穎而出;明明基地現在是處於投入資金狀態,可錄製新聞時卻讓你說有產出,你不同意這麼說,他就說這是政治需要,得支持他們的工作……就這樣又錄像、又拍專題片,我無奈地配合他們做了七天的「演員」,錄製了這個違背良心的「特寫新聞」。

製造這樣的假相還不止這一次。有一次,局裡要召開勞模會,林場書記找到我,說讓我充當勞模代表去開勞模會。我說:「我怎麼是勞模呢?我是個體戶。」領導卻說:「你在林業局就是勞模,讓你去,你就得去,你不去也得去,你得支持我的工作。」就這樣,我又無奈地去參加了勞模會並代表勞模發言,發言稿是宣傳部提前就給擬好的,於是我又作了一個違背良心的虛假報告。同樣,林管局開勞模會,也是組織部寫的報告,讓我代表勞模發言講話。最可笑的是,一次林場書記找我,說給我入黨,我說:「我不入,我入那沒用,我也不想當官。」書記說:「你得入,你不入不行,寫入黨申請書。」我說:「我不會寫。」書記說:「我寫,你抄就行。」就這樣,在他們的安排之下,我又由一個普通工人成了一名「優秀」的共產黨員、三個代表的先行者。在一次閒聊中,我半開玩笑地說:「讓我入黨,但我沒宣過誓言,我是打進共產黨內部的特務……」書記聽後嚇得忙說:「你可別這麼說……」正所謂「說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說你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入黨後,有一次他們讓我出席林管局組織的優秀共產黨員代表大會,發言稿是組織部擬定的,當時我一看稿裡所說的話跟事實一點不符,我就說:「你光說空話,說好聽話,不給我們解決難處,不給搞銷路,光宣揚你的政績,我給你改一下再說。」可部長不讓。就這樣我又作了一次虛假的報告,那時我明白了讓我入這個黨的「意義」是什麼。

2003年,我被選為黨代表出席了市黨代表大會,我當時對大會充滿希望,認為這是省裡的黨代會,一定能討論關於民生的問題,可誰知大會上午聽報告,下午分組討論,討論的都是如何能用權力使自己的官運亨通,如何有效地避免各職能部門的監督與檢查,有問題時如何變通、找誰變通的問題。這個會分明是為自己拉關係、處朋友,為自己發財得利開的「正義」大會,正所謂「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人不為已,天誅地滅」,「千里來做官,為的吃和穿」,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得利,而對老百姓的事只是喊口號,象徵性地做個樣子,根本不解決實際問題。更甚的是,一位管理局的局長在討論會上竟公然說:「中央給我們撥了九個億(天保工程款)!這回我們有錢了!」其中一個市長說:「那好,趕快減員!」就這樣,天保工程款在上下一片減員聲中流入了貪官污吏的囊中。會議期間,因我是唯一的一名工人代表,記者要採訪我,讓我談談對這次黨代會的感受及建議、想法等等,被我拒絕了。到了晚上,記者又跑到我房間堅持要採訪,並說:「你說吧,沒事,就我們兩個人。」我說:「我說的可都是實話,是老百姓的心聲,你們不愛聽。」記者說:「就這樣才是實話呢,因為你是唯一的一個工人代表,你說吧,沒事,你談的話是最有代表性的,代表老百姓的心聲。」於是我說了很多當官的怎麼不管老百姓死活,光為自己謀福利,變相地剝削,老百姓都怨聲載道等等這些對他們來說都是反動的話,結果第二天,對我的採訪電視新聞並未播放,所播放的卻是一個教師對參加黨代表會的感想及一些吹捧奉承他們、為他們歌功頌德的話。這時讓我想起了一個廣播電視局局長說的話:「廣播、電視都是共產黨的喉舌,是共產黨的宣傳工具。」今天我算開了眼界。

2005年我又被選為市人大代表,幾年來的經歷使我目睹了社會的腐敗、民不聊生的現象,心想這回可有說話的權力了,開會時我要反映反映現在的社會現象,貧富差距太大,富的是惡人、當官的,貧窮的是老實人,養家糊口都成了問題。但咱們哪有說話的機會,誰能讓你隨便說話呢?到開會現場你得聽當官的,一切程序都是他們安排,讓你選誰就選誰,報告議案是人家事先定完稿打印好的,參加會議只是個過程。會議期間,在閒聊中聽到一位局長說:「天下是共產黨打來的,老百姓沾點和平的光就是好事。那些老百姓只要讓他們吃飽餓不著、不鬧事就行,有錢他們也不會花。」這次人大會和黨代會的實質完全是一樣的。

在我接觸的這些貪官污吏中,每個人都是住著豪華別墅,坐著豪華轎車,哪管百姓的死活,誰反抗就革誰的命,誰告狀就把誰打入牢中讓你不得翻身。記得有一名承包荒山的老工人,因他所栽的林子被當官的給佔了,局裡領導來的時候他如實反映了情況,希望問題能得到解決。可第二天,這場長竟然派個司機要撞死這老人,沒達到目的就給強加上一些莫須有的罪名,把老人弄到監獄裡白白蹲了三年。他們官商勾結,警匪勾結,還按著城鎮等次的高低花不等的錢來買官,有一林業局局長就是花了68萬元買來的官,而他們所貪享、揮霍的這些錢都是出自哪裡那就不言而喻了。

以上這些事情都是我這些年親身經歷、親眼目睹的。作為一個信神多年的人,因對神沒有真實的認識與信心,因著明白真理太少,雖然在道理上知道大紅龍的實質是黑暗邪惡,是殘害人、吞吃人的惡魔,但仍不能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轄制,無奈地充當著大紅龍的工具,與大紅龍一樣弄虛作假、說謊欺騙,每一次造假欺騙的同時,我都忍受著良心上的譴責,心裡痛苦煎熬,深深地體嘗到了活在大紅龍權下生不如死的痛苦滋味。今天當神作工達到高潮國度福音迅猛擴展之際,大紅龍又開始在廣播、電視、報紙上大肆宣傳,毀謗、定罪全能神教會及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所報道之事都是歪曲事實、無中生有。所以,我要拿起筆來揭露它欺騙人、蒙蔽人的醜惡嘴臉,揭露它們的作惡事實,讓所有真心信神與考察真道的弟兄姊妹看清大紅龍的真實面目,從而背叛大紅龍歸向神,看到神話是真理、道路、生命。其實神早在二十年前就把大紅龍的實質揭露出來了,只是我們不認識而已,神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對神的工作有誰擁護?對神的工作有誰拋頭顱,有誰灑熱血?祖祖輩輩、傳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將神毫不客氣地奴役起來,怎能不叫人氣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溫暖在哪裡?人間的歡迎在哪裡?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活在苦難之中的人為何不明白?為了你們神忍受極大的痛苦,忍痛割愛將自己的愛子、自己的骨肉賜給了你們,為何你們仍是置之不理?在眾目睽睽之下棄絕神的到來,拒絕神的友情,為何這樣無良心?這樣黑暗的社會你們願意忍冤下去嗎?為何不將千古的仇恨充滿肚腹,而是將魔王的『狗屎』裝滿肚腹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神話句句揭示的都是大紅龍的本性實質,讓我們從中看到:神是造物的主,宇宙萬物都是神造的,今天神忍受極大的屈辱來到人間默默無聞地拯救人,為了讓人脫離撒但、大紅龍的苦害,發表真理作工在人身上,讓人知道什麼是正常人性,什麼是真正的人生,受造的人類該怎麼活著才有意義,讓人從神得著真理、道路、生命,進入神為人類預備的美好的歸宿之中;而魔鬼不讓人來到神面前,想盡各種辦法拆毀神的作工,編造各種謠言毀謗定罪神,逼迫陷害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它只讓人走邪道,不讓人走正道,你吃喝嫖賭它不管,你信神它就百般攔阻,還以各種莫須有的罪名把你抓起來下到監裡,在它掌權的範圍裡人就別想有一點自由,它橫行霸道,行凶擄掠,喪盡天良,無論作什麼惡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老百姓若不按它的意願說話、做事,它就封你的口,打掉你的牙,革你的命,真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大紅龍黑暗邪惡,彎曲詭詐,沒有公平公正,而在神家是公義掌權,沒有貧富、高低、貴賤之分。我們被大紅龍敗壞至深,對大紅龍邪惡醜陋的本性實質根本就沒有認識,絲毫看不見它的邪惡與黑暗,更看不見神的聖潔與偉大,享受著神所造的天地萬物卻不知感恩圖報,神為人無私地付出,卻不能得到人的一點兒安慰與理解。儘管這樣,神還是供應著人的所需,不管人是否承認他的身分,不管人有多難辦,神只是發表著他的心語,希望有一天人能從夢中醒來,看透大紅龍吞吃人的惡魔本性實質背叛大紅龍,投入造物主的懷中,因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全能神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